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轮到我们占领浪头了

大混混和星际海盗对视片刻,颇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片刻后发现双方没有主动退让的意思,于是一起觉得对方是给脸不要。

各自冷笑一声,零零一先开口说:“第八星系里有头有脸的,我们都给请来了,现在客人们差不多到齐了,四哥姗姗来迟,看来是来压轴的。”

原来这伙来历不明的域外海盗不止请了他一个,林静恒有点意外,因为第八星系的大混混们虽然不是政府,但和孱弱的官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履行了很多管理职责,算是灰色地带里的隐形政府,大多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怎么跟域外海盗这种反政府组织来往。

要把这些人齐聚一堂,一封邀请函必定不够,这里头必定用了非常手段。

林静恒一插兜,意味深长地问:“我是压轴还是断后啊?”

这话有点不客气,零零一眼角一抽,随后笑了:“当然,请大家过来,只是想交朋友认识一下,不是每个人都像林四哥那么有远见。我研究了最近几年黑洞扩张,感觉四哥应该不止想当个地头蛇吧,那您对我们提出的合作应该很有兴趣。”

“不敢当,”林静恒戳在星舰前,“我算不上地头蛇,最多是条地头蚯蚓。管不了北京星外的事,不过有人想在北京星上搞小动作,我就得露头看一眼了。”

林静恒不软不硬的傲慢态度让零零一脸色微沉。

虽然软硬兼施,把第八星系的大混混们都召集来了,但黑洞的人无疑是他们最特殊的一个客人——他们的生物芯片在整个第八星系无往不利,别说拐个把孩子,就算把星系行政长官拐走也不在话下,偏偏在北京星上失了手。蜘蛛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多半是被人处理掉了,零零一不知道眼前这个“林”究竟是有什么神秘手段,还是仅仅是运气好。

同时,被他们请到这个边远空间站上的人大多不是自愿来的,有的是被威胁,有的干脆是被技术手段诱骗。只有黑洞收到邀请以后,二话不说应了约,而且这个林大摇大摆前来,身边只带了一个拎包的小白脸,零零一也判断不出,对方是知道他们的底细,还是单纯的傻。

因为摸不出对方深浅,零零一想了想,选择暂时忍气吞声:“请您跟我来。”

巨大的星舰像一座摩天大楼,笔直地指向天空。里面装着一个与外界泾渭分明的世界,零零一有意想给林静恒一个下马威,直接带他坐电梯到了顶层。电梯一开门,他就皮笑肉不笑地往外一伸手:“这里是观景栈道,请。”

原来电梯外面是一条完全透明的栈道,横穿整个星舰,高高地挂在几十米高的半空,那栈道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折光率与空气很接近,干净得一尘不染,肉眼几乎看不见它,栈道两侧的护栏只有不到三十公分高,基本不管用,更悬的是,这栈道两头不是固定在星舰上的,而是利用磁场漂在半空。

“四哥不恐高吧?”零零一咧开嘴,笑出了一口大板牙,他踏上透明栈道,悬空似的站着,栈道好像还在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这里视野好,我个人很喜欢,不知道合不合四哥的审美。”

“我是粗人一个,没有审美,”林静恒毫不犹豫地跟上,头也不抬地说,“湛卢,上来的时候慢点。”

湛卢虽然狗屁不懂且多嘴多舌,但跟随他多年,黑话还是听得出的,收到主人不怀好意的指令,他迈步往栈道上一踩,无声无息地放出了磁场干扰,整个空中栈道剧烈地颠簸了一下,猛地往下沉去。

零零一正在专心致志地装神,没有余力保持平衡,脚下猝不及防地一空,他当场大叫一声,手舞足蹈地乱抓一通,四脚并用地扒住了栈道边,差点给吓哭了。

林静恒完美地保持了平衡,故作严肃地瞪了湛卢一眼:“我都说让你慢点了,看看你干的好事!”

湛卢无辜地回视着他。

林静恒踱步到零零一面前,一弯腰:“栈道有限重,您倒是早说啊,看看,多危险,来,我扶您一把。”

他嘴上说着扶一把,两只手全插在兜里“不可自拔”,一脸看热闹的幸灾乐祸。

零零一脸色青红交加,咬着牙爬起来,动了杀心,恶狠狠地剜了湛卢一眼,他按下耳垂上一个小仪器:“检修空中栈道!”

说完,他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客气,阴沉着脸在前引路。

透明栈道很快走到了头,尽头是一片空场,困兽似的咆哮声传来。

那是一个圆形的开阔场地,像个运动场,四周是看台,看台里圈围坐着一帮研究员模样的人,正忙着记录实验数据。外圈是和林静恒一样的客人,脸色都很难看。

零零一带林静恒走进来的时候,站在最角落的一个男人无意中抬了下头,正好对上林静恒的目光。

这人身材高大,十分英俊,但英俊得不是很主流,因为脸上突兀的鹰钩鼻给他平添了几分阴沉,而且鼻梁往上,还有一双颜色不一的“鸳鸯眼”——据说此人年轻时候,左眼受过外伤,需要换人造眼珠。其实以当时的技术,人造眼珠完全可以和原装的眼睛一模一样,可谁还没年轻过呢?

这位当年还在中二的先生,为了与众不同,故意选了个颜色不同的虹膜,自以为炫酷,结果把自己炫酷成了一只品相不佳的波斯猫,长大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此人就是北京星上那位陆校长的亲爸爸,独眼鹰。

联盟叛徒陆信出事的时候,陆夫人带着机甲湛卢出逃,联盟军方一直追杀她到了第八星系,半路杀出了一帮不明势力,劫走了陆夫人。由于军方当时已经夺到了湛卢,陆夫人乘坐的小星舰又被导弹击中,估计人已经烤糊了,所以军方并未与其纠缠。

十五年前,林上将带人清缴星际海盗余孽,途径第八星系时,私下离队,专程去见了独眼鹰一面。

没有人知道堂堂联盟上将为什么要见一个军火贩子,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反正五年前听说林静恒遇刺身亡的时候,独眼鹰是松了口气的。

此时,他猝不及防地和林静恒打了个照面,先是一愣,因为林静恒这不修边幅的样子与他当年做上将时大相径庭,随即,林静恒朝他微微一笑,那笑容简直是从噩梦里出来的。

独眼鹰当场觉得活见了鬼,周身汗毛倒竖,一双鸳鸯眼瞪得险些脱眶,下意识地把手按在了腰间。

“陆先生别来无恙啊。”林静恒对他伸出一只手,“上次见您,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看您风采依旧。这几年我定居北京星,都没来得及去拜会,实在不像话,改天一定登门赔罪。”

独眼鹰双肩紧绷,脖颈上青筋毕露,林静恒冰冷的微笑不改,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

零零一的目光狐疑地从两人脸上扫过:“两位这是……”

就在这时,看台下的空场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四下一片哗然,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林静恒若无其事地缩回手,对独眼鹰一点头:“没什么,见了‘老朋友’,有点激动。”

零零一自觉是干大事的人,对混混们的江湖恩怨不感兴趣,见他俩没有要当场动手的意思,也懒得追究,只把林静恒安排在离独眼鹰远些的地方。

此时,没有人留意这边的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场中的两个男人吸引了。

林静恒本人已经算是身量颀长,场中那两人却都至少比他高出一头多,体格雄壮得过了头,看着有点不像人了。他们俩打着赤膊,浑身贴满了传感器。而场地旁边,半透明的屏幕上,一串一串的数据接连闪现。

其中一个男人不知从哪抽出一把枪,冲着对方的胸口连开了三枪,屏幕上精确地给出了子弹的速度与轨迹,足以把一头牛打个对穿,他那对手的胸口却仿佛是块防弹钢板,大叫一声,迎着子弹冲了上来,直接用胸肌堵住了枪口,挥起一拳砸向拿枪的人。

拿枪的一仰头避开,那拳头打在旁边一根灯柱上,高大的灯柱竟然应声而折,从十几米高的地方轰然砸下,正落到看台上,观众们一阵乱窜。

随后,堵枪口的人又挥出了第二拳,这一次他的对手没躲开,场中传来一声让人牙酸的闷响,中拳的人脖子不自然地弯向一边,颈椎显然是折了。可颈椎当场被打折,这人竟然不死、竟然行动如常,他眼底泛起血色,手里的机枪乱响一通,把对方打成了筛子——字面意义上的。

子弹嵌在那人光裸的胸口上,镶了一整排,像是胸口上长出了一排里出外进的牙!

这画面的血腥程度已经超出正常人想象,观众席上有人捂嘴吐了。

而就在这时,半透明屏幕上的计时器响了一声——五分钟整。

这铃声好像有什么魔力,两个怪物似的男人全定住了,像两位听见了午夜钟声的野兽版灰姑娘。

紧接着,折断脖子的男人皮肤泛起了红,很快红得像个醉虾,随后,他全身的毛孔都开始往外渗血,整个人像个装满了血浆的破塑料袋,迅速干瘪下去,方才伟岸得惊人的肉身融化,露出里面一副猩红的骨架。

另一个男人失声惨叫起来,疯了似的往场外跑,没有人拦他,因为没有必要。

他一边跑,身上的皮肉一边像个型号不对的大外套,稀里哗啦地往下掉,跑了五十米,他停住了,随后,黏在骨头上的一点肌肉和韧带齐齐崩断,骨架难以为继,向前扑倒,眼珠滚出了三米多远。

整个观众台上一片鸦雀无声,林静恒皱起了眉。

片刻后,大混混们炸了锅:“这是什么鬼东西?”

“您手里的那枚缴获的芯片,只是个低级的半成品。”零零一低声对林静恒说了一句。

随后,零零一转过身,径直走到两具尸体中间,戴上手套,从其中一具尸体身上掰下了一块芯片,他咧开嘴,露出一个带牙床的狰狞笑容:“各位——我相信你们已经用自己的眼睛看过了,实验品5号和6号在注入芯片之前,都是身高一米八零左右,体重介于七十五到八十五公斤之间的普通男性,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和体能训练,而注入芯片后,他们的身高、体重、体脂及各项生理指标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我们的研究成果之一,”零零一说着,举起手里的芯片,“我们给这项目命名为‘造神计划’。”

独眼鹰冷笑一声:“造神?不好意思,我觉得这应该是‘见鬼计划’。”

“当然,这只是个实验样本,续航时间只有五分钟。”零零一说,“但我们的技术现在已经比较成熟了,预计未来两个月内,续航时间能大幅度提升,想象一下吧各位,一支强悍、力大无穷、悍不畏死的超人战队。”

独眼鹰:“我以为当代战争中,已经没有互相肉搏挠脸的环节了。”

零零一看了他一眼:“您说得对,除了方才向诸位展示的肉体进化,这些改造人还是完美的机甲驾驶员,一旦对接机甲,他们就会变成机身的一部分。我想大家应该都有这个常识,在实战中,人的精神与机甲精神网的匹配度最高不过90%,中间有罅隙,如果敌人的精神阈值高过你的屏障,你的机甲就会被敌方夺走控制权。”

当年白银要塞的林静恒战无不胜,一人一台机甲就哪都敢去,就是因为他极高的精神阈值。

可如果世界上有不能入侵的机甲……

零零一环视四周,笑起来,抬手拉起台子旁边的半透明屏幕,将方才两个男人肉搏的几个镜头回放:“而且改造人的反应速度是普通人的十六倍,机甲战争中,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独眼鹰:“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准备打仗。”

零零一冲他一欠身:“尊敬的先生,您不去找战争,不代表战争不来找您。诸位还不知道吧,宇宙时间6月29日夜里,也就是大约五十六小时以前,一千艘超时空重甲把白银要塞炸得渣都不剩,同一时间,有人入侵首都星,刺杀了联盟秘书长——”

林静恒整个人一晃。

然而他这一点细微的动静并不明显,因为第八星系距离其他星系太远,突发事件消息传不了那么快,众人猝不及防地遭到重磅消息轰炸,一时面面相觑。

“不可能!”

“有证据吗?”

“别在这危言耸听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零零一打了个指响,半透明的屏幕升到半空,一段影像放了出来。

高耸的要塞指挥所轰然崩塌,尘埃四起,轰鸣声震耳欲聋,随后强光乍起,所有人忍不住闭上眼睛,机甲的一块残骸落在焦土中,上面露出半个联盟标志——八条藤蔓缠绕在一起的和平环。

“这是我们的时代,”零零一伸开双臂,“第八星系被踩在联盟脚下两百年,也该轮到我们占领浪头了,加入我们的征程吧,在座每一位都会是缔造历史的人!”

就在星际反社会零零一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拉人入伙的时候,一架不起眼的单人机甲在自动驾驶的状态下,悄然滑入了这个空间站的机甲停靠点,自动通过了核检,停靠在众多机甲中间,毫不扎眼。

每天,都有无数单人机甲出入空间站,安检系统安静如鸡,没有一点被惊动的意思。

谁也不知道,里面装了四个已经被首次空间旅行晃晕的未成年。

分享到:
赞(23)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陆夫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看到陆夫人立马出戏

    匿名2018/10/12 14:23:05回复
  2. p大形象生动的描写对我丰富的想象力下了死刑。。

    沈韵想锤自己脑袋2018/10/21 22:17:18回复
  3. 那陆装了芯片怎么办???

    匿名2018/12/20 13:00:53回复
    • 不怎么办o(╯□╰)o

      沈葭白2019/02/20 19:31:30回复
  4. 完全呆滞……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19:22:35回复
  5. 咳咳,安静如鸡……?!甜甜你又皮了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19:24:56回复
  6. 学渣跪拜各位看懂的学霸。

    nancy2019/02/16 11:47:20回复
  7. 压轴还是断后
    一眼看成断袖了……有毒

    匿名2019/02/24 00:29: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