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牵挂

谢允蹲过黑牢,倘或把他一生中遇到过的困境都写出来,大约能赚好几袋金叶子,然而他始终觉得自己像一只乐天的□□,即便不断地从一个坑跳往另一个坑,却每次都能当成津津乐道的笑话,事后加工一番,拿出去天南地北地吹牛。

世上没有哪个地方,让他觉得比眼前这两尺见方的“牢笼”更加窒息了。

他似乎在暗的地方待久了,强光突然晃到眼前,将他的瞳孔“烫”了一下,又畏惧又渴望地缩成了极小的一团。

谢允觉得自己呆愣了好一会,然后他就着这身可笑的装扮,轻轻一伸手,按住望春山,那寒铁的刀鞘上顿时生出一层细细的寒霜,顺着他苍白的手指蔓延上去。

谢允移开压在他肩上的长刀,缓缓直起腰:“所以……那些行脚帮的人是你找来的?”

周翡知道,自己再长两条腿也追不上这姓谢的孙子,她一路从蜀中追到永州,该生的气气过了,该有的困惑也成百上千次地思量过了,事到临头,竟难得没有意气用事。她第一时间联系了永州城内的几大行脚帮,此时,永州这场大戏的“戏台子”正在搭建中,各方势力还未上场,到处虽然挤满了人,气氛却比较消停,行脚帮那一群惯常偷鸡摸狗的汉子们闲得蛋疼,一见李妍的红色“五蝠令”,都无二话,纷纷涌出来帮忙。

不过倘若谢允那么好抓,白先生不是吃干饭的,这么长时间没有堵不着他的道理,周翡知道他多半能脱身,叫行脚帮围追堵截只是为了“打草惊蛇”。

谢允此时来永州,不大会是闲得没事来看热闹,他既然悄悄跟着羽衣班,肯定是有什么正经事,周翡断定他还得去而复返。

一旦谢允知道周围布满了行脚帮铺天盖地的眼线,他必然不会再以本来面貌出现,肯定得乔装打扮。

而既然乔装打扮了……以谢允那人的贱法,说不定会出现得相当明目张胆。

这其实是山里人打兔子的土办法,没练过轻功的人肯定没有兔子跑得快,一般是两拨人合作,一拨从四面喊打喊杀,吓得兔子慌不择路撞进事先布置好的网里,另一拨人埋伏在这,趁兔子在网上撞懵的时候,以大棒槌快准狠地将其打趴下。

周翡想守株待兔的赌一把,在这里堵不着谢允也没事,大不了她也死皮赖脸地跟着霓裳夫人,一直跟到霍连涛的“征北英雄大会”上,总有机会能抓住谢某人的尾巴。

她守在客栈门口半天了,看见可疑人物就小心翼翼地凑近,去观察一二——直到看见熟悉的两撇小胡子。

谢允的“易容”居然比她想象得还要敷衍,往脸上贴的“皮毛”居然不是一次用完即丢的,随便跟别的东西组合组合,就能凑一副新面孔!

他还挺会过……起码依着他亲王之尊的身份来看,这已经堪称节俭了。

此时听了谢允这么一句话,周翡才知道他如此敷衍,是因为误会了行脚帮的后台。

见周翡寒着脸色不吭声,谢允便贼眉鼠眼地往四下看了看,心里一边盘算着退路,一边吊儿郎当地冲周翡一眨眼,说道:“我要知道这帮倒霉的穷酸是你招来的,肯定不会这么疏忽大意,哪那么容易被你抓到?美人儿,你这属于胜之不武,要不然咱们再重新来一……”

他话没说完,便颇有先见之明地一弯腰,灵巧地躲过了周翡一刀,随后他顺势像泥鳅一样,闪身便往身后小巷子中钻去。

还敢跑!

周翡心里陡然升起一把无名火。

她随着那么多南迁的难民,在这么个到处人心惶惶的时候,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找他,从蜀中到永州,反复回顾他的一言一行,企图从那胡说八道的《寒鸦声》里听出一点端倪。

她有一盆的牵挂,不惯于跟人倾诉,只好全都翻覆在心里。

这么一腔狼藉地堵到此人,他居然给她摆一副“玩输了再来一局”的态度,并且随时准备开溜!

周翡抢上两步,横刀拦住了谢允的去路,随即干了一件她酝酿已久的事——挽袖子便开始揍他。

谢允眼见她见了真章,忙叫唤道:“哎,怎么数月不见,一见面就动手呢!”

他嘴里叫着,也不耽误手上功夫。

这一句话的光景,两人已经过了七八招。

周翡还是第一次领教谢允的武功。

谢允和她见过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他出手很“轻”。

成名高手中,家里有李大当家,外面有沈天枢、段九娘等人,这些前辈,周翡都因缘际会地过过招,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高手气质。

他们单单往那一站,便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压迫感,就算只是拎一根小木棍随便往空中一划,都有按捺不住的攻击性,所以自古形容人功夫高,便有“飞花摘叶皆能伤人”的**。

但谢允却不知是不是故意留手,周翡觉得他整个人就像一团形迹飘渺的棉絮,一刀砍上去,他能轻轻松松地四两拨千斤,连开山分海的破雪刀都有无处着力的感觉。

他出手并不快,一招一式却有种神奇的韵律,简直如同卡着分与毫来的,他像是比周翡这个正牌传人对破雪刀的领悟更加透彻,往往是周翡上一招未曾使老,他已经预备好了接下一招。

周翡那把逼得寇丹都手忙脚乱的望春山到了他面前,忽然好像也成了被推的“云”,全然是听他调配。

周翡越打越憋屈,突然眉头一皱,手中望春山陡然跑了调,从名门正派的“山中灵兽”直接变身成“脱缰野狗”,她好似忽然抛开了破雪刀,一时间乱砍乱削几乎毫无章法,倘若不是刀鞘没拔/下来,大有要将谢允大卸八块的意思,一招一式比方才快了三倍有余,刀刀惊风、快如奔雷——竟然是一部分疯狗版的断雁十三刀!

谢允刻意控制的舒缓节奏就这么被她打断,一时有些错愕,心道:“真这么生气啊?”

然而随即,他很快又发现,这表面上的“断雁十三刀”,内里却隐约合了“破雪刀”的“断”字诀,看似没有章法,却又处处是玄机。

原来这就是破雪“无常”关窍所在——外在能千变万化,内里却万变不离其宗。

收天下以为己用,海纳百川,而任凭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我又自有一定之规。

“了不得。”谢允心里不由骇然,他突然正色起来,将长袖一甩,那袖口宛如被风灌满的口袋,飘飘悠悠地涨开,然后他双手倏地一合。

周翡当时便感觉一股浑厚得完全不像在青年人的内力骤然涌来,好似一道看不见的墙,轻易便将她困在其中,谢允双手夹住了望春山,他掌心的寒霜好似疯长的藤蔓,不受控地逆流而上,在“春山”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乍暖还寒”。

周翡那自成一世界的刀法毕竟功力未足,被对方扣住的长刀伸不出去也缩不回来,两人便僵持在了原地。

她差一点便想干脆将刀从鞘中抽出来,让谢允这厮也见点血,可是目光一对上那刀鞘上的白霜,周翡便僵住了。

她握着刀柄一端,目光微垂,纤长的睫毛轻轻地盖着眼睫,又在眼尾处卷翘起来,谢允本可以趁机脚下抹油,可是看着她的脸,他却忽然呆了片刻,无端错失良机。

周翡忽然开口道:“在洗墨江的时候,你跟我说过天下奇毒之首‘透骨青’,中此毒者,会从骨头缝开始变冷,人死时,周身好似被冰镇过……”

谢允此时才回过神来,倏地撤回了手。

周翡却没有追击,缓缓将在空中僵了半晌的长刀垂下。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抬起眼盯着谢允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谢允很想满不在乎地笑一下,顺势扯个淡,可他的笑容到了嘴边,不知为什么有些发僵,连俏皮话也说得干巴巴的,好不尴尬。

谢允:“可能是因为我博古通今,天下秘闻无所不知。”

周翡:“那你与谷天璇动手的时候,曹宁大喊的那句‘不要命了’,又是怎么回事?”

“哈,”谢允短促地笑了一声,“曹宁是敌人,妹妹,敌人在战场上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扰乱你家的军心,谁知道他妖的哪门子言、惑的哪门子众?你还真听他的。”

周翡沉默,两人素来不是打闹就是斗嘴,凑在一起便是演不完的鸡飞狗跳,就连白先生当面揭穿谢允“端王”身份时,都未曾有这样相对无言的尴尬。

谢允如坐针毡片刻,没话找话道:“四十八寨离前线那么近,你怎么还有功夫永州来凑这种热闹……”

周翡突然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向他,谢允心口重重地一跳,喉咙一时竟有点紧,无聊的寒暄说了一半便难以为继。

“我四年多没见过我爹了。”周翡低声道,“我偷溜下山,一路跟着行脚帮给的一点似是而非、乱七八糟的消息……你问我怎么有功夫来凑热闹?”

谢允:“……”

“她是来找我的”,这句话在谢允心里难以抑制地起伏了片刻,让他轻轻地打了个寒噤,一时竟心生恐慌。

那些压抑而隐秘的心意好似缝隙中长出的乱麻,悄无声息地生出庞大的根,不依不饶地牵扯住他自以为超脱尘世的三魂七魄,将有生之年从未有过的不知所措一股脑地加诸于他身上,冻上了他那条三寸不烂之舌。

他灵魂出窍的时间太长,长得周翡耗尽了耐心,眼神一冷,硬邦邦地说道:“当然是因为霍连涛请柬上那个水波纹。去年“海天一色”还是个只有几个人提起,但也讳莫如深的东西,连我娘都未必知道‘水波纹’是什么,现在不过几个月,却已经有好几方势力都在追查,霍连涛这么一封请柬更是有要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的趋势,这其中没有人暗中推波助澜是不可能的,现在北斗都知道四十八寨里有两件海天一色的信物,我不主动来查,难不成擎等着被卷进来吗?”

她这一番话的内容可谓沉着冷静、有理有据,可心里却越说越窝火,一口气吐完,非但没有痛快,反而更难受了,不留神眼圈竟然红了。

人眼好似连着心肝,她察觉到视线有些模糊时,憋的委屈便突然决了堤,周翡猛地转头,一言不发,掉头就走。

谢允下意识地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周翡的袖口是扎起来的,衣料十分轻薄,不隔热也不防冻,被他一拉,便好似贴上了一块冻透的寒冰,两人同时哆嗦了一下。

谢允道:“阿翡,我……”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一阵喧哗。

只见原本懒洋洋蹲在墙角街角的几个乞丐突然如临大敌地爬了起来,众多行脚帮的人也相互打起眼色,一伙旁若无人的黑衣人闯进了永州城,抬着一口巨大的棺材。

分享到:
赞(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逃跑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4 20:56: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