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天生万物,始于不周

妖市通常是一个地区为单位进行的, 就像旧时候农村里的集市,一般是一年一次, 有热闹的, 也有比较冷清的。

龙城道路四通八达,车水马龙到市民每天因为堵车骂街,人群熙熙攘攘,但当地的妖市规模却基本算是周边最小的。

大城市里虽然鱼龙混杂, 有“大隐隐于市”的说法, 但实际并不适合修行,除非是与尘世有牵连, 或者千里迢迢地远来报因果, 否则一般的妖为了前途着想,不会选在这种地方定居。

赵云澜的特别调查处在龙城落脚一来, 已经有数不清的妖族人先后给他当过线人, 称兄道弟的也大有人在, 可他还从没有来过妖市——这相当于是人家妖族过年的年夜饭, 一个外人, 平时怎么样勾肩搭背都无所谓, 但这种场合要是也不识趣、蹬鼻子上脸地赶来凑热闹就不对了。

算来, 他还是第一次收到群妖夜宴的请柬。

赵云澜坐在平稳的马车里, 嘴角突然露出一个压也压不住的诡异的笑容来。

沈巍问:“怎么了?”

赵云澜捏了捏沈巍一直牵引他的手, 在辘辘的车轮声中压低了声音说:“我觉得咱俩的关系发展真够传统的, 先彼此了解报家门,然后从拉小手开始, 现在在走逛大街约会的流程,我认为照这么发展下去,马上就能‘收官’了。”

沈巍忙往车门外看了一眼,他知道狐狸的耳朵都尖,压低了声音对赵云澜说:“这些话晚上回去再说。”

赵云澜:“用哪里说?”。

沈巍:“……”

赵云澜挤眉弄眼地用唱戏的腔调说:“好哥哥,人家想你想得不行了,你快从了吧。”

沈巍摔开他的手,过了一会,他看见赵云澜的手漫无目的地在空气中乱摸,犹豫了一下,又偷偷地握住了。

不知道狐狸听见没有,反正它的车赶得非常平稳,过了大约有一刻钟的光景,马车停了下来,引路的狐狸掀开车帘,请车里的两人下车,冷风灌进来,不远不近的地方传来一阵粗陋的琴箫合奏,调子凄清,却别别扭扭地非要弄出一派欢快的气氛来,听起来有几分诡异。

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迎客的,都是马脸人身,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露着蛇尾的男子站在那——这也是妖市约定俗成的规矩之一,各族要露出人身之外的一部分,供修为不高的后辈辨认,以免发生不愉快的误会。

蛇身的男子冲赵云澜一笑:“令主到了。”

天寒地冻,蛇族人受本性驱使,一到天冷就不愿意出门,通常不来凑这个热闹,一般只会派一两个族人过来,匆匆露个面,代表一下众蛇精就算了。

这蛇族人出现在门口,显然是特意等赵云澜的。

赵云澜仔细听了听,也客客气气地说:“我今天眼睛不大方便,但愿没听错,这是四叔吧?”

蛇族男子点头应了一声:“难为令主还记得,进来吧,祝红和我打过招呼了,有什么事,告诉我一声就行。”

沈巍把手里的漆盒交给了迎客的马人,扶着赵云澜往里走去。

往里一走,就像是走上了一条步行街,约有百十来米长,两边是青石板铺的路,中间有一条细长的河,上面架着个小石桥,桥上已经架好了高高的台子,两岸热闹非凡,到处张灯结彩,只是行走其中的大多是半人半兽的模样,也有妖族摆起了小摊子,在开宴之前向其他族人兜售。

蛇四叔带着两人,径直往里走去,一直到了搭了台子的桥下。

只见冰冷的石桥上还带着一层薄薄的雪,桥头的小石柱上却已经缠着一根细细的花藤,上面长着稀疏的鹅黄色小花。

蛇四叔站定,对那朵小花说:“迎春姑娘,令主带到了,请出来见一见吧。”

他话音刚落,那原本形单影只的迎春花藤就突然暴涨,瞬间缠满了桥头,像是在桥头铺了一层花毯,无数细小幼嫩的花骨朵长出来,遍地开花,而后,一个少女从花藤中升起,上半身是人的模样,下半身依然与茂盛的花藤难舍难分。

她看上去有十四五岁,梳着双丫,像个小女孩,长着一双细长的眼睛,在赵云澜身上溜了一下,又转头看向沈巍。

不知道为什么,迎春似乎多少有些怕沈巍,目光只在他身上略略地一扫,就老老实实地收了回来,转向赵云澜,笑嘻嘻地说:“黑猫叔叔说令主是个大帅哥,你戴着那么大一个墨镜干什么?”

赵云澜摘下墨镜别在领口:“好博人同情——小妹妹一看这哥哥这么帅,居然瞎了,说不定就多给我一点花蜜呢。”

迎春嬉笑了一阵,然后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皱了皱眉,低声问蛇四叔:“黑鸦族怎么了?好端端地干什么去招惹凡人?”

蛇四叔摸了摸她的头,垂了眼,没回答。

迎春又往四周看了一眼:“今年夜宴,鸦族一个人也没来?”

“不光是我们这里,其他地方的夜宴也一样,”蛇四叔说,“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用心修炼,报春的时候好好开你的花。”

迎春闷闷地应了一声,掏出一个小瓶,拉过赵云澜的手,放在他手心上:“这是族长让我给令主带来的,他还托我转给你一句话,说以后令主的事,只要告诉他一声,我们都任凭你差遣。”

赵云澜愣了愣:“我差遣?不不不,贵族长实在太客气了……”

他的话音突然被打断,桥上的台子上不知什么时候跳上去一只小猴,手持铜锣用力一敲。

妖族众立刻安静了下来,路边多了不少石头做的桌椅,迎春“哎哟”一声:“要开宴了,我要上台的,令主哥哥,我不和你说了,多保重。”

赵云澜:“等……”

迎春已经化成一片花藤,飞快地卷过了整个石桥上的台子,把每一根栏杆上全都缠上花藤,石头桥上的小台,一瞬间就显得说不出的喜庆有生气。

赵云澜伸进兜里的手还没来得及掏出来,他兜里有一个小布包,这玩意还是大庆给他的,据说是以前的镇魂令主——现在看来也就是他的前世、或者前世的前世的珍藏——那是一个小小的夜光杯,杯身上刻着几朵月光花,说不出的精致可爱,据说杯子里可以贮藏月光,对花妖来说,是修炼的珍品。

赵云澜的本意是拿这东西来交换花妖的千华蜜,谁知道人家不单白给了,还给得和上供一样。

花妖一族的态度,让那至今没有出现的黑鸦族攻击他的用意显得越发意味深长,赵云澜心里这样盘算着,转身招呼沈巍离开,谁知一转身,却碰到了一张石桌的一角。

沈巍扶住他的腰,侧身一搂,挡住众多不明所以往这边偷偷瞄的小妖,转头对蛇四叔说:“妖族夜宴,我们两个外人办完事,还是早点回去,不要多打扰了吧?”

蛇四叔看了他占有欲十足的动作一眼,不慌不忙地说:“既然他们已经给二位上了桌子,还是当二位是我们的贵客的,总要喝杯酒,暖一暖再走吧?”

沈巍皱皱眉。

蛇四叔说:“明年是我族本命年,今年的夜宴是我来主持,恕我失陪片刻。”

他说完,不等沈巍拒绝,就拖着长长的蛇尾和曳地的长袖,缓缓地登上了桥上的高台,乐声再次四起,这次不再是古怪的琴箫合奏,而是奏起了上古流传的祭歌。

远处一个清亮的女声唱道:“天生万物,始于不周。”

所有妖物肃然,蛇四叔敛衽垂目站定,低低沉沉地开了腔:“去旧启新,年关群妖拜三圣,拜大荒山神,拜列族宗祖——”

妖族众人纷纷起立,面朝西北的方向静默参拜。

那女声继续拖着长音唱:“大荒之间,山有不合,承云之巅,以为天柱。祝融之子,为水之帝,引龙触之,斗转星移……”

赵云澜诧异地挑挑眉,低头小声问沈巍:“这在唱谁?听起来像是在说水神共工。”

沈巍依然皱着眉,脸色越发阴沉,听见他问,只点了点头,惜字如金地说:“嗯,是他。”

赵云澜又问:“是在说共工撞倒不周山那段吗?”

沈巍再次无比简短地应了一声。

赵云澜:“但共工不是水神吗?他们说的大荒山神又是哪个?不周山也有山神?”

这一回,沈巍沉默了片刻,而后含糊不清地说:“……可能有的吧?那时候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赵云澜不知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什么,当下不再言语,只用手指扣着手心,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对方的歌声打着节拍。

妖族的唱词冗长拖沓,啰啰嗦嗦地说了当年颛顼和共工相争,后来共工一怒之下损坏公物、掀翻了不周山的故事。

据说就是因为共工没有公德心地一撞,才有了世界上太阳东升西落等等的秩序,听起来这个故事好像和妖族的起源有莫大的联系,然而究竟是什么联系,歌词里却又没有说清楚。

历史上的很多事记载都已经不全,只能从字里行间推算其中“另有隐情”,更遑论是上古神话这么久远又不靠谱的东西,赵云澜知道自己不该对几句老掉牙的唱词刨根问底,可他就是忍不住,仿佛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那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有什么莫大的意义一般。

没听说过上古神明还跨行业兼职的,共工既然已经是水神,自然不可能是妖族拜的那位仅次于三圣后面的“大荒山神”。

究竟是哪个山头的村干部能这么流芳千古?

赵云澜指尖一顿,骤然想起鸦族那两句话,两个字在他心里浮现出来——昆仑。

过了不知多久,妖族才参拜完落座,美丽的女妖穿梭在人群中间,端茶倒水上酒上菜,群妖夜宴正式开始。

沈巍以开车为由拒绝了酒水,看着赵云澜喝了一杯下去,这才又催促说:“我们是不是该告辞了。”

赵云澜点了点头,刚要站起来。

就听众妖中突然起了一阵喧哗。

赵云澜侧耳问:“怎么了?”

沈巍往高台上看了一眼:“那条蛇把一个半妖推到了台上,半妖身上妖气外露,黑气缭绕,身上有血气,应该是犯了不少事,大概为了免得他被遭天谴连累别人,妖族内部要先拿他开刀吧,他们的老传统了。”

如果郭长城在这里,他会发现,这人正是那天差点被他撞倒的男人。

赵云澜听了一耳朵,知道是别人的家务事,也就没了兴趣,在蛇四叔宣读这人种种罪状声中,他把胳膊交给沈巍,让他扶着自己往外走去。

在他们快走出去的时候,蛇四叔念完了,宣布:“鸦族半妖,不思正道,多次伤人,有违天理,我等不才,愿清理门户,替天行道……”

“鸦族”二字让赵云澜和沈巍的脚步同时顿了一下。

与此同时,门口一个声音陡然打断蛇四叔:“慢着!”

那声音沙哑得不像样,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不祥。

沈巍一抬手把赵云澜拉到自己身后,目光顿时冷得能掉出冰碴来——只见妖市门口齐刷刷地站了一排身披黑袍、其貌不扬的人,他们个个背负双翼,羽毛漆黑。

是鸦族。

分享到:
赞(370)

评论34

  • 您的称呼
  1. 居老师护妻狂魔

    女鬼2018/08/15 15:05:37回复
  2. 巍巍护妻狂魔上线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19 23:07:35回复
    • 护夫~~哈哈哈 给我们澜澜点面子

      巍澜啊~2018/12/09 13:39:55回复
  3. 这里赵处叫沈教授好哥哥的时候,总觉得剧版里白叔临场发挥叫黑袍哥哥,是不是突然想到了这句来了灵感

    镇魂女孩不下线2018/08/24 17:16:22回复
    • 加一鸭,画面莫名喜感

      大居居呀2018/08/29 19:12:09回复
  4. 白宇演活了赵云澜

    匿名2018/09/04 13:37:46回复
  5. 好哥哥,黑袍哥哥

    匿名2018/09/04 22:08:25回复
    •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噗)

      匿名2018/10/18 10:01:17回复
  6. 五刷镇魂,溺毙在巍澜的甜蜜里

    子韧2018/10/15 15:55:49回复
    • 对对对对!一会哭一会笑的,室友以为我是神经病。。。

      镇魂女鬼2018/11/18 13:23:45回复
  7. 我也刷了几遍了,还是自动带入龙哥白叔

    匿名2018/10/19 13:17:17回复
    • ⊙▽⊙
      +1

      匿名2019/01/19 19:42:26回复
  8. 这里的昆仑出现之前 赵云澜已经着手查有关昆仑的事了 强迫症真的想知道他从哪里得知有昆仑这号人物在的

    我心巍澜2018/10/30 16:19:42回复
    • 是之前鸦族袭击他的时候不是说了什么嘛,但是小说里面没有写出来,写的是“。。。”,个人觉得是那时候鸦族说出来了,澜澜也听到了,就是没有直接写出来。
      还有就是可能澜澜潜意识里一直有昆仑,只是后来串起来了。

      匿名2018/11/21 16:49:40回复
    • 或者可能是鸦族说的那个地址,是昆仑山

      匿名2018/11/30 17:29:15回复
    • 应该是当时鸦族袭击他时说的那段话,感觉那段话指明一个地方,赵云澜猜到了昆仑

      匿名2019/01/20 20:10:18回复
    • 澜澜先知道昆仑山,然后了解昆仑山的时候发现了昆仑君吧

      拢龙乖,麻麻抱2019/02/15 15:23:33回复
  9. 我倒回去看鸦族的两句话 也没提到过昆仑

    匿名2018/10/30 16:20:30回复
  10. 居老师的朱一龙么么扎

    朱一龙老婆2018/11/07 20:25:07回复
  11. 黑袍哥哥慢走

    匿名2018/11/14 19:39:47回复
  12.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哦

    匿名2018/11/17 21:06:10回复
  13. 妈呀,嘴都快咧到耳朵了,笑死我了,小澜孩

    匿名2018/11/17 21:07:18回复
  14. 护妻狂魔啊护妻狂魔,我就爱这种美人攻暴躁受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6:33:37回复
  15. 猥琐的姨母笑啊是我啊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6:35:38回复
  16.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呦

    匿名2018/11/25 00:19:57回复
  17. 看来妖族是故意的,她们还是希望赵云澜醒来

    性感幽畜有股沟2018/12/02 10:05:57回复
  18. 就是鸦族说的,说的那段话那个地址,指的就是昆仑山,说到昆仑山就能联想到昆仑啊,毕竟是个上古神,说到他的昆仑山必定跟昆仑有联系

    龙哥上床吧等的花都谢了2018/12/12 00:38:43回复
  19. 楼上的称呼有毒

    芒果椰子猴2018/12/12 21:49:54回复
  20.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哦~

    匿名2018/12/25 13:50:46回复
  21.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呦

    Dylan2019/01/06 12:29:16回复
  22. 怎么办,地铁里看,就是忍不住满脸的姨母笑。

    匿名2019/01/07 14:09:04回复
  23. 沈巍摔开他的手,过了一会,他看见赵云澜的手漫无目的地在空气中乱摸,犹豫了一下,又偷偷地握住了。

    匿名2019/01/14 02:55:52回复
  24. 追剧追书追评论,疯了吗

    山魏澜2019/01/15 18:37:51回复
  25. 赵云澜挤眉弄眼地用唱戏的腔调说:“好哥哥,人家想你想得不行了,你快从了吧。”噗哈哈哈哈

    巍澜一辈子❤2019/02/10 14:15: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