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毒过猛虎

木小乔哪里会给赵明琛发呆的时间,他一甩开玄先生,立刻冲着那少年的后心抓了过去。

白先生:“殿下!”

他勉力上前一步,拼命将赵明琛往身后一拖。

与此同时,水中一根箭尖再次险恶地冒出头来,看似是射向木小乔给赵明琛解围,但随着白先生这么一拉一护,赵明琛刚好挡在了箭尖与木小乔中间。

“咻”一声——

白先生听见响动,再要回头应对,已经来不及了。

前面是穷凶极恶的木小乔,身后是不知姓甚名谁的暗算。

赵明琛虽然整日在江湖上混,可走到哪里都有人护持,所学一点武功全无施展的机会,久而久之,比花拳绣腿也强不到哪去,哪里经过这个?

他知道自己应该躲开,可整个人被笼罩在尖锐的杀机之下,一时竟有些手脚麻痹,动弹不得,冷汗顺着他那好似刀裁的鬓角流了下来。

那汗珠尚未掉落在赵明琛肩头,一阵清脆的铁链碰撞声便撞进了他耳畔,他没来得及抬头看仔细,腰间便陡然被拉直的铁链撞上了。

长刀在他咫尺之处出鞘,掀起的刀风传来淡淡的、泡过鲜血的冷铁特有的咸味,赵明琛的眼睛陡然睁大,长刀利索地将背后偷袭的铁箭在空中一分为二,同时,一个长衫落拓的背影挡在他身前,单手架住了木小乔那致命的一爪。

直到这时,赵明琛才往旁边踉跄了几步,被勒在他腰间的铁链撞了个屁股蹲。

片刻光景中,他在生死边缘打了个转,赵明琛忘了自己的仪态,呆呆地跪坐在地,注视着眼前的人,喃喃道:“三……三哥?”

谢允将扣着天门锁的右手垂在一边,在一臂长的距离之内给周翡自由挪动的空间,运功于掌,带着森冷气息的推云掌汹涌地裹向木小乔。

木小乔手上的血痕立刻冻出了一层细冰渣,他本就身上有伤,一时竟不由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谢允:“得罪了。”

就在这时,水榭周围一圈的水面上露出了好几十支箭头,白先生他们方才也曾潜伏在水底,居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谢允眼角一扫,飞快地对周翡说道:“男左女右,这回你可别再假借着撞我占我便宜了。”

周翡:“呸!”

她这声“呸”字方落,水中数十支箭矢同时铺天盖地而来,一根铁链拴住的两人同时出手。

周翡南下数月以来,一直在模仿杨瑾,将自己瞬息万变的刀法返璞归真,反复磨练忽视多年的基本功,日复一日之功极其枯燥,却也让破雪刀快得突破了她以往的极致。刀身与刀风此消彼长、此起彼伏,人眼几乎无法分辨,那长刀快到了一定程度,便真如极北关外之地的暴风雪,叫人什么都看不清,却无端裹来了一种浩瀚暴虐的压迫感,水中冲上来的箭好似雨打芭蕉,与长刀碰撞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而后纷纷落下。

谢允左手的长袖飘起,像是传说中“霓为衣兮风为马”的云中仙人,他并没有什么花哨,只是凌空推出一掌,“推云掌”有隔山打牛之功,整个水面轰然作响,飞到空中的箭矢顷刻如秋风落叶,四散折翼,水中埋伏的刺客一部分竟被他的内力直接打晕,冒一串泡,死鱼一般浮了起来。

一根天门锁,一段锁链,左边牵着近乎禅意的极静,右边牵着叫人眼花缭乱的莫测。

小小的水榭中一时鸦雀无声,落针可辨。

不知过了多久,赵明琛才难以置信地说道:“三哥,你……”

他们都知道懿德太子的遗孤端王是个怪胎,文不成武不就,一天到晚浪荡在外,宁可过得穷困潦倒满世界要饭,也不肯回端王府当他清贵的王爷。建元皇帝常年派人追着他跑,就为了偶尔逢年过节时能将他抓回宫中过个年。

每每提及这侄儿,赵渊都得先表示自己想要撂挑子还位的“梦想”,再针对这怪胎皇侄一言难尽地痛心疾首一番。

那这个一招便逼退朱雀主的高手是谁?

谢允却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轻松写意,朱雀主毕竟是成名高手,纵然受伤也不容小觑,谢允两次出手,几乎使上了十成功力,只觉自己内息过处,好似有彻骨的西北风从奇经八脉里刮过去,他虽没有露出痛苦,脸色却又惨白了几分。

“别‘你我他’了,”谢允强忍着蜷缩成一团四处寻找热源的渴望,一把抓住赵明琛的肩膀,将他往白先生怀里一塞,简短地说道,“走!”

几步之外的木小乔捂着自己的胸口,神色晦暗不明地望着谢允。

谢允冲他一拱手:“朱雀主请了。”

木小乔一照面就知道自己不是谢允的对手,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一把未曾归鞘的望春山,他虽然疯,而且热爱同归于尽,却不怎么喜欢自取其辱,见大势已去,便也没再动手。

谢允无意为难他,客客气气地冲他一点头,便一拉天门锁,将周翡拽走了。

两人方才走出几步,木小乔突然在身后说道:“是李徵的破雪刀吗?”

周翡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她第一次见木小乔的时候,和他隔了一个山谷那么远,见他与沈天枢和童开阳等人动手,认为这个传说中的朱雀主已经可以位列“妖魔鬼怪”范畴,非人也。

而今,她终于看清了这活人死人山的大魔头,发现他身形不过与谢允相仿,只是个略显清瘦的普通男子,他靠在水榭中溅了血的柱子上,面色苍白,沾染了一身说不出的倦色。

周翡与这凶名在外的大魔头没什么话好说,只道:“不错。”

便随着谢允快步离去。

赵明琛被一群如临大敌的侍卫簇拥着走在前头,谢允却与他相隔了几丈远,并没有立刻追上去。

他犹豫了一下,低声对周翡解释道:“我在我们这一辈人里排老三,十三岁那年被我小叔接回金陵,离开旧都之后,我便一直在师门中,与宫墙中雕栏玉砌格格不入。明琛那会正是好奇粘人的年纪,不知怎么特别黏我,唤我‘三哥’,白天到处跟着,晚上也赖着不走。我一个半大孩子,还得哄着这么个赶不走的小东西,刚开始很烦他,可是宫中太寂寞,一来二去,居然也习惯了。现如今他大了,心思多了,有点……我见了他有难,却还是忍不住多操心一二。”

谢允极少谈起赵家的事,这一番话已经是罕见的长篇大论。因为周翡非但不傻,还聪明得很,又听见他和吴楚楚的对话,自然已经明白赵明琛就是眼下这番乱局的始作俑者。这小子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不小心将自己也卷了进来,实在是死了也活该。

可她这会却被自己牵连过来,冒着未知的风险,出手保护这个罪魁祸首,于情于理,谢允都得要多说几句。

周翡却没给他什么反应,只是一点头示意自己听见了,应道:“嗯。”

谢允愣了愣,没明白她这个“嗯”是怎么个意思。

“他是个什么东西不关我的事,”周翡说道,“你愿意救他,我愿意帮你而已——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谢允转过头去看她,喉咙微动,很想说一句“多谢”,又觉得此二字自口中说出太浮,便只好又原封不动地任它落回了心里,在凛冽的透骨青中冻成了一盒精雕细琢的冰花,高高地供奉了起来。

两人飞快地追上了赵明琛等人。

赵明琛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了,楚天权气势汹汹而来,是他明里的敌人,之后那一波对北斗喊打喊杀的才是对他来说最致命的。

此番他费了好大的布置、好多的心机,不但为他人做了嫁衣,还险些将自己也搭进去。

赵明琛心里窝了好大一把火,烧得他已经无暇去考虑谢允这个著名的废物到底是被什么“夺舍”了,他语气很冲地问道:“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这是要连本王也要一起清理了吗?”

侍卫们都不敢吭声,玄先生还能跑就不错了,只有白先生低低地劝解几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殿下这回也是个教训”之类的废话。

可是十五六岁刚愎自用的男孩,哪里听得下劝?别人越劝,他反而越生气,放狠话道:“叫本王知道了这幕后黑手,我定要将他千……”

“明琛,慎言。”谢允突然出声打断了这句“千刀万剐”。

他顿了顿,又面无表情地说道:“楚天权是曹仲昆宫中近侍,与其他北斗身份地位不同,他是曹仲昆的心腹,为何他会千里迢迢地涉险来永州,大费周章地谋夺霍连涛的慎独方印?”

赵明琛听了他这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不由得皱起眉:“三哥你说这些……”

谢允不理他,兀自道:“还有年前,曹宁为何要突然发兵蜀中,你都没看出什么端倪吗?曹仲昆怕是真要不行了,才会放任儿子们争权夺势,还派自己身边最得用的人去追寻‘海天一色’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说,企图给自己谋个长命百岁。这些日子周先生坐镇前线,但双方短兵相接基本没有,战局始终是风声大雨点小,为什么?因为蜀中严格来说是北朝的地盘,闻将军这次发兵归根到底是师出无名,现如今曹宁一边拖着大军按兵不动,在军中经营自己的势力,他不撤军、也不出兵。”

“他不动,周先生和闻将军也动不了,你可知这又是为何?”

“因为北朝眼下一边是曹宁拥兵自重,一边是太子频频往我朝求和,曹仲昆倘有什么三长两短,北朝正是动荡,对他们太子来说,动兵大不祥。近年来我朝新政推得坎坎坷坷,皇上与周先生拔了多少盘根错节的旧势力?眼下在朝中看似说一不二,其实举步维艰,那些人为削军费,必会百般阻挠这一战,处处掣肘,这么扯皮下去,我朝恐怕会错过北伐的时机。”谢允神色不复往日柔和,一口气说到这里,他目光如锥,狠狠地剜了赵明琛一眼,“除非给皇上一个不得不动兵的理由。”

他把话说到这里,该明白的人已经反应过来了。

白先生陡然变色,赵明琛也终于回过味来。

那少年脸上的血色潮水似的褪去,他睁大了眼睛,竟显得几分茫然的可怜相,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谢允丝毫不给他喘息的余地,一字一顿地说道:“例如北斗楚天权竟敢私跨边境,谋害皇长子于永州。”

赵明琛惊惶道:“不可能!我父皇……不、不可能!”

周翡被迫听了一耳朵赵家这点狗屁倒灶的糟心事,只好把嘴闭得紧紧的,假装自己不存在,同时胸口泛起一点说不出的悲凉,心道:“我爹离家千里,就整天跟这帮人混在一起,他图什么?”

这时,好似专门为了验证谢允所言不虚,赵明琛等人刚撤到后山,那催命似的哨声便紧随而至,一队人马凭空拦在眼前,再一看,这伙人虽然个个以黑纱蒙面,一副江湖人打扮,行动间却是整齐有素、令行禁止,分明是军中做派。

白先生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可知……”

来人根本不给他自报家门的机会,上来就动手,一句话也不说,传令全用哨子,尖锐的哨声到处都在响,近攻者车轮似的而涌上,远处还埋伏了弓箭手,大有将此间所有人都一锅端了的意思。

周翡横刀斩断一根戳向赵明琛的箭,侧头看了那好似经历了一番天崩地裂的少年一眼,问道:“一点武功也不会?”

赵明琛满心愤懑无从宣泄,迁怒地瞪着她。

这种听不懂人话又难揍的小崽子周翡见得多了,李晟小时候便是其中翘楚,她才不在意几个瞪视,周翡侧身移动几步,天门锁的长链倏地往赵明琛身上一抻,将他往旁边拽了几步。

她说道:“会还傻站着,找死?”

赵明琛何曾受过这种噎,当即七窍生烟,瞪大眼睛怒视周翡。

这时,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地面都跟着震了几震,小山上的石块尘土扑簌簌地下落,不少受了伤的侍卫险些站不稳,浓烟自那山庄处升起,转眼便火光冲天。

他们居然还事先埋了火药与火油!

这也太狠了!

周翡心里一跳,心道:“幸亏让杨瑾他们早走了,不然岂不是要陷在这里?”

这时,明琛的侍卫们奋力撕开了一条通途,领头的朗声道:“殿下,这边!”

他们一行人虽然有谢允这样的顶尖高手护卫,周翡、白玄二人与赵明琛身边的侍卫也个个武功不俗,却毕竟人少,面对千军万马,即便是高手也只有自保的余地,当下便不恋战,飞快地从包围圈中撕开的口子里鱼贯而出。

沿途跑出了足有数里,入了山,突然,谢允倏地刹住脚步,回头一摆手,只见林中寒鸦受惊似的高叫着飞起,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正向着他们这方前来。

谢允面无表情道:“我有不祥的预感。”

谢公子给自己取字“霉霉”,写个小曲还叫《寒鸦声》,可见与乌鸦一物有不解之缘,一张嘴与那倒霉的黑雀儿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周翡来不及发问,便见密林中一帮黑衣人冲了出来,其后一人居然是那老太监楚天权!

这一照面,双方都愣住了,他们居然被同一路人按着头逼到了一起。

生动地演绎了一出什么叫做冤家路窄!

分享到:
赞(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