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把你留给联盟

“先生。”湛卢的声音闯进了机甲的精神网,好像一颗小石子,砸起细细的涟漪。

林静恒短暂地收回散落在黑暗里的意识:“恢复多少了?”

“5%。”

“能替我联系白银九吗?”

湛卢顿了顿:“抱歉先生,能量不足,无法在星际范围内搜索并定位对方。您想体验一下我的‘极限功能’吗?”

极限状态是指电量低于一定数值,机甲大部分功能被迫关闭的状态——湛卢现在情况特殊,如果他的机身也在,一般时不会轻易断电的。因为一架超时空重型机甲一旦能量不足,在星际战场上通常意味着机毁人亡。

机甲的极限功能,通常是人和机甲都只剩下一口气时,仅剩的功能。高级机甲的机甲核个性化设计很多,机甲极限功能的功能设定,通常表现了机甲主人的死亡观。

林静恒还没研究过湛卢的极限功能是什么,于是问:“启动,你的极限功能是什么?”

湛卢回答:“陪您聊天。”

林静恒:“……”

什么脑残功能!用二手机甲就这点不好。

湛卢的前任主人是个天性浪漫的男人,给湛卢这架传奇机甲设置的极限功能就是聊天,可能是想在死到临头时再聊五块钱的。

“要是我哪天改行当设计师,我一定专门出产核心人工智能是哑巴的机甲。”林静恒问,“自定义的极限功能可以更改吗?”

“可以,”湛卢的声音在浩渺的机甲精神网里轻轻震荡,“您拥有我的一切权限。”

“那就改成……”林静恒顿了顿,突然词穷了。

如果是死到临头,他想要什么呢?

这问题太简单了,林静恒活到这把年纪,不敢说知道别人,起码了解自己,他可以不假思索的回答,死到临头,当然是想多杀一个赚一个,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机甲的极限功能是自杀式爆炸。

可是……这二手机甲是那个人留给他的。

他记得那天夜里,乌兰学院下了大雨,所以应该是个周二。

乌兰学院占地六千五百平方公里,差不多是一座中型城市的面积了,一半是校舍,另一半是一片建校时规划的森林,两百多年,一代人还没过去,林木已经参天,为了维持环境湿度和水循环,每周二中午到午夜,是乌兰学院的自习时间,学校会集中安排下雨。

当时陆信被软禁调查,机甲湛卢就被封锁在乌兰学院里。

三十三年前的那个傍晚,林静恒得到消息,三位一体的联盟议会对陆信下了秘密拘捕令。

他偷走了湛卢的机甲核,用实验室里的空间场强行突破门禁,想要赶到陆信那里。

民用载人空间场本身已经是紧急情况下才会动用的,会给人体带来极大的负担——何况他拿的还是个毫无防护措施的半成品,连续三次跃迁定位不准,他用半成品的空间场跳了四次,摔在陆家附近的时候,脊柱严重损伤,腰部以下已经没有了知觉,他是带着乌兰学院的雨水,一步一步爬过去的。

那时候,他和旁边那几个花钱找人写检查的小崽子差不多大,年少轻狂,头脑空空,里面装着很多疯狂的念头,汪着很多的水。

陆信被他这个从天而降的意外吓坏了,赶紧调来急救舱,骂骂咧咧地说:“乌兰学院的浇花水是怎么呲进你脑子的?”

林静恒挣扎着把湛卢的机甲核递给他:“没时间了,湛卢在这,你随便接一台机甲,先走!”

陆信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地回答:“你快滚一边去吧。”

然后把他强行塞进了胶囊一样的急救舱。

带有麻醉镇痛效果的营养液和药水渗入他的身体,剧烈的疼痛全都开始麻木,林静恒很快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他透过透明的急救舱盖,发现在这么一个深更半夜里,陆信居然穿戴得很整齐,还换了一身非常隆重的军装。

他心里隐约有不祥的预感,可是自己一动也不能动。

一个瘦高的影子从他身后走出来,是陆将军的副官。

“去提辆车,”陆信吩咐副官说,“一会你趁乱,偷偷把这小子送回乌兰学院,找校医院的兰斯博士,他以前欠过我一个人情,知道该怎么处理。”

副官敬了个礼,推起小急救舱:“我永远忠诚于您。”

“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陆信低头回礼,然后抬手在急救舱上拍了几下,对快要失去意识的少年说,“我心里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太多了,多到我有点撑不起这个摊子了,我把湛卢留给你,把你留给联盟,以后……”

那话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像是他一个幻觉,林静恒总觉得那天他听见了陆信的一声叹息,然后是一句模模糊糊的……

“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静恒已经被秘密送回乌兰学院,他被关在封闭的急救舱里,校医兰斯博士对外说他实验操作失误,因为感染,需要住院隔离,他像个被盖进棺材里活埋的吸血鬼,疯狂地撞急救舱门,抠舱门的缝隙,每一根手指都扒得鲜血淋漓,再在急救舱里药水的作用下恢复如初,就这么被关了三天。

三天以后,外面已经变了天色。

据说陆信在那天夜里乘坐一架非法机甲出逃,被联盟卫队追到玫瑰之心外,三枚重型导弹同时击中机身,连人再机甲,碎成了茫茫宇宙中一把灰尘。

那位把他送到乌兰学院的副官保留了忠诚,自尽而死,在据说已经消除了人类自杀行为的伊甸园系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道血印。

联盟千方百计地除掉了陆信这个心腹大患,而“心腹大患”把湛卢留给了联盟,终于没能用到那个“死前聊几句”的功能。

想来一定死得很寂寞吧。

湛卢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的下文,于是自动分析了数据库,投其所好地问:“先生,需要把我的极限功能更改为自爆预备吗?”

“不。”林静恒说,“你安静一点就可以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大概也不舍得炸掉湛卢吧。

“我还可以唱歌。”

“不许唱,闭嘴。”

湛卢听话地沉默了五分钟,这时,机甲上的医疗系统弹出了新的信息。

湛卢:“先生,检测到陆校长颅骨骨裂,伴有比较严重的脑震荡,心肌受损,推测是他在使用非法芯片的时候,遭到了同源芯片的碰撞。”

“一天不到能搞出这么多事来,他也真是个人才。”林静恒通过机甲的精神网看了看医疗室里的陆必行,“毒巢都没有这么敬业的实验品。”

不知为什么,陆必行好像比一般人耐得住疼似的,脸色还不错,甚至有点嬉皮笑脸的意思。

林静恒作为一个非医护人员,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他严重吗?”

“三级伤,程度中等,”湛卢精确地回答,“修复伤处大约需要一小时。”

这机甲虽然只是小型机甲,但设备还算拿得出手,医疗条件不错,一般来说,只要不是脑浆流一地,问题都不算严重。

“但是我注意到,陆校长大脑里似乎被植入了某种特殊的保护装置,”湛卢说,“这个保护装置非常隐蔽,如果不是他被同源芯片攻击时,保护装置被迫承受了一部分损伤,我可能到现在都无法察觉它的存在,您看,机甲上的医疗设备把它当成了颅骨损伤处理,我需要修正这个错误。”

林静恒轻轻地眯了一下眼——大脑里植入特殊保护装置,听起来像是对抗伊甸园的,这很正常,因为独眼鹰是个被迫害妄想症,对联盟充满敌意,儿子既然是个长了腿的生物,保不准哪天就浪到七大星系里了,他要防患于未然,这也说得过去。

但……他曾经让湛卢对陆必行做过全身扫描,三次。

湛卢三次都没扫出来?那老波斯猫手上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技术了?

通过精神网,林静恒看见陆必行的一条腿十分不自然地歪斜着,应该是粉碎的膝盖骨正在修复。

独眼鹰面沉似水地站在他身边,陆必行一头冷汗,竟然还笑得出来:“科学研究就是需要一定的献身精神,你看,诺贝尔虽然被炸死了,但是它流芳千古啊,至今沃托还在颁这个奖呢,改天我也拿两个奖杯给你玩。”

“滚,玩个球。”独眼鹰骂了他一句,“我给你把全身自动麻醉系统打开。”

“不用,适度疼痛有助于思考,”陆必行满不在乎地说,“这才哪到哪啊,比我小时候差远了。”

不道德听墙根的林静恒愣了愣,心想:“小时候?”

独眼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隐形的大脑保护装置……

林静恒的手指一紧,压着声音说:“湛卢,既然保护装置损伤,你现在能不能越过它,给他的大脑做一个局部的基因测试?”

“我可以试试。”

林静恒猛地站了起来,好像坐不住了似的在原地走了几圈。

这时,沿着自动航线行驶的机甲突然发出警报,本来就有些心神不宁的林静恒眼角一跳,机甲精神网外检测到了大范围的能量波动,仿佛被深海海啸震荡起来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停止自动导航,”林静恒轻声说,“报送机甲状态。”

“防御系统损伤严重,无法开启,武器系统正常,无法检测到备用能源系统,能量核剩余电量50%——”

“警报,警报,已经靠近重型武器扫描范围!”

“你又在搞什么?”独眼鹰从医疗室里钻出来,随后,他一皱眉,“附近有大规模武装?谁的人?”

林静恒:“开启伪装。”

漂泊在星海间的小型机甲在外观上变成了一架貌不惊人的商船,因为脱离空间站的时候甩掉了半个机身,装得很能以假乱真。

然而林静恒紧锁的眉头没有打开,紧接着命令道:“准备跃迁。”

独眼鹰:“不用紧张,不碰千吨以下的小商船是第八星系的规矩。”

林静恒不理他,跃迁进程快速进入倒数计时。

独眼鹰不满道:“你……”

就在这时,整个机甲狠狠地晃动了一下,护理舱和医疗室内同时开启自动保护,独眼鹰几乎没站稳,在漆黑的宇宙中瞥见一道灼眼的光,机身竟被燎着了一角!

对方居然不由分说地袭击了他们。

独眼鹰又一次说嘴打脸,两腮快肿起来了,还没来得及骂,机甲就在嗡嗡的警报声里强行挤进了跃迁阀。

分享到:
赞(13)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言而有信 言出必行
    emmmmm我猜……?

    匿名2018/10/12 19:26:29回复
  2. 心疼小静恒……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20:15:43回复
  3. 真香男人独眼鹰

    匿名2019/02/06 22:04: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