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陆校长

湛卢说:“根据窃听到的通话信息判断,毒巢似乎和星际海盗团有勾连。”

四哥翘着二郎腿,侧头看着车窗外,车窗外扭曲的空间场让人头晕眼花,盯上几秒简直能晕得吐出来,他却十分习以为常,听了湛卢这话,四哥没接茬。

湛卢在他沉默的第二秒就反应过来,立刻更正:“抱歉,先生,这部分常用词库没有更新。”

按照联盟政府“反海盗法”的定义,所有未经官方授权的武装都属于“星际海盗”,当然也包括黑洞。

“回去把你那破蜥蜴扔了吧,换个鹦鹉养,”四哥说,“有助于你尽快适应‘海盗’身份。”

湛卢转瞬之间在自己海量的数据库里完成了一次大搜索,找到了一张远古地球时期的卡通画——面目狰狞的海盗船长,肩膀上站着一只同样面目狰狞的鹦鹉。

他对着这张画钻研片刻,悟了:“哦,您在开玩笑。”

四哥发愁地捏了捏眉心。

湛卢在空旷的车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机械笑声:“哈哈哈。”

为了防止湛卢礼貌地搜索出一个更冷的笑话回敬,四哥连忙转移了话题:“佩妮是北京星的地头蛇,还算有点本事,甩开她没那么容易,你找出原因了吗?”

“是的,先生。我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湛卢说着,车厢里浮起一块带着血迹的生物芯片,“我在短时间内无法识别,这块生物芯片植入人的心脏里,启动时,能在小范围里同时给人类和人工智能造成集体幻觉。”

四哥的目光陡然锋利起来。

“今天下午,他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利用这个,把自己和被他拐走的男孩伪装成两个流浪汉,甩开了佩妮,混上城市公交,打算前往维港。车上其他乘客总共十三位,没有一个察觉到。集体幻觉触动了我身上的‘禁果’系统,所以我没有受幻觉影响。路上,我做了几组实验,试着放出几段干扰,但只有一个女孩挣脱了幻觉,她恰好是个‘空脑症’患者。为了保证无关人员的安全,我入侵了城市公交的系统,把它逼停在破酒馆,并给佩妮小姐发了信息。”湛卢依旧用平静的声音回答,“先生,我怀疑这块芯片和‘伊甸园’有类似的原理,只是相对简陋。”

四哥皱起眉:“短时间内,我可能没法在这地方给你凑一个研究团队。”

“我知道,先生,我会自己想办法。”湛卢停顿了片刻,又问,“您还是想找……”

“不用告诉我概率,我知道你的算法。”四哥打断他,他的下巴略微绷紧了片刻,继而又轻轻地拍了拍车身,“再过一阵,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实在找不着就算了,这鬼地方夭折的小孩太多,说不定真没了。”

“先生……”

“没就没了,”四哥的神色淡淡的,“赶不上乱世,未必不是命好,到了吧?”

两句话的功夫,车子已经穿越了空间场,精准地落在了“破酒馆”后门,车轮落地时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只有地面薄薄的细雪渣滑开了一点。原本停在那的几辆高速机车不见了,看来交通灯组合和佩妮已经走了。

“蜘蛛”从这里逃跑的时候,也用了空间场,可他只有自己光杆一条,空间场启动的动静相当大,定位误差看来也相当不小——否则他不用假扮流浪汉,饥寒交迫地步行到维港。

而湛卢则是控制着一辆几吨重的车穿越空间场,定位在“破酒馆”后门狭窄的小巷里,这意味着误差不能多于五十公分,否则落地时非得弄出个“一辆汽车骑墙来”的特效不可。

二者虽然看似是差不多的空间场,但如果有个相关领域的专家在这里,就会看出里面的技术含量差距极大——足有“日可云车”和星际机甲的差距那么大。

可惜,第八星系文盲遍地跑,并没有人会欣赏技术的优美。

不过这么说也不尽然,偶尔能碰上个识货的知音,只不过……

人形的湛卢从车上分离出来,扛起后备箱里的“蜘蛛”,正要开门,碧色的眼睛突然洞穿了酒吧后门,一眼扫描到了屋里的情景。

“先生,”他顿了顿,“您有客人。”

四哥的眼角轻轻抽动了一下,这位大佬私下里,表情比人工智能丰富不到哪去,此时却罕见地有些一言难尽。

随着后门“嘎吱”一声打开,室内的暖气劈头盖脸地扑面而来,只见本就灯光昏暗的“破酒馆”中,壁挂的小灯都关了,只剩吧台顶上一盏,恰到好处地给灯下人刷了一层“柔光”滤镜。

滤镜里的是一位男青年,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外套披在肩头,发丝凌乱,懒洋洋地靠着吧台,乍一看,他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懒怠打理自己,不修边幅地随便出来见个人,并且随便得天生丽质、气韵自成。

然而他这“随便”的一身,从内到外没有一丝不雅的褶皱,单是那一脑袋凌乱又蓬松的“秀发”,就绝不是凡人的枕头能压出来的效果,可见他“随便”得着实是很精心。

“哟,”男青年猝不及防看见湛卢肩头的人,愣了一下,“二位这是深夜打劫归来啊,我是不是看见了不该看的,要被灭口了?”

湛卢把“蜘蛛”扔在地上,人体和地板相撞,发出一声闷响,他彬彬有礼地打了招呼:“陆校长,晚上好。”

陆校长大名“必行”,是第八星系著名的败家子、怪胎和大混混,兼任星海学院校董和校长双职——此人担任一校之长,当然不是因为德高望重,而是因为该学校是他掏钱建的。

陆校长年纪轻轻,之所以能投身教育事业,除了因为他有满腔的热血与崇高的理想外,还因为他有一位名震第八星系的军火商亲爸爸。

亲爸爸外号“独眼鹰”,雄踞第八星系首都星“凯莱”,整个第八星系的流血冲突,八成武器都是他老人家提供的,是一根腥风血雨的搅屎棍。

陆必行从小耳濡目染,跟众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起成长,家学渊源,长成了一个机甲机械领域的专家,眼看有成为变态科学家的潜质,独眼鹰还来不及欣慰自己后继有人,就发现少爷的志向长歪了——陆少爷出淤泥而根正苗红,立志成为一个伟大的教育家。

一个军火贩子的儿子,为什么会有这种充满人文关怀的理想呢?个中原因,陆必行没有对外人提起过,大家只好统一意见,认定他有病。

在第八星系,一切常识无法解释的荒诞不经,都可以用“有病”二字作为终极缘由。

陆少爷二十岁生日当天,独眼鹰提前结束了重要饭局,专门跑到宝贝儿子面前询问他有什么愿望,独眼鹰酒劲上头,话一说就大,许诺上天入地,不管他有什么愿望,哪怕是炸了联盟首都沃托,爸爸也能手到擒来。

陆少爷信了,虔诚地对他爸爸说:“我想出版一本书。”

独眼鹰的酒惊醒了一半,一头雾水地翻开儿子的杰作,见题目赫然是《太空机械原理导论》。军火贩子脑子有点转筋,怎么也想不起来《太空机械原理导论》是哪的黑话,只好豁出老脸,不耻下问:“这是本什么?”

陆少爷回答:“是一本介绍太空机甲技术的入门级教科书。”

独眼鹰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教……什么书?”

“教科书,”陆少爷说,“我翻了翻第八星系叫得出名的几个大学用的教材,感觉都不怎么样,所以自己写了一本,爸爸,请您指正。”

独眼鹰沉默了一会:“你想干什么?”

陆少爷的中二病犯得毫无预兆、来势汹汹,他说:“我想办一所靠谱的学校,点燃第八星系科技腾飞的星星之火。”

独眼鹰听了这话,另一半酒也吓醒了,一言不发地掉头就走,打算找个大夫给儿子治治脑子。

从此以后,陆必行和他的模范爸爸独眼鹰展开了长期的洗脑与反洗脑,斗智斗勇中,陆少爷的机甲改装水平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他被禁足在凯莱星上时,花了三年,把自己在星球上闲晃的代步工具拆卸了,天马行空地改造成了一架形象感人的星际机甲,浪迹天涯去了,一浪浪到了北京β星附近,和某人展开了一断孽缘。

“你那学生呢?”四哥一进门就把壁灯都打开了,不解风情地破坏了陆校长的梦幻柔光滤镜。

“让秘书带走了。”陆必行辛辛苦苦拗好了造型,孤芳自赏半天,好不容易等来个观众,还进屋就拆台。他只好从高脚凳上下来,无声地叹了口气,围着“蜘蛛”转了几圈,“怎么,你俩把那个人贩子逮回来了?就是他?”

四哥看了他一眼。

“啧,还用问吗?”陆必行用脚尖把地板上的男人翻过来,抬头冲湛卢挤了一下眼睛,“第八星系就没有能逃得过湛卢追踪的空间场,是不是,宝贝?”

湛卢面无表情:“感谢您的肯定。”

四哥也面无表情:“那你还在这干什么?”

陆必行抬头看见两张如出一辙的冷脸,无奈了:“我说二位,你们到底是谁照着谁长的?”

他说着,半跪在地上,按了按“蜘蛛”的颈动脉,发现人还活着,于是正色下来:“我不想知道他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就一个问题,问完就走——我那女学生卷进这件事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您放心,”湛卢回答,“黄小姐的信息被我截留了,没有流到他的同伙那里。”

陆必行听了这句保证,果然不再废话,一点头站起来,他从吧台后面不问自取了一瓶酒。

“那我走了,”陆必行溜达到门口,对着门上的玻璃整理了一下仪表,忽然,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说,“对了,那小姑娘跟我说了大概经过,我怀疑这人身上有类似‘伊甸园’的东西,你们当心点——拜拜。”

四哥眉梢一动:“等等。”

分享到:
赞(26)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禁果】和【伊甸园】脑子里自动冒出了【禁果=苹果,禁果系统=苹果系统=iOS】???

    长欢久安2018/10/03 17:18:44回复
    • 本来没往那方面想过,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这么想了……

      沈韵2018/10/21 20:16:38回复
    • 能不能不要误导我啊(笑哭)

      羽天希晶2019/02/10 20:29:01回复
  2. 楼上都很优秀…

    拾凉2019/01/28 12:01:16回复
  3. 奈斯

    樱酒小殿下2019/01/28 14:45:32回复
  4. 抱歉打扰,有哪位可以给我解释一下“空脑症”是什么吗

    奈何缘2019/02/14 17:40:07回复
    • 人类中有大约1%的人口,由于基因缺陷,先天精神力低下,无法适应伊甸园系统——简单来说,就是大脑接触不良

      匿名2019/02/19 08:51:43回复
      • 然后表现为人机匹配度低,不能开机甲(不过校长会证明这一点是错的的)⊙﹏⊙

        沈葭白2019/02/19 19:03:38回复
  5. 烧脑ing…

    nancy2019/02/15 21:28:09回复
  6. 其实前面很多不知的内容后面都会解释的,慢慢看就懂了

    匿名2019/02/23 23:44:55回复
    • 我就是看到结尾才懂得w

      沈葭白2019/03/31 20:18:52回复
  7. 其实不是很难懂,往后再看看自然就明白了

    陆信家的小迷妹2019/03/16 23:29:15回复
  8. 我都已经忘记了主角是谁了

    我来了2019/04/07 14:07:08回复
  9. 湛卢让人想起水样的终结者哈哈。。。这是主角出现了么?不过语音拨号似乎已然实现了呢……

    小十六2019/04/20 14:11: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