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齐门

李晟近年来与周以棠接触最多,时常给他姑父跑腿,甚至亲自跟着南军上过战场,他根本不必听弓弦声响,就已经知道他们陷入到最糟的境地里了。

杨瑾这么猝不及防地冲出来,意味着他们仨都在明处,连个可以当后援的也没有。

如此境地,别说是他李晟,就算换了历朝历代哪个兵法大家来,手中无人可用,也得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都说“瓮中捉鳖”,当这个鳖的感觉实在不怎么美妙。

李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一往无前。他一剑捅穿了两个挡在他面前的北军,完事之后也懒得往外拔剑,直接将双剑之一连同尸体一起推出去当了盾牌,横冲直撞到铁栅栏门前,顺手一丢,而后李晟用仅剩的另一把剑捅入门锁,一别一弯,便将北军仓促之间锁上的铁栅栏撬开了。

他回手宰了一个追上来的北军卫兵,冲铁栅栏里的人吼道:“快出来!”

铁栅栏中一水的流民惊恐畏惧地看着他。

李晟一阵气结,他一把拎起铁栅栏门口那险些被斩首的流民,将那人身上的绳子砍断,随即猛地将他向前一推:“跑!”

那流民本以为大限将至,谁知峰回路转,竟又捡回了一条小命,踉跄着站稳后,立刻下意识地撒腿狂奔起来。

有了这么一个领头的,那些被关押的流民终于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一拥而上,从铁栅栏中往外挤,后面的人不住地推搡催促前面的人,竟连试图拦截的北军卫兵都撞开了,恐慌好似找到了闸口的洪水,总算汇成了一股力量。

还不等李晟松口气,杨瑾便突然喝道:“小心!”

李晟便听耳边一阵厉风擦过,他来不及细想已经错步闪开,偏头一看,只见一根铁箭被断雁刀从半空中削了下来,正好落在他方才站立的地方。

随即,弓弦的“嗡嗡”声好似刚被捅了窝的马蜂,叫人头皮发麻地四下想起,致命的流矢从各处射来,雨点似的倾盆落下。

跑在最前面的流民在众人眼睁睁的注视下被一根铁箭贯穿了脑袋,直接给钉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红红白白的染了一片。

跟着他乱跑的流民吓破了胆子,全乱套了。

李晟被漫天箭雨逼到了一棵古树后面,从敌军的尸体上随便捡了一把砍刀,一边勉力抵挡周遭流矢,一边大声吼道:“分开跑!找地方躲,不要聚在一起,不要回头!别回那山洞!不能往山洞跑!”

乱哄哄的流民往哪蹿的都有,一部分人四处乱钻,很快被钉在地上,有一拨比较聪明的学着李晟的样子,在谷中分散躲避,钻到各种能藏身的巨石与大树后面,还有一小撮人在慌乱之下,也不知听没听见李晟的喊声,居然又掉头往铁栅栏后面的山洞中跑回去。

李晟嘶声叫道:“出来!快出来!他们会用火!”

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蹩脚的羊倌,嗓子都喊哑了,那些人就是不听他的。

李晟突然沉默下来,听着山谷中风声、箭声、吼叫声与惨呼声,不知怎么想起霓裳夫人那句“振臂一呼天下应”。

当时他觉得惶恐之余,还有点小得意,现在想来,却简直要苦笑出声。

别说“天下应”,他连这百十来人也拢不到一起来。

想来是霓裳夫人素来不拘小节,闹不好只是见他青春年少,过来随便撩个闲逗他玩的。

李晟想,自己只不过是个肤浅又善妒的年轻后生,这辈子大概只配管一些琐事,将来变成另一个秀山堂大总管马吉利,便算是到了头,毕竟,少年时大当家就说过,他连练武的资质都不怎么样。

“火!火!”

李晟猛地回过神来,低喝一声,狼狈地用砍刀撞开一支横空射来的箭,北军这一批箭尖上果然淬了火油,从空中划过时火苗喷溅,好似一颗颗天外流星。

李晟的侧脸被火光烤的发烫,他藏身处的古木树根已经被火燎着,火星与树木自身的水汽相撞,很快两败俱伤——树干焦黑了一片,火光也黯然熄灭,然而很快,更多点了火油的箭矢也接二连三地破空而来。

他们来的时机太不巧了,北军已经集结完毕十之八/九,看着样子,北军应该本来便已经准备好杀光此地流民,一把火毁去山谷,奔袭前线……那点火油一点没浪费,全都给他们用上了。

跟着李晟四下躲藏的人虽然狼狈,却一时半会间还算能勉力支撑,方才执意要躲进山洞的那些人境遇就不那么美妙了——本想着进了山洞便能躲避漫天乱飞的弓箭,谁知飞来的小火球落在山洞口,很快点着了流民们自己垫的干草和席子。

这夜的风刚好是往山洞里吹,顷刻便将火苗卷入洞中,那山洞既然被北军当成天然的牢房,里面自然是一条死胡同,而方才躲入洞中的流民为了保命,全都缩在最里头,根本来不及反应,浓烟便铺天盖地地滚滚升起,火苗爆发似的转眼便成势,结结实实地堵住了洞口。

此时再要跑,已经来不及了。

不知是不是李晟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烧焦的肉味,胸口登时一阵说不出的恶心,李晟拼命忍着想要干呕的冲动,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时,李晟眼前人影一闪,杨瑾踉踉跄跄地落在他面前。

南边的人不大习惯像中原男子一样束发,往日里披头散发还能算是个“黑里俏”,这时候披头散发可就作死成“黑里焦”了,杨瑾的头发给四处乱飞的火箭烧短了一截,焦香扑鼻地打着妖娆的弯,那形象便不用提了。

所幸他脸黑,叫烟熏一熏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管不了了!”杨瑾冲他大吼道,“除非会喷水,我反正不行,你会喷吗?”

李晟:“……”

李少爷被他喷了一脸,心里那点柔软的优柔寡断被杨瑾简单粗暴一把扯碎,他立刻回过神来,沉下心绪,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灰。

李晟侧头放眼一望,将整个山谷中的场景尽收眼底,一眼便瞧出问题——所有弓箭手和火油都冲着铁栅栏这一侧使劲,山谷正中处的北军反而有些混乱。

对了,还有周翡!

“叫剩下的人跟我走,”李晟沉声道,“没到走投无路的时候。”

周翡被谷天璇与陆摇光两个人堵在中军帐前,刚开始还有心情忧心一下自己小命要玩完,到后来已经基本无暇他顾了。

她先前同杨瑾承认,自己一个人斗不过巨门与破军联手。可是事到如今,却没有尺寸之地给她退缩,再斗不过也得硬着头皮上。周翡认命认得也快,既然觉得自己今天恐怕是死到临头,便干脆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在手中碎遮上。

就算今日这把走无常道的破雪刀会成绝响,也得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绝响。

谷天璇的铁扇居高临下地冲着她前额砸下,同时,陆摇光自她身后一刀极刁钻捅来,罩住她身上多处大穴。

眼看周翡避无可避,她整个人竟在极逼仄之处倏地旋身,碎遮与刀鞘交叉自她身前,一上一下,竟同时别住了谷天璇的铁扇与陆摇光的刀。

浸润在她经脉中数年的枯荣真气在这片刻的僵持中苏醒,运转到了极致,将她周身的经脉撑得隐隐作痛,而后周翡倏地一松手,那华丽的刀鞘不堪重负,当空折断,其中劲力竟丝毫不懈,咆哮着分崩两边,谷天璇与陆摇光不得不分别退避。

碎遮“嗡”的一声,被铁扇压得微微弯折的刀尖倔强地弹了回来。

周翡双手握住微微温热的刀柄,沉肩垂肘而立。

那一瞬间,她心里冒出一个清晰的念头,想道:“我未必会输。”

武学中的慢慢求索之道,四下俱是一片漆黑,那些偶尔乍现的念头好像忽然明灭的烟火,瞬间划过便能照亮前路……叫她顿悟一般地看清竟已落后她半步的对手。

“北斗”是中原武林二十年破除不了的噩梦,当中有贪狼、文曲与武曲那样的绝顶高手,也有禄存、廉贞这种擅长旁门左道与暗箭伤人的无耻小人,更有奸猾者如巨门,权贵者如破军,他们身为北朝鹰犬,权与力双柄在握,自几大高手相继陨落之后,更是横行世间、再无顾忌,令人闻声胆寒。

可是再长的噩梦,也总有被晨曦撕碎的时候。

周翡那一双手,从背面看,还是细嫩水灵的女孩的手,掌心却在生茧与反复磨破之后落成了坚硬的线条。

这双手拿过几文钱买的破刀,拿过路边死人身上捡来的烂剑,拿过当世大师仿造南刀李徵佩刀所做的“望春山”,也拿过吕国师留存人世间最后一把悲愤所寄的碎遮……一线的刀刃曾与这江湖中无数大大小小的“传说”相撞,也曾从最艰险之地劈出过一条血路——

周翡的虎口处崩开了一条小口,她满不在乎地将手上的血迹抹在刀柄上,生平第一次有这样一种笃定的感觉,手握长刀,便不怕赢不了的对手。

当年大笑着说出“我就是麻烦”的段九娘,一身骄狂原来并没有随着那人身死而消弭,而是顺着暴虐的枯荣真气流传下来,深深地埋在了她的经脉与骨血中。李瑾容曾经同她说过,“鬼神在**之外,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周翡一直记得这句话,并且常常以此自勉,而直到这一刻,当她双手握住碎遮时,方才心领神会。

谷天璇目光阴沉地掠过刮伤了他一侧耳垂的半截刀鞘,开口说道:“冲着你爹是周存,你要是现在束手就擒,我们会留你一条命。”

周翡一缕长发从脸侧掉下来,垂落腮边,她嫌碍事,用长刀轻轻一卷,便将它削了下去,然后好似十分忍俊不禁似的,淡淡地垂目一笑。

三大高手过招,战圈中可谓瞬息万变,根本不是外人能随意插手的。

纵然中军帐前身边围着数万大军,也只能投鼠忌器,团团围在一边,丝毫不知该怎么插手。

斗了这么久依然没个结果,此时除非陆摇光和谷天璇中有一个人肯豁出去挨上一刀,缠住周翡,让另一个人趁隙退出战圈,再想方设法以暗器从远处偷袭掩护,方才能打破这种僵局。

可谷天璇与陆摇光虽然共事多年,表面兄友弟恭,私下里看对方却都不太顺眼——谷天璇嫌陆摇光心性浮躁毫无长进,陆摇光觉得谷天璇虚伪做作,本领未必有多大,钻营倒很有一手。

此时他们俩断然不肯为对方豁出去。

谷天璇这时候已经后悔和周翡动手了,他料到了周翡的武功必然比她刚开始表现出来的高,却没料到她已经到了这一步——这倒是很正常,因为动手之前,连周翡本人也不知道。

她居然真能牵制住两大北斗,而且缠斗良久,丝毫不露败相。

再这样斗下去,谷天璇知道,纵然是以二打一,心生畏惧的也肯定不是周翡。因为拳怕少壮、刀剑怕……人也怕。

黄尘遍染,不能光是只老英雄,“噩梦”也终于难逃此劫。

几十年里,谷天璇的修为纵然一再精进,可当年四大北斗围攻南刀李徵时那种年轻的贪婪与凶狠却再难重现,以至于如今面对着这张后辈的面孔,他心里竟然隐隐升起恐惧。

李晟在浓烟中纵身跃起,高高蹿到树梢,朗声道:“你们想不想活命!”

一支火箭“笃”一下钉在了他脚下踩着的树枝上,树枝“噼啪”作响,他却看都不看一眼,喊声里带了内劲,震得附近的石块轻轻颤动:“你们是不是爹生娘养,还是不是人!既然是人,为何要让他们当成畜生糟践残杀?”

那树杈齐根断裂,李晟足尖一点,翩然落地,捡来的砍刀与从大树缝隙中落下来的流矢相撞,撞了个“玉石俱焚”,他便毫不吝惜地把断刀丢在一边,俯身捡起一把北军身上掉下来的重剑。

一个流民模样的少年突然从他藏身的大石后面冲出来,从尸体上抓起兵器,又将滚落在侧的头盔往脑袋上一顶,露出一双通红的眼圈,大叫一声跟上李晟。

无数火油浸泡过的铁箭终于战胜了草木清华,他们躲藏的地方黑烟再也压不住烈火,幸存的流民避无可避,唯有拼死挣扎着往外逃。

杨瑾削去自己烧焦的发尾,一马当先地开路,往山谷正中混乱的中军帐附近闯过去,厚重的断雁刀崩掉了好几个齿,刀背上的几个环不知脱落到了什么地方,再也发不出骚包的雁鸣声。

淬了火的箭雨一路紧随他们,所经之处树丛、草地纷纷倒伏,烧出了光秃秃的地面,杨瑾他们竟将火势引到了中军帐附近,射过了头的弓箭手很快被喝止。

周翡与两个北斗打得刀光剑影,叫人分不出谁是谁,巨门与破军的亲兵团不敢上前,往来请示的哨兵与各自为政的将军们也都不敢擅自做主,只好分别令士兵亲身上阵,在谷中肉搏阻截乱窜的流民。

流民短暂的悍勇很快被蜂拥而至的大军敲碎,李晟不知砍了多少人,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腰间被火箭擦过的伤口火烧火燎的疼,喉间泛起腥甜。

就在这时,那些原本进退有序的北军突然自乱了阵脚。

李晟用力按了按自己“嗡嗡”作响的耳朵,听见有人嘶声惨叫:“蛇!哪来的蛇!”

分享到:
赞(9)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谢允怎么老不出来……

    慕离2019/07/15 13:24: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