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半路杀出

刀光无声地一闪,分毫不差地架在了来人脖子上,周翡当即将刀尖往前一送。

这就是长刀无可比拟的优势,刀尖微弯,只要轻轻一划,便能从颈侧一只抹到喉管,保证对方一声吭不出来就能去见阎王。

然而下一刻,周翡硬生生地止住了刀势。

她看清了刀下的人。

那是个中年人,两鬓斑白,并不瘦,但不知为什么,身上总有什么地方显得特别穷酸,他袖子挽着,有一双干粗活人的手,身上还粘着不少草料。

周翡的刀太快,中年人甚至没来得及惊惧,先本能地冲她露出一个慈祥中带着些许讨好的笑容,随后才发现自己脖子上架着一把通体泛着寒意的刀,那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一动也不敢动了。

是马夫吗?

周翡虽然没什么常识,但也大概知道军中似乎应该有专门管马的人,司马应该也属于军务。

那么这个人也是伪朝官兵?

她皱了皱眉,不愿意草菅人命,但任务重大,也不想掉以轻心,因此便只是一动不动地将望春山卡在这人脖子上,预备着他一旦有异动,便立刻给他开闸放个血。

许是她表情平静,并没有什么凶神恶煞的表现,两人无声僵持了片刻,那中年人再次小心翼翼地冲她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坍了半壁江山的豁牙,一看就是个穷苦出身。

然后中年人仿佛是怕刺激到架在他脖子上的刀一样,极轻地动了动嘴唇,喉咙几乎没动,用几不可闻的假声问道:“祝姑娘‘五福临门’,敢问‘五蝠’是什么颜色的蝠?”

周翡:“……”

劳驾,这说的是人话吗?

被人一刀架在脖子上,还能问出这种不知所谓的问题。

周翡表面平静实际紧张的心绪被中途打断,一时有点脑抽,不知怎么想起邵阳城里,徐舵主为了赔罪给李妍的那枚五蝠印,便顺口道:“红的。”

那中年人闻言,神色一整,接着,他缓缓冲她举起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将脖子上一截脏兮兮的细线掏给她看,小心地避开望春山的刀锋,将细线下挂的一截羊骨头拽了出来。

他在周翡莫名其妙的目光下,将那羊骨窝在手中,轻轻一掰,羊骨竟从中间断成了两截,中间藏着一个小小的印章——上面画着五只蝙蝠。

居然真是行脚帮的五蝠令!

在周翡印象中,行脚帮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东西,然而总归不是北朝的人,否则当时杨瑾和徐舵主也不会被她三言两语挤兑得便将李妍送回来。

但是她才闯进来,就有个自称是行脚帮的内应出来接应?

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实在怎么看怎么可疑。

何况她擅闯北端王大本营分明是临时起意,除了谢允,连他们寨中自己人都不知道,这人又是怎么回事?

那“马夫”见她一脸不信任,便小声道:“小人郑大,乃是‘黄字蝠’,受‘红徐’之托,‘上梁装耗子’,已经收了翅膀三个多月了,约了今日‘月上梢头’,适才听见‘猫叫’,特来看看,有‘老猫’在,得小心。”

周翡:“……”

这是哪个地区的黑话?听不懂!

周翡漠然的目光在望春山上停留了一下,心道:“捅死还是留着?”

这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她便还是收起了望春山——倘若周翡真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便一定要斩草除根的狠角色,根本不会有此一问,刀刃早已经抹上了这个“郑大”的脖子,被这人一打岔,刀锋上杀意已竭,周翡感觉得出,这才顺其自然地留了对方一条小命。

郑大还不知道自己方才在生死边缘上走了一圈,十分和善地冲周翡一抱拳,说道:“跟我来。”

周翡的刀没有还入鞘中,她大概看得出眼前这个人武功不怎么样,但是依然没敢掉以轻心,虽然方才没捅下去,却始终留心着此人的一举一动。

就在她阴差阳错地跟着郑大在宅院中流窜的时候,谢允那头稍微遇上了点麻烦。

引开几个弓箭手而已,本来是件小事,谢允自信片刻就能脱身,但谁知哨声响起的瞬间,一道黑影便突然从那院中飞掠而出。

谢允只是余光扫了一眼,立刻知道不对,撒丫子狂奔起来——来人瘦脸鹰钩鼻,虽不过普通侍卫打扮,却绝对是个顶尖高手。

以谢允的轻功,竟然一时没能将他甩脱。

只见那人嘴角突然露出一个冷笑,长袖甩开,“哗啦啦”一阵响,一只铁爪凌空抛来,直奔谢允后心。

谢允足尖在墙上轻轻借力,羽毛似的飘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个身,那铁爪发出一声轻响,像个捕鼠夹子一样自己合上了,险险地抓烂了谢允一片衣角。

而后随着风声被爪后的锁链拽了回去,在空中重新打开,“吐”出了那块烂布。

谢允稳稳当当地落了下来,伸手在露出中衣的肩上摸了一把,脸色几变,最后落在了一个微笑上,说道:“扒衣咸猪爪,原来是北斗破军前辈,久仰久仰。”

此物其实叫“搜魂绝命爪”,是破军陆摇光的招牌。

“哦,‘过无痕’。”陆摇光盯着谢允,没理会此人的胡说八道,咧嘴笑道,“你又是什么人?”

谢允像个酸唧唧的书生似的,整了整衣冠,客客气气地说道:“一个跑腿的,区区贱名不足挂贵齿。”

“跑腿?”陆摇光盯着他,“什么时候‘过无痕’成了烂大街谁都会的功夫了?怎么,赵渊害死一个亲侄儿不算,还培养了一帮赝品留着备用?”

整肃的脚步声传来,谢允目光一扫,只见城中那帮□□也赶不上热的的巡逻官兵们总算跟上了趟,从几个方向涌上来,将他围堵在中间,无数长弓短弩对准了他。

谢允将双手一背,露出一张几乎能去拜年的喜庆笑脸,说道:“哪里,皇宫大内,哪怕赝品,也不能是区区在下这幅穷酸样子啊。‘过无痕’跑得快,皇上推而广之有什么不好,东海那位都没说不让,破军前辈就别跟着咸吃萝卜淡操心啦。”

陆摇光从他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油盐不进味,当下也不再废话,简单粗暴地挥手道:“此人是刺客,拿下。”

他话音未落,围成了一圈的弓箭手手中流矢齐发。

谢允瞳孔一缩,猛地往后躺倒,平着便从墙上“摔”了下来,流矢带着劲风与他纷纷擦肩而过,矮墙暂时成了他的屏障。

陆摇光的大铁爪自上而下抓了下来,要趁他变换身形时给他来一爪。

谁知谢允竟以这平躺的姿势落了地,手掌却扭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仿佛断了似的从背后伸出,轻轻一撑,他往后滑了一尺多,铁爪在千钧一发间正好落在他两条长腿之间。

谢允一翻身从地上蹿了起来,乐了:“原来不是‘扒衣咸猪爪’,是‘断子绝孙爪’啊!破军狠辣之名果然并非浪得虚名,在下佩……”

他说到“佩”的时候,已经流星一般地冲围过来的官兵撞了过去。

为首的人手中拿的不是连弩,刚射出一箭,还没来得及换上新的,谢允已经冲到了眼前,不知是不是方才周翡强行撕开卫兵包围圈的时候太血腥暴力,这几个兵好似没从她手撕活人的阴影里出来,一见谢允冲过来,自己先慌了。

“……服得很!”谢允将长袖一甩,冲着有些畏惧的官兵一声怪叫,“哇!”

好几个人本能地抱住头。

谢允毫不客气,“哈哈”一笑,直接踩着人头跑了过去,陆摇光才不吝惜小兵性命,搜魂绝命爪一刻不停地追上来,抓了两次,没抓到这滑不留手的“刺客”,反而伤了不少自己人。

谢允火上浇油道:“打得好!”

说完,他便专门往人多的地方冲,弄得围堵他的官兵好一阵人仰马翻。

而就在这时,又有尖锐的哨声响起,众人连同谢允在内都是一惊。

只听那边喊道:“有刺客!来人,抓刺客!”

陆摇光大怒,随即明白过味来,自己居然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

谢允心里却“咯噔”一声——不好,被发现了,周翡还是太急躁。

而真刺客周翡正莫名其妙地趴在房檐上,心里纳闷道:“哪来的刺客?抓谁呢?”

那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郑大对这宅子里卫兵分布、弓箭手死角一清二楚,一路有惊无险地将周翡带进了内宅附近,再往里,凭他的武功就进不去了。

这大宅子外面看起来十分气派,后院却有几分平民气,既没有小楼也没有站满弓箭手的楼顶,周翡满心戒备与疑惑,心道:“那曹胖子躲在这吗?”

她没有贸然行动,等那郑大离开之后,先是在墙根躲了半晌,谨慎地搜索落脚的地方。

然后她看见了一只壁虎,正顺着墙角往上爬。

周翡灵机一动,跟着壁虎一起趴在墙上,趁着院子里的侍卫一转身,她四脚蛇似的几下蹿上了屋顶——那里正好有一棵遮阴的大树,藏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是不能够的,但以周翡的身形,蜷缩起来还勉强能挡住。

此时她离目标已经很近了,周翡屏住呼吸,花了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才将一块瓦片悄无声息地揭下来。

看清了屋里的情景,她心里先是一喜——那曹宁正在屋里,非常好认,因为体型十分特立独行。

随即又是一沉——北端王身边有几个贴身护卫,其中一个虽然打扮成了个普通的男侍卫,但离近了这一看,周翡还是一眼认出来了,那是寇丹。

周翡能靠一把望春山缠住寇丹,已经是超常发挥,只要单打独斗时间稍长,她绝不是寇丹的对手,更不用提从她手中挟持北端王。

然而只差最后一步,她又怎么能甘心功败垂成?

她的心在狂跳,然而怕寇丹察觉,愣是没敢大喘气,周翡强行将自己的气息压成若有若无的一线,然后入定似的闭上眼。

千锤百炼过的精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集中起来,扫荡一般将杂念清除干净,周翡一动不动地模拟自己如何闯进去,寇丹会如何反应……

就在她心里已经跟寇丹大战了几百回合的时候,听见了外面大叫“抓刺客”的动静。

周翡蓦地睁开眼,心想:“谢允?”

随即又摇头,感觉不太像——因为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谢允分明是帮她引开视线,不大会又把人引回到这边来。

那么……

她突然想起那等在门口、满嘴黑话,还莫名其妙带她进来的郑大。

等等,难道他要接应的另有其人?

就在这时,外面已经响起了刀兵之声,寇丹一挥手,屋里的几个近卫都戒备起来,将曹宁团团围住,另有几人出去探查。

曹宁放下手中的书卷,诧异道:“现存的高手中,还有行事这么冲动的?”

寇丹自然而然地认为屋外的人是周翡——眼见中计,那小丫头说不定会想到釜底抽薪这一招,但是她并不怎么在意,寇丹承认,周翡的破雪刀有几分样子,乍一看确实唬人,然而刀法厉害,不代表她能从自己手里带走人。

她当即不以为然地一笑,取出袖中长钩:“不算什么高手,王爷不必……”

寇丹话没说完,突然一样东西破窗而入,一个近卫眼疾手快地将那东西挑起来扔了出去,不料那玩意在空中炸了,土灰胡椒面喷得到处都是——倘不是那近卫手快,指不定已经见屋里炸成云山雾绕的“南天门”了。

寇丹:“……”

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实在不像四十八寨那群名门正派的风格。

院里的卫兵们很快反应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将曹宁所在的屋子围了起来。

只见外面闯进来的乃是一帮衣衫褴褛的歪瓜裂枣,扔进流民堆里能以假乱真,身上打着补丁,有手持鱼叉的,有拿着马鞭的……还有个人手持一块边角处镶了刺的抹布上下翻飞,每个人身上都仿佛写着“我是流氓”四个大字,唯独领头一人手持雁翅刀,年轻英俊且十分正派……就是有点黑。

周翡目瞪口呆。

来的人她竟然还认识——是那黑傻狍子杨瑾跟给他的狗腿子行脚帮!

周翡心念一转,立刻明白了。

郑大是他们的人,不知怎么混进了北朝官兵中,本来是约好了给他们引路的,谁知误打误撞便宜了她,结果杨瑾他们没找着接应的人,一时不慎又被巡逻兵发现,只好闹出老大动静来硬闯!

周翡:“……”

这内应也太不靠谱了,行脚帮怎么还没灭门呢?

寇丹一挥手拍散缭绕身前的烟尘,秀眉一皱:“你们不是四十八寨的人,报上名来!”

杨黑炭冷哼一声,上前一步道:“就凭你办出来的事,人人得而诛之!报名?你配?”

周翡:“……”

这黑炭还学她说话!

分享到:
赞(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这黑炭,好搞笑啊

    阿藏2018/12/30 16:18: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