第74章 沈巍一把推开了浴室的门

鬼面走了, 沈巍把昆仑山巅的幽畜收拾干净,再一转眼, 其他的那些, 但凡识趣的,基本已经都散了。只有牛头马面一边一个扶着判官,远远地看着他,又像是有话说, 又像是不敢过来, 沈巍对大庆一伸手,简短地说:“走吧, 我带你回去。”

大庆跳上他的肩膀, 其实沈巍身形和赵云澜差不多,肩膀不比他宽, 也不比他窄, 可站在斩魂使肩上, 它总觉得很别扭, 只好把自己缩成一个黑猫团, 用爪子拼命地抓着他的衣服。

判官这才似乎是鼓足了勇气, 开口叫住了他们:“大人……”

沈巍把斩魂刀收好, 脚步没有停顿, 表情淡淡地说:“滚吧, 别逼我口吐恶言。”

天终于亮了, 漏下了迟到的天光。

沈巍回到赵云澜的小公寓里时,已经过了正午, 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滚动播放早晨的异象,各大媒体基本没别的事,全都各显神通地请来各路专家,胡说一通。

沈巍却只做了一件事——等门。

他等门是真的等门,把小沙发挪到了面冲门口的位置,而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庆默默地蹲在窗口上,把自己当成了一只猫摆件,假装不存在。

这一坐足足有三四个小时,到了下午太阳快偏西时候,沈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才连着震动了几下。

沈巍开始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想起来拿起来看,这一动,整个人才好像忽然“活过来”了一样。

打开以后,里面是一连三条短信。

第一条:“终于有信号了,没什么事,我一会回家。”

一分钟以后第二条:“擦,领导在召唤,晚上有个饭局得去陪席,我刚看见,甭等我了。”

一分钟之后又来了第三条:“早点休息,乖。”

大庆从窗台上跳下来,落在地上,围着沙发转了半圈,最后仿佛是鼓足勇气,才清了清嗓子恭恭敬敬地问:“大人,请问是我们令主吗?”

“嗯,”沈巍点点头,“他说有点事,晚些回来。”

大庆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又说:“那……那我就先告辞,回光明路4号了。”

沈巍垂下眼看了它一眼,大庆本能地在他的目光下低了个头——好像一点也想不起来它一口一个“沈老师”,什么话都往外放的模样。

沈巍略一点头:“慢走。”

大庆如蒙大赦,飞快地蹿起来拨开门闩,小跑着出去了。跟斩魂使什么的共处一室实在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赵云澜那怂货,它才不会放着自己一个冰箱的小鱼干不吃,跑来受这种提心吊胆的洋罪。

赵云澜没去赶什么应酬,他其实哪也没去,发完那条短信后,他就漫无目的地走在龙城的大街上。

这里冬天大多干燥,这个冬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雪多雾多,地面上结着一层细小的冰渣,偶尔有车开过,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加速,街边的一些小店已经关门了,连行人也少了很多,显得有些萧条。

他眼神迷茫,似乎也不知道要去哪,眼睛里有些血丝,显得很憔悴。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电话才响了,赵云澜声音沙哑地接起来:“喂,爸。”

“嗯。”电话那头应了一声,“为什么一直不在服务区?”

“……”赵云澜在街边站定,正好站在了风口上,干冷的风刮得他眼圈有些红,呆了两秒钟,才反应慢半拍地说,“信号不好吧。”

赵父问:“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赵云澜自己也说不好,抬头仔细辨认了一下街道的名称,才大概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赵父:“等着,我去找你。”

赵云澜蹲在路边等了一会,大概二十分钟以后,一辆车停在了他旁边,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怎么跟个要饭的似的?上车。”

赵云澜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跺了跺蹲麻了的脚,爬上了副驾驶,死狗一样地一屁股坐上去,双手抱在胸前,缩着肩膀,浑身弥漫着“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交代问题”的气场。

他爸踩下油门,扫了他一眼:“去哪了,穿成这样。”

“青藏高原。”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

“干什么去了?”

“配合抓捕一些罪大恶极的可可西里盗猎分子。”

赵父说:“放屁。”

赵云澜不吭声了。

赵父沉默了一会:“你妈前两天就跟我说了,我一直没想好怎么来跟你谈这件事,所以也没找你。”

赵云澜有些疲惫地看了他一眼。

“你小时候那几年,正是我事业上升期,最忙的时候,那时候都是你妈在管你,我没怎么尽过职,一直没觉得有什么,直到后来你都上学了,你妈拉我去参加学校组织的家长俱乐部,周末没事的时候跟别的家长老师一起坐坐,聊聊各自家的小孩,我才发现,你跟别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赵云澜苦笑了一下:“哪是不一样,分明是你生了个怪胎……行了爸,咱换个时间沟通,我今天实在是不想说话。”

赵父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我已经够惯着你的了——当初由着你异想天开地去申请什么特别调查处,还帮你活动了一些关系,我问过你多余的废话么?别给我得寸进尺啊。”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行吧,你想问什么?”

“我先得不能免俗地问问,你和那个老师能分开吗?”

“不能。”赵云澜斩钉截铁地说。

“我没跟你急,咱们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事,”赵父皱了皱眉,“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他什么?认为他哪点是别人不能代替的?哪些是值得你顶着社会舆论压力、以及你们现阶段不可能合法地在一起的这个事实,也非他不可的?”

“我妈还不如志玲姐姐漂亮呢,你干嘛守着她这一棵树放弃了整个森林?”赵云澜有些没耐心地说,随后他心情恶劣地低低哼了一声,“舆论算狗屁,合法又是什么东西?我想要的话,自己画一张结婚证,大学路门口萝卜刻的各种公章,五块钱一个,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父:“这跟你好好说呢,你那什么态度?”

“……对不起。”赵云澜沉默片刻,低下头,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也许有一天,当你的荷尔蒙水平恢复正常,你会后悔自己现在的选择,”赵父的语气一直非常平稳,不徐不疾,让人忍不住跟着他放松下来,一点也不会认为他咄咄逼人,这样的态度反而更容易让人听进他的话,他说,“激情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东西,我也年轻过,明白那种感觉,但是我并不赞成太过艰难的爱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赵云澜没有回答。

“你看过《安娜卡列尼娜》吗?”赵父用二十迈的速度,缓缓地开着车在空荡荡的街上走着,“安娜最后为什么会死?当然,你可以争辩说,她出轨的爱情是不道德的,而你们是正当的,这一点我也同意,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爱情,是一种非常坚韧、也非常脆弱的东西,也许受到阻挠和压迫的时候,它会产生极大的力量,变成某种近乎伟大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它从古至今一直受到歌颂,可你得记住一句话:‘打败你的,永远不是高山,而是你鞋里的那颗沙’。”

赵云澜没吭声。

赵父叹了口气:“艰难的爱情,可以靠坚强和不顾一切的付出扛过去,可是爱情总是要归于平淡,你想过吗?到那时候,你们看见对方的时候,激素的作用褪去,想起的不会是美好的怦然心动,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受过的非难和痛苦,到时候你怎么面对他,他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人就是这样,不要觉得自己是例外,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爱吃的那家冰激凌吗?”

赵云澜缓缓地摇摇头。

“你妈怕你长不高,不给你吃零食,你就对它日思夜想,还绝食抗议过,后来我出差回来,就想了个办法——我一天三顿地带你过去,每次都让你随便挑,每次起码两大盒,吃坏了肚子也不管你,带你吃了一个月,后来一提起那家冰激凌店你就哇哇大哭,抱着门框也不愿意去。”

赵云澜勉强牵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赵父心平气和地说:“现在你再好好想想,然后再跟我说,你觉得自己和那个老师这样下去可以吗?”

他这样说话,没有人会听不进去,赵云澜停顿了一会才接话,声音依然是沙哑得厉害,他从旁边拎出一瓶矿泉水,一口灌进了一半,这才慢吞吞地说:“我和沈巍其实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算起来,其实从我刚工作那会就认识他,到现在也有不少年了。爸,我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赵父转头看了他一眼,赵云澜靠在车座靠背上,眼睛半睁半闭着,可能是睡眠不足的缘故,他本来就比别人宽厚一些的双眼皮几乎折成了三层,显得格外的累。

赵父听了,半天没吱声,好一会,才有些艰难地说:“那好吧,你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我也没权利干涉你太多,如果你这么想,那我也真的没话好说了——改天有空,我在家的时候,你可以带他再来家里吃个饭。”

“谢谢。”赵云澜说这话的时候,却没有多少高兴的神色,他的眉头一直轻轻地拧着,过了一会,他有些艰难地说,“爸,能陪我喝几杯吗?”

赵父看了他一眼,调转车头,把他带到了一家本地人开的比较僻静的小餐厅,打开酒水单,推到赵云澜面前:“点吧,我买单。”

然后对服务员点点头:“给我上一壶铁观音。”

父子两个相对坐着,气质上有一些微妙的相像,喝茶的喝茶,喝酒的喝酒,谁也不吭声,谁也没打扰谁。

赵云澜喝酒不上脸,喝得越多脸色越苍白,在他面前的空瓶子已经过了两个的时候,赵父按住了他叫服务员的手,回头说:“给他拿一杯蜂蜜水——虽然有时候心里不舒服可以喝一点,但我是你爸,我得看着你,别让你酒精中毒或者胃穿孔。”

赵云澜顿了顿:“还没吃饭呢,再给我一盘炒饭。”

“现在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吗?跟老师吵架了?”赵父问。

“怎么可能。”赵云澜艰难地笑了一下,“我早过了因为一点屁事跟人吵架的年纪了。”

赵父:“那是怎么了?”

赵云澜好一会没言声,眼睛盯着大理石的桌面,似乎把那些毫无规律的纹路看出了个花来,直到他点的水和饭都上来了,他的眼珠才轻轻地动了一下,低低地说:“很多事……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怎么办?”

赵父点了根烟,沉默了一会:“我可以跟你说说我的感受,我活到这个年纪,感觉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赵云澜抬起眼看着他。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赵云澜默然不语地听着。

“有些东西,经不起拷问,也经不起琢磨,更不值得深陷,我觉得你既然做了,就没必要想对还是错,你与其用这些东西折磨自己,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你说呢?”

赵云澜听完,二话不说,把一整杯蜂蜜水都喝了,然后镇定地说:“饭我吃不下去了,要去吐一场,吐完你开车送我回去吧。”

赵父一路把他送到了楼下,没上去:“那个老师在你家吧?人家没准备好,我就不便突然上门了,你自己上去吧,等以后再约。”

赵云澜背对着他,冲他挥了挥手,披星戴月地走了上去。

沈巍一直在等门,听见钥匙响,立刻走过去在他没拧开锁之前打开了门,赵云澜看起来还算清醒,可是身上一股酒气,抬脚就被门槛绊了一下,沈巍忙扶住他:“喝了多少?”

“没事。”赵云澜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靠了一会,才冲他笑了一下,“我先去洗个澡……有吃的吗?”

“……”针对赵云澜自作主张地上昆仑,沈巍其实是有很多账想和他算的,可是看着他可怜巴巴地按着胃的模样,他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末了,沈巍只是叹了口气,“ 那我去给你热盘点心。”

赵云澜在他颈子上飞快地亲了一口,手伸进怀里,摸出一根细长条的木头盒子,塞进沈巍手里,说了声“礼物”,就转身进了卫生间。

沈巍低头打开木头盒子,只见里面是一根非常细的笔,木笔杆,下面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毛,乍一看,竟然是金灿灿的,拿在手里沉重得有些惊人,宝光流转,华润内敛,豁然就是传说中功德古木做的功德笔。

沈巍愣了愣,就在这时,卫生间里的水声之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沈巍吓了一跳,赶紧把这圣器收好,走过去敲了敲门:“云澜,没事吧?”

赵云澜家的浴室里有个浴缸,浴缸上面装了淋浴,有时间可以泡澡,没时间冲一下也行。赵云澜不小心把水温开得太高,本来三分酒意,勉强清醒,被热气一蒸,顿时开始上头,光脚踩在浴缸上太滑,他一个没留神,直接五体投地,重重地栽进了浴缸里,险些摔出个脑震荡。

满眼都是晃动的金星,压根没听见沈巍说什么。

得不到他的回应,沈巍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了浴室的门。

分享到:
赞(459)

评论50

  • 您的称呼
  1. 哇,标题党,真的是

    澜妹2018/07/20 19:42:32回复
  2. +1

    朱一龙and白宇2018/07/29 15:37:19回复
  3. 爸爸真好

    2018/08/04 16:01:36回复
  4. 所以说人生经验最丰富的还是这些长辈

    匿名2018/08/10 19:49:14回复
    • 想多了,这个爸爸貌似是沈巍~

      匿名2018/11/13 09:19:51回复
      • 爸爸就是爸爸,或者可以说是破碗(神农药钵)

        匿名2018/12/02 12:42:02回复
  5. 标题有毒

    匿名2018/08/14 08:17:19回复
  6. 前方高能预警…

    白居过隙2018/08/18 20:08:03回复
    • 据说下章有肉\^O^/

      匿名2018/08/30 21:11:33回复
  7. 打败你的,永远不是高山,而是你鞋里的那颗沙’。”

    匿名2018/08/20 20:39:57回复
  8. 噢噢噢噢噢,下一章高能预警

    匿名2018/08/22 11:06:45回复
  9. 下一章高能预警

    匿名2018/08/23 19:45:53回复
  10. 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高能君2018/08/24 15:57:15回复
  11. 为什么巍巍不等澜澜一起回家???

    匿名2018/08/24 22:31:47回复
    • 因为巍巍很听澜澜的话

      匿名2019/02/08 09:16:54回复
  12. 下一章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幽畜本畜2018/09/01 16:59:35回复
  13. 爱从来就是百转千回的事,没有选择的时候,遵循自己的心

    匿名2018/09/04 22:06:00回复
  14. 啊啊啊啊!重点来了

    爱你吖2018/09/05 09:11:38回复
  15. 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匿名2018/09/05 19:44:55回复
  16. 标题可以的

    匿名2018/09/13 06:27:23回复
  1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终于来了,迎接第75章

    镇魂女神2018/09/14 16:25:38回复
  18. “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p大文采好好啊,超喜欢这句

    匿名2018/09/16 19:29:30回复
  19. 哦不我的门眼!!

    2018/09/18 00:45:46回复
  20. 奔溃!网络差后面一章点不进去

    匿名2018/09/24 22:19:50回复
  21. 前方高能预警

    匿名2018/10/01 20:38:59回复
  22. 评论全是激动的言语,我考虑一下要不要zhu主非礼无师

    匿名2018/10/05 14:10:22回复
  23. 期待下一章嘿嘿

    沈美人是我的2018/10/05 18:26:09回复
  24. 终于等到了啊

    匿名2018/10/07 14:16:31回复
  25. 这个标题……劲爆啊!!

    匿名2018/10/10 19:37:20回复
  26. 看到青藏高原我真的笑成筛子

    匿名2018/10/13 18:39:46回复
  27. 前方高能预警哟哟哟肉肉肉肉

    匿名2018/10/21 16:02:54回复
  28. 座好了,要开车了,中途不许下车

    匿名2018/10/23 21:12:22回复
  29. 露出赵云澜的猥琐笑容(ಡωಡ)

    白叔、我的2018/11/12 07:56:53回复
  30. 他等门是真的等门,把小沙发挪到了面冲门口的位置,而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匿名2018/11/19 12:28:55回复
    • 感觉这里好有画面感(ಥ_ಥ)

      陈栎媱2019/01/13 14:00:36回复
  31. 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匿名2018/11/19 12:32:19回复
    • 马上就到肉了……

      (~ ̄▽ ̄)→))* ̄▽ ̄*)o2018/11/27 19:04:29回复
  32. 把车门焊死

    匿名2018/12/02 01:04:02回复
  33. 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最打动我的一段话……

    不知道2018/12/02 17:51:08回复
  34. 激情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东西。。。

    匿名2018/12/07 19:25:53回复
  35. 这一章的哲理深得我心 太厉害了

    激动动2018/12/17 22:41:12回复
  36. 感觉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dylan2019/01/06 13:38:35回复
  37. 我把沈心慈这段话抄下来了。一细想,确没什么好执着的。

    匿名2019/01/07 23:11:09回复
    • 那个……小澜孩的爸爸姓赵,赵心慈

      匿名2019/01/31 19:29:54回复
  38.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

    山魏澜2019/01/18 07:53:14回复
  39. 一看见标题就疯了

    大流氓2019/01/18 15:42:39回复
  40. 这章好哲学,吹爆p大

    今天嗑拢龙了吗2019/01/18 23:42:49回复
  41. 前方高能.

    匿名2019/02/01 14:46:32回复
  42. 沈巍把斩魂刀收好, 脚步没有停顿, 表情淡淡地说:“滚吧, 别逼我口吐恶言。”
    骂人了,有一只熊猫宝宝出生了

    匿名2019/02/02 16:29:38回复
  43. 下一章婴儿车哈哈哈哈哈哈

    巍澜一辈子❤2019/02/10 15:17: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