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乱局

周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好像从李瑾容突然将她和李晟叫到秀山堂的那一刻开始,下山也好、遇到了那些人和那些事也好,都是她自己凭空臆想出来的。恍然梦回,一睁开眼,她还在自己那个绿竹掩映的小屋里,床板一年到头总是潮湿,椅子倒了也没人扶,桌上乱七八糟摊着一堆有用没用的东西,用过从来不及时洗的笔砚经年日久地发了毛,即将长出妩媚的顶伞蘑菇来,屋顶有几块活动的瓦片,让她随时能蹿上房梁脱逃而出……

直到她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

周翡试着动了一下,感觉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人卸下来过,连带着胸口、手臂,都是一阵难忍的闷痛,她忍不住低哼一声,无意中在旁边抓了一把,碰到了一件冰凉的东西。

望春山。

错乱的记忆“轰”一声在她心里炸开,前因后果分分明明的排列整齐,周翡猛地坐起来……未果,重重摔回到枕头上,险些重新摔晕过去。

这时,门“吱呀”一下开了,一颗鬼鬼祟祟的脑袋探进来,张望了一眼,还自以为小声地说道:“没醒呢,我看没动静。”

“李……”周翡刚发出一声,嗓子就好像被钝斧劈开了,她忍着伤口疼,强行清了几下,这才道,“李妍,滚进来。”

李妍“哎呀”一声,差点让门槛绊个大马趴,闻言连滚带爬地冲撞进来:“阿翡!”

此人咋咋呼呼想必不是不成熟与不懂事的表现,是天性。

周翡一听她叫唤就好生头疼,幸好,有个熟悉的声音解救了她:“李大状,再嚷嚷就缝上你的嘴。”

李妍:“……”

周翡吃了一惊,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了阔别已久的李晟。

李晟已经将自己从花子一样的尊容中整理了出来,然而他洗去了灰尘,洗不去憔悴,这少年人脸颊上最后一点鼓鼓的软肉也熬干了,面皮下透出坚硬的骨骼,长出了男人的模样,乍一看还有些陌生。

陌生的李晟稳重地冲她点了个头,跟在李妍身后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李妍两片嘴皮子几乎不够发挥,忙得上下翻飞,气也不喘地冲周翡说道:“姐啊,要不是李晟遇上了姑姑,他们临时赶回来,咱们现在尸骨上都要长蛆了!”

周翡被她这一番展望说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伪朝的那帮贼心烂肺的王八蛋,跑得倒快,将来要是落在姑奶奶手里,一定把他们剁一锅,炖了喂狗吃……”

周翡十分艰难地从她满嘴跑的大小马车里挑出有用的:“你说曹宁……”

“跑了!”李妍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你说那胖子,那么大的一坨长腿的肉山,跑得比钻天猴还快,姑父的人都已经到山下了,这都能让他们逃跑!”

周翡:“……”

她正吃力地扶着望春山想坐起来,闻听此言,当场锈住了,晕头脑胀地问道:“谁?我爹的人?”

李晟默不作声地倒了一杯水,伸出两根手指捏着李妍的后领将她拽开,把杯子递给周翡,目光在陌生的长刀上一扫。

“谢谢,”周翡接过来,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哥。”

李晟掀衣摆在旁边竹编的小凳上坐下,有条有理地解释道:“行脚帮跟大昭朝廷一直有联系,这回行脚帮先行一步,南边那边随后出了兵,我们往回赶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姑父的人——飞卿将军闻煜你知道吗?”

周翡不但知道,还认识。

“我们脚程快,因此先行一步,闻将军他们本来是随后就到,一上一下,正好能给那曹老二来个瓮中捉鳖,没想到我们刚冲上来,那曹老二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虚晃一招直接冲下了山,差一点……还是让他们跑了。”李晟话音十分平静,双手却搭在膝头,四指来回在自己的拇指上按着,好像借此平复什么似的,顿了顿,他又说道,“没抓到也没关系,这笔债咱们迟早会讨回来。”

“你没回来的时候,咱们上下岗哨总共六百七十多人,就剩下了一百来人,”李妍小声说道,“留守寨中的四十八……四十七寨里的前辈们伤亡过半。”

李晟纠正道:“十之七八。”

周翡料到了,否则像李妍这种一万年出不了师的货色,当时绝不会出现在最前线。但此时听李晟说来,却依然是触目惊心。

一时间,屋里的三个人都没吭声。

好一会,李晟才话音一转,说道:“姑姑回来了,这些事你就不必多想了,我听说姑父过一阵子也会回来。”

周翡总算听见了一点好消息,眼睛一亮:“真的,他要回家?”

李晟却没怎么见开怀,敷衍地一点头,随即皱眉道:“怕是要打仗了。”

即使很多人认为曹家名不正言不顺,他们还是站稳了狼烟四起的北半江山,所以他们别的本领不晓得,很能打是肯定的。而建元皇帝南下的时候只是个懵懂的小小少年,如今却正值雄心勃勃的壮年,在梁绍、周以棠两代人的尽心竭力下,势力渐成,他大刀阔斧地改革了吏治与税制,想必不是为了偏安一隅的。

南北这两年虽然勉强还算太平,但谁都知道,双方终归会有一战,有个由头就能一触即发。

上一次的短兵相接,双方以衡山为据。

这一回,四十八寨成了那个点燃炮火的捻子。

那战火会烧到蜀中吗?

周翡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衡山上那个空荡荡的密道,感觉天底下很多事都似曾相识,桩桩件件都仿佛前事的翻版。

如果大当家回来得再晚一点,此处会不会也只剩下一处空荡荡的群山呢?

四十八寨会变成另一个家家白日闭户的衡山吗?

还有……

剩下的部分周翡不敢想了。

闻煜这个节骨眼上来,虽说差一点堵住曹宁,功败垂成,但来得未免也太巧了。

这位飞卿将军身后是周以棠,不是那个让她一见面就想捅死的曹宁,她没办法中立地将背后的好意与恶意都拎出来条分缕析。

“吴姑娘他们也回来了。”李晟又道,“本想一起来看你,方才她被姑姑请去说话了,我听说晨飞师兄……”

周翡叹了口气。

李晟掐拇指的动作陡然快了三分,好半晌,他才非常轻、非常克制地吐出口气来,说道:“知道了,你休息吧。”

说完,他便赶羊似的轰着李妍离开,李妍本来老大不愿意,被她哥瞪了一眼,呵斥了一句“功练了吗,还混”,立刻便灰溜溜地跑了。

也不知这场大乱能激励她多长时间。

李晟却在门口停顿了片刻,他伸手把住门框,逆着光回过头来,一瞬间,他仿佛冲破了什么禁忌似的,脱口对周翡说道:“你的刀很好。”

周翡一愣,还以为他说的是望春山,一句习惯性的“喜欢你就拿走”堪堪到了舌尖,回过神来,又实在不舍得,只好将这句话周而复始地在嘴里盘旋。

谁知李晟下一句又道:“你练功的资质和悟性确实比我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苦苦追赶,总是追不上,挺不甘心的。”

周翡:“……”

李妍:“……”

两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全都见鬼似的瞪向李晟,英雄所见略同地认为李晟恐怕是吃错了药。

李晟不耐烦地摆摆手,好像要将那些讨人嫌的视线拨开似的,生硬地对周翡说道:“但是细想起来,其实那么多不甘心,除了自欺欺人之外,都没什么用处,有用处的只有苦练。今天这话你听了也不用太得意,现在你走在前面,十年、二十年之后可未必。”

他一口气将梗在心头的话吐了出来,虽然有种诡异的痛快,却也有种大庭广众之下扒光自己的羞耻,最后一句每个字都是长着翅膀飞出去的,飞完,李晟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掉头就走,全然不给周翡回答的余地。

李妍唯恐自己知道得太多被李晟灭口,也一溜烟跑了。

这对不靠谱的兄妹连门都没给她关。

周翡作为伤患,跟门外染上了秋意的小院寂寞地大眼瞪小眼片刻,被小风吹了个寒噤,实在没办法,只好勉强将自己撑起来,拿长刀当拐杖,一步一挪地亲自去关。

刚一走到门口,她就听见了一阵笛声。

笛子不好,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转折处有些喑哑,可是吹笛人却很有两把刷子,不愧是将淫/词艳/曲写出名堂的高人,再粗制滥造的乐器到了他手里,也能化腐朽为神奇,拿着这么个粗制滥造的东西,偶尔还能耍几个游刃有余的小花样,露出一点无伤大雅的油滑。

周翡靠在门框上,抬头望去,只见谢允端坐树梢,十分放松地靠着一根树枝,随风自动,非常惬意。

周翡等他将一首曲子原原本本地吹完,才问道:“什么曲子?”

“离恨楼里生离恨。”谢允笑道,“路上听人唱过多少回了,怎么还问?”

周翡仔细琢磨了一下,好像确实是《离恨楼》里的一段,只是别人吹拉弹唱起来都是一番生离别的凄风苦雨,到了他这,调子轻快不说,几个尾音甚至十分俏皮,因此不大像“离恨”,有点像“滚蛋”,她一时没听出来。

谢允含笑看着周翡,问道:“我来看看你,姑娘闺房让进吗?”

周翡:“不让。”

谢允闻言,纵身从树上跳下来,嬉皮笑脸地一拢长袖,假模假样地作揖道:“唉,最近耳音不好,听人说话老漏字——既然姑娘有请,在下就却之不恭了,多谢多谢。”

周翡:“……”

谢允在她叹为观止的目光下,大模大样地进了屋,还顺便拽过周翡手里的长刀,拉着她的手腕来到床边,反客为主道:“躺下躺下,以咱俩的交情,你何必到门口迎接?”

他嘴上很贱,眼睛却颇规矩,并不四下乱瞟——虽然周翡屋里也确实没什么好瞟的。

周翡默默观察片刻,突然发现他有个十分有趣的特点,越是心里有事、越是不自在,他就越喜欢拿自己的脸皮耍着玩,反倒是心情放松的时候能正经说几句人话。

谢允察觉到她的目光:“你看我干什么?我这么英俊潇洒,看多了得给钱的。”

周翡道:“没钱,你自己看回来吧。”

谢允被她这与自己风格一脉相承的反击撞得一愣:“你……”

“你”了半天,他没接上词,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随即他笑容渐收,轻轻摩挲了一下自己的笛子:“你有什么想问我的话吗?”

周翡想问的太多了。

譬如曹宁为什么一副跟他很熟的样子?谷天璇口中的“推云掌”又是怎么回事?他既然身负绝学,之前又怎么会被一帮江湖宵小追得抱头鼠窜?他在追查的海天一色到底是什么?

然而这些话涌到嘴边,她又一句一句地给咽下去了,她看得出,谢允有此一问,只是实在瞒不下去了,其实并不想说,这会指定已经准备了一肚子的鬼话连篇等着蒙她,问也白问。

良久,周翡问道:“要打仗了吗?”

谢允晦暗不明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仿佛惊愕于她挑了这么个问题,好一会,才说道:“曹宁并非皇后之子。”

周翡:“……”

谢允答非所问,她一时没听懂里面的因果关系。

“曹仲昆乃是篡位上位,之前不怎么讲究,纳了个妓子做外室,怀了曹宁才给接回来做妾,这事颇不光彩,当年的曹夫人,如今的北朝中宫很不高兴。那女人生下曹宁就一命呜呼,这曹宁胎里带病,从小身形样貌便异于常人——你也看见了。到底是他天生命不好,还是当年有人动了手脚,这些就不得而知了。”谢允说道,“据说因为他的出身和相貌,从小不讨曹仲昆喜欢,曹仲昆自己都不想承认这个儿子……偏偏此人并不庸碌,有过目成诵之能,十几岁就辞了生父,要求到军中历练,曹仲昆不喜欢他,大概死了也不心疼,所以由着他去了,谁知此子虽然不能习武,却颇长于兵法,接连立功,在军中威望渐长。”

周翡仍是一头雾水,有些吃力地听着这些宫闱秘事。

“曹宁靠军功入了曹仲昆的眼,”谢允道,“曹仲昆知道自己是怎么上位的,一直将兵权牢牢地把在手中,他不怕儿子有军功,但是太子怕——你记得几年前曾经有过曹仲昆病重的谣言么?当时北斗借机发难,北朝朝堂也被清洗了一遍,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伪帝的试探,但我怀疑那是真的,伪帝的年纪摆在那了,他能登上九五之尊,不代表他也能长生不老——如果你是太子,有个一身军功的弟弟,你会怎么想?”

周翡终于隐约明白点了什么:“你是说……”

“太子容不下他,反过来,曹宁也未必对太子毫无想法,此番挥师南下蜀中,曹宁看似是灰溜溜地无功而返,但经此一役,南北倘若就此开战,对他来说反而是天大的好处。”谢允说道,“反倒是大昭,虽然也想收复北地、重回旧都,但此时动手未必是好时机,因为一来新政初见成效,正是积聚力量的时候,二来一旦曹仲昆身死,旧都新皇上位,北边必有一场动荡,到时候趁虚而入,岂不更稳妥?甘棠先生惯使春风化雨的手段,比起全线开战,他更愿意等待时机,挑起北朝内乱。”

周翡抿了抿嘴唇。

谢允太聪明了,她才问了一句,他就将她心里压着的疑虑看了个分分明明,此时娓娓道来,三言两语便将她胸口的石头推开了。

周翡问道:“你不觉得我想得太多?”

谢允静静地笑了起来:“寇丹、马吉利先后背叛,你在重伤之下,居然还肯把那些东西托付给我……我觉得你想得太少。”

他说着,将周翡那天塞进她手里的那个绢布小包取出来放到她枕边:“行了,总算我也能功成身退、物归原主了,赶紧给你送过来,省得等会吴小姐过来你没法交代。”

谢允说完,好像撂下了一个包袱似的,站起来要走:“当年我问你一声名字,你哥都不高兴,再打扰你休息,他要过来轰我了,走了。”

周翡下意识地叫住他:“哎……”

谢允脚步一顿,垂下眼睫,那目光一时间几乎是温柔的。

周翡不想放他走,因为还有好多事没问完,比如就算他本来就是个高手,出于什么缘由在一直藏着掖着,为什么那天突然暴露了呢?

为了救她吗?

刀光剑影中那句“我其实可以带你走”,以及春回小镇里印在她脸颊上的那根手指……

周翡看着谢允,突然有点憋屈,因为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而谢允那孙子好像打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谢允:“什么事?”

周翡憋了半晌,憋出一句:“你在哪落脚?”

“你们寨里的客房。”谢允笑眯眯地说道,“贵地果然钟灵毓秀,秋冬时分十分舒适,我打算多赖一阵子呢,你快点养伤,养好了带我领略蜀中风光。”

分享到:
赞(17)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