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真的假的?”周翡愣了愣,过了一会,又有点不放心地问,“可那李婆婆不是向来懒得担事吗——我娘怎么说?”

“姑姑说了,他们爱怎样怎样,只要别把人都招来四十八寨里乱就行。”李妍侧身坐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上,双手端着个烤得肉是肉、水是水的贝壳,吹了两下,一口倒进嘴里,烫得眼泪差点没下来,“呜呜”半天,哆哆嗦嗦地憋出一句,“好、好吃,姐夫,太好吃了!”出一句,“好、好吃,姐夫,太好吃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允默默地坐在一边守着火堆烤贝壳,这是个细致活,他一个人烤赶不上那两位吃,忙活了半天没顾上自己,手里就剩最后一个,刚想下嘴,被李妍这句横空出世的一声“姐夫”叫得心花怒放,于是自动把最后一颗让给了她。

李妍高高兴兴地接过来,一点也不跟他客气,只恨嘴不够大,不能把整个东海装进肚子里带走。

她心满意足地吃完了最后一个贝肉,顺手将壳扔进大海,从礁石上一跃而下,问道:“我的话可带到啦,姐,你到时候去不去?”

周翡道:“楚楚的事,我砸锅卖铁也得过去,何况又不远。”

刚说完,不远处的陈俊夫冲李妍招了招手,问道:“小丫头,鱼干吃不吃?”

李妍听闻,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丢下了她英俊的姐夫和更加英俊的姐,义无反顾地投奔了一个百十来岁的老头子。

南北归一那年,赵渊改了年号为“乾封”,此时正是乾封二年,谢三公子经过了两年的艰辛历程,恨不能将四十八寨所有没人愿意管的琐事都一手包办,才总算换来李大当家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年秋天,周翡陪着谢允回东海,探望师长并祭奠先人。

“先人”总共有两位,一位是那位舍命救过谢允的小师叔,另一位是梁绍。

梁丞相的尸骨被木小乔误打误撞地炸了,连同山谷一起灰飞烟灭,到底是尘归尘、土归土,谢允便在蓬莱小岛上替他立了个简单的衣冠冢。

想来那梁公生前轰轰烈烈、机关算尽,死后也该清静了。

他俩探过了老人,又扫完了墓,正打算走,李妍就不请自来,还捎来个口信——吴楚楚这几年四处搜集整理各派遗迹,已经颇有些成果,正好李晟时常被李瑾容放出去联络各方,交游颇广,便不知怎的突发奇想,牵头替吴楚楚四方发帖,打算在这一年中秋要办个“以武会友”的集会,没带什么噱头,只说近些年整理了一些流落各处的典籍,想借此机会叫大家来喝杯薄酒,愿意来凑热闹的,说不定能遇见一些新朋故旧。

地方定在了柳家庄,李晟崭露头角便是从柳家庄围剿十八药人开始的,自那以后,他同柳老爷倒是成了忘年交。

帖子和消息是行脚帮帮忙发出去的,本以为响应者寥寥,多不过请来几个老朋友过来凑个热闹,谁知也不知怎么居然闹大了,一传十、十传百,四方豪杰一大帮一大帮地往柳家庄赶,比之当年永州城中霍连涛弄出来那场闹剧还热闹,小小的柳家庄已经不够安排,眼看把济南府的大小客栈都挤满了,满大街都是形态各异的江湖人,闹得李晟有些发慌,不得已派李妍来叫周翡这把“南刀”过去给他撑场面。

“这个么,倒不意外,”谢允道,“这么多年了,先是活人死人山,再又有北斗、殷沛等人横行无忌,仇怨相叠好几代人,四处乌烟瘴气,好不容易大魔头们都死光了,中原武林这潭死水也该否极泰来了,你哥心机手腕出身背景一样不缺,更难得为人谦逊,不把自己当回事,据说在老一辈中人望很高,都在捧他的场,这回恐怕是各大门派的人有意推波助澜。”

周翡诧异道:“难不成他们还想把他捧成下一个山川剑吗?”

谢允问道:“有何不可?”

周翡总觉得有些奇妙,她是未曾见过当年山川剑风采的,只是听这个说几句,那个说几句,从只言片语中大概得出个模糊的印象——那位前辈的德高望重,一柄重剑镇住了整个中原的魑魅魍魉。

在她心里,如果说殷大侠是仰止的高山,李某某就是碍事的小土包,如果说殷大侠是镇守一方的圣兽,李晟就是哆嗦个尾巴嗷嗷叫的串种小野狗——总而言之,除了都是人、都是男的,好像没什么共同之处了,她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周翡思索片刻,便忧心忡忡道:“他?武功也拿不出手,纯会耍嘴皮子,万一遭人嫉恨,想害他,连阴谋诡计都不必使,直接打死也费不了什么事。”

谢允:“……”

怪不得李少爷分明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身上却总有不把自己当回事的“超然”气质,原来从小成长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中。

周翡将熹微在手中转了个圈,好似很嫌麻烦似的说道:“啧,我还是多叫几个人去给他壮壮胆吧。”

谢允忙见缝插针地溜须拍马道:“周大侠宇内无双,天下无敌。”

周翡总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姓谢的好像又在讽刺她,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她仰起头的时候显得下巴很尖,眼睛半睁不睁地略微上挑,是个颇不好哄的小美人,谢允佯做无辜地与她对视片刻,便憋不住手嘴齐贱起来,他略一弯腰捏住周翡的下巴,低声道:“我要是早知道这周大侠最后能便宜我,当年夜闯洗墨江的时候一定打扮会漂亮一点,轻功也一定能再飘逸一点。”

周翡似笑非笑道:“去见个水草精,你还想打扮成什么样?”

谢允眼珠一转,弯腰凑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不知怎么下流无耻了,说完他就立刻蹦开,刚好躲过周翡戳他肚子的刀柄。

他以手抚胸道:“小生提了六次亲,被你爹娘软硬钉子喂了十二颗,生生嚼出了一口铁嘴钢牙,不料娶回家来天天挨揍,苦也——”

最后俩字,谢允诌出了唱腔,连说带唱也不妨碍他转瞬蹿出了一丈多远,还回头对周翡道:“赵渊至今叫我一出‘白骨传’唱得睡不着觉,你要是再欺负我,明儿我就写一出‘南刀传’去,揭露某大侠表面道貌岸然,私底下一言不合就虐打文弱书生……哈哈,阿翡,你轻功还欠练啊。”

周翡轻功确实不如他——毕竟先天不足,脖子下面不是腿。

两人一追一逃,转眼跑出去半个岛。

忽然,谢允脚步一停,在一块礁石上微微一点,浑似不着力一般,尘土不惊地落在上面,背着手冲周翡微微摆了摆。

周翡探头一看,发现他们两人竟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那两座墓前。

那两座比邻而居的石碑在三面环礁处,好似被天然林立的礁石环绕出了一方小小的天地,十分幽静,开阔的一侧面朝浩瀚东海,一眼能望见海天交接处。

同明大师正拿着一柄长扫帚,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两座墓碑上的浮灰。

老僧与石碑在涛声萧瑟中有种难以言喻的宁静。

谢允冲周翡打了个手势,拉着她的手轻飘落到一边,两人从大礁石后绕着走开了,没有惊动同明大师。

走出老远,谢允才轻声道:“我师父身份特殊,他们那一支人自从亡国后,便一直隐居东海蓬莱,其他几位师叔都是当年随侍的忠臣之后,若不是因为我,他老人家根本不会离岛,倒是几位师叔偶尔出门跑腿——当年陈师叔几次三番受山川剑所托,替他做盔甲兵刃等物,你也知道,陈师叔天性懒得应酬,都是小师叔替他跑腿当信使,一来二去,同殷大侠有了些交情。”

他话说到这,周翡已经明白了,便接道:“后来他对殷大侠之死有疑虑?”

谢允点点头:“山川剑、南刀——老南刀,还有当时我的事,他至死都一直耿耿于怀,遗愿便是要我去追查海天一色,找一个交代……如今他们两位比邻而居,想必可以面对面地交代了。”

周翡脚步微顿。

“海天一色”像一个好似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互相牵制的由头,所有人都想利用这个由头,所有人都讳莫如深。

四十八寨原本人就多,后来周以棠又带回来一批心腹回家,堪称人多眼杂,有些话至今她都没机会口头问清楚,此时在东海之巅,四方视野平整,周遭一目了然,她才斟词酌句地含蓄道:“那位真的不姓赵吗?”

谢允微微弯了一下眼角,同样含蓄地回道:“我们赵家这几代人,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特别容易热血上头,凡事想当然耳,吟风弄月的本领不错,纸上谈兵也都是好手,上不了真章。从先帝到我爹,再到我,都是一路货色,没出过这么有出息的人物。”

周翡下意识地回头张望了一眼,然而视线被墓碑挡住了,她看不见那两座比邻而居的墓碑:“梁绍到底图什么?”

“当时箭在弦上,”谢允轻声道,“南边策划许久,集结了数万大军,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被人发现……必定四下溃散,大昭就真的亡国了。”

周翡诧异道:“那个谁都不姓赵,这就不算亡国了吗?”

谢允伸了个懒腰,顺手勾住周翡的肩,懒洋洋地将手搭在她身上:“舆图未曾换稿,满朝文武未曾改志,江山未曾易姓,最重要的是,先帝当年所思所愿,还有实现的余地,梁公与先帝心心念念的新政,能在江南铺开,而新帝年幼时只能倚仗梁绍,等他翅膀硬了,纵然梁绍已死,也有‘海天一色’阴魂不散,只能永远在他设想中的既定路线上走下去,一两代人之内,天下必有安定时,届时你登礁东望,茫茫一片,天海相连,又有什么分别?”

谢允说得不痛不痒,语气抑扬顿挫,只缺个小桌案和惊堂木,不然讲到这里可以收彩讨赏了,亲自为周翡表演了一番赵氏后人是怎样烂泥扶不上墙的。

接着他的爪子又十分不规矩地轻轻挠了挠周翡的下巴,凑到她耳边道:“咱们先去柳家庄,等看完热闹,我带你去旧都玩好不好?过了冬,咱们再去塞外看新草和嫩羊。”

周翡一巴掌拍开他的爪子:“滚,有点正事没有?就知道玩,大当家要是有事差遣我去……”

谢允笑眯眯地打断她,悠然补充道:“还可以高价买几只小羊羔就地烤,外焦里嫩,根本不必放许多香料,少许一点盐便滋味无穷。”

周翡:“……我去给我娘写信说一声。”

 

番外完,谢谢诸位,下篇文见

分享到:
赞(22)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不羡鸳鸯不羡仙啊,被谢允这样的人设圈了个粉!

    匿名2018/10/19 14:55:34回复
  2. 好好看,喜欢谢允

    匿名2018/11/14 13:17:13回复
  3. 按爪!准备二刷!
    暗搓搓想看亲世代谈恋爱└(^o^)┘

    匿名2018/11/22 00:40:48回复
  4. 有谢允的地方够精彩

    匿名2018/11/29 13:25:09回复
  5. 一刷留名纪念,等二刷

    花城家的娃2018/12/10 18:27:29回复
  6. 一刷留名!等二刷

    大年2018/12/14 17:02:47回复
  7. 喜欢死谢允了啊,又贱又暖

    芥脑脑2018/12/19 20:27:10回复
  8. 留名

    争渡晚回舟2019/01/09 14:14:41回复
  9. 咦?又是你“花城家的娃”,瓦屋,二刷准备中————30%——60%——99%—(卡住了)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22:13:23回复
  10. 哈我就不一样了我这是二刷

    匿名2019/02/02 17:14:16回复
  11. 一刷!嗷呜呜我爱阿翡和谢允!爱甜甜女神!

    想娶阿翡2019/02/07 02:50:03回复
  12. 二刷留名。一将功成万骨枯。

    匿名2019/02/10 18:05:14回复
  13. 都说谢允。不好意思我喜欢阿翡。周翡一生吹。

    匿名2019/02/12 01:30:08回复
  14. 一刷完结打卡!虽然脑壳疼,还是要准备二刷理思路!妈鸭太认真辽我

    匿名2019/02/16 02:56:55回复
  15. 一刷完结打卡!虽然脑壳疼,还是要准备二刷理思路!妈鸭太认真辽我

    小羊毛2019/02/16 02:57:24回复
    • emmm补个名

      匿名2019/02/16 02:58:37回复
  16. 好就没看过这么好看的书了,好看到哭!

    匿名2019/02/19 20:30:55回复
  17. 真好 我看完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就觉得真好

    匿名2019/03/03 23:29:37回复
  18. 很喜欢谢允

    匿名2019/03/03 23:30:09回复
  19. 完结撒花

    阿鲤2019/03/16 08:58:36回复
  20. 第一次看的时候还是一个坑,相隔几年终于看到结尾了。喜欢啊翡。

    匿名2019/03/17 10:27:02回复
  21. 匿名2019/03/20 21:25:38回复
  22. 其实北斗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啊
    可惜了可惜了

    匿名2019/03/20 21:26:29回复
  23. p大加油↖(^ω^)↗

    奈何2019/03/24 09:49: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