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我要功德笔,拎回来当聘礼

好一会, 赵云澜才撤回了极具压迫力的眼神,垂下眼皮, 半真半假地皱起眉, 不慌不忙地问:“而且我觉得这事特别奇怪,为什么你们连镇魂令都不敢拿,却偏偏敢认我一个凡人为令主呢?我这人吧,吹牛扯淡的功夫一流, 真本事半点也没有, 属于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脑子也不好使, 您看, 别人一给我灌迷魂药我就傻。”

判官只觉得自己肚子里久久不用的某个器官正一阵阵抽痛,只好僵硬地堆着笑脸:“哪里, 哪里。”

赵云澜忽然往前一倾, 凑近他问:“不会我祖上也跟昆仑有什么关系吧?那可牛逼大发了。”

判官心里暗暗叫苦。

然而赵云澜依然不肯放过他, 继续絮絮叨叨地说:“再说这半年, 我就没消停过, 又是轮回晷, 又是山河锥, 这回又来个功德笔, 我看再来一个, 都够凑成东南西北一把杠子了——哎您说, 这四圣器都是打哪来的?功德笔这么看来,是跟昆仑有关系的了, 轮回晷相传是三生石做的底,我听说当年女娲造人的时候,甩一个泥人落下一粒沙烁,到最后她抬头一看,发现沙子已经罗成了一个大漏斗似的柱子,快捅到天上去了,好像要吞噬三界,女娲赶紧把它收了,镇起来,那石头上面有人的前世今生和来世,所以后来又被称为三生石,这样轮回晷也算是和女娲娘娘有关了。还有山河锥,大玄武属水,难道和当年的风氏伏羲有关?咱这里的水有点深吧?我听着可都觉得心惊胆战。”

判官擦了擦汗:“小人才疏学浅,实在……”

“再说惊动了三十三天的大动静,到时候肯定有不少高人去吧,本来么,天地苍生,多大的功德啊,必须抢着立这个先进嘛。地府还联合了谁?妖族?各路密宗修道高人?神仙?斩魂使大人也是义不容辞,得赶去清理门户吧?”赵云澜说到这,话音一顿,扫了一眼判官的表情,“您说我这么个小鱼小虾,狗屁能耐没有,除了斩魂使谁也不认识,去了干什么?总不会……”

判官的心被他高高的一吊,只听赵云澜轻笑一声,缓缓地说:“是让我专门和那位大人打招呼、叙家常去吧?”

判官悚然一惊,猛地抬起头,面前依然是赵云澜那张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脸。

他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觉得坐在对面的男人把自己看穿了,却又抓不到丝毫的端倪。

大庆的毛炸了起来,分外不友好地“喵”了一声,那声音是从喉咙里压出来的,不像猫叫,反而有些像是虎豹的咆哮了。它从赵云澜腿上站了起来,冲着判官露出了尖利的爪子,颈子间的铃铛微晃。

判官明显有些忌惮它,往椅子后缩了缩,忙抬眼去看赵云澜,眉开眼笑好言好语地说:“令主这话是怎么说的……”

赵云澜放松了全身,没型没款地往后椅子后面一靠:“我看这话咱们得好好说,大过年的,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小凡人,被诸位卷进这么危险的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看不见明年春暖花开了,可怎么办?”

判官:“当然保证令主的安全。”

赵云澜嗤笑一声:“你们连个山都进不去,拿什么保证我的安全?”

判官:“这……”

赵云澜就坡下驴:“我要带我自己的人,不要紧吧?”

判官一愣。

随后,就见赵云澜这个大祸害又露出一副牙疼的表情,判官见了,也不禁跟着他牙疼了起来,赵云澜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是我人手不够啊,您看,我手下大多都是只能夜间行动的,充其量只能跑个腿,没什么大用,白天能调动的,总共就一条化形都化不利索的小蛇,一只还没有一尺长的小猫,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实习生,还有个自拍网瘾少年……”

判官隐约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好容易有个尸王,还比较有本事,可是啊……唉!”

判官心里一转,楚恕之的事跟功德笔的事孰轻孰重,他只要不傻,自然就掂量得出,地府虽然占着这个拖延判期的便宜已经成了惯例,但是这个档口上,也不好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得罪赵云澜,于是善解人意地说:“楚先生的功德枷应该到期了,只是我们那边有些小手续没办完,这事既然令主提了,那我先拍板,就替他撤下去了。”

“哟,”赵云澜一听他这话音,立刻蹬鼻子上脸顺杆爬,表情和语气反而冷了下来,“您这话说的,我还以为是他功德不满,或者又背着我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呢,这不,刚让我捆起来锁在隔壁反省了——这事闹的,我看您那边办事的效率也有点低吧,弄出这样的误会,不知道的还以为地府故意拖延呢。”

判官哑然,简直想在赵云澜面前一头撞死,他不知道自己是何年何月得罪这位难缠的令主了,总觉得对方今天是在故意戏耍他,照着脑袋给他两棒子,再给个甜枣让他看到一点希望,休息片刻,还没等一口气倒上来,又“咣咣”两棒子。

赵云澜摆摆手,状似无奈地从办公桌上抽出一张信纸,又拿起笔开始写,边写边说:“算了吧,老楚那还跟我拧吧着呢,我现在也是实在腾不出手来,但是判官您说的是大事,不能耽搁在我手里,我背不起这个千古罪名——”

判官已经被他折磨出经验了,悬着一口气将松未松,感觉就好像恐怖片里一出现蓝天白云小清新,随后就必有妖孽一样,愈加紧张地看着赵云澜。

果然,赵云澜接着说:“我不方便去,你们也不敢拿镇魂令,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找个敢拿的人来,不就……”

判官顿生不祥的预感,低头一看,艰难地辨认出了赵云澜那一手开药医生一样风中凌乱的字迹:“斩魂使大人,见信如唔。”

判官的屁股在椅子上一滑,差点侧漏出去。

地府当然不是不敢拿镇魂令,无非就是十殿中那几位商量了一番,认为四件圣器出世三件,轮回晷大约是落到鬼面手里了,可山河锥一直下落不明,斩魂使虽然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但也不缺心眼,当然不会主动拿出来。鬼面想做的事,谁能保证斩魂使不想做呢?万一他反水,这要找谁哭去?

眼下地府拿不出能搀和进那两位大神斗法的人才,又对斩魂使心存猜忌,这才动了用赵云澜牵制他的想法。

可那镇魂令主都鬼得快成了精,容嬷嬷都戳不出他那么多心眼,哪是那么好利用的?就这么一行字,判官就觉得,他们想的什么赵云澜都知道了,这是把他当王八蛋耍呢。

他不知道赵云澜到底知道多少事,有没有和斩魂使私下联系过,但自己那点城府却已经先兜不住了,不由沉下了脸来:“令主这是什么意思?”

赵云澜无辜地说:“没什么意思啊,大人觉得这么着不合适吗?”

判官冷冷地看着他。

赵云澜两手一摊,更加讶异地说:“嗯,怎么?难道斩魂使大人不是从你们幽冥混出头来的鬼仙吗?”

判官:“……”

赵云澜又问了一个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苦涩地沉默了片刻,判官终于深刻地明白了什么叫做“一个谎言要用一千个谎言来圆”,尤其这位还玩命地逮着不圆的地方戳。两人尴尬地相对无言了半分钟,判官才生硬地说:“那魔物生于黄泉下功德古木前,与斩魂使多少有些干系,他总是要避嫌的。”

“哦,”赵云澜脸上的坏笑收敛了下来,点了点头,“判官方才还跟我说什么不敢议论上仙的长短,那么虚伪干什么?不放心他就直接说呗,我又不是不能理解——那确实是我这事办得不对了。”

他说完,把信纸团成一团扔了出去:“我跟你们走一趟。”

判官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

下一刻,就只见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了人事部电话:“哎,汪徵,是我,刚才看见我短信了吧?嗯嗯,好,打印一份,带上来给我,拿给客人看看。”

汪徵训练有素,三分钟以内飘了进来,拿了一份长长的名单,开门的时候,判官看见了楼道里大大小小地飘了一大群大鬼小鬼,一个个堵在门缝,全在幽幽地往里看着,看得判官几乎头皮一炸。

赵云澜一只手撑在下巴上,另一只手按着桌上的名单,往前一推:“要说冤假错案,近年可真不少,有手续拖延的,也有压根就判得重了的,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判官给一起结了吧——哦,对了,还有楚恕之当年带上功德枷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些‘旧物’落在您那了?”

判官:“……”

赵云澜:“嗯?”

判官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自当奉还。”

赵云澜犹不满意:“什么时候,您要急着走得给我们留点收拾行李的时间。”

判官终于再也不想看见他,撂下一句“天亮之前”,卷起桌子上的名单转身就走了。

赵云澜看着他唯恐跑得慢的背影,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借着烧纸的火星点了根烟,然后抬脚踩灭了,推开窗户换气。

大庆凑到窗户边上,抬头问他:“斩魂使不是不让你答应吗?”

“偷看什么?”赵云澜白了它一眼,而后正色下来,“这事没商量,我非去不可。”

沈巍那人,看起来温润有礼,实际八风不动、固执强硬得很,只不过好多事他不愿意失了身份计较而已,没理由任凭地府这么猜疑他、算计他,赵云澜觉得,他似乎是在坚守履行着某种职责,而且似乎已经给自己设计好了一个结果,这让赵云澜心里隐隐生出不祥的预感。

他伸手逆着毛在大庆的脑袋上撸了一把,又经验丰富地飞快地躲过猫爪袭击,随口说:“我要功德笔,拎回来当聘礼……”

大庆炸毛:“说人话!”

“对付小人就要用小人的方法。”赵云澜沉下脸色,“百年换一届阎王,这一届才上台不到二十年,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我无意招惹他们,可是他们一再惹我不痛快……这么着,我带你一起上昆仑,昆仑山巅是诸神禁地,不是给他们撒欢的后院。”

大庆跳上他的肩膀:“楚恕之呢?”

“管他,居然敢冲领导嚷嚷。”赵云澜这么说着,还是忍不住摸出钥匙,轻手轻脚地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往里看了一眼。

只见郭长城已经是在撑不住睡着了,可他没敢躺在床上,只是疲惫地趴在了赵云澜的办公桌上,楚恕之身上压着的镇魂令他们俩暂时谁也奈何不了,可怜的尸王只能在那坐着。不过他身上搭着一条毯子,大概是怕他无聊,郭长城还给他塞上了耳机,然后在暴风影音里的播放列表里放了十多部电影。

楚恕之高贵冷艳地扫了赵云澜一眼,把他当成了一坨空气,随后木然地转过头去,又把注意力转回电脑屏幕上。

赵云澜回手锁上门:“伺候得这大龄中二病跟太后老佛爷似的,他妈的,郭长城这个愚蠢的东西,我真替他二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第二天,郭长城是被赵云澜一通电话叫醒的,他揉揉眼睛,惊讶地发现楚恕之已经站起来了,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盖在了自己身上,楚恕之面色凝重地站在窗前,死死地皱着眉,望着外面的天——漆黑一片,然而路灯到了时间,却已经灭了。

天没有亮。

赵云澜在电话里简单地问:“小郭,起来了吗?”

郭长城用力揉了揉眼,应了一声。

赵云澜口气难得柔和地说:“等一会有客人去光明路4号,是‘那边’的人,送点东西过去,你看着你楚哥,让他冷静点,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别对人家太过分。你们不用和他们多废话,但是也别露怯,听见了吗?”

郭长城懵懵懂懂地点点头:“赵处,你在哪呢?”

“我办点事。”赵云澜那边的信号似乎有些不好,里面“呲啦”了一下,嘱咐了他一句,“别乱跑,记得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报平安,跟着楚恕之。”

郭长城刚撂下电话,就听见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梆子响,他猝然回头,只听赵云澜处长办公室的门被人轻敲了几下,楚恕之转过头来,不轻不重地说:“进来。”

本来锁着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头戴高帽的纸人手里拎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放在楚恕之面前,然后双手合十,低低地念了一句什么,楚恕之身上发生了变化,他的脸颊上有几个刺上去的字迹,手腕脚腕乃至脖子上都挂着一圈沉重的锁,这些东西在他身上浮现,而后又迅速地脱落,掉到地上,团成了一个小球,被收到了纸人手里。

郭长城吃惊地长大了嘴,站了起来。

纸人冲他鞠了一躬,郭长城连忙还礼,不小心脑袋磕在了赵云澜桌上的显示器上。

楚恕之看了鬼差一眼,态度轻慢,而后挑挑眉,抬手打开放在自己面前的包裹——只见里面大多数东西都是骨制的,依稀闪烁着说不出的青紫阴冷的光,都是他所熟悉的……三百年前用惯了的东西。

楚恕之一眼扫过,先皱起了眉,语气不大好地问:“我们令主呢?”

阴差大约是受到了头天判官的教训,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说话,而后一问三不知地冲两人作揖行礼,晃晃悠悠地往外走去。

此时,斩魂使已经到了昆仑山下,他深吸了口气,空气稀薄而冷冽,带着仿佛来自远古时代的苍凉沉重,已经到了破晓的时候,然而山顶黑如墨色,天幕依然低垂。

风声中隐约夹杂着某种类似哭泣的声音,阴幽寒凉,似乎是地下沉睡的亡魂被什么东西唤醒。

他不禁伸手摸了摸腰间的斩魂刀。这时,斩魂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他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来了,那就走吧。”

“再等等,”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让我带路的人还没到呢,我怕飞机误点,特意早来了一会。”

斩魂使猛地转身,只见赵云澜穿得严严实实,一身登山装备,脚底下跟着一只黑猫,他拎着一杯咖啡,说话间一口咬掉了小半个汉堡,冲他挥挥手,嬉皮笑脸地说:“吃了吗?我这还有一个薯饼呢。”

分享到:
赞(463)

评论47

  • 您的称呼
  1. 据说75有肉

    女鬼2018/08/15 16:50:58回复
    • p大的稳文怎么会有肉哦。。

      血吟游灵2018/12/31 15:55:50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 就等着75呢

    匿名2018/08/20 20:24:31回复
  3. 那镇魂令主都鬼得快成了精,容嬷嬷都戳不出他那么多心眼
    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6 08:14:51回复
    • 独秀答题稳中带皮

      佚名2018/09/04 05:59:10回复
  4. 澜澜,小心你老婆把你拍成薯饼……

    请叫我险哥2018/08/31 18:14:33回复
    • 同九年,汝何秀

      一位害怕哥哥生气自己又偷偷找嫂子玩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可爱2018/09/01 16:30:17回复
      • 你的名字好长啊哈哈哈哈哈哈

        澜澜的天空白宇飘2018/09/16 18:53:57回复
      • 你打那么长的id不累吗?

        奈何缘2018/12/06 08:44:18回复
  5. 澜澜:不听话,不听话,我死也不会乖乖听话的

    匿名2018/09/02 22:42:57回复
  6. 哎,总是以自己的方式爱着

    匿名2018/09/04 20:49:29回复
  7. 为了彼此

    匿名2018/09/12 11:25:23回复
  8. 小说的赵云澜真是酷毙了

    匿名2018/09/12 11:26:06回复
    • 对23333,可以说是人精了?

      匿名2018/12/02 22:39:24回复
    • 小说简直了(ಥ_ಥ)心头白月光

      陈栎媱2019/01/13 13:57:01回复
  9. 楚哥和长城的糖……嗷~

    匿名2018/09/24 21:03:38回复
  10. 判官顿生不祥的预感,低头一看,艰难地辨认出了赵云澜那一手开药医生一样风中凌乱的字迹:“斩魂使大人,见信如唔。”

    判官的屁股在椅子上一滑,差点侧漏出去。
    哈哈哈哈哈,开药医生一样风中凌乱的字迹,我们开药医生咋啦hhh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7 10:10:14回复
    • 感觉小澜孩这一会好皮,不过我喜欢

      匿名2018/10/06 13:56:09回复
  11. 我要功德笔,拎回来当聘礼
    好押韵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镇魂女孩2018/09/28 20:53:13回复
  12. 脑补出令主皮的不行的神态

    水晶2018/11/08 20:43:00回复
  13. 唉,他们两个谁也不听谁的

    匿名2018/11/09 18:53:17回复
  14. 容嬷嬷都戳不出他那么多心眼。哈哈哈,笑死了,容嬷嬷躺枪

    匿名2018/11/14 22:35:12回复
  15. 坐等75

    爱就像澜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宇2018/12/10 12:31:50回复
  16. 澜澜错了,澜澜还敢233333333333

    匿名2018/12/11 02:21:50回复
  17. 哎呦看我媳妇高冷的样子~

    龙哥洗刷刷2018/12/14 20:49:10回复
  18. 剧中的赵云澜太弱化了。原著里赵云澜都成精了。

    匿名2019/01/07 21:55:19回复
    • 同感同感

      匿名2019/02/16 13:54:19回复
    • 但白宇也太符合原著中的赵云澜了,这点足以掩盖所有的不足

      匿名2019/02/16 13:57:13回复
  19. 镇魂是这个小说改编的吗?

    log2019/01/18 20:23:11回复
    • 是的

      匿名2019/01/21 21:07:38回复
  20. 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面面:哥,你听我解释,是嫂子自己要来的,我没有勾引他,我不是故意的!

    不知道怎么引起了嫂子注意的无辜男性2019/02/05 03:17:17回复
  21. 澜澜就是“我错了,下次还敢”巍巍就是“怎么又犯了?心软,算了,放过你了”

    匿名2019/02/06 20:41:11回复
  22. 澜澜错了,下次还敢

    那就叫沈好像2019/02/08 12:20:14回复
  23. 咖啡!!!

    听说死人说话只能说一半,那么我2019/02/08 13:11:02回复
  24. 哎,老子能同时引起你们俩兄弟的注意,也算是个人才

    澜澜2019/02/17 00:56:39回复
  25. 下一章的题目莫不是……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
    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啊!!!!!

    澜澜澜澜澜澜澜2019/02/22 17:11:06回复
  26. 判官只觉得自己肚子里久久不用的某个器官正一阵阵抽痛,只好僵硬地堆着笑脸:“哪里, 哪里。”

    什么器官久久不用,:邪恶的笑

    居间人2019/03/07 17:43:45回复
  27. 可那镇魂令主都鬼得快成了精,容嬷嬷都戳不出他那么多心眼,哪是那么好利用的?

    容嬷嬷:瞎说!我从来都不戳心眼,我只戳屁眼~(/ω\)害羞 (/≧ω\)

    见忧2019/03/15 21:43:23回复
  28. 哇,老公老婆同行~好甜吖~

    一只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喵2019/03/16 18:16:05回复
  29. 赵云澜的几个重中之重的大戏 被剧版全删了 渣渣编剧又写不出好场景 整个剧逻辑混乱不知所云 更不提原著里大大小小的伏笔了 差的一比 来我们一起喊 镇魂编剧是吧 我们打!

    匿名2019/03/19 01:53:32回复
  30. 唉,看看赵处收拾判官的套路们,都多学学。这段位,精彩程度比天天就打胎强太多了吧

    甚嚣尘上2019/03/23 12:48:12回复
  31. 看了好多章的评论,都说75章有肉,如果没有肉的话我会被你们气哭的

    匿名2019/04/03 12:30:40回复
  32. 澜澜是不是充的大神卡叫了KFC宅急送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07 10:49:51回复
  33. 标题优秀!………………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0 00:51:41回复
  34. 赵云澜你清醒点你那不叫聘礼叫嫁妆

    匿名2019/04/21 10:11:03回复
  35. 这凡人那么快就能上昆仑?不解

    匿名2019/04/22 00:59:51回复
  36. 澜澜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好暖啊

    匿名2019/04/22 23:58: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