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碎遮

闻煜诧异道:“什么人这么放肆?”

周以棠站了起来。

闻煜:“先生?”

周以棠拿起那把断刀仔细查看,见那是一柄没开过刃的新刀,刀口还发涩,是有人以外力一下震断成几截的。

周以棠突然便笑了,骂道:“讨债的混账东西,叫她进来。”

闻煜一愣,周以棠为人喜怒不形于色,对上不卑、对下不亢,乃是个谦谦君子的做派,哪怕门外是曹仲昆亲临,周以棠也必说“请”,而非“叫”。

他正在疑惑间,亲兵已经退出去了,片刻后,领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

来人背光而入,长发扎着,身穿劲装,背后斜背着一把古朴的苗刀,进门时自然而然地往闻煜身上瞥了一眼。

闻煜也是习武之人,对别人的气息极其敏感,来人进门时,他尚未来得及打量对方相貌,已经先行一凛,下意识地微微侧身,将重心落到左脚上。

然后他便见那人毫不见外地冲周以棠一伸手,说道:“爹,我的刀呢?”

闻煜吃了一惊,听了这句话,再仔细一端详,才认出来的居然是周翡。

他上一次见周翡,还是在衡山那三不管的客栈里,距此时不过一年光景,却居然没能一眼认出她来。

倒不是这姑娘长到十七八岁的年纪,还能接着十八变,倘若仔细看,她眉眼依然是那副眉眼,身形也并未有什么变化,但整个人却好似脱胎换骨过一番。

闻煜记得,衡山三春客栈里那个少女身手在同龄人中算是出类拔萃,可身上却还是带着一点迷迷糊糊的孩子气,又懵懂又青涩,因为无知,对什么都好奇,见了什么都跃跃欲试,至于自己下一步去哪、要做什么,她却好像都没什么准主意。

而今再见,却觉得她真真正正地长大了,便如她身后细长的苗刀一样,有种不动声色的凛冽,任谁见了都不会小觑于她。

周翡道:“闻将军别来无恙。”

“托福。”闻煜忙应了一声,不知怎么又觉得自己好生多余,他摸了摸鼻子,说道,“先前在四十八寨没见到你,周先生惦记了好久,总算回来了……那什么,你们聊,我出去办点事。”

说完,他赶忙腾地方走人了。

周以棠站在一边打量着周翡,他依然是内敛,而且这些年身在朝中,人越发持重了。

四年多不见的女儿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他好像一点也不吃惊、一点也不激动,甚至没有开口问她野到哪去了。

他只是脸上挂着些许笑意,然后伸出苍白瘦削的手,手指一张,比了约莫三寸出头的长短,冲周翡说道:“长了这么高。”

周翡鼻子一酸,勉强笑道:“我又没灌肥,哪长那么多?”

“怎么没有?那时候你还没我肩膀高呢。”周以棠弯起眼,冲她招招手道,“来,看爹给你带了个什么。”

暌违已久的人,乍一相见,记忆总会被神魂丢下一大截,彼此都不免生疏,须得让那经年的记忆慢慢赶上一阵子路,方才能找回故旧的感觉。

可是四年多,千余昼夜,周翡却觉得周以棠好似只是下山赶了趟集,随手带回几个小玩意给她玩,两鬓沉淀的霜色不过途中遇上风雪沾染,一拂还能落下。

周以棠脚步轻快得全然不像“甘棠先生”,走到他那简易的行军帐中,在整齐的床头取出一个长逾三尺的盒子。

他挽起袖子,有些吃力地将这十分有分量的长匣子抱出来:“快看看。”

周翡赶紧上前接过来,放在旁边的小案上。

匣子里是一把长刀,刀身纤长而优美,长度与望春山相仿,比那把有些碍手碍脚的苗刀稍短一些,刀鞘许是后来配的,乃是崭新的硬木所制,两头有包铁和皮革,通体漆黑,却不失光泽,看上去虽不花哨,也绝不寒酸。

若说望春山内敛如草庐中的君子,这把刀是便华美如马背上的王侯,它从头到脚无懈可击,便是将它扔在刀山里,也能叫人一眼看见,自长柄至微微回扣的刀尖,无不带着出类拔萃的孤高无朋,看得久了,竟叫人心生敬畏,不忍拉开。

长刀的分量却是十分趁手的,周翡小心地拉开刀鞘,只听一声轻响,那刀身与鞘彼此错开的声音竟然十分清越,露出钢口极讲究的刀锋,与底部的铭文——

“碎遮”。

“我叫人找过不少上古名刀,合适你的却少有,好些已经中看不中用,保存完好的大多资质平庸,不平庸的又往往带着点不祥的传说,”周以棠说道,“直到去年见了这一把——这把碎遮并非出身名家之手,因为它的锻造者只留下了这么一把刀。”

“这位前辈名叫吕润,是前朝一位大大出名的人物,平生有三绝,文辞、武功、医理,凡人一辈子学不尽的,他样样精通,二十出头便于天子堂前高中榜眼,一身功夫更是惊艳江湖,还是当年大药谷内定的继掌门。”周以棠缓缓说道,“然而当时朝中昏君佞臣林立,乌烟瘴气,南北异族频频觊觎中原,灾荒连年,民不聊生,这位前辈便立下重誓,要救万民于水火,拒了翰林,只背一个药匣行走世间,屡次随军而行,深入疫区,殚精竭虑,救过无数性命,与当年股肱大将赵毅将军是莫逆之交。”

周翡向来不学无术,但“赵毅”其人她是知道的,此人具体有何建树她倒不十分清楚,只知道是一位前朝的大英雄,后来为昏君自毁长城所害,民间多有惋惜,便给那位大英雄编排了许多神话传说,好似关二爷一样塑泥身神像供奉。

当然,赵毅将军死后,其子侄自立为王,最终逼迫皇帝禅让皇位,从此改朝换代的故事,大家便不怎么挂在嘴边说了。

“后来昏君因罹患头风之症,将吕润唤入宫中治病,而就在他身在皇城时,赵将军被奸臣诱杀于西南蛮荒之地。吕前辈知道以后悲愤不已,本想仗剑入宫,杀了一干祸国殃民的肉食者,不料接到赵毅将军遗书,嘱咐他以万千黎民为众,不可置大局于不顾,做出大逆不道之事,令万千无辜陷入战乱,还将自己家眷托付于他手。吕前辈只好放下世外中人的架子,为赵家奔走,与昏君虚以委蛇,保下赵氏一门性命,而后心神俱疲,遁入大药谷,再不问世事。谁知八年后,南蛮再入中原,前朝皇帝不得已再次启用赵家军,当年吕前辈费尽心机保下的赵氏兄弟拿回兵权,却是剑指帝都——”

周翡睁大了眼睛。

这些历史典故,从前周以棠是跟她讲过的,然而周翡小时候全当故事,过耳就忘,如今听他不厌其烦地再次提起,隐约有些印象之余,突然便品得了其中三味,不由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国姓便改成了‘赵’,大昭初年战火不断,四方动荡。□□屡次前往大药谷请吕润出山,却见他不知怎么性情大变,沉迷求仙问道,整日与朱砂药鼎为伴,炼些个无事生非的丹药,行事多有颠倒荒谬之举,只得悻悻离去,御赐大药谷以匾额,又封吕润为国师——不过他没领过旨。”

周翡隐约觉得这故事好似在哪听过。

“吕润天纵奇才,精通杂学,至今东海一系的铸剑大师都收录过他编纂的铸造杂记,终年五十挂零,据说死于丹药中毒,终其一生,没能得见四海清平,死后大药谷徒子徒孙整理其遗物,见他留下的多是害人不浅的丹方□□,只好挨个毁去,唯此一物……”周以棠的目光落在那把静默的长刀上,“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铸的,当时刀鞘上已经尘埃编生,不知弃置多久,刀光却好似寒霜,叫人见而生寒。”

周翡低头看着那刀上铭刻的“碎遮”二字,突然好似在这刀身上触碰到了一丝沉痛而绝望的先贤魂灵。

人之一生,何其短、何其憾、何其无能为力、何其为造化所弄。

又何以前仆后继,为孜孜以求者、未可推卸者而百死无悔。

周以棠笑道:“我觉得你应该喜欢。”

周翡沉默片刻,将碎遮的刀鞘推上,把凑合了一路的苗刀换了下来,突然对周以棠笑道:“爹,你有话就直说,跟我不必啰嗦那许多,还绕那么大个圈子,又是托物言志又是以史鉴今,实话说,你走了以后我就没翻过两页书,不见得每次都能听懂你在说什么。”

周以棠:“……”

这孩子除了长相,其他地方真不像他亲生的。

周翡想了想,又问道:“爹,如果你是那个吕前辈,你会躲在大药谷里炼些‘归阴丹’‘归阳丹’之类的玩意吗?”

周以棠微笑起来。

“我以前不明白你当年为什么要走,现在知道了,以前怪过你,现在不怪了。”周翡顿了顿,又道,“我……路上遇到一个前辈,他知道我姓周之后,叫我代他问你一个问题。”

周以棠:“嗯?”

周翡道:“那人是个老和尚,他问你,‘以利刃斩杀妖魔鬼怪,待到胜局伊始,妖魔俯首、神兵卷刃时,当以何祭,才能平息那些俯首之徒心里的怨愤与祸患’?”

周以棠笑容渐收。

周翡从身后的包裹中摸出一个布包,递给他道:“老和尚说,要是你回答不出,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周以棠接过去,没拆开,便道:“慎独方印?”

周翡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周以棠无奈道:“寻常江湖人闹闹也就算了,楚天权和康王居然也公然出现在永州,之后康王殿下那边讳莫如深,北斗文曲又不明不白地死在那,我若连这么大的事都没听说过,也不必领着虚职尸位素餐了——和尚告诉你他法号叫‘同明’了吗?那大师给我这个干什么?”

慎独方印当时在死了的楚天权身上,可当时那大魔头尸体旁边的人——从应何从到周翡,全都神思不属,居然不约而同地把这么个人人争抢的关键物件给忘了。好在四处寻觅谢允踪迹的同明老和尚路过,才算没让这慎独方印落在荒郊野外,莫名其妙地被什么野兽叼走做窝。

周翡一脸不明所以。

周以棠拆开布包,端详了一下上面的水波纹,沉吟片刻,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道:“难道……”

周翡偷偷伸长了耳朵。

周以棠却将方印重新包好,不往下说了,问道:“他还说什么了?”

周翡按捺下有些痒的心,说道:“哦,还说让你帮忙指个路。”

周以棠微微挑眉。

“他让我问,梁绍葬在何处。”周翡说到这,又好似怕周以棠误会老和尚要挖坟掘墓似的,忙又解释道,“是为了一个……朋友,他中了一种奇毒,我们一筹莫展,梁……那个大人曾经与大药谷有些交情,据说很多药谷遗物在他手里,所以……”

“朋友?”周以棠看了她一眼。

周翡低头研究自己的鞋尖,点头道:“嗯。”

周以棠脸上笑意一闪而过,却没再追问,只道:“同明大师太过拘泥,既然叫你来问,还送什么礼?难道我还会不告诉你?”

周翡:“……”

都说周存曾经师从梁绍,大概同明大师也没想到,她爹听说有人要挖他老师的坟还能这么愉快。

“我一会把地图画给你。”周以棠随手将慎独方印递给周翡,又道,“把这个拿回家交给你娘,就说这是我的‘身家性命’,叫她代我保管几年。”

周翡“哦”了一声,接过去没动。

周以棠疑惑道:“怎么了?”

周翡顺着慎独印的边缘捏了一圈,却不正面回答,只是顾左右而言他道:“呃……那个李晟李妍他们都在前面等着,派我来请你回家……呃……爹也有些年没回家了,多年不见……”

周以棠一听“李妍”就明白了:“是你们几个不敢回家吧?”

周翡:“……”

“没胆子回家,怎么有胆子跑呢?”周以棠瞪了她一眼,“等着,我同他们交代几句。”

周翡见他出去,低头笑了一下,随即她笑容渐收,摸了摸身后的碎遮。

同明老和尚托付给她三件事,第一是找到相传落在梁绍手上的大药谷典籍——当年吕润所书的《百毒经》。

第二是搜罗种种珍惜的驱寒圣物。

第三是寻一个精通阴阳二气的内家高手。

《百毒经》或许有些线索,可是究竟什么是驱寒圣物,连老和尚也说不出几种,至于什么叫做“阴阳二气”,则完全是蓬莱所收典籍的只言片语,究竟是什么意思,谁也说不清楚。

同明大师让她做好准备,即使踏遍人间,最后依然可能是遍寻不到,结果依然是一场虚妄。

但她总想试一试。

当年周以棠离开四十八寨的时候,她也死死地盯着那扇闭合的山门,曾经觉得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可如今,他不是也近乡情怯,在蜀山附近逡巡良久,等着他们这些晚辈给他一个台阶,好让他理直气壮地回去同故人一叙吗?

纵然天欲绝人之路,自己又岂能将自己困于一谷中画地为牢呢?

毕竟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了。

分享到:
赞(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w\\按爪!春暖花开什么的真是太好了啊www

    一刷进行时2018/11/16 16:19: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