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沈巍一把推开了浴室的门

鬼面走了, 沈巍把昆仑山巅的幽畜收拾干净,再一转眼, 其他的那些, 但凡识趣的,基本已经都散了。只有牛头马面一边一个扶着判官,远远地看着他,又像是有话说, 又像是不敢过来, 沈巍对大庆一伸手,简短地说:“走吧, 我带你回去。”

大庆跳上他的肩膀, 其实沈巍身形和赵云澜差不多,肩膀不比他宽, 也不比他窄, 可站在斩魂使肩上, 它总觉得很别扭, 只好把自己缩成一个黑猫团, 用爪子拼命地抓着他的衣服。

判官这才似乎是鼓足了勇气, 开口叫住了他们:“大人……”

沈巍把斩魂刀收好, 脚步没有停顿, 表情淡淡地说:“滚吧, 别逼我口吐恶言。”

天终于亮了, 漏下了迟到的天光。

沈巍回到赵云澜的小公寓里时,已经过了正午, 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滚动播放早晨的异象,各大媒体基本没别的事,全都各显神通地请来各路专家,胡说一通。

沈巍却只做了一件事——等门。

他等门是真的等门,把小沙发挪到了面冲门口的位置,而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庆默默地蹲在窗口上,把自己当成了一只猫摆件,假装不存在。

这一坐足足有三四个小时,到了下午太阳快偏西时候,沈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才连着震动了几下。

沈巍开始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想起来拿起来看,这一动,整个人才好像忽然“活过来”了一样。

打开以后,里面是一连三条短信。

第一条:“终于有信号了,没什么事,我一会回家。”

一分钟以后第二条:“擦,领导在召唤,晚上有个饭局得去陪席,我刚看见,甭等我了。”

一分钟之后又来了第三条:“早点休息,乖。”

大庆从窗台上跳下来,落在地上,围着沙发转了半圈,最后仿佛是鼓足勇气,才清了清嗓子恭恭敬敬地问:“大人,请问是我们令主吗?”

“嗯,”沈巍点点头,“他说有点事,晚些回来。”

大庆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又说:“那……那我就先告辞,回光明路4号了。”

沈巍垂下眼看了它一眼,大庆本能地在他的目光下低了个头——好像一点也想不起来它一口一个“沈老师”,什么话都往外放的模样。

沈巍略一点头:“慢走。”

大庆如蒙大赦,飞快地蹿起来拨开门闩,小跑着出去了。跟斩魂使什么的共处一室实在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赵云澜那怂货,它才不会放着自己一个冰箱的小鱼干不吃,跑来受这种提心吊胆的洋罪。

赵云澜没去赶什么应酬,他其实哪也没去,发完那条短信后,他就漫无目的地走在龙城的大街上。

这里冬天大多干燥,这个冬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雪多雾多,地面上结着一层细小的冰渣,偶尔有车开过,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加速,街边的一些小店已经关门了,连行人也少了很多,显得有些萧条。

他眼神迷茫,似乎也不知道要去哪,眼睛里有些血丝,显得很憔悴。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电话才响了,赵云澜声音沙哑地接起来:“喂,爸。”

“嗯。”电话那头应了一声,“为什么一直不在服务区?”

“……”赵云澜在街边站定,正好站在了风口上,干冷的风刮得他眼圈有些红,呆了两秒钟,才反应慢半拍地说,“信号不好吧。”

赵父问:“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赵云澜自己也说不好,抬头仔细辨认了一下街道的名称,才大概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赵父:“等着,我去找你。”

赵云澜蹲在路边等了一会,大概二十分钟以后,一辆车停在了他旁边,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怎么跟个要饭的似的?上车。”

赵云澜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跺了跺蹲麻了的脚,爬上了副驾驶,死狗一样地一屁股坐上去,双手抱在胸前,缩着肩膀,浑身弥漫着“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交代问题”的气场。

他爸踩下油门,扫了他一眼:“去哪了,穿成这样。”

“青藏高原。”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

“干什么去了?”

“配合抓捕一些罪大恶极的可可西里盗猎分子。”

赵父说:“放屁。”

赵云澜不吭声了。

赵父沉默了一会:“你妈前两天就跟我说了,我一直没想好怎么来跟你谈这件事,所以也没找你。”

赵云澜有些疲惫地看了他一眼。

“你小时候那几年,正是我事业上升期,最忙的时候,那时候都是你妈在管你,我没怎么尽过职,一直没觉得有什么,直到后来你都上学了,你妈拉我去参加学校组织的家长俱乐部,周末没事的时候跟别的家长老师一起坐坐,聊聊各自家的小孩,我才发现,你跟别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赵云澜苦笑了一下:“哪是不一样,分明是你生了个怪胎……行了爸,咱换个时间沟通,我今天实在是不想说话。”

赵父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我已经够惯着你的了——当初由着你异想天开地去申请什么特别调查处,还帮你活动了一些关系,我问过你多余的废话么?别给我得寸进尺啊。”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行吧,你想问什么?”

“我先得不能免俗地问问,你和那个老师能分开吗?”

“不能。”赵云澜斩钉截铁地说。

“我没跟你急,咱们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事,”赵父皱了皱眉,“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他什么?认为他哪点是别人不能代替的?哪些是值得你顶着社会舆论压力、以及你们现阶段不可能合法地在一起的这个事实,也非他不可的?”

“我妈还不如志玲姐姐漂亮呢,你干嘛守着她这一棵树放弃了整个森林?”赵云澜有些没耐心地说,随后他心情恶劣地低低哼了一声,“舆论算狗屁,合法又是什么东西?我想要的话,自己画一张结婚证,大学路门口萝卜刻的各种公章,五块钱一个,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父:“这跟你好好说呢,你那什么态度?”

“……对不起。”赵云澜沉默片刻,低下头,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也许有一天,当你的荷尔蒙水平恢复正常,你会后悔自己现在的选择,”赵父的语气一直非常平稳,不徐不疾,让人忍不住跟着他放松下来,一点也不会认为他咄咄逼人,这样的态度反而更容易让人听进他的话,他说,“激情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东西,我也年轻过,明白那种感觉,但是我并不赞成太过艰难的爱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赵云澜没有回答。

“你看过《安娜卡列尼娜》吗?”赵父用二十迈的速度,缓缓地开着车在空荡荡的街上走着,“安娜最后为什么会死?当然,你可以争辩说,她出轨的爱情是不道德的,而你们是正当的,这一点我也同意,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爱情,是一种非常坚韧、也非常脆弱的东西,也许受到阻挠和压迫的时候,它会产生极大的力量,变成某种近乎伟大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它从古至今一直受到歌颂,可你得记住一句话:‘打败你的,永远不是高山,而是你鞋里的那颗沙’。”

赵云澜没吭声。

赵父叹了口气:“艰难的爱情,可以靠坚强和不顾一切的付出扛过去,可是爱情总是要归于平淡,你想过吗?到那时候,你们看见对方的时候,激素的作用褪去,想起的不会是美好的怦然心动,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受过的非难和痛苦,到时候你怎么面对他,他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人就是这样,不要觉得自己是例外,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爱吃的那家冰激凌吗?”

赵云澜缓缓地摇摇头。

“你妈怕你长不高,不给你吃零食,你就对它日思夜想,还绝食抗议过,后来我出差回来,就想了个办法——我一天三顿地带你过去,每次都让你随便挑,每次起码两大盒,吃坏了肚子也不管你,带你吃了一个月,后来一提起那家冰激凌店你就哇哇大哭,抱着门框也不愿意去。”

赵云澜勉强牵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赵父心平气和地说:“现在你再好好想想,然后再跟我说,你觉得自己和那个老师这样下去可以吗?”

他这样说话,没有人会听不进去,赵云澜停顿了一会才接话,声音依然是沙哑得厉害,他从旁边拎出一瓶矿泉水,一口灌进了一半,这才慢吞吞地说:“我和沈巍其实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算起来,其实从我刚工作那会就认识他,到现在也有不少年了。爸,我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赵父转头看了他一眼,赵云澜靠在车座靠背上,眼睛半睁半闭着,可能是睡眠不足的缘故,他本来就比别人宽厚一些的双眼皮几乎折成了三层,显得格外的累。

赵父听了,半天没吱声,好一会,才有些艰难地说:“那好吧,你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我也没权利干涉你太多,如果你这么想,那我也真的没话好说了——改天有空,我在家的时候,你可以带他再来家里吃个饭。”

“谢谢。”赵云澜说这话的时候,却没有多少高兴的神色,他的眉头一直轻轻地拧着,过了一会,他有些艰难地说,“爸,能陪我喝几杯吗?”

赵父看了他一眼,调转车头,把他带到了一家本地人开的比较僻静的小餐厅,打开酒水单,推到赵云澜面前:“点吧,我买单。”

然后对服务员点点头:“给我上一壶铁观音。”

父子两个相对坐着,气质上有一些微妙的相像,喝茶的喝茶,喝酒的喝酒,谁也不吭声,谁也没打扰谁。

赵云澜喝酒不上脸,喝得越多脸色越苍白,在他面前的空瓶子已经过了两个的时候,赵父按住了他叫服务员的手,回头说:“给他拿一杯蜂蜜水——虽然有时候心里不舒服可以喝一点,但我是你爸,我得看着你,别让你酒精中毒或者胃穿孔。”

赵云澜顿了顿:“还没吃饭呢,再给我一盘炒饭。”

“现在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吗?跟老师吵架了?”赵父问。

“怎么可能。”赵云澜艰难地笑了一下,“我早过了因为一点屁事跟人吵架的年纪了。”

赵父:“那是怎么了?”

赵云澜好一会没言声,眼睛盯着大理石的桌面,似乎把那些毫无规律的纹路看出了个花来,直到他点的水和饭都上来了,他的眼珠才轻轻地动了一下,低低地说:“很多事……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怎么办?”

赵父点了根烟,沉默了一会:“我可以跟你说说我的感受,我活到这个年纪,感觉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赵云澜抬起眼看着他。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赵云澜默然不语地听着。

“有些东西,经不起拷问,也经不起琢磨,更不值得深陷,我觉得你既然做了,就没必要想对还是错,你与其用这些东西折磨自己,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你说呢?”

赵云澜听完,二话不说,把一整杯蜂蜜水都喝了,然后镇定地说:“饭我吃不下去了,要去吐一场,吐完你开车送我回去吧。”

赵父一路把他送到了楼下,没上去:“那个老师在你家吧?人家没准备好,我就不便突然上门了,你自己上去吧,等以后再约。”

赵云澜背对着他,冲他挥了挥手,披星戴月地走了上去。

沈巍一直在等门,听见钥匙响,立刻走过去在他没拧开锁之前打开了门,赵云澜看起来还算清醒,可是身上一股酒气,抬脚就被门槛绊了一下,沈巍忙扶住他:“喝了多少?”

“没事。”赵云澜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靠了一会,才冲他笑了一下,“我先去洗个澡……有吃的吗?”

“……”针对赵云澜自作主张地上昆仑,沈巍其实是有很多账想和他算的,可是看着他可怜巴巴地按着胃的模样,他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末了,沈巍只是叹了口气,“ 那我去给你热盘点心。”

赵云澜在他颈子上飞快地亲了一口,手伸进怀里,摸出一根细长条的木头盒子,塞进沈巍手里,说了声“礼物”,就转身进了卫生间。

沈巍低头打开木头盒子,只见里面是一根非常细的笔,木笔杆,下面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毛,乍一看,竟然是金灿灿的,拿在手里沉重得有些惊人,宝光流转,华润内敛,豁然就是传说中功德古木做的功德笔。

沈巍愣了愣,就在这时,卫生间里的水声之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沈巍吓了一跳,赶紧把这圣器收好,走过去敲了敲门:“云澜,没事吧?”

赵云澜家的浴室里有个浴缸,浴缸上面装了淋浴,有时间可以泡澡,没时间冲一下也行。赵云澜不小心把水温开得太高,本来三分酒意,勉强清醒,被热气一蒸,顿时开始上头,光脚踩在浴缸上太滑,他一个没留神,直接五体投地,重重地栽进了浴缸里,险些摔出个脑震荡。

满眼都是晃动的金星,压根没听见沈巍说什么。

得不到他的回应,沈巍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了浴室的门。

分享到:
赞(871)

评论86

  • 您的称呼
  1. 本章赵爸爸是爆款!全程金句!这是否也是P大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呢?!
    当然还有赵云澜那句: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深得我心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1 23:59:48回复
    • 我在想,难怪小澜孩这么好,他原来有着这么好的父母啊

      匿名2019/08/06 19:43:54回复
  2. 睿智的赵爸爸,关系真不错的

    祝红2019/04/14 13:32:05回复
  3. 巍巍爱澜澜,乖乖听澜澜话。澜澜爱巍巍,但是不听巍巍话。面面爱哥哥,但是不听哥哥话。

    哥哥再看我一眼,哥哥再爱我一次。2019/04/30 16:21:52回复
  4. 真的好喜欢赵爸爸!!

    念安2019/04/30 17:02:35回复
  5. 哎呦,肉太少

    巍澜2019/05/09 09:49:21回复
  6. 这里的赵爸爸好像是破碗欸…………

    陈栎媱2019/05/10 21:13:58回复
  7. emmm破碗看安娜卡列妮娜,有点幽畜哦

    沈美人是我的2019/05/13 13:12:36回复
  8. 下一章有肉

    匿名2019/05/14 21:21:21回复
    • 明明系肉沫沫(┯_┯)

      匿名2019/07/22 19:32:38回复
  9. 赵云澜为啥说其实他一工作就认识沈巍了,按照小说的时间线,抛开昆仑君的记忆,他们真正认识的时间没有很长时间的,一直是沈巍单方面守护着他的。赵云澜为啥要跟他父亲这么说呢?有点小纠结,望大神解答

    匿名2019/05/26 19:39:27回复
    • 我觉得吧,明面上是斩魂使和澜澜在一起工作啊,就是在饿死鬼出来的时候,斩魂使出现的时候提到过澜澜和斩魂使一起工作很长时间了

      爱镇魂2019/05/28 22:53:06回复
  10. 刷二次,留爪

    匿名2019/06/07 13:09:10回复
  11. 这时,一个叼着一块肉的女鬼路过

    女鬼2019/06/09 15:36:11回复
  12. 来了来了,高能来了

    匿名2019/06/19 21:33:49回复
  13. 青藏高原可可西里盗猎分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6/27 20:04:07回复
  14. 终于…要来了吗!

    吃瓜少女2019/07/12 14:20:09回复
  15. 满脸【哗~】

    忘机的无羡2019/07/16 22:34:17回复
  16. 神农药钵.俗称破碗

    某破碗2019/07/27 15:47:29回复
  17. 沈巍把斩魂刀收好, 脚步没有停顿, 表情淡淡地说:“滚吧, 别逼我口吐恶言。”
    看这句的时候我内心:斩魂使牛逼!
    赵父看的是真通透啊,P大的所有话都能说到心坎上

    惊鸿一猴乱芒心曲2019/07/28 09:35:58回复
  18. 终于要来了

    匿名2019/08/06 00:41:58回复
  19. 肉,吗?(滑稽)

    肉!我要看肉!2019/08/07 13:44:36回复
  20. 我预感这章评论会炸

    止沸2019/08/10 11:01:07回复
  21. 感觉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和文章中的这4件事产生了共鸣,看哭了我,也试着放下了

    匿名2019/08/14 00:46:46回复
  22. 肉那是不可能的,但肯定有肉渣,期待一下吧

    染柒2019/08/21 09:17: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