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斩魂使——沈巍放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一时间简直是急怒攻心。

赵云澜把人气成这样,却仿佛无知无觉……或者他知道也假装不知道, 随便找了块冰雪少一些的石头, 一屁股坐在上面,把咖啡喝干净,又用犬牙把汉堡里的起司片叼出来扔掉。

沈巍往风口处站了站,一直没吭声, 直到他吃完这顿不消停的早饭, 才用一种刻意放低的语气,轻声问:“我跟你说过什么?”

“地府说的话别答应, 等你回家。”赵云澜擦了擦嘴。

沈巍把声音放得更低, 一字一顿地说:“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赵云澜往四周看看,发现除了黑猫之外没有别人, 于是走上去, 伸手抱住身上冷得像个冰雕一样的斩魂使, 略微踮起点脚, 在他蒙着巨大兜帽的头顶上轻轻地亲了一下:“你生气了?”

大庆默默地扭过头, 心情有些惨不忍睹。

沈巍没有动, 只是僵硬地站在那里:“我看你是非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我恨不得, 恨不得……”

赵云澜放开他, 看着他被黑雾遮挡的脸, 那么一瞬间,赵云澜能找到他眼睛的位置, 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赵云澜叹了口气,拉起沈巍的手,握了一下又松开,非常诚恳地小声说:“回去你让我头顶键盘膝跪搓板好不好?跪主板也行,我下次不敢了,真不敢了……而且说起来这回也不怪我,你问大庆,都是因为楚恕之那小子,让地府拿住我的把柄……”

分明是你拿住地府的把柄,顺带着让楚恕之卸了功德枷——黑猫不理他,只是旁若无人地低头用爪子洗脸——这满嘴鬼话的男人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再说我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赵云澜一摊手,“哎,真的,你别生气,气坏了这不是让我心疼死么……沈巍?阿巍,小巍,宝贝……别别别不理我,跟我说句话。”

沈巍一声不吭,缩在袖子里的拳头攥得发疼。

一声“宝贝”叫得大庆从脑袋顶抖到了尾巴尖,抽筋一样地打了个寒战,然后默默地远离了几步,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

赵云澜腆着脸刚想凑过去,忽然就不动了,一瞬间恢复了正常人类的表情,往后退到了五步以外——片刻,一群阴差簇拥着判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人到了,身后还有一大群瞧不出来历的人,有妖族、不多的几个人,甚至有些面带宝相,可能是哪路神仙,赵云澜打眼一扫,觉得这些来的里没有一个平庸之辈。

赵云澜与斩魂使各站了一边,斩魂使依然是看不出一点端倪的模样,赵云澜没什么表情,不知是冻的还是高原缺氧的缘故,他脸色有些发白,就连嘴唇也不见一点血色,回头看见他们,似乎是微微皱了皱眉,然而随即就平淡地点了个头,客客气气地说:“早。”

判官不好判断赵云澜来了多久,也不好判断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个气氛。

让斩魂使先单独见着赵云澜,确实也是他们算计好的——反正都到了昆仑山脚下,斩魂使不可能放心让赵云澜自己回去,只有带着他上山,当着他这心头肉的面,哪怕斩魂使真的生了异心,也要有所顾忌,绝对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

可是这么一来,地府就是大喇喇地伸手撸了斩魂使的逆鳞,是把他彻底得罪了。

判官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斩魂使黑气越发浓郁的身影,着实心惊胆战。

他这判官的名头叫得响,实际有十殿阎王在上面压着,轮到他手里,基本没什么实权,有时候判官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个专门跑腿背黑锅的——眼下地府当权的大多是后辈,对早先的事知一知半解,依判官看来,他们实在是一帮蜗居在那一亩三分地的地府、就自以为是大权在握的傻逼。

赵云澜也就算了,斩魂使这样的人不说笼络好了,处处和他不对付,不知道咬人的狗不叫么?真把他惹急,别说是地府,三十三天不一定够他一刀切的。

判官战战兢兢地干笑了一声,讷讷地说:“令主到得真早。”

而后他转向斩魂使,双手作揖,几乎弯腰到地,毕恭毕敬地说:“小人见……”

他这腰弯了下去,但一句话都还没说完,斩魂使就一声不吭,转身往山上走去——他连起码的礼数都不讲了,当着一干阴差的面大巴掌扇判官的脸,可见是气急了。

判官不敢有异议,他苦笑一声,连忙招呼众人跟上,知道斩魂使不动手,就已经算是看在赵云澜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

天越来越黑,九天风雷涌动,抬头望去,隐隐的似乎有黑龙在其中跳跃不休。

昆仑山终年冰封,高千仞,蔚然嶙峋地直直插/入云中,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随着他们走进山区中,一直蹲在赵云澜肩膀上的大庆突然躁动了起来,像是认出了什么。

之前的种种怀疑与猜测,都在赵云澜见到昆仑山的那一瞬间就全部烟消云散。

他从未到过昆仑,甚至从未想象过这座大雪山会和他有什么关系。然而当他一宿未眠,长途跋涉地踏上昆仑地界的一瞬间,赵云澜就恍然明白了什么叫做“血脉相连”。

那感觉非常微妙,好像是有一根数据线从他灵魂深处找了个接口,把他和山脉连在了一起。

这让赵云澜一时忘了心里纷杂的算计,忘了周围的牛鬼蛇神,甚至一时顾不上一直在生气、连看他一眼都不肯的沈巍。

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往前走,贴着胸口放在内袋里的镇魂令本体热得灼人。

“……令主,令主?”

赵云澜悚然一惊,仿佛刚醒过来,转过头看着拉住他的判官,眼睛里的迷茫还没散去。

他们不知不觉走到了一片平地处,满地的雪白是没有人踩过的新雪,一侧是一人多高的巨石,按着八八六十四卦排列,四周不时有细小的旋风经过,独有一种静谧到近乎肃穆的气氛。

判官显得有些拘谨:“过了这里就是昆仑山口了,劳烦令主带我们上去。”

赵云澜尽管看不见沈巍的脸,却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然而当他转过头去追那目光的时候,沈巍又装作毫不关心的模样转开了脸。

赵云澜苦笑了一下,拍拍大庆的屁股,让它从自己的肩上下去,从怀里摸出镇魂令,径直走进了巨石阵中间。

他每一步踏在地上,众人都不禁屏息,风在他走到正中间的一瞬间停了下来,赵云澜身后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脚印,显得孤绝而宁静。

他站定在其中,忽然闭上眼睛,露出一张静如澜渊般的侧脸,侧耳就听到了来自十万大山的回响。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

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没有人教他怎么做,赵云澜也没有开口问,然而他偏偏就是知道,心里好像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引导,他骤然睁开眼,目光所到处,巨石都跟着他的心神转动,莫测如同星辰轨迹,一时让人目不暇接。

终于,有人忍不住低声讨论,不知道阵中的人是谁,窃窃私语的声音四起,沈巍却充耳不闻,眼睛里只剩下了一个人的影子。

尽管他穿着不伦不类的冲锋衣和登山鞋,短发被山下的朔风吹成了一个没型没款的鸟窝,可在沈巍眼里,却奇异地与不知多少年前的那个青衣曳地的影子重合在了一起。

他忽然难以自抑,一团黑雾从袖子里升腾出来,将赵云澜裹在其中,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只有他自己能看得到,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和赵云澜两个人。

沈巍忽然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想起数千年前,心里一边想着只要那人肯多看自己一眼,就是为他死了也值得,一边又觉得不配污了他的眼睛,眼下却又贪心不足,希望他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别人连看也不要看见。

原来不知不觉中,千万年前一颗种子,已经长成了他堪不破的心魔。

天性也好、本能也罢,沈巍从出生以来就一直苦苦地反抗着它们,然而末了,却只是一次猝不及防的萍水相逢,就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大地震颤起来,昆仑山上传来遥远的轰鸣声,一道天雷终于突破了厚重的云层,摧枯拉朽一般地落在地上,看不清的山顶上,一张诡异的面具若隐若现,似乎是鬼面站在那里,正冷冷地俯视着地面。

“轰隆”一声,九重帝阙般的石柱轰然落下,一瞬间将所有人带上了诸神禁地的昆仑之巅。

众人没来得及落稳,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赵云澜臂弯里的黑猫就突然凄厉地叫了一声,众人随着它的目光望去,只见那与天地同寿的大神木就在面前,虬结的树干却已经枯死了一半,片叶不生,片花不留,泛着沉沉的死气。

黑猫从赵云澜怀里挣脱出来,落地的刹那,它的身体迅速抽长,变成了人模样。

赵云澜从不知道大庆会化形,一时间也愣了一下,只见这人鬓如鸦羽,长长地束在身后,一双猫眼像名贵的石头,清澈璀璨中泛着说不出的冷光,开口却依然是赵云澜熟悉的大庆的声音。

它……他沉声说:“什么人敢在昆仑山撒野?”

话音没落,大庆盯着几乎枯死的树干,眼圈却已经红了。

就在这时,无数只幽畜就像从土地里长起,吸收神木的根茎而生,突然翻开地面涌动出来,密密麻麻跳上了地面,叫声尖利。

一阵狂风卷过,鬼面巨大的头像出现在厚重的云层里,几乎占了数千米宽,遮天蔽日似的,脸上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而后,他巨如山峦的四肢身体在昆仑山巅终年不散的云雾中若隐若现,一手掐手诀,一手探入身后。身后浮起一个足有几十层楼高的鼎,转得飞快,搅合起剧烈的风声,震得人耳朵生疼。

有人惊叫出声:“炼魂鼎,是炼魂鼎!”

鬼面背到身后的手忽然探出来,招呼都不打一声,手里举着一把巨斧,毫不留情地直线下劈。

赵云澜被人用力推到了一边,他踉跄好几步才站稳,带着血腥味的劲风刮得他一时睁不开眼,巨斧仿如山脊,却被一把三尺三寸长的厚背直刀生生地架住了。

斧下的斩魂使就像一个撑起千钧的蝼蚁,厉风“嘶拉”一声,将他袍袖的一角割出一道小口子,露出青白修长的双手,随后只听一声轻响,斩魂使手腕一别,巨斧上硬生生地崩裂开了一角。

而后他侧身一杠,“呛啷”一声清越的回响,巨斧不由自主地往上弹开三尺,一道狭细的裂口顺着崩裂的地方往斧身上蔓延,巨斧落在地上,在雪山之巅劈开了一条近百米长的深渊,无数幽畜还没来得及从地底下钻出来,就枉死与自家主人的斧下。

“炼魂鼎。”在这第一轮就让人心惊胆战的交手后,斩魂使低低地说,“你疯了。”

分享到:
赞(350)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面面的华丽出场

    匿名2018/08/26 20:11:59回复
  2. 面面大脸

    请叫我险哥2018/08/28 06:42:34回复
  3. 面面要搞事情了吗

    君莫笑2018/09/01 01:08:12回复
  4. 欢迎面面出场

    面面错了!下次还敢!2018/09/01 16:38:20回复
  5. 面面闪亮登场哈哈

    匿名2018/09/01 17:43:26回复
  6. 天空一声巨响,面面闪亮登场

    匿名2018/09/01 22:11:47回复
    • 魔鬼

      匿名2018/09/16 12:57:17回复
    • 你真是幽畜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9/16 19:10:24回复
  7. 心魔

    匿名2018/09/04 21:07:24回复
  8. 面面相觑

    王语嫣2018/09/10 01:15:30回复
  9. 这章没法代入了,毕竟龙哥比芒果矮一丢丢

    匿名2018/09/16 20:48:38回复
    • 龙哥芒果是什么……

      QwQ2018/11/15 11:22:26回复
      • 龙哥和白宇哥呀

        匿名2018/12/09 23:06:54回复
  10. 脑补出面面的五毛特效哈哈哈

    匿名2018/10/11 11:36:20回复
  11. 为什么要把起司扔掉!!!!!

    匿名2018/10/13 18:24:48回复
    • 过敏,乳糖不耐受,肠胃不好的吃完拉肚子。

      匿名2018/10/29 22:19:47回复
  12. 跟你们说一下,前几章有人说那古文,应该是初中的←_←

    匿名2018/10/15 21:09:44回复
    • 是的是的那个淮南子我们历史老师前几周给我们讲过

      刀削面2018/10/25 18:29:41回复
  13. 大庆化形后是不是也很胖23333

    牛皮皮皮皮糖2018/10/25 21:25:53回复
    • 不是不是…嗯,应该很可爱

      2018/11/15 11:23:47回复
  14. 啪啪啪啪啪!面面登场啦

    匿名2018/11/28 21:54:14回复
  15. 站在风口……是因为澜澜在吃东西怕他灌风胃不舒服所以为他挡风吗

    匿名2018/12/01 01:13:55回复
  16. “哎,真的,你别生气,气坏了这不是让我心疼死么……沈巍?阿巍,小巍,宝贝……别别别不理我,跟我说句话。”

    匿名2018/12/03 01:29:47回复
  17. 怎么这么多人喜欢捣乱的面面?

    山委身于鬼2019/01/02 20:17:27回复
    • 因为他和斩魂使想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4 15:37:53回复
      • 长得

        匿名2019/01/04 15:38:11回复
  18.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

    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2019/01/06 21:50:18回复
  1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喜欢起司

    匿名2019/01/23 14:26:43回复
  20. 大场面

    匿名2019/01/26 17:42:31回复
  21. “伸手撸了”这个形容词是不是有点不好

    匿名2019/02/07 09:29:22回复
  22. 面面又出来搞事情了

    匿名2019/02/07 09:29:59回复
  23. 想吃刀削面

    毛猴和芒果2019/02/16 17:33:20回复
  24. 刀削面

    毛猴和芒果2019/02/16 17:33: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