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恩仇

李妍老远一看,认出来人,顿时失色道:“大事不好!”

她慌慌张张地一夹马腹,催马快跑,李晟却不明所以,听闻有人出声,第一反应便是拉住缰绳,结果两人一个要马跑,一个要马停,闹得那被迫驮了两人的神骏好不郁闷,两条大前腿暴躁地刨着地面,快尥蹶子了。

李妍怒道:“李缺德你找死吗?那是北斗的‘武曲’!”

李晟:“……”

他发现自己小看了李妍,单知道她能闯祸,不知道她能闯这么大的祸!

可是此时再松开缰绳放马狂奔也来不及了,童开阳落在了他们一丈之外,原本干净的皂靴上沾了一点血迹,整个人却连头发丝都没乱上一根,他微微仰头看着马背上的李氏兄妹,没太将他们这些年轻人放在眼里。

童开阳负手而立,看了刘有良一眼,嗤笑道:“方才是行脚帮,这回又是谁?刘大统领啊,不是我说,你原来好歹也是近卫第一人,怎么肯帮你的除了下九流的花子,就是毛还没齐的小崽子?”

童开阳出现在这,那么鸿运客栈中人的下场可想而知,或许那老掌柜在客栈中说出那番话时便是已经料到了自己的结果,可刘有良万万没想到这么快。方才李妍一动手,他便看出了那小姑娘的深浅,跟她同龄的后生比,算很不错,然而放在童开阳面前,便是不堪一击了,看她那兄长也未见得大上几岁,想来强也强得有限。

刘有良突然一阵心灰意冷,感觉天意要亡他在此,便暗叹口气,忖道:“罢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事勉力便是,真不成,那也是命,我何必再连累无辜?”

他按住胸口,勉强咳嗽了几声,打马上前,冲李妍一抱拳道:“姑娘与我素不相识,却肯出手相助,刘某感激不尽,来世必结草衔环以报,事已至此,我与这位童大人非得有个了结不可,你们……速速离去吧。”

童开阳微微提起嘴角,颇感有趣地看着马背上重伤的男子。这刘有良身材高大,惯常不苟言笑,因为目光十分锐利,时常好似含着杀气,乍一看,像是生着爪牙茹毛饮血的野狼,却没想到只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羊。

到了这步田地,别管他这番逃命是为了什么未竟的事业,还是单纯为了活命,难道不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想尽一切办法逃脱么?他居然还有心情将那两个不知所谓的年轻人往外择……好像童开阳会信似的。

李晟皱了皱眉,低头递了李妍一个疑问的眼神——你救的这人是谁?

李妍其实不太清楚,只好悄悄将从别人那听来的只言片语学给他。

李晟一手提着缰绳,一手搭在自己腰侧的剑上,皱着眉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对刘有良道:“这位刘……统领,可还记得忠武将军?”

刘有良道:“吴将军忠义千秋。”

李晟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童开阳一眼,片刻后,他往李妍手里塞了件东西,对她说道:“先走。”

说完,还不待李妍反应,李晟便陡然从马上翻了下来,长腿横扫了几个围在周遭的北斗,同时回手拍了那马一掌,那马总算得了个准信,当即撒蹄子狂奔起来。

李晟嘬唇作哨,原本李妍骑的那匹马居然也听他的,根本不顾背上人的号令,跟着前面的李妍便跑了出去。

李妍一番手忙脚乱,听见“咻咻”声,低头一看,李晟塞在她手里的居然是个点燃了引线的烟花筒,李妍忙脱手扔了出去,一颗小火球呼啸着冲向了半空,炸了个群星璀璨。

见此令者,四十八寨在此地的暗桩众人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李妍大叫道:“哥!”

李晟没理她,双手一分便抽出双剑,一边心里估算着自己能挡住童开阳多久,一边先下手为强地冲了上去。

李妍拽马缰绳:“吁——停、停下!”

李晟那匹马脾气暴躁得很,跑起来仿佛要腾云驾雾一般,不怎么听她的,身后刀剑声已起,李妍快要被这闷头往前跑的傻马急哭了,当即狠狠地将缰绳往后一拉,那烈马前蹄高高扬起,愤怒地甩着头。

李妍拼命想拨转马头,那马好似通人性,知道李晟的意思,大脑袋左摇右晃,就是不肯如她愿,李妍愤怒地在它脑门上拍了一巴掌:“混账!”

她当即直接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便要往回跑。

刘有良:“姑娘!”

李晟已经与童开阳动起了手,他一出手,童开阳便是一皱眉,因为发现自己竟小看了这年轻人,偏偏那李晟笑道:“童大人,你成名已久,我早想拜会,今日得了这不打不相识的机会,您可得不吝赐教。”

李晟这么一开腔,童开阳一句卡在喉咙里的“将他拿下”顿时卡在了喉咙里,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因为李晟罔顾自己“有碍公务”的事实,将此番拦截直接变成了向童开阳本人挑战,童开阳成名多年,在自己手下面前也是要面子的,今日不亲手将这小子收拾了,怎么立威?

李晟当年之所以被四十八寨一些年轻人称为“第一人”,自然有他的长处,他从小心气高,肯费心钻研各家长短,只是博而不专,自己又总是因为跟周翡较劲而着急,显得有些浮躁,可是三年前四十八寨元气大伤,后辈们全都被迫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李晟整个人圆融了不少,境界上去了,反倒真的隐约有些融会贯通的意思。

童开阳自视甚高,手中一把佩刀不过是寻常武官们标配,装饰大于实用,可见根本未曾将追杀刘有良之事放在眼里,更加不耐烦与李晟这种后生纠缠,他蓦地将佩刀一摆,当头向李晟劈了下来,李晟没敢接,连连退后好几步,见童开阳不过凌空挥刀,地面上竟出了一道两尺多长的狭长痕迹。

地面尚且如此,可想砍在人身上是什么结果。

李晟心里一惊,这武曲的功夫已经到了凝风成刃的地步!怪不得不在意拿什么兵刃。他不敢再硬碰,脚下步伐陡然繁复起来,整个人仿佛成了个行走的迷阵,叫人捉不到形迹——这是周翡后来教他的蜉蝣阵,李晟在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上确实天赋异禀,弄通了原理之后触类旁通,马上便青出于蓝。

北斗黑衣人们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纷纷退开了一个大圈子,李晟行踪缥缈,走转腾挪,而他所经之处,地面上立刻便会多几道口子,纵横交错、宛如棋盘,路旁泛黄的树叶被戾气所逼,纷纷扬扬地往下落,乍一看跟下了一场蝴蝶雨似的,非得上前才能知道,每一片叶子都并非从叶柄处脱落,全是半片的,上面一道整整齐齐的刀口!

李晟心思沉稳,身处险境,依然不动声色,脚下有条不紊,间或一剑抽冷刺过去。

童开阳的佩刀“呛啷”一声压住了他的双剑,李晟手腕发麻,却是不慌不忙地顺势卸力,行于流水一般滑了出去,童开阳突然大笑道:“好个小贼,原来是蜀山门下!”

李晟一皱眉,他方才那招脱胎于年幼时在潇/湘剑派门下学来的剑招,虽然已经不同,但依稀能看出一点影子来,几年前王老夫人他们下山寻找张晨飞等人之后便再没回来过,李瑾容放心不下,几次派人四处暗访,至今毫无音讯。

不知为什么,李晟听见童开阳这一笑,心里突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李晟倏地回身将双剑端平,便听童开阳扯开嘴角,冷笑道:“那老太婆倒是有点意思,可惜太过自不量力,报什么仇?一大把年纪不好好在家等死,还学人家行刺,哈哈!”

李晟手背上青筋倏地跳了起来。

童开阳轻轻一舔自己的刀锋,说道:“你知道老骨头掰开的声音,跟年轻些的响动不同吗?”

四十八寨的孩子,哪个小时候没跟在王老夫人身边讨过零嘴?李晟虽然早想过王老夫人他们或许已经遭到不测,可是闻听此言,还是当即大怒,他一声没吭,双剑震出了一声轻吟,诡谲轻灵的潇/湘剑法直取童开阳咽喉胸口,童开阳爆出一阵大笑,笑声中竟含劲力,常人离开老远尚且觉得头晕眼花,别提就在跟前、首当其冲的李晟。

李晟脸色一白,耳朵里当场见了红,手中双剑却去/势不改,童开阳一甩长袖要将他双剑笼在其中,同时,佩刀发出一声怪啸,睥睨无双地捅向李晟左胸。

就在这时,童开阳突然觉得身后有劲风袭来,力道竟不容小觑,童开阳眉头一皱,脸上戾气上涌,回身荡开李晟的剑,偏头退避,只听“笃”一下,那砸过来的东西竟是个刀鞘,落地时正好砸在地面上两条交错的划痕中间,好似在棋盘上落了颗子。

童开阳怒喝道:“谁!”

只听一阵“沙沙”声响起,一个头戴斗笠的人牵着马从林中缓缓走出来,手里拎着一把没了鞘的长刀。

这人身量纤细,略显单薄,在女子……南方女子中,大约能夸一句“高挑”,乌云似的长发随意地扎起来垂在身后,身上沾着一层氤氲的水汽。

她把马缰随意搭在一棵树上,伸手将挡住了大半张脸的斗笠往上一推,瞥了李晟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还当是谁放的求救烟花。若不是我正好在济南城外,你难道打算让暗桩里那几个三脚猫赶来救你?啧,李婆婆,你是怎么想的?”

李晟见了来人,脸色先是一松,此时听她出言不逊,表情又黑了下来:“周翡,你‘号的’不是这条‘脉’,跑这来干什么?”

“脚程快,活干完了顺便四处逛逛,不行啊?”周翡一边说,一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不知为什么,围在外圈的北斗黑衣人竟好似分海似的退开了,她看也不看这些黑衣人一眼,全然拿他们当列队欢迎自己的,提刀来到童开阳面前,再次将掉下来的斗笠往上推了一下,微微抬起一张清秀的脸,说道,“哦,原来是北斗的武曲大人。”

童开阳眼角跳了几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是你。”

这几年,除非李瑾容召她回去干活,否则周翡一年到头,倒有大半年都在外面,也不知往哪野,倒是也没听说她在外面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或许干了,她没留名——逢年过节必定按时按点回家,李瑾容便也不大管她。周翡认得童开阳正常,可童开阳居然也好像和她挺熟……

李晟额角青筋跳了两下——就知道这第一次下山就惊天动地的活土匪不可能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消停!

周翡手指摩挲了一下碎遮的刀尖,笑道:“有日子没见您了,看来还硬朗。”

李晟警告道:“周翡。”

周翡在他们两人中间站定,开口介绍道:“我跟这位童大人认识,还缘分匪浅,头一次见童大人是您跟着沈大人追杀木小乔,当时我看见您了,您没看见我,第二次呢,您因为一株‘火莲’一掌将我打下山谷,险些要了在下小命,弄得我花了四个多月才爬上来,当真是九死一生,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好潜入旧都,放火烧了贵宅。”

李晟:“……”

“第三次……唉,说来惭愧,咱俩老为了那点开药铺的东西过意不去,忒不上台面了。第三次是为了一颗‘滚地蛟’的蛇胆,我跟大蟒蛇和比大蟒蛇还要厉害几分的童大人斗了两天一宿,不才,通过偷奸耍滑略胜一筹,还叫童大人一把好剑葬身蛇腹,一直十分过意不去,今天特意带了十两银子前来赔偿。”周翡对李晟道,“哥,掏钱。”

李晟:“……”

李晟觉得自己再也不想从周翡和李妍嘴里听见“哥”这个字了。

童开阳看了李晟一眼,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令兄长。”

“不错,”周翡伸手薅出钉在了地面上的刀鞘,在手里转了一圈,“童大人,看在旧识的份上,家兄要是有什么得罪之处,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童开阳叫她这无理要求气得要炸,可是知道这妖怪丫头棘手得很,旁边再加上一个身手不弱的李晟,倘若真动起手来,自己未见得讨得到好处,倘若真马失前蹄,折在这些小辈手里,弄不好以后得成为北斗的笑话。

他心头转念,强压怒容,当即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道:“既然周姑娘这么说了,我也不便得理不饶人,请吧!”

周翡笑了一下:“多谢。”

“慢,”童开阳又道,“令兄自然是能走,可那钦犯刘有良罪大恶极,我要拿他归案,想必周姑娘不会无故妨碍公务吧?”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