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星移

风雪比方才更冲了些,谢允听着殷沛那疯子极富有穿透力的吱哇乱叫,心里有点索然无味,他想甩开这帮人,去见周翡,再不见就走不动了。

他的轻功独步天下,号称风过无痕,倘若吴姑娘的笔足够公正,中原武林百年间最惊艳的轻功该当有他一笔,如今却只能用它来躲开这些多余的人,方才在一片惊呼中掠出人群,便再没力气“腾云驾雾”了,只能一步一步贴着墙,吃力地提起两条腿,缓缓往前走。

突然,不知从哪传来一声吼:“狗皇帝死了!”

谢允一愣,他深吸一口气,将额头紧紧贴在一侧石墙上,深吸了口气,崩裂的指尖变本加厉地惨不忍睹起来。

“不对,”谢允心道,“殷沛是意外,剩下的人是有预谋的。”

周先生离旧都只剩下咫尺宽的距离,两代人苦苦挣扎,无数人舍命、舍了声名才走到如今这地步……

他死不足惜,怎能看着他们功败垂成?

他浑身都在发抖,流出的血很快被冻住,在青灰的石墙上留下了一道血手印,继而狠狠地将鲜血淋漓的手指攥紧,在一片霜雪纷飞中转身往那声音传来之处掠去。

赵渊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身边禁卫莫名地越来越少,忽然,一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禁卫”毫无预兆地举起手中刀,当头劈向他后背,电光石火间,赵渊不知从哪来一股力气,蓦地往前扑去,姿态不雅地避开了这致命一刀,喝道:“大胆!”

那“侍卫”轻轻地笑了起来,缓缓提起的衣袖下面,露出了一个北斗的标记。

“同伴”突然反水,赵渊身边仅剩的七八个侍卫连忙围成一圈,将皇帝护在其中,那北斗黑衣人却突然笑了,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一人笑道:“参见陛下,陛下,咱们可有二十多年不见了吧?”

赵渊脑子里“嗡”一声响。

小巷子尽头,一袭扎眼的红衣露出来,来人轻轻笑道:“北斗,武曲童开阳,参见陛下。”

赵渊一咬牙,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站定了,冷冷地问道:“曹宁呢?”

童开阳笑道:“怎么,陛下是想叙旧拖时间,等人来救吗?那我们可……”

他刚说到这里,人便已经到了近前,赵渊根本连个人影都没看清,一个禁卫便在他眼前身首分离了,冒着热气的血水飞溅到他身上脸上,腥臭气扑面而来,赵渊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后背却一下撞在了墙上。

童开阳一甩重剑上的血珠,狞笑道:“……太吃亏了。”

这些禁卫虽然也都是百里挑一,却岂是童开阳的对手,不过两句话的光景,已经变成了一地尸体,这种时候,哪怕赵渊再经天纬地,也忍不住觉得自己是到了穷途末路。

童开阳格外想对着他强忍的惊恐再欣赏一会,却也深知赵渊狡猾,为防夜长梦多,他一声不吭,提剑便直接刺向那男人光洁脆弱的脖子。

赵渊忍不住闭上了眼。

就在这时,一股极细的风与他擦肩而过,赵渊脸上却好似被扇了一巴掌似的,被那掠过的风扫得火辣辣的疼。他吃了一惊,蓦地抬眼望去,童开阳的重剑竟然被一小块冰凌打歪了!

童开阳蓦地转身,只见一个好像风吹便能倒下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落到了小巷上面的墙上,一袭隆重的华服水淋淋地拖在地上,发冠也已经在砸殷沛的时候丢开了,发丝略显凌乱,盖了一层无论如何也化不开的细雪,好似花白了一片……可他整个人却依然好似清风掠过高楼时端坐闻笛的翩翩公子。

童开阳瞳孔微缩,顿了顿,方才谨慎地叫道:“谢公子?还是端王……太子殿下?”

谢允觉得自己一丝一丝的力气都是从骨头缝里榨出来的,因此并不敢浪费,只是略带微笑地望向他。

童开阳眼珠转了转,说道:“怎么,我杀了他,殿下不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登基吗?北朝将倾,丧心病狂的北斗刺杀南帝……听起来于您有什么不妥呢?”

赵渊嘴唇动了动,仿佛想叫一声“明允”,却不知怎的,没说出声。

童开阳笑道:“我这可是在帮你啊,殿下,难不成你还要拦着我吗?”

谢允笑容大了些,苍白的嘴唇几乎染上了一点血色,他微微一侧身,便将身上那件累赘的博带宽袖的外袍甩下了,自己一身轻地在墙头上坐了下来,对童开阳道:“你试试。”

此人怎么看怎么像个痨病鬼,坐在墙上,好似随时会被风雪卷走,不明原因开裂的手指、手背上鲜血淋漓,被他随意楷在雪白的袖口上,整个人透着一股行将就木的衰弱。

可他那句“试试”落地,童开阳竟不敢动。

两人一坐一站,竟然就那么僵持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谢允头上落的雪花将他的长发从“花白”变成了“雪白”,童开阳几乎怀疑他已经冻住了。

突然,一声长鸣自远处响起。

是军号!

风中传来人声音:“……进城了!”

“扬州驻军进城了!”

谢允眼珠轻轻一动,童开阳脸色骤变——眼下正值战时,赵渊不可能因为一次祭祖就调动地方守军,能擅自做这个主的,必然是周存!

他们这回行动泄露了!

接着,整齐有序的脚步声传来,童开阳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重剑,大喝一声,便要冲出去。眼看他要跑,谢允也不去拦。

谁知他脚步方一滑出,惨叫声便倏地炸起,小巷中整齐的脚步声乱了,喊杀声只喧嚣了片刻便死寂了下去,随后“噗通”一声,一具禁卫的尸体被扔了进来。童开阳先是一愣,随即看清来人大喜:“大哥!“

独臂的沈天枢缓缓走进来。

谢允无声无息地叹了口气,隔空与赵渊对视了一眼——尽人事,还需听天命,看来气数是尽了。

沈天枢身上竟没有一丝水汽,不管是碎雪渣还是夹杂的雨水,仿佛都会自动避开他似的,他往那里一站,地面都要顶礼膜拜地朝他脚下陷下去。

沈天枢冷冷地瞥了童开阳一眼:“废物。”

话音未落,他人影已经到了赵渊面前,这回赵渊可真是连受惊的机会都没有。

谢允本以为自己这幅残躯拖到这里,发挥余热装个稻草人,吓唬吓唬“乌鸦”就算了,万万没料到自己还得亲自动手,他被迫从墙上飞掠而下,咬了自己的舌尖,一生修为全压在了那好似浑然天成的推云一掌中,麻木的腿却再没有力气——隔空打了沈天枢一掌,自己却跪在了地上。

即使在灯枯油尽时,推云掌也并不好相与,沈天枢被迫侧身平移两步,发丝缓缓飘动片刻,一眼便瞧出了谢允只是强弩之末,当即哂笑一声,轻飘飘道:“可惜。”

童开阳眼睛一亮,再不迟疑,重剑冲谢允后背砸下。沈天枢别开视线,一把抓向赵渊咽喉。

就在这时,极亮的刀光一闪,直直逼入沈天枢瞳孔中。

沈天枢眼角一跳,蓦地缩手,同时,童开阳感觉自己的剑砍在谢允身上,竟好似砍中了什么极坚韧的硬物,剑尖竟“蹭”一下滑开了,连他一根头发都没伤到!

原来电光石火间,有人在谢允和童开阳的中间之间扔了一件银白的软甲,那软甲不知是什么材料织就,非常邪门,正好严丝合缝地贴在了谢允身后,替他挡了一剑。

谢允再也支撑不住,保持着半跪的姿势往旁边一倒,无声地叫道:“阿翡。”

周翡面无表情地横过熹微,心却在狂跳。

她要是赶来的时候慢了一点,就一点……

眼前这沈天枢与她当年在木小乔山谷……甚至华容城中所见的那人简直不能同日而语,她手中的长刀几乎在战栗,那是只有面对生死之敌的时候才会被逼出来的、无法言说的战意。

偏偏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童开阳。

周翡几乎能数出自己的呼吸声,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后悔起自己闹着玩的时候满嘴跑马,说什么“脚踩北斗,天下第一”。

简直好像是冥冥中在自作孽。

沈天枢眯着眼打量了她许久,竟认出了她来:“是你!”

周翡虽然心急如焚,却也打定了主意输人不输阵,闻声只冷笑了一下,不吭声。

童开阳道:“大哥,这丫头多次坏我们好事,留她不得,你我联……”

沈天枢突然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音。

“让开。”贪狼冷冷地说道。

绝顶的高手之间,是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应的,沈天枢在重门小院中苦苦修炼多年,已经半只脚入了武痴之境,此生最大的后悔便是神功晚成,当年没能同世上最后一个顶尖高手段九娘堂堂正正地分出高下来,以至于眼下天下之大,竟无处寻一对手。此时一见周翡,他立刻将什么曹宁、什么刺杀南帝都抛到了一边。

“破雪刀?”沈天枢问道,见周翡点头,他那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竟露出了一点笑意,“好,当年因为半个馒头留下你一命,是我的运气。”

童开阳急道:“大哥,咱们还……”

沈天枢:“滚。”

他话音没落,脚下“棋步”陡然凌厉起来,先不辨敌我地一掌挥开童开阳,随即竟不变招,直接扫向周翡。

几乎臻于天然的浑厚内力与无常刀短兵相接。

银河如瀑,倾颓而下,撞上最飘忽不定的不周之风,从枯荣间流转而过、明灭不息——

赵渊胸口一阵窒息,在极窄的巷子里被两大高手波及,忍无可忍,活生生地晕了过去。

童开阳恼极沈天枢这不合时宜的高手病,狼狈地踉跄站稳后,心道:“这要打到那辈子去?误事的老龟孙!”

眼看扬州守军已经进城,他们若不能速战速决杀了赵渊,便只有死路一条,童开阳颇有些审时度势的决断,看准时机,正在周翡与沈天枢两人错开的一瞬间,他当机立断,一挥重剑便偷袭过去。

周翡被沈天枢甩出去半圈,正惯性向前,没料到还有这一处,一时刹不住,正好往他剑尖上撞去,再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沈天枢怒吼一声。

谢允瞠目欲裂,可他已经力竭,用尽全力,未能移动一寸,一口血呕了出来,墙角半死不活的青苔顷刻间红了一片。

突然,一根长练凭空卷起周翡的腰,电光石火间,竟将她拖后了两步,她前襟上堪堪挑破了一条半寸长的小口。

周翡接连退后了三步才站稳,只听来人娇声道:“啊哟,那厮好不要脸,你大哥都叫你滚了,还赖着。”

周翡猝然抬头,是霓裳夫人!

另一人道:“我不愿救那劳什子皇帝,你们打吧,我瞧热闹。”

周翡:“朱雀主。”

木小乔哼了一声,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动着手中的琵琶。

第三个声音道:“我来,红衣服,你使重剑,我使刀,奉陪到底。”

周翡:“……还有杨兄。”

杨瑾冲她一点头,简单交待道:“药农们帮那养蛇的找殷沛去了。”

四个人分列四角,就这么将横行二十年的两大北斗围在了中间。

周翡忽然回头去看谢允,谢允眼睛里还有一点微光,他嘴角带血,眼角却含笑,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对她比口型道:“天下第一给我看看啊。”

周翡眼圈倏地红了。

刀剑声、落雪声,都开始远去,谢允的视野轻轻地黯了下去。

红衣、霓裳、大魔头的琵琶、南疆小哥的黑脸……渐次从他的世界里沉寂了下去。

终于终于,只剩下那一线熹微一般的刀光。

谢允心想:“二十年后,我去找你啊……”

他猜周翡听得到。

分享到:
赞(16)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哭唧唧

    匿名2018/10/19 13:16:55回复
  2. “他猜周翡听的到。”

    匿名2019/01/30 17:07:18回复
  3. 呜呜呜呜虽然知道死不了的但还是好想哭

    匿名2019/02/16 00:59:55回复
  4. 嘤嘤嘤哭泣泣

    匿名2019/03/15 00:58: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