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初一快到中午的时候, 光明路4号的群魔乱舞才彻底散场,众人一个个醉醺醺地裹上外衣离开, 在门口排队打车。

老李却等别人都走了, 才洗了把脸,不知从哪找到了清扫用具,慢慢地打扫起被祸害成了一团的办公室来。

大庆探头走进来,一见满地的狼藉, 先拈轻怕重地缩了缩爪子。

老李忙抽出一条抹布, 把凳子面擦了,摆成一排, 恭恭敬敬地把猫大爷抬上了椅子:“从上面走, 上面不脏。”

“又剩你一个人,现在的年轻人,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大庆老气横秋地嘀咕了一声, 小心翼翼地借着椅子做跳板, 跳上了办公桌的桌面。

“没剩我一个, 那还有一个呢。”老李往墙角一指, 大庆就看见了刚爬起来的郭长城。

“哦, 正好, 那小孩, 过来, 我正找你呢。”大庆瞪了郭长城一眼, 从祝红的办公桌上找到一个杯垫,用爪子拨开, 杯垫下面有一个装了几张购物卡的红包,它叼起红包劈头盖脸地扔在了郭长城身上,气哼哼地说,“老赵让你带给你二舅的,回去跟你二舅带个话,赵处说领导这几天过年难得休息,他就不登门打扰了,一点年礼,给嫂子和孩子添些新衣服——呸呸,愚蠢的人类,居然让我带这么恶心猫的话。”

郭长城慢半拍才反应过来,晕头脑胀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好容易想起自己这是在哪来了,讷讷地笑了一下,有些拘谨地捡起红包收好,回头一看拿着拖把正看着他们俩笑的老李,立刻卷起袖子凑上去:“李哥!我来帮你,我来……”

然后他被一个椅子腿绊了个大马趴。

大庆哼了一声,爬到一台电脑前坐定,伸爪开了机,非常不便地用猫爪挪动着鼠标打开浏览器。

老李看见了,立刻热心地走上去:“你要打什么?我来帮你。”

大庆脱口说:“山海……”

“海”字从它嘴里滑出来,变了调子,听起来有些像“和”的音,而后大庆住了嘴,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垂下目光:“哦,我是说我想上上微博。”

赵云澜说他要去干一件“大事业”,等一会再回来接它,大庆就坐在不知道谁的电脑后面,打开“喵爷天下第一”的微博账号,无所事事地用摄像头自拍上传。

老李和小郭在它旁边静静地收拾着残局,在方才那么一瞬间,大庆知道,自己是很想说,它想看看山海关外二十里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可是鸦族长老说得话有道理,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死了的人就是死了,尘归尘土归土了。

“喀嚓”一声,大庆把自己的大饼脸传到了网上,并加了文本“绝世帅喵”,发送了上去,很快有一些爱猫人士在下面留言,有人称赞猫的毛色纯,还有人友好地建议说:“博主,你的猫猫太胖了哟,要注意它的饮食,多带它去锻炼才健康。”

大庆光速删了那条留言,心里愤愤不平地想:“愚蠢的人类。”

它脖子间的铃铛随着它的动作晃悠,却并不发出声音,只有折射的金光间或反射在雪白的墙壁上。

老李忍不住抬手挡了一下被金光刺到的眼,回头看了一眼心情莫名地落的黑猫,刚想说什么,楚恕之却从墙里走了出来,据说每年初一,是他唯一被允许走进图书室的时间,然而他看起来既不像是借了书,也不像是查阅了什么资料,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像是讥诮、又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愁苦。

郭长城赶紧立正打招呼:“楚哥!”

楚恕之好像没听见,径直地拿起自己的包,嘴角越发地上挑,露出一个几乎称得上凄厉的冷笑,要往外走去。

大庆从显示屏后面探出头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问了一句:“多少年了?”

楚恕之脚步一顿,哑声说:“三百年整。”

大庆“啊”了一声:“那不是……嗯,要恭喜了么?”

它话音没落,楚恕之突然从腰里摸出了一块漆黑的木牌,头也不回,只是抬抬手,把木牌在猫面前晃了一晃,不知道是不是郭长城的错觉,他觉得楚恕之脸上好像有字迹一闪而过,正在脸颊的位置,就像古代犯人脸上刺的字。

大庆竖起耳朵,睁大了眼睛。

楚恕之捏着木牌的手指用力得泛了青,手背上露出的青筋说不出的狰狞。

然后他一声不吭,大步往外走去。大庆立刻转头对郭长城说:“小郭,打辆车送送你楚哥!”

见郭长城懵懵懂懂地应了一声,大庆又加重了语气:“他喝多了,送到家,送到你确定他没事了才能回来,听见没有?”

郭长城迅速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手,小跑着跟了出去,替楚恕之拿过他的包。楚恕之像是有些失魂落魄,任郭长城拿走了手里的东西,毫无反应。

他的背影极瘦,一时间,竟显得有些形销骨立。

沈巍才带着烂醉如泥的赵云澜离开,他们学校里那个大腹便便只会拍马屁的主任就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给他打了电话,说是紧急要一份文件。

沈巍觉得非常奇怪,刚想细问,那头的主任就好像被火烧了屁股一样,匆匆忙忙地交代一声,挂上电话跑了。

沈巍没别的办法,于是只好带着一直赖在他身上不肯松手的赵云澜回到了自己那冷冰冰不常住的小公寓。

前脚才进了门,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么巧,主任的催命电话后脚又到了,非让他把东西送到龙城大学西门。

赵云澜在他柔软的沙发上滚了一圈,醉眼惺忪地微微睁开一点眼,说:“大年初一的,你们学校那胖子吃错药了吗?”

沈巍一边找东西,一边伸手在他额头上垫了一下,省得他一头磕在茶几上,还顺手塞了个枕头在他脑后:“我得去一趟,很快回来,你……”

“我要睡一会。”赵云澜的话音几乎和眼皮一样黏在了一起。

沈巍低声问:“喝点水吗?”

“唔……”赵云澜偏头避开,轻轻地挥开了他的手,“不喝。”

他眼睛里似有水光,薄唇嫣红,长眉斜斜飞起,几乎要没入头发中,因为头微微仰起,下巴上划出一条略有些绷紧的线,打开的衬衫扣子露出颀长的脖子,说不出的倜傥风流。

沈巍呼吸一滞,小心翼翼地伸手拨开他额前的头发,拉过一条毯子搭在他身上,拇指轻轻地擦过赵云澜的嘴唇,留恋地摩挲了一下,倾身在他额前亲了一口,拿过主任要的东西和车钥匙,转身往外走去。

片刻后,赵云澜听见了轻轻的门响。

方才还醉得东倒西歪的赵云澜立刻像诈尸一样地坐直了起来,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多拖他一会”,然后打电话给早联系好的搬家公司。

搬家公司的小哥大概没接到过这么奇葩的订单,犹犹豫豫地说:“那……那主人不在的话,我们是不是……”

“是你个头,给我搬,”赵云澜霸气地说,“他早晚上老子的户口本,难道一张户口本上要写两个地址吗?看他那堆一次性的东西我就来气,五分钟之内赶过来,听见没有!”

赵云澜挂了电话,又从包里拿出一打便签纸,开始飞快地列表——哪些是要带走的、哪些是扔了也没关系,打算重新给他买的。

忽然,赵云澜笔尖一顿,心里萌生了一个极其猥琐的想法——他异想天开地琢磨起来,沈巍的内衣都放在什么地方了?特别是穿过的那些……尽管这段时间沈巍在他的逼迫下半推半就地跟他挤在了他自己那小公寓里,但他竟然还能在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空间里保持着“发乎情、止乎礼”的优良传统。

赵云澜瞎眼瞎了半个多月,虽然一直图谋不轨,可总归是心有余力不足,跟心仪的人每天共处一个屋檐下,看不见也吃不着,只能靠脑补……久而久之,他觉得自己简直已经能修身养性到去当和尚了。

“我这也是逼不得已啊。”赵云澜搓了搓手,自己“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上了沈巍的阳台,大概是很久没住了,阳台上的衣架上还在,却没有挂任何东西,赵云澜不死心,又打开客厅里的大衣柜,不过发现里面只有平时穿的衬衫长裤外衣什么的,还有几双款式都差不多的鞋,连双袜子也没有。

赵云澜现在眼神不大好,没看见被一条长风衣下盖住的一个小收纳盒,就一边在清单上“带走”和“需购买”两项后面都加上了“衣物”这一项,一边不死心地又把目光瞄在了沈巍那常年紧闭、好像里面装着个异度空间一般的卧室。

那道门没有把手,也没有明锁,赵云澜掏出一个小手电,在门缝和门轴里扫了一圈,既找不到门轴,也找不到暗锁。

他心里暗暗奇怪,试探着把手掌贴在门上,用天眼看到门上有浅淡的纹路,漆黑的门板里仿佛有某种能量在流动,那种流动方式平和中正,带着说不出的沛然庄重之气,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赵云澜把手贴在门上感觉了片刻,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下一刻,他想了起来:“昆仑锁?”

这些日子他瞒着所有人,在桑赞的帮助下找关于昆仑的资料,但是除了它是一座很牛逼很古老的山,以及一些以昆仑冠名的流派、奇技淫巧外,他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昆仑锁就是他偶然用天眼扫见的其中一本书上记载的。

传说昆仑锁中上圆下方,意思是天圆地方,中间十四道,暗合八荒六合,那时六十四卦象未出世,只有阴阳相承,并没有后世的繁琐复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更诡谲多变、不好把握。

屋里有什么要用得上昆仑锁?

不……斩魂使和昆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沈巍会对这种古老的封印这么熟悉?

赵云澜不确定地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试探着伸手,在手掌中蓄满灵力,在昆仑锁上拨动了一下,昆仑锁立刻被触动,十四道封条此起彼伏,阴阳相生,一时间让人应接不暇,赵云澜心思太多,杂而不精,有时候又太天马行空,所以对这些精巧的东西并不像楚恕之那么擅长。

可面对昆仑锁的时候,他却不知怎么的,有种油然而生的熟悉感,每一道变化都在他的眼里,似乎每一次都正好踩在他心里某种呼之欲出的节拍上。

赵云澜的手指在门上飞快地游走,好像有什么人牵着他的手指一样。

天门、地合、方圆、循着三十六柱,直至……

“咔哒”一声,漆黑的门板缓缓往后拉开,露出一条小缝,里面一丝光也没有,赵云澜站在门口,忽然踟蹰。

不知为什么,他有些后悔推开了这扇门。

然而犹豫了片刻,他还是从钥匙上解下了一个小手电,小心地走了进去。

墙上挂满了东西,赵云澜吃力地在光下眯起眼睛看去,顿时呆立当场。

满满的一面墙,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全都是……赵云澜手一颤,手电险些跌落在地方,他微醺的醉意刹那不见了。

过了片刻,手电光缓缓地落在房间正南墙上的一面古画上,那是一副巨大的古画,几乎占了一面墙,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薄如蝉翼,表面光滑雪白,上面画着一个人。

那人画得眉目精细,气韵传神,曳地的长发,一身简而又简的青色长衫。微微侧头,嘴角似乎含笑……让赵云澜觉得自己几乎在照镜子。

旁边写着一行小字,不是现代简体,也不是繁体,甚至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字体,见所未见,然而赵云澜却不知为什么,只一眼,就明白了上面写了什么: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十分钟以后,搬家公司小哥敲开了沈巍家的门,里面却走出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他什么解释也没有,只是说不用搬了,然后掏出钱包付了全部的搬家款,说算是让他们白跑一趟的歉意。

分享到:
赞(913)

评论122

  • 您的称呼
  1. 满满的一面墙,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全都是……赵云澜手一颤,手电险些跌落在地方,他微醺的醉意刹那不见了。
    ———云澜,他喜欢你,很多年,比你想象的还多。

    匿名2019/08/19 01:39:03回复
  2.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名句打卡

    染柒2019/08/20 22:25:16回复
  3. 今晚本突厥王子就乱了你的心曲

    朱一龙太太2019/08/21 12:13:41回复
  4.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一只会唱歌的幽畜2019/08/26 12:20: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