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小人之心

周翡没来得及说话。

谢允脑子里便不知有发生了一串什么样的变化,他又斩钉截铁地将自己方才地话推翻了:“也不好,这样,你最好立刻带人全部撤出去,回到寨门前待命,然后回去送信!”

周翡:“……”

她皱眉想了想,问道:“祠堂中的人不救了?这些狗贼不杀了?那些乡亲们借了自己家给我们当隐蔽和通路,也不管他们了?为什么?”

谢允沉声道:“我问你,此处是什么地方?”

周翡:“蜀中四十八寨。”

谢允:“不错,此地是蜀中四十八寨,不是普通的叛军匪窝,有的是江湖高手,行军打仗未必在行,但是单个拿出来,个个都有行刺敌军主帅的本领,如果你是那曹胖子,你会放心将北斗黑衣人都派出去,让自己身边只有卫兵,轻兵简从地满大街乱窜?”

周翡一愣,方才沉在心口沸反盈天的杀意好似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她没想到这一点,因为以前没接触过这种权贵——闻煜是打仗的,不一样,谢允更不算——因此她不知道这些身居高位的人这么惜命。

谢允这一点说得对,她又不是四十八寨第一高手,既然连她都能这样轻易地找到刺杀机会,别人岂不是更能?

依曹宁的年纪,大当家北上刺杀伪帝的时候,他肯定出生甚至已经懂事了,他会在四十八寨的地界中不加防备?

周翡有些迟疑地点点头:“不错——但是或许他身边的侍卫里另有有恃无恐的神秘高手呢,还有鸣风的人,也未曾露面,那些刺客精通各种刺杀手段,保护起他来岂不是也有恃无恐?”

谢允听了她的几个问题,立刻意识到了周翡的言外之意:“你是说你的人都信得过。”

周翡就是这个意思——

随她下山的人都是她亲自点的,她要是不相信这些人,当初就会孤身前来。鸣风的叛变令人触目惊心,然而一宿之后平静下来,却并没有对四十八寨伤筋动骨,因为仔细想来,寨中倘有谁会背叛,那也只能是不与他人来往、多少年都特立独行的鸣风派。

剩下的这些年来在乱世中相依为命,在周翡看来,不说是胜似亲人,可也差不了多少了,她会第一时间将这个可能性排除。

她是为了四十八寨站在这里的,倘若怀疑到自己身后,还有什么理由舍生忘死下去?

谢允看着她澄澈的神色,嘴里一时有些发苦,良久,方摇头道:“我没有根据,只是跟这些人打过交道后的直觉。”

周翡问道:“直觉不信任别人?”

谢允这一天第二次在她面前愣住了,不过依然只是一瞬,他很快正色道:“信任——阿翡,信任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是一场豪赌,赌注是你看重的一切,输了就血本无归,明白吗?”

谢允第一次这样真心实意地跟她说出这么冰冷的言辞,周翡睁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谢允神色如常,目光中却透着仿佛一万年也捂不热的疏离与冷静,又道:“你敢赌吗?”

周翡:“……”

不是她不相信谢允的敏锐和判断,但她也知道,谢允看着大大咧咧,其实非常谨小慎微,他又不是他们四十八寨的人,一旦有风吹草动,生出的猜疑来十分正常。

一方面,她知道谢允这句话纯属歪理,但话被他这么一说,周翡心里却不得不打了个突,一时有些举棋不定——豪赌的比喻并不高明,但是她的“砝码”太重了。

另一方面,周翡绝不是个多疑的人。因为一点蛛丝马迹就怀疑自己身后的人,在目睹了镇上种种现状之后,依然能将这一切扔下,无功而返这种事,她实在做不出来,也实在过不去自己这关。

四十八寨同进退,要是这些年来,连这一点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岂非早就分崩离析了?

再说,她连自己人都不信,为何又敢信谢允?照他那“天下长脑之人”皆可疑的理论,她第一时间还应该怀疑谢允阻拦她刺杀北端王的因由呢?

何况她此时带人撤回,然后呢?挨个排查叛徒么?怎么查?这事她怎么和兄弟们交代?怎么和寨中长辈交代?怎么和眼巴巴配合他们、等着他们救命的乡亲们交代?而万一一切都只是虚惊一场,她干出的这些像人事吗?

谢允:“阿翡。”

“光是这一点理由,我不能撤。”周翡终于摇摇头。

谢允的引导给她指明了方向,但周翡如果只会依赖他的引导,全无自己的主意,她这会也不可能带着百十来号人守在这里。

谢允叹了口气,轻声道:“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忘了华容城中的暗桩了吗?忘了方才反水的鸣风了吗?为什么这些事桩桩件件地罗列在眼前,你还能相信你寨中人?”

那不一样。

因为地处北朝的暗桩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很少撤换人手,从不轮班,也就是说,那些暗桩很可能在当地一扎就扎根几十年,受人策反并非不可能。

而鸣风更是……

周翡张了张嘴,本想同他解释几句,却见谢允一抬手打断她,冷冷地说道:“阿翡,你有没有听说过‘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没有听说过‘易子而食’的故事?父母、子女、兄弟、夫妻、师长、朋友……这些不亲近吗,可是亲近又怎样,难道就能掏心挖肺了吗?”

周翡一呆,不由自主地想起他那只好似在寒泉中冻过似的手,头一次用心打量眼前俊秀又落魄的男人,突然觉得谢允本人就是一个大写的“孤独”。

白先生、闻煜他们对他毕恭毕敬、口称端王,是金陵、他家那边的人,他对他们避如蛇蝎。

羽衣班的霓裳班主约莫能算他的老朋友了,可是朋友之间却能以言语试探,言语中杀机暗伏。

周翡:“你……”

她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难过,然而在这么个进退两难之地,实在没有很难过的空间,因此只是微微地泛起一点。

谢允一对上她的目光,就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些什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回跟着她们来四十八寨是个错误,否则何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控呢?

周翡不是明琛他们那些人,而这里是蜀中,不是金陵。

此地没有高楼画舫,没有管弦吹笙,刀剑中长大的少年和少女,大约只知道“言必信、行必果”吧?

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他又为何要自爆其短,将自己一片赤诚的小人之心拉出来,在她面前展览呢?

“不过你的顾虑也有理,不如咱俩折中一下,”谢允后悔起来,假装思考了片刻,若无其事道,“刺杀曹胖子先从长计议,他要是这么容易死,也轮不到他带兵攻打蜀中,追上去肯定是自投罗网。你叫你的兄弟们不要等所谓‘大军准备开拔’的时机了,现在立刻偷偷撤出一部分,剩下的将宗祠中关的人放出来,然后里外相合,记得要速战速决,从城南打开一条豁口,让这些人从那出去,咱们突围入山。”

这话听着讲理多了,虽然与周翡一开始的设想截然不同,而且让她眼睁睁地错过了刺杀敌军主帅的机会,但好歹人能救下一些,不算完全的无功而返……

而且保险。

万一……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谢允真的说对了,她带来的人里面果真有叛徒呢?

她可以冒险,但不能拿别人冒险。

周翡经历了那么多,已经开始能控制住自己急躁的脾气了,她当即一甩头,将杂念甩出去,说道:“好,走。”

周翡宣布计划有变的时候,根本没给这一百多个弟子们反应的余地,也不曾解释前因后果,只简短地吩咐道:“传话,四十号之前往南边出城,四十号之后随我来。”

说完,她全然不等人反应,提起望春山便直接闯入了关押百姓的祠堂。

编号这个方法是谢允提的,每个人只需要盯紧自己前后号码的人即可,大家各自负责一小块区域,这种方式只是想这一百多个人串成一张大网用,却在这时显露了效果,四十号听见命令,见周翡突然冲出去,本能地跟上,“跟我来”三个莫名其妙的字在人群中口耳相传出去,一串隐藏在各处的人马突然跳出来。

周翡一刀横出,那看着宗祠的卫兵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人一刀割喉!

城中长哨响第一声的时候,周翡已经手起刀落在那宗祠中杀了个来回,宗祠大门被四十八寨的人强行破开。

“无常”的破雪刀极快,在她毫不留手的时候,真有暴风卷雪之威,好多人吭都没吭一声便身首分离。

北端王曹宁听见哨声蓦地抬起头:“怎么回事?”

他身边两个身披铠甲的“侍卫”将面罩推上去——豁然是鸣风楼主寇丹和本该和谷天璇一起走的陆摇光!

“山上传来的消息不会有错,”寇丹有些不安,她压低声音,飞快地辩解道,“这货匪人确实直奔此地,并且给他们山上送信说,他们会想方设法在北斗攻山的时候拖住我们……王爷请看,信还在我这。”

曹宁伸出一只养尊处优的胖手,一把推开寇丹的手,轻声道:“哦?那你的眼线没告诉你他们为什么提前动手?”

寇丹抿抿嘴,一时无言以对。

曹宁道:“要么他们比你想象的聪明,要么他们比你想象的傻——寇楼主,你猜是哪个?”

寇丹:“这……”

曹宁想了想,轻轻合上她的头盔,柔声道:“不碍事,一条小鱼而已,抓不到就抓不到。真的聪明就更好了,聪明人这会心里一定有一千重怀疑,你猜这个聪明朋友会不会因为疑虑重重、谁也不放心,而亲自回寨送信?”

寇丹一凛。

曹宁笑了起来。

城中官兵没料到周翡他们放着满大街走的敌军主帅不管,一出手却指向关人的宗祠,镇上的伪朝官兵反应到底慢了些,周翡将人放出来之后,毫不停留,直接带人往城南跑去,直到这时,本来埋伏在北端王身边的官兵方才集结过来。

断后的周翡只听身后有风声袭来,下意识地将手中刀鞘一甩,只听“嘶拉”一声,她猝然回头,见那官兵手中拿的竟然是华容城中仇天玑用过的那种毒水!

一时间新仇旧恨纷纷上涌。

周翡顿时不退反进。

华容城外曾让她无比忌惮的毒水在她眼里好似忽然之间减慢了速度,她人也像一道不周风一样,举重若轻地穿过纷纷落下的毒水,转眼竟到了追在最前方的官兵面前。

敌军大骇之下本能后退,那刀锋却已经尽在咫尺了!

就在这时,其他地方又接二连三地响起了哨声,方才北端王待过的那座临时征用的“中军帅帐”不知被谁一把火点着了,北朝官兵微乱,周翡趁机脱困而出。

她所到之处必血流成河,几乎杀红了眼,突然,不远处响起几处短促的哨声,周翡一抬头,见神出鬼没的谢允正冲她招手:“那边是南!”

周翡:“……”

谢允杀人是不成的,他趁乱放了一把火,又从死人身上拽了个警报哨下来,跑到哪吹到哪,普通官兵如何能抓得住这种神出鬼没的轻功,被他满城拉着遛了一圈,给四十八寨的人分散了不少兵力。

周翡“临时变卦”让敌我双方全都反应不及,再加上谢允这把跑得飞快的东风,三刻之内居然真的强行从南城冲出了一条口子。

 

作者有话要说:  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来自史记

分享到:
赞(13)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心疼谢允

    匿名2019/03/17 18:05: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