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交代

谢允是被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闹醒的,行脚帮的蒙汗药果真经过了无数黑店的千锤百炼,名不虚传,他醒归醒,眼皮却沉得好似夹了一层浆糊,迷迷瞪瞪地弄不清自己在哪,心想:“怎么还闹耗子了?”

好半晌,他才吃力地睁开眼,四下看了看,只见太阳已经开始往下沉,斜晖夕照不再往屋里钻,一个细长的人坐在窗边,正提着一把长得不成比例的刀削什么东西。

等等……

谢允蓦地回过味来,“腾”一下弹了起来——却没能坐住,有什么东西“扯”了他一把,谢允本来就有些头重脚轻,险些一头折下去,低头一看,这才哭笑不得地发现周翡干的好事,他的右手给锁在了左脚上。

周翡听见动静,漠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吹去手上沾的碎屑,继续做自己的事。

谢允定睛望去,见她手里拿着一截已经祸害得看不出是什么的小棍子,那“棍子”尾巴上还拴着一截十分眼熟的穗子。谢允将被拴住的左腿弯折起来,平放在床沿上,伸手往怀里一摸,果然,他的笛子没了。

谢允干咳一声,有些心慌气短地问道:“你在干什么?”

周翡没吭声,将手一摊,把自己的“杰作”展示给他看。

只见那笛子上可热闹了,被望春山以极其巧妙的刀工和极其拙劣的画技,镂空雕满了憨态可掬的小王八,小王八形态各异,将笛子表面弄得坑坑洼洼的,看来这辈子都别想吹出动静来了。

谢允:“……”

周翡面无表情道:“改天赔你一个。”

谢允忙道:“不不、不必客气,女侠的神龟没在我脸上落户,在下已经感激涕零了。”

谢允别的有点没有,胜在识相。

周翡将刀身上的碎屑抖干净,将望春山往鞘里一收,这动静谢允听过没有一万次也有八千回,却无端被她这“呲”一声“呲”出了一个冷战。

他怂得兀自肝颤片刻,半天没敢吭声,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轻轻晃悠了一下自己身陷囹圄的右手:“美人,请问这个全新的姿势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怎么说我也是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这一出门不猫腰就得翘脚,你不觉得这……”

他有心想说“撒个尿都要金鸡独立的姿势”,在话到嘴边的时候,勉强咽下去了,一脸扭曲地想了想,换了一个十分少女的说法:“……‘踢毽子’的动作很猥琐吗?”

“怪我哥。”周翡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一会没注意,他就把一边的锁扣给你扣在手腕上了。”

谢允总觉得她下一句未必是好话。

果然,周翡接着道:“要不然我就给你拴在脖子上了,你也不必踢毽子,啃脚就可以了。”

谢允闻言低头研究了一下自己身上这把锁头,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不是一根铁丝能撬开的。

他便干脆“既来之,则安之”,翘着脚往床板上一倒,也不跟周翡讨论眼下的情况——他把能说的话都在心里过了一遍,感觉除了废话就是招打架的,都多余说。

周翡等着他质问,等半天没等到,只听这不能以常理忖度的谢公子大喇喇地说道:“你长进真大,为师老怀甚慰啊——话说有吃的吗?让你追了一整天,水米未进呢。”

周翡“哦”了一声,也没问他要吃什么,转身就出去了。

她刚一关门,谢允便翻身起来,抱着一条腿蹦了两下,将那把被周翡雕了一身“花纹”的笛子拿过来,仔细一数,发现这不过比巴掌长一点的小笛子上被周翡刻了二十八只王八,开头几只长相尤其狰狞,望春山那点血气都浸到了刻痕中,简直恨不能刀刀见血。

谢允看得头皮发凉,不太想知道周翡这是把竹笛当成什么刻的。

反倒是最后几只刻痕轻了不少,王八壳子也圆润了,显得有头有脸的,她甚至记得给这几位爷加上了尾巴,显然是不知为什么,又平静下来了。

谢允若有所思地伸手摩挲了一下上面的刻痕。

没多长时间,周翡便回来了,拎来了一个食盒。

谢允唉声叹气地蹦过去:“幸好我左手也会拿筷子……嗯?”

他掀开食盒,发现里面的饭菜与汤居然都是凉的。

周翡若无其事道:“我问过,人说你这种情况,最好吃冷食,否则热汤一激,反而容易加速毒发。”

谢允一看这一丝热乎气都没有的饭菜,胃里顿时好像沉了一块铅,没胃口了。

他叹道:“哪个不懂装懂的告诉你的。”

周翡道:“毒郎中应何从。”

谢允:“……”

天下擅毒者,如果廉贞算头一号,那这个“毒郎中”应何从便应该能算个老二,只不过不知是不是应何从不经常在中原武林走动的缘故,人人都知道他厉害,但厉害在什么地方,反而很少有人能说清楚,显得越发神秘莫测。

一个草帽就能让他看出方才抬过去的人中的是“透骨青”来,怎么会在这种细枝末节上胡说八道?

周翡说完,还故意问道:“怎么,他说得不对?”

谢允无言以对。

他何其敏锐,稍一转念便知道了周翡刻意提起应何从是什么意思——倘若那应何从不是徒有虚名,必能看出他身上透骨青的来龙去脉,周翡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他的毒是如何压下去,又是因为什么发作的。

谢允倏地抬起头,一看周翡的脸色,便知道自己所料不错,一时间,堵在他胃里的那块铅摇身一变,成了一块又冷又硬的寒冰,更难受了。

他足足有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他还说什么了?”

周翡想了想,说道:“还说大药谷的‘归阳丹’对你……”

“没什么用。”谢允神色自然地接上了她的话话音。

周翡一怔。

“怎么,你以为我追查海天一色,是为了‘归阳丹‘吗?”谢允短暂地失神后,很快便又镇定自若下来。

他为了方便,便将那只给锁起来的脚翘起来,搭了个没型没款的二郎腿,随意地踏在旁边的小凳上,这动作本来有点像流氓,叫他做来,却仿佛只有“不羁”而已。

不等周翡追问,他便熟练地用左手拈起筷子,说道:“我找海天一色,只是奉先人遗命,心里又有些疑惑未解,追查一些旧事而已——你也不想想,大药谷覆灭多少年了?当年鱼老他们吃的也不过是剩下的几颗流传在外的药,鱼老服下归阳丹的时候还没有你呢,现在都多少年了,你都‘无中生有’地长这么大了,什么药能不长毛不发霉?又不是长生不老丹。”

周翡:“……”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谢允熟练地用左手拈起筷子,将冰凉的饭菜端过来,他倒也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只是吃了几口,他又放下筷子对周翡说道:“以后有热的还是给我口热的吃吧,这东西比华容城外那荒村里的杂粮饼好不到哪去。”

周翡问道:“你想快死吗?”

“不想。”既然周翡都知道了,谢允便也不再躲躲藏藏,坦然对她说道,“但是每天让我吃这个,我恐怕就想死了。阿翡,倘若一个人为了活得长一点而加重自己的痛苦,那多活的几天也不过是这辈子多出来的额外痛苦而已,有什么意义吗?”

接着,他不待周翡说话,便一抬手打断她道:“我现如今这个结局,是心甘情愿的,而且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你不奇怪为什么我内力那么深厚吗?”

周翡当然不是全然没有疑问,谢允的年纪毕竟摆在那里,内功之高却是她生平仅见……之一,而另一个给她“深不可测”感觉的,是枯荣手段九娘。

“因为不是我自己练的,”谢允说道,“是我师叔强行以真气打通我周身经脉,将毕生功力分毫不剩地全给了我的缘故。”

周翡吃了一惊。

她出身世家,自然明白,一个内功深厚如斯的人耗尽毕生修为会有什么下场——直接废去武功,或许还能苟延残喘,可要是用了什么方法传功,必然只有灯枯油尽一个下场。

这相当于是一命换一命。

谢允接着道:“这是苟延残喘、不孝之命。而我活着一天,我小叔的江山便不那么名正言顺,他要改革也好,要征北也罢,凡是被他触及到利益的,都会时时以我掣肘于他,我就是个内斗的筏子——你看衡阳惨不惨?蜀中的难民惨不惨?自毁容貌的歌女惨不惨?赵氏内斗一天不休,南北一日难大统,仗还得打,流离失所的还得在泥水里打滚,因此我这又是祸害天下的不忠之命。既然不忠不孝,多活一日已是多余,对不对?”

他说了一串大义,周翡却不留情面地嗤笑道:“扯淡。”

谢允:“……”

“再者,”他想了想,又道,“那日在木小乔山谷中,你若不是刚好前来,将我们放出去,我也是打算动用自己武功的,因为你的缘故,我才阴差阳错地多活了一年,四十八寨的事不过还你一个人情而已,不必太过介怀。”

周翡没吭声,这才听出来,谢允扯了半天的淡,原来只是怕她介怀而已,她有些啼笑皆非,恨不能将谢允的脑袋按进汤碗里,便没好气地说道:“就算你不是为我而毒发,难不成我就能不管你了么?”

谢允一呆,愣愣地看着她。

周翡被他看得脸上冒起一层薄薄的煞气,懊恼于方才那句口无遮拦,怒道:“看什么看,你再废话就不用吃了,饿着吧!”

说完,她起身便走,好像连一眼都不想再看这叽叽歪歪的病秧子。

谢允一直盯着她的背影,在周翡背对他的时候,他清澈的目光中居然露出几分小小的贪婪来。

周翡走到门口,突然又回头,谢允吓了一跳,匆忙收回视线,低头认真地给手里的碗筷相起面来。

“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周翡一字一顿地说道,“没有‘归阳丹’,指不定还有‘归阴丹’,如果我是你,大药谷也好,海天一色也好,我都会一直追查,查到死。就算最终功败垂成,我也能闭上眼,二十年后还能顶天立地。”

谢允狠狠地一震。

周翡用望春山点了点他:“以后再有那种话,你最好憋着,别逼我揍你。”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