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爱人是他魂归之地

“先生,我检测到您的心率超过正常范围20%,您还好吗?”

林静恒说不出话。

他花了十八年,一边追查当年劫走陆夫人的神秘人物,一边挖空心思、排除异己,爬到了联盟最前线,进驻白银要塞。白银要塞是军事重地,在域外海盗仍然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拥有最高的机动权,只有那里,才能给他梦寐以求的自由。

十五年前,他终于找到机会,故意放过了一支星际海盗,任由让他们逃窜到第八星系,借机追过来,途径凯莱星,他打了个微妙的时间差,独自离队,把军火贩子独眼鹰堵在了凯莱星大气层的悬浮夜总会里。

独眼鹰当时正在寻欢作乐,裤子都没穿上就被林上将逮出来了,整个逼问过程堪称军火贩子一生的奇耻大辱,最后迫不得已承认自己就是劫走陆夫人的人,林静恒才大发慈悲,给了他一条裤衩。

客观回想起来,林静恒承认自己当时年轻气盛,事情办得有点损,但一个巴掌拍不响,老波斯猫搓火功夫一流也功不可没——总而言之,这条裤衩是他俩交恶一辈子的坚固基石。

光腿穿裤衩的独眼鹰让三把微型粒子炮架着,从天而降,被迫交出了陆夫人的骨灰、随身带走的上将肩章,以及当年她乘坐的小星舰上的航行记录仪……但没有孩子。

独眼鹰咬牙切齿地告诉他,陆夫人死了,陆信一直期待的那孩子没保下来。林静恒当然不信,但是当时并未发现那孩子存在过的证据,他又不便过多停留,只好暂时放过了独眼鹰。

当年陆信碑林里的石像被敲碎拿掉的时候,林静恒费尽心机地保留了一块,刻的正好是陆信的肩章,此后漫长的岁月中,林静恒反复推演陆信机甲失事之地,花了很多精力搜索遗骸碎片,总共收到了三片指甲盖大的小碎渣。

残骸是他的遗体,石像是他的荣耀,肩章是他一生信仰,爱人是他魂归之地。

至此,除了那个生死未卜的孩子,这四样东西终于能一起安息。

五年前,林静恒执念不死,重回第八星系,在生态舱外做了基因锁,用的是当年陆夫人产检时留下的胎儿基因信息,定位坐标本来是独眼鹰的凯莱星,没想到在北京星外围就被陆必行意外打开了。

是天意吗?是他从不曾相信的命运吗?

林静恒的目光依附在机甲的精神网上,延伸到很远,人在机甲中,视角已经扩散到无边黑暗里,蓦然回首,百感交集地望着这一架简陋的、可怜巴巴的小机甲。

五年里,他对陆必行一遍又一遍起疑,一遍又一遍失望。又因为三十多年前,黑洞曾是独眼鹰最密切的合作伙伴,他甚至不嫌麻烦地把黑洞抓在手里,以期能找到蛛丝马迹……

“为什么……为什么大脑的基因型会和身体不符?”

湛卢回答:“抱歉先生,可能性太多了,我无法判断。”

“哦,”林静恒顿了顿,又好似自言自语似的说,“你觉得他和陆老师像吗?我觉得不太像。”

也许是那倒霉的独眼鹰做了什么手脚,也许他只是更像母亲——林静恒和陆夫人不大熟悉,三十多年,太久远了,不大熟悉的人和事,他都已经记不清了。

有那么片刻,他从来条分缕析的大脑里甚至冒出了很多不相干的念头,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不成逻辑,仿佛是短路了。

湛卢认真地问:“您是想让我对陆校长和陆信将军的面部特征做一次分析对比吗?”

“……不。”

“先生,”湛卢说,“我必须提醒您,您的精神力波动非常大,和机甲链接的匹配度正在下降,根据历史数据,已经逼近最低值,您还好吗?”

林静恒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陆必行身上,心不在焉地问:“嗯?”

“目前数值是56%,匹配度下降到50%以下,您将面临非主动断开精神网链接的风险,您从毕业以来,从未发生过非主动断开情况。”

“是吗?那我的人生还真是不完整。”林静恒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随后他闭上眼睛,截断了自己的视线,方才水波一样起伏不定的精神网络沉静下来,匹配度数值停顿了片刻后,开始回升,稳得像被一只力大无穷的手托举着,一直上升到89%。

像一件看不见的盔甲缓缓成型。

他又成了那个山崩地裂不改颜色的将军。

“距离废站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准备下降对接,伤患、没有机甲驾驶资质人员,都回护理舱。”林静恒背对着众人吩咐。

如果他愿意去星海学院当教导主任,学校的校风校纪一定能整肃一新。从叛逆的校长到叛逆的学生们,听了他的指令,二话没说,全都排着队地各归各位,听话极了,活像一群有了马戏团户口的野生动物。

“先生,”湛卢在精神网里问,“您会和陆校长聊这件事吗?”

“不,”林静恒说,“说多少遍了,我不喜欢聊天。”

他故意曲解湛卢的问话,逃避回答,但是单纯的人工智能没听出来,仍是问:“那您会像陆信将军那样,把我的全部备用权限交给他吗?”

林静恒沉默了一会:“不。”

湛卢在精神网里安静地等着他的话,不过根据历史数据——林静恒以这种紧绷的口气回话的时候,接下来九成会装聋作哑。

然而这一次,他还是说了下去。

“你的前任主人,是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可以为了一些信念去牺牲。”林静恒淡淡地说,“我不一样,我没那么多情怀好寄托,没有酒,我就会喝血,我等着给所有想要我命的人收尸,我没有遗志需要谁去继承,也没有遗愿需要谁来实现……还有,湛卢,今天所有数据,包括我和你说过的话、医疗信息,精神网匹配数据,全部给我按照最高等级加密。”

“好的。”湛卢说,“但是陆校长也许还不知道他和陆信将军的血缘关系。”

“他不需要知道。”林静恒开始着手调整航线和动力系统,准备降落,他与机甲精神网的匹配度又悄无声息地上升了一格,达到了人与机甲交互的极限值——90%。

很快,精神网里已经可以观测到废站,机甲缓缓减速进入废弃的补给站轨道,机舱外围感觉到了人工大气的摩擦,隔热层轻轻地响着,仿佛已经能听见猎猎的风声。

这是好消息,人工大气层还在,说明这个废弃的补给站很可能有人运营。

此时,机甲能量储备下降到了7%,红色的警报灯有规律地亮起来,与酒柜上的荧光草交相辉映,是一片红配绿的大好风景。

独眼鹰走过来:“这点能量够安全降落吗?”

由于这是一句废话,林静恒没理他。

“好吧,”独眼鹰难得缓和了语气,用人话问,“你了解‘凯莱亲王卫队’这支海盗吗?”

林静恒专注地计算着下落进程,用眼角给了他一点反应。

独眼鹰回头看了一眼医疗室的方向,在细微的噪音中,把声音又压低了八度:“‘凯莱亲王’原名弗兰德?冯,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一百多年前,他被陆信追杀至第八星系外,身边的亲兵集体哗变,砍了他的头。你知道,第八星系向来讨厌你们这些虚伪的联盟狗,但是当年为了推翻凯莱亲王,我们选择了陆信。”

“听说凯莱亲王统治期间,除了亲王卫队,第八星系禁止星际航行,整片星空都是他的私产。”林静恒说,“他手上有最尖端的科研成果和军备,可是为了防止有人造反,在星际范围内反复散播反科学和反智主义,颁布了一百零三条禁令,几乎堵死了民间科技的生路,将近一百五十年了,影响至今还在。”

“这是教科书上听来的吧,小上将?”独眼鹰冷冷地一笑,“我给你说几样新鲜的——知道臭名昭著的瑞茵堡实验室吗?”

林静恒没有开口跟他互相嘲讽,就是洗耳恭听的意思。

于是独眼鹰继续说:“凯莱亲王认为区区三百年的寿命不够,他还想长生不老,建立了瑞茵堡实验室,做了八年的人体实验,我不知道他们研究出了什么结果,总而言之,他们用八年生产了一个万人……不,是十万人坑。”

“128年,也就是凯莱亲王在第八星系第六十年,整个第八星系被他们这些吸血鬼吸得骨髓都不剩,民间居然闹起了饥荒——你知道什么叫饥荒吗?地球时代就他妈从人类历史里清理出去的一个词,在这个一针营养剂能在太空漂两个月都死不了的年代里,饿死了几千万人。凯莱亲王政府假惺惺地成立了一个赈灾小组,里面的垃圾收了钱,让人拿人体实验的尸体当原料做压缩营养餐,消毒过程偷工减料,部分尸体里的实验病毒外流,居然造成了一场瘟疫。”

“唔,”林静恒终于应了一声,“有耳闻,彩虹病毒。”

彩虹病毒——人类近代史上最触目惊心的瘟疫元凶,是人类智慧的产物。

这种病毒纯人工合成,高致病性、高致死率,极难杀灭,里面十分有创意的被植入了微缩的类人工智能,让病毒能根据环境随时变形,大范围爆发后,第八星系根本无从抵御,甚至有零散病例流入了联盟,此后六年多,才有远在首都沃托的一个团队研制出了针对彩虹病毒的特效药及疫苗,拿了当年的诺贝尔奖和自由贡献奖。

136年陆信远征第八星系的时候,带来了抗体,才算把第八星系从这场荒谬的浩劫里拯救出来。

“我不知道现在这个自称凯莱亲王的是谁,”独眼鹰说,“但是在当年的凯莱亲王卫队,丧心病狂是传统,所以他们突然出现在第八星系,我有……等等,能源量下降到5%了,你到底能不能行?”

“对接阀准备,即将降落。”

“警告,能量不足——”

“收发台信号正常,是否开启?”

“警告,能量不足5%,预计难以安全着陆。”

“警告——”

林静恒突然发话:“关闭主动力系统。”

独眼鹰震惊道:“什……”

没电的机甲狠狠地颤动了一下,随着机身失去动力,原本缓缓下降的机甲顿时成了自由落体,护理舱里传来学生们的尖叫,独眼鹰一把扶在了酒柜上,失重感将他心口狠狠地揪了起来。

“警告,受引力影响,机身加速下坠——”

“啊啊啊啊!”

机甲内保护气体猛地撑开了机舱,所有人一起飘了起来,随即,林静恒用仅剩的能量撑开了四把能量刀,能量刀一字排开,机舱里多余的保护气体顺着刀身弥漫开,粘稠的特殊物质在伞骨架似的四把能量刀上凝成了一个薄膜,好像一把大降落伞,阻力与引力险伶伶地在几秒之内平衡。

在震耳欲聋的噪音里,机甲毫厘不差地落在近地轨道上。

与此同时,机甲里所有设备同时熄火,精神网凭空消失,彻底没电了,整个机身停顿了一下之后,猛地顺着轨道滑了进去,在严丝合缝的轨道制动系下,对接阀爆出摩擦而起的火花,狠狠地停了下来——安全落地了!

机身里安静了片刻,随即爆发出口哨和欢呼,重新脚踏实地的学生们差点喜极而泣。

独眼鹰哆嗦着指着林静恒:“你……你简直是条疯狗!”

“多谢夸奖,”林静恒面不改色地一点头,摘下手套扔在酒柜上,他略微一整衣领,不慌不忙地接上了方才的话茬,“凯莱亲王弗兰德?冯被杀后,两个儿子分别逃往域外,老大被手下出卖,死在了半路,老二继承了凯莱亲王的名号,收拾了他变态爸爸留下的走狗,重新成立凯莱亲王卫队,靠着当年在第八星系剥削来的军备和技术,快速地吞噬了不少海盗势力,近年来有消息说,他们仍在第八星系附近逡巡。”

独眼鹰一愣:“你居然也关注他们?”

林静恒嘴角一勾,好像是笑了,他说:“不好意思,258年那场袭击仪仗队的事件,就是我出面摆平的。”

独眼鹰:“……”

他是第八星系的土皇帝,很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意思,这些年过得懒散又逍遥,只要火不烧到八星系,他也不大会关心星系外的事,多少有点孤陋寡闻。

因此他压根没听出来,方才他那宝贝儿子为什么提起258年的“自由日袭击事件”,那居然是个十分套路的恭维!

欺负老爸是文盲,陆必行那小子长本事了,在他眼皮底下,捧姓林的臭脚!

离家出走五年,翅膀硬了!

独眼鹰七窍升起隐隐的炊烟,浑身的毛炸起了两尺多,险些气成一颗海胆。

他压低声音,面色狰狞:“我再说一遍,你离我儿子远点!”

林静恒一挑眉:“看这么严?令公子是未成年少女吗?”

“我们第八星系的乡巴佬高攀不上你联盟上将!”

“你儿子穷困潦倒,自己打着我的旗号招摇撞骗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独眼鹰一辈子有两件最后悔的事,一件是十五年前去寻欢作乐时,内裤腰带上没有别一把激光枪,一件是他觉得男孩大了应该摔打,适当穷养,没有跪着奉上现金,资助他儿子的离家出走。

独眼鹰:“你放屁!”

林静恒回以嗤笑。

“二位,二位!怎么又吵起来了?” 陆必行身上的无菌气泡终于都脱落了,从医疗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还不知从哪顺来一套衣服换上了,藏青色的,十分板正,小立领一戳,显出几分成熟稳重的人模狗样来,他一伸手隔在两个人中间,头疼地说,“嫌刚才跳伞不够刺激是吧?我可真惹不起你们。”

独眼鹰余怒未消:“没你的事!”

林静恒却很有长辈风度,温和地问:“感觉好点了吗?你这次也太冒失了。”

独眼鹰这才反应过来,为了争宠,他连忙硬凹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足能吓哭一个幼儿园的小孩:“爸爸没说你。”

陆必行很无奈看了看独眼鹰,感觉自己这位老父亲的心理年龄真是青春常驻,两百年如一日地处于十岁水平,于是语重心长地哄道:“爸,咱们还蹭人家的机甲呢,你懂点事吧。”

独眼鹰:“……”

林静恒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那件藏青色的外套上。

陆必行转头,很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臭不要脸地一摊手:“借了你的机甲,又借了你的酒,现在再多穿你一件衣服,打包算一次人情,行吗?”

林静恒想说“你自便”,嫌自己太冷淡,想换成“荣幸”,又觉得跟平时画风大相径庭,怕吓着别人,话到了嘴边,一时竟有些拘谨地哽住了,他只好仓促地点了下头,借着查看舱门外气压和空气质量,避开陆必行的视线。

舱门缓缓打开,废弃补给站呈现在众人面前。

人工大气层内,气压和空气质量都很理想,可以不用穿宇航服,补给站的厂房、轨道状态都很好,两侧的人工草坪平平整整,只是悄无声息,人形道上空荡荡的,地面上仍留着车辙的痕迹,智能垃圾箱、安保机器人与摆渡车死气沉沉地陈列在两侧,像一排丑陋的摆设。

一行人顺着路标,来到补给站的核心控制室。

“能量系统关了,但是硬件设备本身没问题。”陆必行观察了片刻,“我试试,应该能重启。”

黄静姝问:“陆总,不是说这个补给站在走私航道上,会有人用废站做生意吗?人呢?”

“走了,但是恐怕刚走没多久,你看门口的草坪就知道了,设备也明显一直有人维护,机器上还有余温呢,干这种非法买卖有时候就得这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陆必行一边鼓捣一边说,“丫头,给我照一下。”

他话音没落,一道十分柔和的白光就打在他手边,亮度足够,还不伤眼。

“哎这个好,”陆必行随口说,“谁这么爱学习,个人终端上还有护眼灯?”

他说完,没人搭腔,陆必行这才后知后觉地一回头,发现几个学生都毕恭毕敬地站在几米开外,给他照明的是林上将。

陆必行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又一道光从另一个方向打来,原来是独眼鹰不甘寂寞,也跟着打来一束光,那强光跟探照灯似的,一下把两个人都晃得睁不开眼。

陆必行:“爸,你捉奸吗?眼都让你晃瞎了!”

林静恒:“……”

“不是,”陆必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我不是那意思,林……咳,那个……”

林静恒打断他:“还用你习惯的称呼就行。”

陆必行偷偷看了他一眼,温润的白光下,林静恒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大概这惊心动魄的一路着实不轻松。陆必行不知怎么的,想起自己用这张脸拗出来的各种表情,脑子里一根筋短路,突然升起一个念头:“我当时要是留个影就好了。”

林静恒——那可是联盟最后一个上将,居然让他见到了活的!

陆必行没把独眼鹰对林静恒的恶评当真,因为可能是两眼不对称的缘故,独眼鹰看谁都充满偏见,尤其是比他英俊的同性。

他年少时,仰望星空之余,也曾经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定期收集七大星系的新闻,自从他有印象以来,联盟一直歌舞升平,军委势力渐渐势微,像是卸磨后的驴,黯然失色,唯有林将军一人,功勋都藏在字里行间。

陆必行对数字十分敏感,他发现早年间,每年域外海盗的恐怖袭击事件至少有三四十起,每次联盟都会发表一篇悲壮的谴责,沉痛悼念死难者,再用数以十倍的兵力才能扳回一局,海盗们却常常是打不过就逃往域外,等待下一个时机,像除不尽的蟑螂。可是恐袭数据和联盟伤亡数据在十几年前却突然有一次断崖式的下跌,好像海盗们一夜之间从了良,自行蒸发了——那是在林静恒接管白银要塞之后。

陆必行:“说实话,我现在还跟做梦一样。你真的是……唉,好多话没来得及问,毒巢的老窝就炸了。”

柔和的白光打在林静恒灰色的虹膜里,温柔得不可思议:“你想问什么?”

陆必行想问的太多了,包括每一场联盟没认真报道过的战役细节,湛卢真的是那个湛卢吗?拒绝有“联盟第一美人”之称的叶芙根尼娅是什么感受?五年前那场玫瑰之心的刺杀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他是怎么瞒天过海,竟然让伊甸园检测不到的?

然而他目光往周围一扫,发现几个学生都在竖着耳朵听着,陆必行迟疑了一下,不确定林静恒是不是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何况他位列联盟上将,竟然假死离开联盟,在第八星系这么个鬼地方窝了五年,肯定有很多苦衷。

成年人——特别是林静恒这种生性内敛的人,也许并不愿意把血泪掏出来给人看。

陆必行眨眼间就管住了自己旺盛的好奇心,话音一转,他闹着玩似的问:“能给我签个名吗?”

旁边四个偷偷听墙角的学生险些绝倒,一脸古怪地互相挤眉弄眼。

薄荷一脸疑惑:“校长这是狂热粉还是基佬?”

怀特满脸一言难尽。

黄静姝往周围看了一圈,用眼神示意同学:“我们要不要回避?”

斗鸡睁大眼睛,用眼角瞟了一眼陆必行的衣服:“陆总刚才穿的不是这身!”

黄静姝一手一个,拖走了斗鸡和怀特,薄荷机灵,赶紧跟上,几个学生装作好奇,拉拉扯扯地包围了独眼鹰,兴致勃勃地询问他军火生意在第八星系前景怎样,并对他时髦的眼睛表达了高度赞赏。

当代青少年都很有心机——如果校长能成功拐到四哥,以后学院没准能和黑洞签订长期协议,名正言顺地让黑洞接收学院毕业生,多么坦荡的学业和前途!

林静恒听了陆校长的“无理要求”,愣了片刻,就在陆必行以为他要脱口一句“不签,滚”的时候,林静恒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笔:“好。”

陆必行:“……”

林静恒很有耐心地问:“签哪?”

自学成才的陆校长在课堂上从来如鱼得水,头一次体会到提问答不上来的尴尬,和林静恒大眼瞪小眼片刻,他十分慌张地一伸手:“不是,我……”

林静恒托住他的手腕,他掌心干燥,指尖布满坚硬的茧,骨节分明的手指看起来很有力量,动作却很轻,羽毛似的扫过陆必行的袖口,在他手背上写了个一笔连下来的“林”:“当年白银要塞官方公告上都有我的签名,要是有兴趣,你可以做一个笔迹鉴定。”

大概是刚才骨折的后遗症,陆必行觉得自己从指间一直麻到了手腕,仿佛开学典礼时一样忘了词。

独眼鹰被一帮叽叽喳喳的熊孩子包围,正在烦不胜烦,老远一瞥看见此情此景,心里顿时升起了七八十个龌龊的联想:“你往哪摸!”

林静恒十分自然地松手,提醒道:“能量核重启进程走完了。”

“哦,”陆必行干笑一声,“对对。”

他连忙偷偷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确认了重启命令,一瞬间,整个补给站发出一声轻叹,仿佛重新活了过来,无数灯光渐次亮起,巨大的能源塔发出荧荧的镭射光,将机甲的剪影投射下来,维修机器人们成排地升降梯,忙忙碌碌地开始自动检修受损机甲,林静恒手臂上悄无声息的湛卢也仿佛跟着亮了起来,欢快地连上了能源塔,汲汲不断地吸收起能量。

“我去看一下机甲。”林静恒嘱咐说,“有什么需要,随时去那边找我。”

他说完,让过气急败坏的独眼鹰,扬长而去。

陆必行愣了半天,低头看了一眼手背上那个龙飞凤舞似的“林”,被主控室的散热系统烤出了一层细汗,小心翼翼地折起袖口,他半身不遂地摆弄起主控室的设备。

这补给站里居然还有能覆盖整个第八星系的非法通信网,挺先进的,陆必行顺手点了修复命令,同时心里乱七八糟地想:“他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就为了跟老头子斗气吗……哎,这鬼地方能量储备和物资储备还挺充足,物资可以补充一点,谁知道那帮阻塞交通的海盗什么时候走……我这手怎么还在麻,要偏瘫的前奏吗?唔……这里还有个武器装备库,需要破解加密锁……他手指好长……嘶,我想什么呢?这个锁的加密方式是……”

废弃补给站的加密锁不怎么样,在陆必行只有十分之一的大脑能正常干活的情况下,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他撬开了。

陆必行满脑子都在循环林方才那句“随时去那边找我”的低声嘱咐,听见“嘀”一声轻响,勉强抽回云山雾绕的神智,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库存:“唔,空了。”

陆必行的眼睛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武器库存,神智还停留在方才白光下,林静恒那张显得柔和了很多的脸上。半分钟后,陆必行倏地一激灵,回过神来——不对,能量和物资储备这么充足,武器库存为什么空了?!

他猛地抬头,目光扫过主控室所有的设备——主机外壳上的生产日期是新历200年,至今运行非常顺畅,说明里面的软硬件有人长期保养升级,这个补给站一直有人!

他们为什么匆忙离开,把能养活一条星舰的物资留在这,带走了所有的武器?

“爸,”陆必行沉下脸色,“我们可能需要立刻……”

他这句话没说完,方才随手修复的通讯系统读条完毕,激活了。

主控室上方的大屏幕亮了起来,先是一片雪花,随即,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他半个身体都是机械的,空洞的目光从屏幕里射出来,阴森森的,充满恶意。

独眼鹰猛地推开挡在面前的斗鸡,额角上青筋陡然爆起。

“诸位第八星系的亲朋好友们,大家好,”男人露出了一个僵硬而古怪的笑容,“我是阿瑞斯?冯,诸位还认识我这个老朋友吗?不认识没关系,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凯莱亲王,一百多年前,被你们抛弃、背叛的人,现在满怀憎恨,带着复仇的利剑,从地狱里爬回来了,开不开心啊?”

怀特无端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拉住陆必行的袖子:“校长,他是谁?”

自称凯莱亲王的男人一字一顿地说:“我的家族统治第八星系六十多年,养活了无数不知感恩的蛀虫、垃圾,让你们住在世外桃源里,免遭联盟的剥削与侵略,可是我亲爱的子民们啊,你们是如何回报我的呢?”

“你们引来了联盟狗,为了几根骨头背叛了自己的主人,杀死了我的父兄,让我仓皇逃到域外,至今肉体只能靠这些废铜烂铁支撑——怎么样,这一百年来,归顺联盟的日子好过吗?联盟给你们自由和尊严了吗?如果你们在炮火中痛苦地哭泣,伟大的联盟救世主会派人来拯救你们吗?”

他说到这,上气不接下气地狂笑起来:“一起来庆祝我的回归吧。”

话音落下,屏幕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几架狰狞的超时空重机甲对准了凯莱星,凯莱亲王发出一声长长的口哨,成百上千颗核导弹雨点似的飞向毫无抵抗力的凯莱星,铺天盖地,巨大的能量波晃得人睁不开眼,第八星系的首都星顷刻淹没在炮火里。

一颗星球在这个世界上灰飞烟灭了。

目瞪口呆的人们尚未反应过来,屏幕里的男人就大喊道:“惊喜!下一个!”

屏幕上的星际坐标亮出来,炮口指向了北京β。

不是每一次出走,都还能再回去的。

分享到:
赞(49)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调整情绪那段莫名心疼是怎么回事……

    匿名2018/10/10 09:27:27回复
  2. 不是每一次出走,都还能再回去的。
    扎心了

    突然难过的沈韵2018/10/21 23:41:50回复
  3. 所以是因为陆信林才成了受吗?

    匿名2018/11/07 23:57:37回复
    • 你這麽說……我突然想站一秒邪教……或者……

      匿名2019/07/01 15:35:54回复
  4. 有点虐。。。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20:31:33回复
  5. 出来了一个神经病

    拾凉2019/01/31 17:47:26回复
  6. 出来了一个神经病神经病

    拾凉2019/01/31 17:48:09回复
  7. 林本来是攻的

    匿名2019/02/06 22:12:35回复
  8. 貌似P大好多主角都是一出门就要出事的。。。

    匿名2019/02/09 00:21:46回复
  9. ……楼上有理

    匿名2019/02/24 01:04:39回复
  10. 出门遇事那个精辟

    很懵的花从心2019/02/26 19:31:46回复
  11. emmmmmm……我在知道攻受的情况下逆了cp……

    匿名2019/03/05 21:38:14回复
  12. 忽然觉得我的点跟大伙差别太大,我还是专心看书算了

    小十六2019/04/20 21:48:36回复
  13. 回答一下薄荷:那个,你们校长是基佬

    匿名2019/04/27 21:21:30回复
  14. 签上了我的名字,你就是我的人了

    依一2019/05/03 15:35:56回复
  15. 不是每一次出走,都还能再回去的。
    p大的文,一出门就遇事

    染柒2019/06/17 02:40:49回复
    • 我現在只想到了六爻,其它p大文出門遇事還沒想到……

      匿名2019/07/01 15:37:26回复
  16. 不是每一次出走,都还能再回去的。
    这句话真的印象深刻
    当时看流浪地球的时候 刘启带着他妹妹离家出走 来到地面 很多人死了再也回不去 他答应姥爷要带妹妹回家 最后地球差点被毁灭 很多人都想回家看看家人 但时间来不及 就想到了这句话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00:30:47回复
  17. 六爻 跟着师父出扶摇山 再回去就是一百年以后 物是人非了

    顾昀我老公2019/07/05 00:33:08回复
  18. 薄荷一脸疑惑:“校长这是狂热粉还是基佬?”
    薄荷同学有前途

    苏沐晚2019/07/14 12:04:54回复
  19. 不是每一次出走,都还能再回去的。
    甜甜的出门定律

    匿名2019/07/14 12:08: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