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炼魂鼎分崩离析,功德笔重现人间

“我没疯, 山河锥既然被你拿了,那也就算了, 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会带着它一起来找我, 不过功德笔,我志在必得。一旦四柱断了两柱,掀起半边的天,世上就没有什么能拦得住我。”鬼面终于开了口, 而后, 黑沉沉的目光扫了一圈,“你来就来了, 还带这么多乌合之众——他们是怕你当场反水吗?”

这话无差别攻击, 在场所有人几乎都被他扇了一巴掌。

鬼面目光一转,看到了赵云澜, 脸上的笑容愈加诡异:“哦, 原来令主也在, 怪不得。”

大庆表情一冷, 可是才迈动腿, 就被赵云澜一把拉住了长发给扯了回来。

赵云澜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一只手抓着大庆的头发不让他乱窜, 一只手伸进兜里, 摸出根烟来。

大庆变成了人, 也依然遵循了猫被揪毛时候的本能, 回手给了赵云澜一爪子,只不过没了长指甲, 只给他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印。他发现赵云澜的手冰凉得吓人,忍不住愣了一下。

“别添乱,死胖子。”赵云澜毫不违和地对着一个仙气飘渺的“人”叫出了那三个字。

大庆:“你怎么了?”

赵云澜轻轻地吐出一口烟圈来,他的嘴唇越发白得没有血色,眼睛却依然亮得惊人,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在烟上捻了捻,用一种比耳语还要低的声音对大庆说:“我有些紧张。”

大庆瞪大了眼睛。

赵云澜目光往旁边转去:“地府后面跟着鸦族,其他妖族人自成一家,西天的罗汉,那一头是什么人,道家吗?”

鬼面惊天动地的一斧子劈下来,人群中已经自动分出了群。

“要么是德高望重的,要么是得道升天、有了神职的。”大庆说,“但是没有一个有资格插手这两人争斗的,要是没有你带,他们连上都上不来。敢在这里大动干戈的,除了他们两个,我就只见过拖着蛇尾的。”

人面蛇身,是古神女而帝者,女娲。

阴沉的天空里开始有雪片飘过,丑陋的幽畜和各路神鬼泾渭分明,彼此对峙,一触即发。

大庆扭头不去看大神木,勉强自己冷静下来,对赵云澜说:“你最好退后一点。”

冰冷的雪片打湿了赵云澜的烟头,他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把烟头和烟灰裹好,环保地塞进兜里,依照大庆所言退到了战圈之外。他径直绕过其他人,走到了大神木下,伸出手放在冰冷干枯的树干上。

大神木不知有多高,但从地底暴露出来的大根都已经到了赵云澜的胸口,它自己就像一个盘踞在这里的神明。

“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赵云澜心说,“但你是认得我的吧?”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从他的指缝间,大神木的树干处滋出了一个细小的、嫩绿色的芽,它慢慢地抽出纤细如发丝一般的茎,温柔地缠住他的手指。

赵云澜摸了摸他随身带着的微型登山包,轻轻地笑了一下:“那我就先试试。”

这时,鬼面伸手一抓,巨大的炼魂鼎就被捧到了鬼面那双仿佛能遮天蔽日的手心里,在惨白的手指映衬下,一股一股灰黑色的东西在炼魂鼎中涌动。

“功德古木——未生已死之身。”赵云澜听见鬼面低低地说,“令主知道功德笔究竟是什么东西吗?”

赵云澜转过身,背靠大神木,远远地对鬼面仰了仰脸:“你说来听听。”

“炎黄大战蚩尤之前,就有诸神分据,伏羲女娲二帝为了建立秩序,上昆仑山,讨了大神木的一根树枝,女娲记恨造人时带有三尸的泥土,于是自作主张,把神木插在了大不敬之地的……”

斩魂使断喝一声:“住口!”

他身上突然飞起看不见底的黑气,手中斩魂刀无限延长,像当年传说中的定海神针一样,只有刀柄处依然不足两寸,以供人握,承着这千斤的重量。

斩魂刀的尖端似乎已经触碰到了天际,雷动的风云被他一刀搅起,哗啦一道惊雷落下,让人有种他把天捅了个窟窿的错觉——神雷笔直地劈向鬼面的头顶。

鬼面大笑一声,硬是仰起头,张嘴接住了这道神雷,吞进了肚子里,斩魂刀随即落下,就着鬼面手中炼魂鼎的位置,一路斩向他的胸口,刀口过处卷起了凄厉的朔风,拳头大的碎冰四处纷飞,大片的幽畜扑过来,在一片飞沙走石昏天黑地里,与昆仑山顶众神鬼不分青红皂白地战在了一起。

赵云澜费了一番工夫才站稳,干脆坐在了大神木隆起的树根上,在一片兵荒马乱里没什么事,又点了一根烟,心里终于明白斩魂使的尴尬——鬼面不拿他当敌人,其他人也不拿他当盟友——打成这样,才是他们俩的真实水平,上回在山河锥下,要不是鬼面手下留情,恐怕绝对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鬼面当时似乎不想认真地和斩魂使斗。

“大不敬之地?”赵云澜低低地重复了一遍,鬼面三言两语似乎就将他心里一直疑惑的事交代清楚了——传说人有三尸,就是指人的“贪、嗔、痴”,而那本书里说,人身上的三尸是从泥土里得到的,那么“大不敬之地”,很可能指的就是所谓“贪嗔痴”的源头。

只见鬼面腾空而起,躲过了斩魂刀,落地时整个昆仑山都跟着颤了颤,他继续说:“神木慈悲,先枯死,后生根,长成了后世传说的功德古木,在炎黄与蚩尤一战之后……”

“闭嘴!闭嘴!”斩魂刀横切过来,赵云澜几乎看不见沈巍在什么地方,更想象不出来他是怎么把手里近百米的刀挥洒自如的。

横刀腰斩,鬼面话音再一次断了,他的身影骤然缩小,刚好在缩到一半高的时候,斩魂刀从他的头顶划过,炼魂鼎一声巨响落在地上,瞬间有无数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叫出了它的名字。

以炼魂鼎为中心,没完没了的幽畜层出不穷。

赵云澜眼看着炼魂鼎的方向,既不显得义愤,也不显得激动,甚至是在骤然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的时候,也没有回头。

大庆却没有那么淡定,他骤然从树上扑了下来,手里是一只巴掌大的短刀,就像猫爪一样隐藏在他的手心里,鬼魅一般地扑向了那靠近的人。

鬼面一抬手,生受了黑猫一刀,他的手腕如同钢铁造就,一声轻响,把大庆的刀刃弹向了一边,鬼面回手做爪,去抓大庆的脖子,大庆化形以后依然灵敏异常,往后连翻了两个跟头,一跃跳上了大神木的树枝,保持着跪坐的动作,虎视眈眈地瞪着他。

“打猫,你也得看主人,”赵云澜这才开口说,而后他顿了顿,缓缓地转过头来,敛去脸上的笑容,淡淡地看了鬼面一眼,突然一声轻笑,“不过是靠着我一盏肩上魂火,让你能混上昆仑山巅,真以为这是你家的地盘了?”

这一句话仿佛比枪林弹雨还管用,方才还嚣张不已的鬼面的脚步骤然停下,在他身后三米远的地方谨慎地站定,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了。

匆匆赶来的沈巍猝不及防地听见这么一句话,整个人都呆住了。

“炎黄与蚩尤一战之后,三皇不忍,请示了天道,而后用功德古木削出一杆功德笔,万物有灵,记一切生灵功过是非。”赵云澜用一种不慌不忙的口气说,他直视着鬼面的面具,慢吞吞地吐出一口烟圈来,“后来功德笔作为四圣之一,在女娲补天时,为大鳖四脚化成的四条天柱封辞,轮回晷流落民间,山河锥落入地下,功德笔……”

赵云澜轻轻地牵扯了一下嘴角,目光转动到一边:“功德笔化成千千万万碎屑,落在了天下所有生灵身上——是不是,判官大人?”

一个隐于大神木后的人影缓缓地踱步出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五体投地,颤声说:“小人多有隐瞒,实在迫不得已,昆仑君赎罪。”

赵云澜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虚飘飘的没有停留,只是似笑非笑地叹了口气:“大概是判官大人心地纯良,不善于做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我告诉你,骗人,要做到九假一真,像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满嘴瞎话,漏洞百出,实在太容易叫人识破——三魂七魄是随女娲造人而来,什么时候功德笔的碎片也能占着一魄了?取功德笔要从所有人身上拨出一魄?我恐怕做不到,我认为诸位也做不到,你说呢?今天在场的,恐怕有一多半的人是被你这‘天下苍生’四个字给骗来的吧?”

判官哆嗦得像筛糠一样。

就在这时,如堡垒一般被人争夺不休的炼魂鼎突然震动了起来,继而是整个昆仑山,赵云澜身后的大神木突然冒出无数的新芽,枯枝“哗哗”作响,而后,枯死的树枝上接了雪水的地方,突然长出稀疏的小花来。

男人懒散地靠在树干上,似乎并不把这样大的动静放在心上,他甚至在震动过后的空档里补了一句话:“既然功德笔是我昆仑的东西,为什么你不把它物归原主呢?”

鬼面面具上的人脸不由自主地扭曲着,赵云澜眼半睁着,用被雪打湿的纸巾接着,弹了弹烟灰,又扔出了一个炸弹:“不用和我故弄玄虚,我知道你长什么样。”

感觉到身侧的人陡然一僵,赵云澜又微微降下了声音,像是解释什么似的说:“万般色相皆虚妄,难道我会连人都分不清楚?”

斩魂使没来得及开口,昆仑山巅突然卷起大风,比方才两人斗法时还要剧烈,坐在树上的大庆险些给直接周下来,他立刻化身黑猫,用双爪紧紧地扒住树干。斩魂使和鬼面人还好,赵云澜靠着大神木避风避了个正着,其他人却全部东倒西歪。

判官保持着跪地的姿势摔了个狗啃泥,打斗的那些,正腾空的,被生生压了下来,正遁地的,又被囫囵挖了上去,数十只幽畜被卷上了半空,搅进了风漩里,仿佛要将所有人一起一口吞进去。

在漩涡之中,一支大笔的影子若隐若现的闪烁,是功德笔!

炼魂鼎一瞬间分崩离析,功德笔重现人间。

然而赵云澜、沈巍与鬼面三个人谁也没动地方,就像那根被所有人削减了脑袋抢的大功德笔,突然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鬼面突然问:“既然令……山圣志在必得,为什么不请?”

赵云澜在战都站不稳的大风中成功地保持住了他装逼的表情,意味深长地说:“恐怕有人等着坐收渔利呢。”

头上撞出个大包的判官低下头,连话都没敢说。

鬼面叹了口气:“你对我们有借火之恩,我实在不想这样。”

说完,他呼哨一声,让人麻心的幽畜从地下涌出来,将他们团团围在中心,斩魂使立刻站在了赵云澜身侧,手按在了刀柄上。

“哦。”赵云澜冷冷地说,“原来是我的树长虫子了。”

他说完,手里忽然撒下了什么东西,就像往地里到了一大浓硫酸,地面上正在往外冒的幽畜发出类人的、尖利无比的惨叫,判官脸色惨白,几乎不管是不是会被那大风吹走,飞快地往一边退去,边退边说:“五黑汤,是、是五黑汤……”

五黑汤,是取黑狗、黑猫、黑驴、黑猪以及乌骨鸡的血和成,必要阴时阴月出生,身上没有半根杂毛的、黑心黑肚才行,都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可是凑巧难得,是克制泉下阴人的秘方。

这东西本来是给谁预备的,不言而喻。

谁知他们各自寸土不让,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在这时,功德笔忽然皱缩,电光石火间,笔直地冲着大神木飞过来,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就这么笔直地没入了大神木里。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变故,鬼面一甩袖子,径直把判官打飞了出去,而后立刻就要把手伸进大神木中去抓,赵云澜本能地格住他的手。

鬼面的胳膊硬得吓人,赵云澜觉得自己的手腕就像是重重地撞在了一块铁板上,不用掀开袖子看,里面也肯定青了。

不过他没露出来,鬼面也出于某种原因,不敢和他硬碰,转手变招,从赵云澜身侧插/进大神木。

只听一声让人牙酸的尖锐的摩擦声,鬼面的手被大神木毫不留情地弹了回去,他用力过猛,坚硬如铁的指甲竟然折了两个,里面涌出乌黑的血。

赵云澜缩回手插/进兜里,似乎是一副早料到的模样,笑眯眯地说:“怕你手疼拦着你,可真不识好歹啊。”

鬼面牙咬得咯咯作响,一转身化成一团黑雾,不见了踪影,幽畜却没被他带走,依然在往赵云澜他们身边涌,全都被一把斩魂刀毙在三尺以外。

直到这时,赵云澜松了口气,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随后,他试探地伸手摸了一下大神木的树干,感觉到似乎有一种引力,正在把他往里拉。

真是棵好树,赵云澜惊喜地想。

“你……”沈巍头上的兜帽被功德笔出世时的风掀掉,身上的一团黑气已经给吹得溃不成军,隐约露出那张赵云澜熟悉的脸,他的表情极其复杂,似乎是期盼、忧心,又带了一点小心翼翼的紧张,“你都想起来了?”

“当然是连猜再蒙外加胡说八道的,你们这帮二货,连这也能信。”赵云澜冲他挤挤眼,用力甩了甩手腕,“哎哟我去,撞得我还挺疼,鬼面那小子真是个金刚葫芦娃变的。”

沈巍:“……”

他感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又从嗓子里被人一把推回了腹中,砸得他胸口疼。

“替我拦住他们,大神木好像在叫我,我得走一趟,能糊弄到功德笔就更好了。”赵云澜说着,纵身钻进大神木里,身体已经没入了一半,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沈巍说,“先回去的留灯留门,爱你。”

说完,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大神木里。

分享到:
赞(788)

评论78

  • 您的称呼
  1. “先回去的留灯留门,爱你。”

    超级甜!!!2019/05/20 10:40:02回复
  2. 这张评论出奇的少啊,熬了一周夜二刷的我前来打卡

    追的要瞎了2019/05/26 00:22:05回复
  3. 被最后一句甜掉牙!

    精致的居居女孩~2019/05/26 10:36:04回复
  4. 死鬼,没个正行

    pirate2019/06/07 10:38:22回复
  5. 感觉到身侧的人陡然一僵,赵云澜又微微降下了声音,像是解释什么似的说:“万般色相皆虚妄,难道我会连人都分不清楚?”
    就是嘛,难道小澜孩还能分不清老公和小叔子吗?

    长城好man哦~2019/06/09 15:23:20回复
  6. 这章写的很精彩,可惜没能改进剧版里

    匿名2019/06/20 07:56:59回复
    • 那得多少特效啊。。。。

      匿名2019/07/03 16:53:22回复
  7. 赵处的装逼神功真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啊

    匿名2019/06/27 19:59:14回复
  8. 二刷打卡

    火锅味的小笼包2019/06/27 22:02:17回复
  9. 甜腻了啊!!

    哥哥的火锅2019/06/29 17:49:03回复
  10. 真的很甜!

    creey2019/06/29 18:32:09回复
  11. 面面真是個小垃圾桶,連神雷都吃。。。

    面面,媽媽愛你2019/06/30 11:11:21回复
  12. 这章很精彩啊

    匿名2019/07/08 13:41:04回复
  13. 超甜!
    等等……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下一章的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脸上笑容逐渐变【哗~】)

    忘机的无羡2019/07/16 22:22:18回复
    • 你知道

      匿名2019/07/22 12:34:25回复
  14. 下下章似乎有车?

    白居过隙 巍澜可期2019/08/07 13:26:37回复
  15. 看完电视剧后看小说第一遍,看了完整的正确的剧情,然后看了第二遍,感受到巍澜的万年真情,现在看第三遍,看到P大在故事里埋下的各个伏笔,从小澜孩眼睛瞎了开始越来越多的伏笔线索,写得太细腻了,越看越好看,停不下来

    匿名2019/08/13 13:02:12回复
  16. “别添乱,死胖子。”赵云澜毫不违和地对着一个仙气飘渺的“人”叫出了那三个字。
    嗯……大庆应该是个美男子

    染柒2019/08/21 09:09:14回复
  17. 最后一句真的甜死我了

    澜澜A爆了2019/08/26 13:59: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