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谁能让你幸福

五分钟后,“破酒馆”里又放起了半死不活的爵士乐,深度昏迷的“蜘蛛”被一根带电击功能的金属绳捆在桌脚,而本来要回去睡美容觉的陆校长也重新坐回了吧台。

绿蜥蜴趴在湛卢肩上,一动不动,像个塑料摆件。

陆必行手很欠地顺着蜥蜴的后脊捋了一把,蜥蜴没什么反应,他把自己摸出了一胳膊鸡皮疙瘩:“谁能告诉我养这玩意的乐趣是什么?”

湛卢有理有据地回答他:“爬行动物的历史非常悠久,因为古老而神秘,从地球纪元开始,许多人类文明想象的神魔就是以爬行动物为蓝本。您看,它非常安静,但不断变换的体温和循环的生命磁场却非常绚丽,是一种矛盾又奇特的生物,像活古董一样充满魅力。”

人工智能的浪漫情怀说得陆必行一脸找不着北。

四哥在旁边敷衍道:“他的意思是这玩意适合当布景摆拍。”

陆必行恍然大悟,接受了这个理由,并且光速认同了爬虫的可爱之处。

四哥的手指在吧台桌面上轻敲了两下,拉回了陆必行的注意力:“你方才提到‘伊甸园’,对它了解多少?”

陆必行大言不惭道:“我要是有足够的经费和人手,我都能在第八星系搭一个!”

四哥耐着性子听他吹,感觉北京星偌大一个地壳,都装得下陆少爷这口大气。

“‘伊甸园’是信息技术系的第一课,科普教材还是我亲自编的,”陆必行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软饮,润了润喉咙,准备长篇大论,“两位同学,你们知道新星历时代和旧星历时代的分界点在哪里吗?”

四哥懒得搭理他。

倒是湛卢很配合地回答:“政体来说是联盟的成立,技术层面来说,则是‘伊甸园’的建立。”

“非常准确,”陆必行打了个指响,压低了声音,“那么我请同学们闭上眼睛,放飞想象力,跟我一起来到我们联盟的首都星——假设你是一个生活在沃托的普通人,你在沃托的生活水平和在北京星差不多,也住在一座铅笔似的筒子楼里,一室一厅。”

湛卢忍不住开口:“可是……”

沃托没有“筒子楼”这回事。

“嘘——”陆必行装神弄鬼地打断他,“别打岔。”

“在‘伊甸园’的笼罩下,你的家应该是这样的:清晨,你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草木的香气凝结在你周围,周围奔跑着你喜欢的动物,当然,它们只管清新可爱,绝对没有随地大小便的毛病。又或许你喜欢大海,那你的家就会像海底,珊瑚和五彩斑斓的鱼群围着你游来游去,你能感觉到海水像摇篮一样托着你,但是作为一个哺乳动物,你不会遇到一点呼吸和气压问题。”陆必行的声音非常适合宣传邪教组织,自带引人入胜的功能,他说到这里,微笑起来,“这只是伊甸园美好之处的一角。”

湛卢仍然在一板一眼地纠结方才的问题:“您讲得非常精彩,但是第一星系没有筒……”

“行了,”四哥打断他俩,“别废话,说重点。”

陆校长激情澎湃的午夜小课堂被他泼了一盆冷水,只好干巴巴地说:“哦,好吧。‘伊甸园’其实是一张人机并联的大型‘精神网络’,与现实世界高度重合,能最大限度地为人服务。”

四哥很难伺候地说:“也没让你照本宣科。”

陆必行和一届更比一届熊的学生们混久了,脾气早磨出来了,从善如流地又换了种说法:“伊甸园笼罩下的地方,你的大脑可以随时接驳任何设备与人工智能,打个比方——就像你现在坐在吧台上,如果有伊甸园,你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酒柜立刻会调出你想喝的饮料,送到你手边。同时,伊甸园连接大脑,还能反作用于人的感官,还拿这杯饮料来说,比如有个人想喝奶昔,又恰好在节食,伊甸园识别了这种矛盾的需求,吧台就会提供一杯白开水,由伊甸园网络刺激他的味觉,让他喝到了最想喝的那杯奶昔,还没有热量。”

四哥立刻问:“你见过伊甸园?”

陆必行一耸肩:“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很想来一次跨星系旅行,可惜我护照被我爸扣下了。听说联盟七大星系里,每个婴儿出生,都会在合法注册之后,被纳入到伊甸园。这个合法公民从生到死,都会得到最好的照顾,现实世界被精神网无限延伸,孤独、抑郁、焦虑……这些都不可能存在,因为一旦伊甸园感受到你有这方面的倾向,就会通过刺激你的感官,调节你的激素水平,来消除这些不良感受。远古地球时代,很多宗教都有这种概念——无忧无虑的终极理想之地,他们叫它‘极乐之地’,‘天堂’或者‘伊甸园’。传说神明把人类从伊甸园里轰了出去,现在凡人又自己做了个新的——当然,这里头没有八星系什么事,可能是因为总得有人下地狱吧。”

四哥不打算跟他探讨国计民生的问题,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离主题:“你为什么认为这个人贩子使用的工具和‘伊甸园’有关?”

“幻觉,林,能同时干扰人和人工智能的技术,我只能想到‘伊甸园’。”陆必行点了点太阳穴,“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谁能让你幸福,谁就能让你迷失,当年伊甸园能落成,七大星系死磕出了一箱法律条款,严禁伊甸园技术干扰正常认知和人类自由思想。但是技术本身是双刃剑,它可以为人民服务,就可以挖人民墙角——另外,我那个学生应该是个空脑症。”

人类中有大约1%的人口,由于基因缺陷,先天精神力低下,无法适应伊甸园系统——简单来说,就是大脑接触不良。

如果要强行接入伊甸园,时间长了,可能会造成精神障碍,甚至危及生命,这就是“空脑症”。

新星历刚开始几十年,伊甸园没有成熟的时候,这些人尚且能凑合活着,但随着伊甸园系统与人类生活结合越来越深,这些“残次品”也逐渐被边缘化,空脑症有明显的遗传倾向,常常在某个家族内连续出现。

当年陆信将军收复第八星系之后,大批饱受歧视的空脑症,就举家迁徙到了这个一无所有的地方,跟乌七八糟的原住民们混居在“荒漠”里,致使在第八星系建立伊甸园系统的投票一直通不过……当然,就算投票通过了,也没人给第八星系的大猩猩们拨款。

四哥抬头看了湛卢一眼。

湛卢会意,张开手,给渊博的陆校长展示了他从“蜘蛛”心脏上取下来的生物芯片:“这应该就是那把‘双刃剑’,陆校长,我不知道您在信息技术方面是否也有专长。”

“什么意思?”陆必行吃了一惊,片刻后,他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目光从芯片上薅下来,强行保持住了矜持,“想雇我做研究员?困难,我现在没有趁手的实验室。”

四哥一挑眉:“你顶着我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东拼西凑个破学校,连实验室都没有?”

陆必行叹了口气,装模作样地说:“古罗马都不是一天建成的,星海学院还很年幼,需要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

四哥:“别扯淡。”

“……”陆少爷一低头,“是有一点资金问题。”

星海学院并不是像外人猜测的那样,是吊儿郎当的富二代拿着亲爹给的零花钱撒着玩。世界上没有一个亲爹会资助儿子离家出走,陆必行开着他的改装机甲到处浪的时候,独眼鹰就把他的账户都冻结了。

当年是陆少爷连坑带骗,把他那架改装机甲卖给了一个冤大头,才有钱建了学校。

星海学院刚开张不久,很多设施需要修缮,被他骗来的教职员工要开工资,设备和机器都要维护,学生们交的那点学费根本是杯水车薪——大部分还都是“贫困生”,非但不交学费,还要拿奖学金。

陆校长表面人模狗样,实在是穷得快卖身了。

然而他的心腹大患,四哥听了却没往心里去,他低头点了根烟,点烟送客,轻描淡写地一锤定音:“知道了,那就这样。需要多少你自己跟湛卢算账,让他划给你。”

陆必行差点跪下叫“爸”,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惊险地保持住了学者应有的脸面,他很克制地一点头:“感谢您对教育事业的支持,我代表校董会,决定授予您我校荣誉博士学位。”

四哥当他是放屁,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示意他赶紧跪安。

陆校长仍不肯见好就收,蹬鼻子上脸,强行抓起四哥的手上下摇了摇:“作为我校最大的赞助人,我还有个惊喜给您,明天早晨我校举行第二届新生入学开学典礼,特意为您预留了VIP座位,林博士,诚邀您来观礼。”

新鲜出炉的林博士回答:“滚。”

陆必行从湛卢手里接过那血淋淋的生物芯片,一点也不嫌脏,风流倜傥地凑在嘴边亲吻了一下,扬长而去。

前门的风铃被他风流倜傥的脚步搅得稀里哗啦乱响,等人走远,四哥才露出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对湛卢说:“再给我倒一杯酒。”

湛卢就像陆必行描述的“伊甸园”那样,不用他吩咐,就精准地按着他的口味调了一杯酒,加了两粒冰块放在四哥面前:“先生,您非常欣赏陆校长。”

四哥的目光从酒杯沿上扫过,看了他一眼。

“您对他很有耐心,我很少见您这么有耐心。”湛卢把绿蜥蜴放回玻璃缸,有条不紊地整理起吧台。

四哥不置可否:“我在你眼里一直很没耐心么?以前那帮跟着我的研究员们都挺贫的,唠叨起来还颠三倒四,我也没说过什么吧?”

湛卢那双平湖似的碧绿眼睛里跳跃着数据分析图,打算用足够多的数据,有条有理地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

然而四哥没给他机会。

林把杯中酒饮尽,方才放松的神色重新冷淡下来,吩咐道:“湛卢,你休眠吧。”

湛卢一愣:“先生,您需要我完全休眠,还是主机休眠、保持基本监控功能?”

四哥说:“完全休眠,定时三个小时,天亮再醒过来。”

“是,准备休眠,一分钟之后进入完全休眠状态。”湛卢一字一顿地重复着他的命令,人体渐渐“融化”,与吧台融为一体,很快只剩下一个挂在酒柜旁边的机械手。

机械手忽然说:“先生,我为您服务,除了危及您生命的情况,我会无条件执行您的任何命令,无论您是道德高尚,还是残忍卑劣,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我的程序设置中并没有评价主人的功能。”

四哥静静地凝视着空杯里融化的冰块,好像没听见。

一分钟过去,机械手垂了下来,再没有了声息。

四哥自己站起来洗了杯子,擦干净手,然后走向被捆在桌角的蜘蛛。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系“太空二人转”题材,所有设定都是作者一个人的瞎扯淡,没有科学依据=w=

分享到:
赞(24)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哎伊甸园和空脑症的设定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书……《宇宙最后一本书》……有个东西叫探针,可以插进大脑产生幻觉啥的,但是主人公好像有癫痫就用不了

    云生2018/10/14 16:19:23回复
  2. 谁攻谁受,我忘了看简介(其实看了但没记住)

    傻子沈韵2018/10/21 20:29:35回复
    • 偶像包袱三吨重的二百五攻 VS 城府深沉的流氓头子受
      陆攻林受

      匿名2018/11/04 15:27:40回复
  3. 没错我光荣逆cp了

    大年2018/12/28 18:47:58回复
    • 加一

      匿名2019/01/05 22:39:21回复
  4. 加一

    阮南烛2019/01/26 23:10:12回复
  5. 我也逆了!

    匿名2019/01/27 19:04:55回复
  6. 一枚看了文案的乖宝宝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14:52:40回复
    • 看了文案的我还是在中途被逆了一次,没救了啊@( ̄- ̄)@

      沈葭白2019/02/19 19:05:44回复
  7. 逆cp+1

    匿名2019/01/31 12:06:22回复
  8. 我感觉“伊匍园”有点可怕

    匿名2019/01/31 12:07:02回复
    • 伊甸园

      沈葭白2019/02/19 19:06:17回复
  9. 我没有逆cpヽ(○^㉨^)ノ♪

    匿名2019/02/19 09:02:56回复
  10. 让我们一起看残次品
    一起
    我去我逆cp了
    这讲的啥
    刚刚发生了什么
    芯片是啥
    窃听器和哈登又是啥

    很懵的花从心2019/02/25 21:21:55回复
  11. 乖乖看文案的:校长攻,将军受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14 13:28:09回复
  12. 我没有逆~只是觉得校长攻很有看头有木有!!!
    想象一下将军被校长欺负哭的样子……至于是怎么欺负,你猜啊~

    北辰2019/04/06 22:13:00回复
  13. 虽然我看了文案,但是我还是逆cp了,我大概……可能……应该……是语文理解能力出问题了……

    潜水2019/04/07 01:19: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