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有点自作多情

机甲损伤的侧翼散落在扭曲的空间里,精神网剧烈波动,失去平衡的机身疯狂地高速自转,乃至于机甲自身的平衡系统已经失灵。

独眼鹰觉得自己那祖传的二十三小对染色体都快给离心力甩出去了,紧接着,整个机身内充斥起浓稠的保护气体,独眼鹰全身被保护气体紧紧包裹住,听觉与视觉相继失真,他像个琥珀里的虫子一样,一动不动地悬在半空,瞥见模模糊糊的林静恒,忽然想:“他一个人的精神力撑得住吗?”

独眼鹰听过林上将的大名,可是鉴于林上将所有的功绩都是悄无声息的,没打过诸如“誓死保卫首都星”之类的大战役,独眼鹰一直都对他怀有偏见,觉得林静恒名不副实,完全是军委的公关团队挑了个长得最人模狗样的小白脸,玩命包装出来的一个形象。

什么“一次性入侵十五台机甲”,听着是怪厉害的,但他的机甲可是湛卢。

大部分的星际海盗一见湛卢,腿都先软三分,用联盟最尖端的武器去收拾一帮野路子造反派,轻而易举不才应该是正常么?只要不是酒囊饭袋,都应该做得到吧。

可这台简陋的小机甲毕竟不是湛卢,连自己的智能都没有,防护系统又已经瘫痪,方才那重重的一击与跃迁的巨大压力全在林静恒一个人身上,他没像零零一似的当场跪下,已经算很硬气了。看在他们现在在一条船上的份上,独眼鹰决定帮他一把。

独眼鹰一抬手按在了机甲舱内壁上,凝神渗入机甲动荡的精神网,打算给他当一个志愿的“副驾驶”。

方才遭到炮轰的精神网比他想象得还要起伏不定,然而还没等他理顺,独眼鹰的太阳穴就猛地一紧。

林静恒:“滚出去!”

随后,机甲的精神网毫不客气地把独眼鹰当成了入侵者,直接撞了出去,独眼鹰的脑袋好像被一根钢针穿透了,炸裂似的疼痛让他差点晕过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刚刚跃迁过一次的机甲还没来得及抖落掉侧翼的残骸,林静恒就不顾过热警告,再次强行跃迁。

独眼鹰的肺都快被挤出来了,而就在他与精神网将断未断的时候,他余光瞥见了第二颗导弹,那枚导弹竟然就等在他们跃迁落点附近,烧着了黑暗似的扑面而来,险伶伶地与他们擦肩而过!

两次跃迁,顷刻间几乎将机甲能源耗干,直到机甲再次落定,保护气体一下被抽走,独眼鹰踉跄着站稳,耳畔还在蜂鸣不止:“你……”

“我的机甲,是我的地盘,”林静恒冷冷地说,“我的精神网里容不下第二个活物,这回只是警告,再有下次,我就没这么温柔了,你小心变成植物人。”

独眼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等落了地,我一定打爆你的头。”

“可以,欢迎尝试,”林静恒一耸肩,“毕竟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嘛。”

独眼鹰:“……”

现在就想宰了他!

机甲里因为过热而产生的噪音渐渐平息下来,开始逐条报损伤和能量危机,重新定位坐标。

独眼鹰想起方才那惊心动魄的双联击,忍不住又多嘴:“我说,这机甲是你的吧?你刚来第八星系几年,是干了什么挖坟掘墓的事吗,让人这么不依不饶的赶尽杀绝?”

这回,林静恒直接把老波斯猫当成了噪音污染源,没听见似的关了自己的耳朵,他凝神判断了一下周围情况,略微调整航线,关闭动力系统,让机甲自由地沿着直线匀速滑行了出去。

被忽略的独眼鹰气结,感觉这男人的性格简直是烂得没治了,连背影都是找揍的形状,怪不得联盟军委请了八百个公关,姓林的还是声名狼藉。

独眼鹰:“你耳背吗?”

“刚才那是星际海盗。”这时,医疗室的防护门打开,陆必行坐着轮椅滑了出来。

他身上几处骨折的地方上被透明的气泡包着,局部隔离出无菌环境,微型手术器械在他伤口中做自动修复工作,无菌气泡上还有修复进度条。

陆必行额角冷汗还没干,显出几分病气,冲那四个在护理舱里探头探脑的学生招招手,他像个博物馆讲解员似的开始现场科普:“新历258年,你们几个有的还没出生,5月,为了纪念联盟成立,在第三星系外围举行‘自由日’阅兵,仪仗队途径第二航道与第一航道交界处,遭到域外海盗偷袭,当时,海盗们用的就是这种技术——简单来说,就是预判到袭击目标准备跃迁,立刻释放一个跃迁干扰,使跃迁的机甲与原有目的地偏离,落在他们埋伏的攻击区间内。而刚刚完成跃迁的机甲,无论是机甲本身还是驾驶员,都很难承受二次跃迁,心理上也是刚松一口气,很多人甚至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导弹击中了,非常惨烈,我记得当时袭击仪仗队的海盗叫……”

“凯莱亲王。”林静恒这回不聋了,“联盟刚成立的时候,星际海盗占据第八星系,没事就互相内讧,换了五六个海盗政府,最后一个海盗政府把凯莱星定为首都,自称‘凯莱亲王卫队’——独眼鹰,你在凯莱星起家,不至于这么快就把他们忘了吧?”

独眼鹰脸色蓦地变了。

陆必行背对着他,没看见自己老爸的脸色,只是觉得林静恒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那目光沉甸甸的,像是有很多话要说,而陆必行略带询问地看回去时,对方又若无其事地滑开了视线,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陆必行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连忙偷偷摸摸地利用机舱上的反光照了一下,感觉自己这病美男的形象整体良好,就是脑袋上两个无菌气泡居然是对称的,像顶着一对犄角,显得颇为童趣。

因为不便在手术结束前把无菌气泡撸下来,陆必行只好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坐姿,把气泡的形状捏扁了些,用头发挡住。

“咳,怎么来时还好好的,回去偏偏碰上了星盗?”陆必行被林静恒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自在,蹭了蹭鼻子,没话找话地干笑了一声,“不会是被我的霉运连累了吧?”

他还不知道星际海盗已经炸了沃托,林静恒和独眼鹰对视一眼,脸色各有各的凝重,都没吭声。

斗鸡问:“校长,为什么机甲很难二次跃迁?”

“首先,跃迁会引起精神网震荡,驾驶员与机甲的精神链接经常会在这个过程中断开,”陆必行手腕上的手术结束,微型手术刀自动飞回无菌气泡,在微创伤口上喷了一层愈合剂,从他手腕间脱落飞走了,陆必行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一指零零一,“看他,你们就知道精神链接非自主断开的伤害了。”

四个学生看完零零一,又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在林静恒身上,大概知道以后考试之前要拿着谁的照片拜了。

“其次,跃迁会引起机甲过热,而且非常消耗能量,你们看,方才剩余电量是50%,两次跃迁后,就只剩下不到10%了。”陆必行拉开了机甲上的星际坐标图,抬头看了看林静恒,问,“我可以用一点权限吗?”

林静恒没说什么,随后,方才直接把独眼鹰抽出去的机甲精神网就像温和的藤蔓,主动把“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了陆必行,把他纳入到精神网中。

陆必行一挥手,机甲四周密封的舱门顿时变成了透明的,让里面的人可以用肉眼看见周遭的茫茫宇宙。

几个学生第一反应是晕,因为椭圆的机甲在自转,机甲上有一定的调节设备,只要不是突然转成一个加速陀螺,人在其中不大能感觉到旋转,可是亲眼往外一看,就十分不适了。

随后是恐惧。

因为四周没有光源、没有天体、也没有人烟。

他们像几只扒在枯叶上的小蚂蚁,在浩瀚大海中随波逐流。

而宇宙带来的无边无际感,比大海更要恐怖千万倍。

他们看不见航线,看不见目的地,时间和空间以一种有悖常识的方式卷曲着,沉浸在其中的脆弱生命简直不敢细想自己的境遇,稍微一动念头就是一阵毛骨悚然,下意识地想抓住点什么。

去的时候,几个学生是一路晕过去的,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这时,熊孩子们才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纷纷要求陆必行赶紧把图景关上。

“这有什么,机甲驾驶员在和机甲精神网相连的时候,都是要时刻关注外界的。当然,比肉眼看得还要更远一点,因为要预判突发情况。你们这就受不了了,以后怎么上操作课?”陆必行达到了教育目的,关闭了图景,十分自觉地撤出机甲精神网,同时,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林静恒,林静恒正背对着他,一丝不苟地低头校正航线。

但不知为什么,陆必行总觉得方才在精神网里,有一道视线锁定了他。

第一次是可以忽略的意外,这次又是什么?

陆必行膝盖上的无菌气泡也飞走了,他试着站了起来,身体恢复良好,后背上却莫名冒出一层热汗,心想:“我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

几个受到教育的学生没发现校长在走神,战战兢兢地在他身边挤作一团,怀特不敢说话,斗鸡已经不想再报机甲操作系了,胆子最大的薄荷则直接表示:“幸亏我只打算学设计——陆总,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北京星?”

怀特弱弱地问:“陆总,没电了,我们怎么回家?”

他一句话,激起了人在密闭环境中对生存资源短缺的恐惧——氧气够吗?食物和饮用水够吗?彻底没电了会怎么样?机甲还能保持现在的状态吗?

要知道气压、空气质量、甚至天体引力,对于脆弱的人类来说都是致命的。

而就以他们几个人的素质,不说别的,一旦机甲里的人工重力失灵,连失重都能要了他们的命。

“这种情况下,就只能看驾驶员的本事了。”陆必行说,“如果能不受引力影响,机甲匀速运动几乎不消耗能源,所以有经验的驾驶员会迅速判断出补给地点,规划一条最节省能源的路,还得最大限度地避开引力源,这在机甲操作中,叫做‘桌球操作’,是不是像打台球一样有趣?”

他四个吓破胆的学生谁也没觉出有趣在哪。

“航道已经校准完毕,附近有一个废弃的空中补给站,正好在第八星系的走私航道上,过去碰碰运气好了。”林静恒突然开了口,四个几乎没听过“四哥”主动插话的学生一起惊讶地看着他,林静恒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又仿佛为了安慰他们似的,补充了一句,“一般这种名义上的废站,都有人给走私客提供非法服务的,放心好了,预计航程一个半小时。”

这回不光学生,连独眼鹰在陆必行,全都在他的和颜悦色下惊诧了。

独眼鹰一挑眉:“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林静恒当他不存在,兀自走到航道路线图前,沉入机甲精神网。

湛卢方才告诉他:“局部扫描已经完成。”

动力系统开到最小,精神网沉寂了下去,林静恒预感到了什么,喉头轻轻动了一下,半晌没吭声。

“先生?”

“……唔,说吧。”

“我突破了保护装置,取得了陆校长脑部的基因样本,经检测,陆信将军基因型符合作为陆校长的遗传基因条件,亲权概率高过检测指标,陆信将军的基因型符合作为其亲生父亲的……”

林静恒突然觉得呼吸很困难,与机甲的精神链接剧烈地震颤了一下,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背对着众人,起伏的精神波动独自消化在漫无边际的茫茫宇宙中。

在没有光的地方搅起了孤独的惊涛骇浪。

像一场不动声色的海啸。

分享到:
赞(11)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真香男孩林静恒–蜜汁微笑

    匿名2018/10/09 14:27:02回复
    • 真香?哪里

      匿名称呼叫匿名2018/10/21 23:27:12回复
  2. 噗,精辟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20:20:40回复
  3. 也就是说校长是陆信的儿砸?!

    匿名2019/02/19 11:37: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