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守着当事人都已忘了的承诺

赵云澜一把攥住沈巍的手腕, 即使他瞎,也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杀意在一瞬间几乎化为了实质, 凛冽得几乎有些刺骨。

他听见沈巍的声音不复平时的温文尔雅, 那音调压得低低的,一时间竟显得有说不出的阴森,沈巍说:“鸦族竟敢伤你,这样忘恩负义的东西, 千刀万剐、亡族灭种不足……”

最后几个字近乎带出血气, 赵云澜不由分说地一把抱住他,沈巍本能地重重一挣。

不知怎么的, 那一刻, 赵云澜忽然福至心灵,脱口说:“小巍!”

沈巍蓦地一僵, 骤然不动了, 好半晌, 才颤声问:“你……你叫我什么?”

“嘘, 听我的, 别动。”赵云澜闭上眼睛, 将被妖市影响得有些模糊的天眼打开, 拉着沈巍往后退了些, 两人一同隐藏在了群妖里。

沈巍心神大乱, 方才一句话明显是说脱了口, 让赵云澜瞬间就抓住了那么一条线索——什么叫“忘恩负义”?他和鸦族……不,他和妖族有什么关系?

赵云澜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听说过的一句话:“天降不祥鸦先知。”

黑鸦一族又是先知了什么?

只听台上蛇四叔口气不变, 矜持地冲群鸦点了个头,依然不温不火地说:“我还以为鸦族是不会来了。”

鸦族的长老是个女人,然而这一族中,除却半妖,个个都是小矮子、大鼻子、满脸褶,也看不出个年轻年老,貌美貌丑。

她的眼睛有点歪斜,好像在看别处,又好像不经意地向赵云澜的方向扫了一眼,浑浊的眼睛里发出一线内敛的光,随后她把手里的权杖重重地敲在地上,一抬手,缚在半妖身上的绳索自动断裂掉了下来,鸦族长老把声音放低了一些:“孩子,你过来。”

蛇四叔双手拢进袖子里,对这一举动静静熟视无睹,并不阻拦,妖市里议论声四起。

直到半妖快踉踉跄跄、已经快要走下高台的时候,蛇四叔才开口说:“长老要把自己的人带走,我是没话说的,只是鸦族这样做,是想要脱离其他族自成一家么?”

鸦族长老哑声说:“不错!”

一言既出,四下忽然一片静谧,小妖们面面相觑,迎春也从满架的花藤上露出一个头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蛇四叔表情淡淡地看着她:“乌鸦就算再食腐肉,与死人白骨打交道,你们也始终是妖,既不是阴差,也不是鬼仙,长老这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心里可得想好了。”

鸦族长老突然大笑,那声音沙哑而厚重,听不出她喜怒,只仿佛带着亘古以来的悲愤和讥诮,她一字一顿地说:“四爷要是没挺清楚,我不妨再说一次——我黑鸦一族,从此脱离妖族众,自成一家,永不回头,如违此誓,让我天打雷劈。”

她这句话说完,一挥手,黑压压而来的鸦族又跟着她黑压压而去。

来去匆匆,竟仿如电光石火,叫人来不及反应,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座中窃窃私语顿时变成了喧哗一片,谁也不知道这唱得是哪一出。

蛇四叔一摆手,旁边拎着锣鼓的小猴子重重地在锣上敲了几下,呵斥住众人的混乱,赵云澜则趁乱把沈巍从妖群里拉了出来,两人快步顺着门口的青石板路一直往前走,尽头有一团大雾。

出了雾气,就是龙城大街小巷的满眼霓虹,夜色渺茫。

一排黑压压的乌鸦降落在古董街口的大槐树上,一辆出租车飞快地开过去,多嘴多舌的贫嘴司机对他的乘客说:“您看,那乌鸦也在那开年会呢!”

黑猫却从角落里悄无声息地走出来,脚下的肉垫轻轻地点着地,轻巧地蹿上了墙头,数十只乌鸦同时转过头去看着它,一排排猩红的小眼睛好像不祥的灯泡。

大庆站在十步远的地方,并不再上前,以示自己没有恶意。

鸦族长老往前一步,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哑声开口、不客气地说:“有何贵干?”

黑猫保持着停住脚步时那一瞬间的动作,墨绿色的眼珠就像两颗真正的猫眼石,它眼角微挑,光华幽然,猫科动物特有的懒散和优雅在一瞬间被到了极致,几乎能让人忽略它毛球一样的可笑体型。

“有个不情之请。”大庆客客气气地说,“我想问一问长老,几百年前我丢失的铃铛,为什么会在贵族手里?”

鸦族长老端详着它,冷冷地说:“我黑鸦一族从来报丧不报喜,不近活人近死人,你这话问得好多余,从何处而来?自然是从一个死人手里。”

大庆的身体紧绷了一瞬。

过了片刻,黑猫又低低地问:“那人死于何时何地?为了什么?”

鸦族长老尖刻地笑了一声:“死人就是死人,六道轮回,他前生已逝,今生是猪是狗都没准,你管他死于何时何地?”

大庆略微低了头,良久没有说话。

鸦族长老还是看了它一眼,过了一会,又略带不耐烦地说:“山海关外二十里亭,愿意看,你就去看看,别说我老鸦故意瞒着你,死人的铃铛,带着也不嫌晦气。”

她说完,口中发出呼哨,大群的黑鸦冲天而起,往沉如墨玉的天际飞去。

大庆在黑暗里垂下头,原地站了一会,那模样忽然就像是一只落寞的野猫了。

然后一阵车灯打过来,它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跳下墙头,消失在了夜色里。

烛龙一个眨眼,便是一昼夜,转眼就到了除夕。

特别调查处的除夕之夜灯火通明,人吃盛宴鬼享香火。

老吴终于得以和他白天那位喜欢雕刻骨头的同事欢聚一堂,高高兴兴地敬了对方一根香——当然,对方用一杯装在骨瓷里的酒回敬了他,老李这人,总是对骨头怀有某种近乎病态的执着。

到了后半夜,新年钟声已经响过了,喝多了撒酒疯的人人鬼鬼开始四处乱窜——郭长城趴在桌子上一通哇哇大哭,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哭完,他又旁若无人地坐在一个小角落里,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不知道哪找来的眼镜布,没完没了地擦起自己的工作证,擦着擦着,就滚到了桌底下,睡了个人事不知。

楚恕之、林静祝红和大庆围成了一个麻将桌,别人桌上手边的砝码到了猫桌上,会自动变成小鱼干,大庆面色凝重——它只能不停地赢,因为它的砝码已经快被自己吃光了。

老李不知从哪掏出一根大棒骨,当众跳起了钢管舞,桑赞一把拉起汪徵的手,猝不及防地把她拽进自己怀里,双手托着她的腰高高举起,汪徵笑起来,哼出一段来自遥远时空的小调,与他跳起瀚噶族自己的舞蹈。

幸好光明路4号的大门已经被从里面封上了,普通人进不来。

赵云澜被灌过一圈,坐不太稳当,他的眼睛已经能看见一点东西,但是视线模模糊糊,有点像高度近视的状态,尽管他连六筒和九筒都看不大清楚,却依然身残志坚地眯着眼,把脸贴在桌子上,在大庆身后指手画脚:“碰碰碰!”

大庆用爪子一扒拉:“碰你妈!沈老师,赶紧把这头支嘴驴牵走——四条!”

祝红:“对不住,胡了。”

赵云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打大庆的脑袋:“你看,不听老人言,吃亏不花钱吧!”

大庆心如刀绞地看着自己的小鱼干被拿走变成了砝码,气得引颈咆哮:“快领走!”

沈巍笑着走过来,弯下腰抱起赵云澜,轻巧地把他拖起来拉走了,好像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也好,百十来斤重的大漆盒子也好,拎在他手里,都像随手夹走一本薄薄的旧书。

祝红欲盖弥彰地低下了头故意避开他的目光。

沈巍坐在沙发上,让赵云澜枕着他的大腿躺下,伸手轻轻地按摩着他的太阳穴,低声说:“闭眼,眼睛还没好,别硬看东西,伤神。”

赵云澜无比幸福地闭上眼,含含糊糊地说:“再给我温一杯酒吧。”

沈巍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时没听见。

赵云澜就睁开眼,透过模糊的视线,他发现沈巍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一角,正在发呆。

赵云澜心有九窍,一转念,立刻就明白了,抬手拉了拉沈巍的领子,小声说:“干嘛,见公婆紧张?”

沈巍回过神来,伸手顺了顺他的头发,好脾气地没和他计较,只是轻声说:“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子女一世安康,妻子和美,你冒冒失失地带着我去,连年都不让二老过好,是不是太……”

赵云澜攥住他的手,闭上眼睛——自从他恢复视力,天眼也似乎受到了俗眼的影响,别人的功德字他看不见了,但他总是记得那天看见的,潮水一般淹没在不见底的黑暗里的字迹。

赵云澜难得正色,问他:“我如果不叫你跟我走,这年你要去哪里过?”

沈巍:“……过不过年的,还不是一样……”

“回那边吗?”赵云澜打断他,“黄泉下?连一束光都没有,身边只有偶尔经过的几个不知前世今生懵懵懂懂的幽魂?”

……不,比那还要不如。

沈巍本来觉得这些都没什么,可不知为什么,赵云澜这么一说,他突然就觉得很委屈,那种原本习以为常的日子,他现在几乎只是想一想,就觉得连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但沈巍沉默了片刻,终究却只是平平淡淡地说:“还好,都是这么过来的。”

从洪荒伊始、万物有灵时,一直到如今,沧海桑田已经变换了不知多少次,他依然固守着一个当事人都已经忘了的承诺,就好像他一辈子都是为这么一句话而活。

赵云澜不再吭声,把他攥着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大概是喝酒的缘故,赵云澜的心跳有点快,过了不知多久,直到沈巍以为他就快睡着了,赵云澜才低低地问:“巍……为什么要叫这个字?”

“原本是山鬼‘嵬’,”沈巍垂下眼,沉沉的目光透过锃亮的地板,不知道看见了多久远的过去,“可是有一个人跟我说,山鬼虽然应景,但是未免显得气量狭小,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再加上几笔,好凑个大名。”

赵云澜摸了摸鼻子,总觉得这人的语气听起来耳熟:“什么人这么狂妄,张嘴就给人起大名?”

沈巍笑了笑:“只是个路上偶遇的人。”

他们没再继续交谈,才破晓,整条大街就都被鞭炮乱炸的声音充满了,屋里打麻将的几个人嚷嚷成一团,小鬼躲晨曦,四处乱窜。

热闹得让人迷眼。

一场小雪,拉开了龙城整个新年的帷幕,正是四海升平、华灯初熄。

千家万户,都在瑞雪中闻到了第一口混杂着火药味道的空气,新年伊始,人间又是无数的喜悲。

分享到:
赞(500)

评论67

  • 您的称呼
  1. 山委于鬼

    匿名2018/08/06 18:11:42回复
    • 非常应景

      匿名2018/08/19 11:30:41回复
  2. 心疼巍巍

    匿名2018/08/11 15:13:45回复
  3. 澜澜,这是你给取的呀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19 23:26:25回复
    • 他爸哈哈

      匿名2018/10/01 05:18:51回复
  4. 那个……到底是什么承诺??

    沈巍2018/08/21 09:52:46回复
    • 可能是承诺下一次见面吧

      白居过隙2018/09/16 17:43:56回复
    • 护好大封

      匿名2018/10/05 08:32:55回复
    • 护好大封,此后与大封共存亡

      匿名2019/01/08 11:28:34回复
  5. 心疼沈老师

    巍澜可期2018/08/29 09:09:31回复
  6. 巍巍是要回家过年了吗,好激动

    英语老师我的爱2018/10/05 16:02:50回复
  7. “只是个路上偶遇的人。”

    2018/10/07 06:22:27回复
    • 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匿名2018/11/01 09:23:07回复
      • 一个萍水相依的人

        匿名2018/12/31 15:05:10回复
      • 一个萍水相依的人

        血吟游灵2018/12/31 15:05:41回复
        • 一个一见钟情的人

          精分分分分分分分分2019/02/17 16:43:16回复
          • 一个一眼万年的人

            精分分分分分分分分2019/02/17 16:48:04
  8. 过年这里,写得画面感真好~

    匿名2018/10/11 00:57:13回复
  9. 经典台词留言纪念。嵬?打电话呢?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山绵亘不绝。要不然我给你再多加几笔,就叫“沈巍”如何?

    子韧2018/10/15 16:08:25回复
    • 秀儿请坐

      匿名2019/01/19 19:52:05回复
  10. 绝逼是赵云澜这个狂妄的人取的哈哈哈哈

    匿名2018/10/24 22:32:24回复
  11. 经典之处要打卡

    匿名2018/11/14 19:51:11回复
  12. 一句话,山压鬼变山委鬼了。

    匿名2018/11/15 16:00:10回复
  13. 巍巍委屈,巍巍不说

    匿名2018/11/17 21:14:11回复
  14. 小巍!
    你叫我什么!
    脑补脑补!

    匿名2018/11/17 21:15:40回复
  15. 洪荒伊始、万物有灵时,一直到如今,沧海桑田已经变换了不知多少次,他依然固守着一个当事人都已经忘了的承诺,就好像他一辈子都是为这么一句话而活。总觉得 沈老师一肚子的委屈 心疼T_T

    匿名2018/11/19 21:37:52回复
  16. 春江水暖鸭先知??哈哈哈哈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6:40:33回复
  17. 沈巍沉默了片刻,终究却只是平平淡淡地说:“还好,都是这么过来的。”听到这里真的好心酸,万年的孤寂守着一个人的约定,怎么熬啊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6:53:06回复
    • 让我想起剧版的:幸好,我伤惯了

      匿名2019/01/20 21:01:17回复
      • 我也是……想起来这一句话

        匿名2019/02/06 12:59:43回复
  18. 千家万户,都在瑞雪中闻到了第一口混杂着火药味道的空气,新年伊始,人间又是无数的喜悲。

    太美了,真的是…必须摘抄下了啊

    性感幽畜有股沟2018/12/02 10:12:27回复
  19. 沈巍笑了笑:“只是个路上偶遇的人。”
    想必沈老师这时一定笑的很温柔很温柔吧

    性感幽畜有股沟2018/12/02 10:14:32回复
  20. 心疼魏巍

    匿名2018/12/04 23:21:41回复
  21. 有点不太明白 为什么赵处叫小巍的时候 沈巍会这么大反应?谁给解答一下?

    匿名2018/12/11 10:13:41回复
    • 应该是昆仑这样叫过他,剧版里居然真的呈现了这个“小巍”,然后居老师眼神中的杀气瞬间变了,我此处看书绝对带入的是居北的形象。

      匿名2019/01/25 09:38:49回复
  22. 二刷小说,中途打个卡
    剧版二刷到31集,忍不住又去看最后一集了最后几幕,好吧,又被虐哭了。赶紧来小说补点糖,不然要被虐的心肝疼死了

    柒柒柒2018/12/11 16:55:40回复
  23. 山下有只委屈的小鬼,哈哈哈

    噘噘2018/12/21 18:35:42回复
  24. 还好,我伤习惯了

    居居2018/12/25 15:16:28回复
  25. 难道巍 不是山委身於鬼的意思吗? 嘿嘿嘿嘿嘿 赵处注定是受啊哈哈哈哈哈

    北老师的玫瑰花根2018/12/30 13:24:38回复
  26. 山委身于鬼

    镇魂女鬼2019/01/12 14:13:46回复
  27. 心疼拢龙

    拢龙2019/01/16 21:47:55回复
    • 哦不,是沈巍老师,剧看多了,不小心带入了

      拢龙2019/01/16 21:49:46回复
  28. 在手抄镇魂的路上一去不返(。ò ∀ ó。)

    居北2019/01/27 17:57:20回复
    • 手抄?好!

      匿名2019/02/20 21:31:59回复
  29. 要过年了,特来一刷。

    悄悄说一句∶春节快乐。引号被吃了。2019/01/30 16:10:58回复
  30. 原本嵬是山在鬼上面,加了几笔成了山委身于鬼

    匿名2019/02/04 08:29:29回复
    • 匿名2019/02/04 12:29:04回复
  31. 除夕快乐

    匿名2019/02/04 13:31:26回复
  32. 为什么提起山压鬼我想到的却是孙猴子……

    不如你叫沈就像2019/02/05 02:12:44回复
    • 你是魔鬼吗?

      沈群山2019/02/05 16:32:12回复
    • 幽畜!自己出去

      沈群山2019/02/05 16:32:54回复
  33. 那狂妄之人不就是老妈你吗

    大庆2019/02/08 02:21:41回复
  34. 再给我温一杯酒吧

    面面妈妈爱你啊!2019/02/08 20:57:30回复
  35. 心疼巍巍

    巍澜一辈子❤2019/02/10 14:29:01回复
  36. 你不是叫沈就像吗?

    匿名2019/02/21 23:19:34回复
  37. 原先看到这里。以为沈巍就是昆仑取的名字,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叫他小巍他这么大反应。后才知道纸质书的番外。才知道名字是 沈三 取的啊。他无姓之时,沈三叫他小巍,沈三死后,他叫沈巍。
    以我之名,冠你之姓。从此,就叫沈巍了。

    匿名2019/03/08 13:09:09回复
  38. 我看这章的时候正巧听的是声入人心男团的真爱乐章,莫名配

    匿名2019/03/14 15:03:46回复
  39. 原本昆仑没有给小巍姓氏 大荒之间 昆仑给小鬼王改名以后都是叫他小巍(那个时候昆仑自己也没有姓氏) 直到昆仑转世成为沈三 他俩在一起后 说 你没有姓 不如跟我姓沈吧 沈巍一名 就此而来 所以才会对小巍这个称呼如此敏感 昆仑专属哇

    匿名2019/03/18 19:34:49回复
    • 如果有这个外番又感觉和整体架构不服啊,全书一直透露着沈巍和赵云澜是继数千年后第一次在一起啊,我可能不会喜欢这个沈三的外番

      匿名2019/04/21 22:05:32回复
  40. 真的是一个路人而已吗哈哈哈

    匿名2019/03/25 06:52:33回复
  41. 过年还是要有些烟火气的,城市禁放鞭炮没问题,但能不能集中搞个烟火啊,要不就太缺年味了。

    匿名2019/04/02 16:37:53回复
  42. 还好,都是这么过来的,是有点应景剧版的,幸好我伤惯了。另外确实,赵令主是 林妹妹的心思,凤姐的性子。

    祝红2019/04/06 09:11:14回复
  43. 新年伊始,人间又是无数的喜悲。………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09 22:56:01回复
  44. 老李不知从哪掏出一根大棒骨,当众跳起了钢管舞,,,,,,,,,,,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2 21:28:56回复
  45. 卧槽不禁脑补黑猫打麻将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3 10:20:57回复
  46. 差点就屠了整个鸦族,这很斩魂使!

    匿名2019/04/16 19:17:58回复
  47. 沈三那个在哪看的啊?

    玖玖宸2019/04/19 22:53: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