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心跳突然超速起来

陆必行的手刚一碰到林静恒后背, 滚烫的血立刻沾了他一手, 他连忙又惊慌失措地把手悬起来,用僵硬的肩膀担住了对方的重量, 一时间腿都在抖。

方才的紧急跃迁把伤口撕裂得不能看, 林静恒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然而意识依然牢牢地粘附在精神网上。

他无声无息了好一会,才攒够了力气, 几不可闻地说:“死不了, 扶我一把。”

后脊的伤要是放在原始时代,基本就是个高位截瘫, 林静恒短暂地失去了肢体控制力, 身体不断往下滑, 下巴磕在陆必行肩上,鼻尖扫过他的脖子,微弱的声音都淹没在急而浅的呼吸里。

陆必行:“你说什么?”

“没什么,算还……还你一次。”

后面这句听清了, 陆必行先是一呆, 随后心里突然起了一把无名火, 久违地想骂句粗话。可惜为人师表几年,装惯了斯文讲理的大尾巴狼,这部分功能退化,他愣是一时没想出合适的词来。

之前跃迁时,四个学生都在护理舱里,打过特殊的药剂, 没能体会五脏六腑乾坤大挪移的快感,此时才终于感受到什么叫猝不及防的“裸跃”,当场给震晕了一地,身体素质最好的斗鸡爬着挣扎到墙角垃圾桶,吐了。

可是这一次,没人照顾他们了。

因为未成年人保护法是联盟立的,既然联盟都已经快要吹灯拔蜡,未成年人们想要在荒凉无尽的宇宙中活下去,靠着虚无缥缈的立法是不够的。

移动急救舱已经从医疗室里滑了过来,独眼鹰背着手走过来,弯腰和林静恒对视了一眼。

冷汗顺着林静恒的睫毛铺开,好似结成了一层水膜,水膜下的眼睛依然结满了浓雾,看不分明。

独眼鹰不得不承认,这位联盟军委的台柱子虽然不是东西,但说到做到,果然是自己的命不要,也保护好了陆必行这个“人形虎符”。军火贩子心情十分复杂——按照常理,当他知道自己保护了二十多年的秘密泄露的时候,是该杀人灭口的,此时他看着林静恒,恨不能方才炸起的车门再寸一点,直接把这个人一分为二,一了百了。

然而他也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林静恒万万不能死。

“医药箱没及时补充,你听见了,”独眼鹰说,“只有来时剩下的,得省着用,你需要多少保命,自己说。”

林静恒为了省力气,没自己说话,直接通过精神网控制了机甲里的广播,用那机械的声音问:“医药箱库存呢?”

“微型手术仪还勉强够用,外伤用品——愈合剂不多了。”

“局部麻醉,替我接上断骨和神经,伤口不用愈合剂,直接缝。”

陆必行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伤口,独眼鹰就没那么温柔了,听完了伤患本人的意见,直接动手从他婆婆妈妈的儿子手里拽走林静恒,扔进了急救舱,三两下设定好急救程序,又问:“血浆、综合抗生素和止疼药呢……哦,止疼药不多了,抗生素好像快没了。”

林静恒惜字如金地回答:“都不要。”

陆必行伸手去拦:“去你的,不行!”

独眼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鸳鸯眼里少见地流露出鹰隼似的冷光:“他这个人惜命得很,这些年,想要他命的人能从这里一直排到沃托,林上将能活到今天,可不是靠脸,对不对?”

急救舱平稳地滚了出去,往医疗室驶去,林静恒闭着眼睛,冷冷地一勾嘴角:“过奖。”

独眼鹰耐着性子冲陆必行一低头,讨好地问:“你连爸的话也不信了吗?”

“你就别跟着添乱了。”陆必行斩钉截铁地甩开他,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追了过去。

独眼鹰:“……”

有一个历久弥新的问题:老爸和这小白脸同时掉水里,你打算先捞谁?

老波斯猫现在不大想知道这个答案。

他泄愤似的叫嚣道:“要是这祸害真就这么死了,那说明他也不像传说中那么有用,死不足惜——需要把精神网交给我吗?”

林静恒没理他。

湛卢替主人答道:“他没有这个习惯。”

“哦,对,哪怕是睡着了,也留着一只眼睛观察四周,联盟第一被迫害妄想症嘛,连我们第八星系的乡下人也如雷贯耳。”独眼鹰懒洋洋地嗤笑了一声,一转身,看了看几个刚刚扶着墙爬起来的学生,“这么弱,像什么样子,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一无所有这种事,多经历几次就习惯了,谁活得长谁才是赢家。现在快去休息吧,长途旅行需要保持稳定的生物钟,机甲要调成昼夜模式了。既然有人愿意受累,我就好吃好睡了,我还要留着力气,把那个铁皮脑袋割下来喂狗呢。”

他话音刚落,已经被推进医疗室的林静恒好像听见了一样,机甲里的亮度留开始逐渐下降,原本日光似的照明渐渐黯淡,最后只剩下仪器、台阶处星星点点的指路灯……还有陆校长种下的荧光草。

拉下了一层人工的夜幕。

这架小型机甲总共有上下两层,沿着边缘处是一排窄窄的楼梯,可以上到二层,那一端有几个一字排开的小房间,陈设简单,日用品还是机甲出厂时标配的那一套,没拆包装,一看就没人住过。

独眼鹰说休息就休息,径自挑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关上门睡觉去了。

陆必行逡巡在医疗室外,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迹。

怀特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老师……”

陆必行一激灵,好像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身边还有这么几位小累赘,连忙调整好表情,强作镇定:“听……咳,听他的,先休息去吧,要是自己睡不着,可以两人一间,权当是男生寝室和女生寝室。”

黄静姝问:“你呢?”

“我需要开始整理地下航道的方位,现在还不算脱险。”陆必行顿了顿,正色下来,“域外海盗的生化手段多于物理手段,现在没有抗生素我实在不踏实。从明天开始,你们会进入特训状态,现在机甲的时间应该是沃托宇宙时间——五点左右天亮,晚上十九点左右天黑,昼长十四小时,我们的训练时间会达到七个小时,包括体能、失重、跃迁适应,以后不会再有护理舱让你们躺了。”

一个行走在太空的人需要什么素质,学生们没有概念,还都沉浸在茫然里,好在还有个人告诉他们下一步做什么。几个小流氓和小太妹们温顺异常,听话地结伴去了二楼的小房间,一路逃命的兵荒马乱告一段落,机甲里短暂地安静了下来,周围只剩下一个植物人状态的零零一,被生态电击绳牢牢地捆着。

陆必行独自坐在荧光草下,打开了个人终端,试图聚精会神,可是页面上的文字和代码好像自动长出了排斥磁场,就是落不到他的视网膜上。

他盯着那页面发了二十分钟的呆,听见楼上终于开始传来压抑的啜泣声。

在这个人工的夜深人静里,所有绷紧的神经短暂松懈,让反射弧跑完了残酷的全程,夜色就该要化为刀剑,打碎他们用忙碌打造的小小铠甲了。

陆必行凝神听着,不知过了多久,那些细碎的啜泣声越来越低,直至没了动静。

数十个小时的应激状态后,少年们终于在无边的忧虑与恐惧中睡着了。

机甲舱门上闪烁着电子钟表,显示此时是沃托宇宙时间20:30,联盟议会所在地应该入夜了,而在北京星的星海学院,这个时间则刚好是他早晨到校时间。

陆必行个人终端上自动弹起了日程表,按部就班地提醒他日常琐事。

他的计划列示里写着:一、按计划应该已经返回学校,点名批评四个熊孩子(重点工作);二、借题发挥,修订第二版校规校纪;三、论文周中期抽查(小崽子们肯定都没开始写),只要求提交论点,暂时不需要全文。

旁边还有一行他自己写的备注小字——“我觉得人类未来将会走向何方”的题目是不是有点大?到时候会不会收来一打玄幻小说?

问号后面是个手绘的鬼脸。

陆必行和他自己画的鬼脸面面相觑片刻,肩膀突然垮塌下去,他抱着头,无声无息地趴在了小吧台上,耸起来的一双肩胛像是两座摇摇欲坠的山。

因为陆老师今天全天的鸡汤,都是人工谷氨酸钠仓皇勾兑的假鸡汤,只是个味道相近的样子货,倘若有人掀开锅盖,就会发现里面只有一锅苍白的开水。

凯莱的家、有六百万穹顶的学校、刚刚建成的实验室、五年的心血……他都可以不想,都可以舍弃。

可是他的招聘广告发出去,才刚刚收到两份简历,还静静地躺在他的邮箱里没打开。

他的学生们还没来得及分学院,他布置的天马行空的论文作业还没有收上来,他曾经无数次畅想过的蓝图,还没有画出一个边来,就分崩离析了。

医疗室里,修复骨骼、神经和肌肉的微型手术仪挨个撤出了伤口,按照林静恒的意见,简单粗暴地缝合了伤口,喷了一层普通的消毒喷雾。林静恒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感觉不甚灵便,独眼鹰公报私仇,手术模式设定得非常丧心病狂,麻醉剂用得十分吝啬,缝合还没完全做完,他的知觉已经开始恢复了,因为缺少止疼剂,这会钝痛开始弥漫开,林静恒的冷汗出了一茬又一茬,后背一片僵直,失血让他浑身冰冷。

陪在旁边的湛卢说:“您的感染风险很高,最好在无菌医疗室里观察二十四小时。”

林静恒没理会:“水。”

几口喝完了补充电解质的水,他艰难地活动着自己的手脚,不听使唤的麻木劲还没过去,林静恒刚一试着站起来,就踉跄了一步。

湛卢抬手接住他:“先生……”

“嘘,”林静恒哑声呵斥了他一句,“别吵,我头疼。”

湛卢一板一眼地回答:“我的音量低于设定平均值,您觉得头疼,可能是因为您的体温过高。”

林静恒推开他的手,有些不稳地走了几步,强行让自己习惯暂时半身不遂的身体,对湛卢说:“别跟过来。”

他就这么走出医疗室,悄无声息地来到陆必行身后,夜间模式的机甲里自动响着安神的白噪音,盖过了他很轻的脚步。

林静恒没有惊动对方,悄悄地坐了下来,透过还有些模糊的视线,他看着那蜷缩成一团的年轻人。

也许是受麻醉的影响,林静恒有很多话想说,很多问题想问,想问他:“你小时候在凯莱星长大,过得好吗?独眼鹰有没有对你提起过陆信和联盟的事?”

“和独眼鹰一点都不像,怎么长大的?还有办学校这个古怪的志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受你妈妈影响吗?”

“为什么你的身体和大脑的基因型对不上呢,你和你妈妈刚到第八星系的五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平时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有没有什么愿望?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但是那个老波斯猫抠门不肯给你的东西?”

“别哭,别哭了……还想要星海学院吗?我将来再帮你建一个好不好?”

然而这些话在他心里起了又落,通过精神网,水波似的散开,散到无边无际的星星中间,并没有流进任何人的耳朵。

陆必行一直趴到半夜才收拾好自己狼狈的情绪,他起来以后先借着旁边酒柜照了照,感觉自己眼不红头发不乱,脸上也没变成大油田,尚且算个人样,这才站起来,脱下沾满血迹的外套,打算洗把脸开始干正经事。

不料才一回头,他意外地看见,那个本该在急救舱里休息的人正静静地坐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由于没用愈合剂,他浑身裹满了绷带,草草缝合的后背不敢靠着什么,身体只能难受地略微前倾,已经撑着头睡着了。

陆必行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过了一会,他踮起脚走过去,按着膝盖蹲了下来,自下而上地看着林静恒略微朝下的脸。

这个人眉目很清晰,有一张能画下来的轮廓,眉心还轻轻地拧着,嘴唇毫无血色,唇线堪称优美,却抿得很紧,像是天生的说一不二,缠满了绷带的肩膀平整而宽阔,只吝啬地露出了边角的一点皮肤。

陆必行看了他一会,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快碰到林上将的下巴了。

陆必行吓了一跳,连忙尴尬地缩回手指,没留神腿蹲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心跳突然超速起来。

分享到:
赞(27)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没人吗

    眼熟我2018/12/06 00:04:22回复
  2. 有人有人

    匿名2018/12/20 22:41:12回复
  3. 既虐又甜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20:49:05回复
  4. 真的是太容易逆cp了

    即使看了文案还是想逆cp2019/01/30 10:59:59回复
  5. 没看文案的我蒙陆校长是攻

    蒙完就去看的拾凉2019/01/31 21:38:19回复
    • 你没蒙错

      匿名2019/02/19 12:17:02回复
  6. 有熟人吗?

    逸远2019/03/02 16:16:09回复
  7. “别哭,别哭了……还想要星海学院吗?我将来再帮你建一个好不好?”
    甜的我重度糖尿病,虐的我心肌梗塞

    逸远2019/03/17 13:46:52回复
  8. 甜甜的

    匿名2019/04/07 21:28: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