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一波三折

寇丹虚晃一招,紧随巨门之后,拢长袖站定。

她脸上依然带着不失风度的微笑,心里却对着周翡涌起一股疯狂的杀意——哪怕是对上赵秋生等人,凭着她神鬼莫测的烟雨浓,寇丹也有自信不落下风,可偏偏这个周翡,明着用的是破雪刀,暗地里却有些与鸣风一脉相承的诡谲意味,寇丹几次试图痛下杀手,都被她仿佛有预感似的躲了过去。

而且与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臭丫头动手的时候,寇丹明显感觉到,刚开始周翡纯粹是靠着运气与一点临阵时的小机变勉力支撑,到了后来,刀法却越来越圆融。

这让寇丹简直怒不可遏——这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居然在拿自己喂招!

鸣风楼说三更杀人,那人性命必过不了五更,二十年前是让人何等闻风丧胆,可是如今,堂堂鸣风楼主,居然被一个后辈胆大包天地当成喂招的人形木柱!

谷天璇仿佛能感觉到她心里的怒火,将手背在身后,冲她轻轻地摆了摆。

寇丹深吸口气,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妖艳的面孔有些扭曲,心道:“是了,反正他们也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多久了,到时候落到我手里……”

一个寨中弟子狂奔上山,接连推开众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以赵秋生为首的长老堂身边,压低声音,飞快地说道:“赵长老,山下突然有大军来犯,足有数万人之多,四方都有,好像是伪朝的人。”

赵秋生:“……”

周翡那小兔崽子的乌鸦嘴,说得居然一个字都不差,天理何在!

赵长老一张写满震惊的脸不巧被谷天璇误解了,谷天璇还以为他是“大惊失色”,当即适时地开口道:“千钟、赤岩两派的高手,在下都亲自见识过了,这一趟便也不虚此行,我敬诸位都是英雄。”

说着,“巨门”十分儒雅地一摆袍袖,“刷”一下合上折扇,冲在场几个人抱了抱拳,特意在周翡面前停留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因此谷某人也不想造成无谓的牺牲,不瞒您说,我在此和几位试手的时候,我的一个兄弟已经带上伏兵来围山了……唉,大军一动,干系甚大,蜀道又难行,如何趁李大当家不在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们的人混进来,这事前前后后也是让我们兄弟二人掉了不少头发——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等在圣上面前也不好交代。说来惭愧,今日的围山行动,我们不得不慎之又慎,甚至不敢正面试探贵寨铁桶似的防务,为了万无一失,区区不才在下只好亲自上山来,先会一会诸位英雄,调虎离山片刻,让我那兄弟的路好走一些。”

赵秋生冷哼一声:“你待怎样?”

谷天璇笑道:“四十八寨藏龙卧虎,多少稀世少有的顶尖高手隐藏其中,区区以为,能不动手,咱们最好还是不要动手,大家太太平平地凑在一起,把话说明白了,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好事一桩?”

仅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功夫,四下里接二连三的信号弹先后炸上天,好似一个比一个响、一个比一个急迫。

此时,瞎猫碰上死耗子蒙对的周翡也好,从头到尾听过了周翡推断、心里勉强算是有数的赵秋生等人也好,心里都不由自主地七上八下起来——北斗来了多少人?

四十八寨的反应及时吗?

林浩那小青年到底靠不靠得住?“

周翡再次下意识地看了谢允一眼,不过这一次,她没等谢允给她任何反应,已经率先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周翡知道,谢允把该告诉她的都告诉她了,剩下的事,只能靠她自己和一点点运气,她心里回想着谢允那些几乎成了体系的论段:“有道是‘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聪明人懂得取舍,愚人容易动之以情——但是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既非君子又非小人,不怎么聪慧,但也不至于愚昧,要让无数这样的人都心甘情愿地聚在你身边,头一件事,你得‘取信’于众,你要记着,听命于人者,容易受别人影响,能影响别人的人,才能聚齐千军万马。”

周翡一转头,正好看见赵秋生给自己递了个询问的眼神,那又臭又硬的老古板眼神里也不免带了些忧虑和心虚,仿佛还想从她这找些底气,那种忧虑简直就像她自己在照镜子,只一刹那,周翡就莫名不慌了。

她这一盆小小的沙砾,居然也隐约堆出了一个小山包。

周翡沉稳地冲赵秋生一点头,拄刀而立,颇有几分山崩不裂的自若。

赵秋生紧绷的眼神顿时微微放松了些,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轻了不少。

他从一开始认为这个周翡很没有眼力劲儿,不早不晚,非得这时候回四十八寨,纯属添乱,可是前后不过半宿的光景,他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开始关心她的意见。赵秋生有点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片排山倒海的领头浪花,还没来得及冲上堤坝,居然已经被赶上来的后浪拍了个劈头盖脸,真是又松了口气,又好不憋屈。

赵秋生将手中剑往身后一背,冷笑道:“不想动手?莫非你们千里迢迢赶来,机关算尽潜入我寨中,是来吃年夜饭的?”

谷天璇没理会他这明显带了挑衅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道:“四十八寨隶属我朝疆土,诸位占山为王,已经十分无法无天,偏吾皇有爱才之心,派我等前来,以‘招安’为第一要务。只要诸位弃暗投明,朝廷也必然既往不咎,绝不会亏待了诸位,这种包票在下还是敢打的。”

赵秋生暗暗吐出一口长气,用容忍别人在屋里放屁的博大胸怀忍住了没当场发作,问道:“还有呢?你身后那女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当叛徒,她想要的又是什么?”

寇丹用几根牛毛似的小针缝上了被周翡划开的长袖,听问,她一低头,咬断了针上的细线,红唇中贝齿一闪,显得格外惹人怜爱……如果她手里的针不是要人命的东西。

“我啊,我没别的事,就想向李大当家讨一样东西,”寇丹笑道,“说来要笑死人,外人都知道世上有‘海天一色’这么个宝藏,我拿着其中一把钥匙在蜀中山林里默默无闻十多年,要不是谷大人告知,居然都不清楚有这码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对不对?”

赵秋生和张博林对视一眼,全都不明所以,心道:“这娘们儿胡说八道什么呢?”

谷天璇点点头,帮腔道:“不错,当年鸣风楼大逆不道,手伸过了界,竟连刺杀圣上的脏活都接,为了这一桩蠢生意,老楼主师兄弟两人亲自出手,幸有廉贞兄伴驾,那场刺杀没能得逞,两个逆贼反而中了廉贞兄的‘透骨青’之毒。”

寇丹听得他将自己师父师叔称为“逆贼”,神色漠然,眼皮都没眨一下。

谷天璇又道:“透骨青乃是天下八大奇毒之一,大罗金仙尝到一点,也得乖乖重新投胎,可那两个逆贼却一直活得好好的,其中一位更是十分硬朗,道如今须发皆白,不杀还不肯死——百闻不如一见,依我看,这‘海天一色’简直有起死回生之功。”

隐隐猜到鱼老的下场是一码事,听见敌人当面提起却是另一码事。

周翡握刀的手陡然紧了。

寇丹将视线投降她,笑道:“前一阵子从鸣风的暗桩传来一些消息,说我四十八寨出了个好了不起的南刀传人,手刃了青龙主郑罗生,我还在奇怪究竟是哪一位高人,如今看来,就是阿翡了吧?”

赵秋生:“什么?”

张博林几乎与他异口同声道:“你宰了活人死人山的龟孙?”

周翡:“……”

这事真没法解释,眼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寇丹长长的指甲叩着自己的手心,笑道:“若我没猜错,海天一色的信物,大当家自己有一件,忠武将军吴费有一件,当年山川剑肯定也有一件——后来十有八/九是落到了郑罗生手上。大当家抢先派人迎回吴氏遗孤,又随便找了个名目将亲闺女派出去,找到郑罗生,杀人立威两不误,眼下,她手中肯定是手中三件信物俱全……或者拿到更多了吧?李大当家真是好手段,奴家佩服得紧,只是一个人不好太贪心、占尽天下便宜的对不对?”

周翡满心杀意,冷冷地看着她,轻声道:“一派胡言。”

寇丹也不与她争辩,十分甜蜜地一抿嘴,她回头冲谷天璇道:“大人,我看时辰差不多了。”

谷天璇尚未开口,便听不远处有整肃的脚步声传来,他顿时满脸万事俱备的志得意满,好整以暇道:“第一,请诸位放下刀剑,归顺朝廷,第二,请周姑娘交出吴家人和你从郑罗生那拿到的东西,第三,辛苦诸位给李大当家送一封信,叫她速速归来,顺便将她手中的海天一色信物奉上,与我兄弟二人入京请罪,圣上宽厚,定不会为难她——仅此而已,就这几条,诸位看,不苛刻吧?”

张博林听了这通连环屁,当即横眉立目,便要破口大骂。

忽然,他的目光越过北斗与寇丹等人,看向来人的方向,张博林先是一呆,随即神色骤变,怒目金刚转眼成了笑口弥勒,哈哈大笑道:“不苛刻,能办,龟儿子,你跪下叫声‘爹’,给咱们磕十个孝子贤孙头,什么‘海鲜山珍’,咱们都能给你弄来。”

谷天璇心生不祥,蓦地扭过头去,只见来人居然不是他约好的伪朝大军,而是一帮四十八寨弟子。

那些弟子们个个训练有素,从四方跑来,整齐划一,隔着数丈之远站定,大声道:“东南第一岗哨已经砍断吊桥,敌不能入!”

“第二岗已经放出毒瘴,斩敌数百,狗贼不敌,已经撤回。”

“第三岗已在山谷布伏。”

“第四岗杀敌军参将……”

谷天璇方才百般故弄玄虚,这会他的每一个唾沫都变成一巴掌,千手观音似的抽回到自己脸上,那张俊秀优雅的脸上青了又紫,紫了又黑,暴跳的青筋差点破皮而出。

倘若这会往他头上楔根钉子,这位“巨门星君”的狗血大约能喷上房。

周翡一抖手腕,提着望春山看向谷天璇,似笑非笑道:“谷……那个大人,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要不您进来喝杯茶?”

张博林乐不可支道:“你这丫头蔫坏得很,对老子脾气!”

谷天璇充耳不闻,喝道:“走!”

他一声令下,方才散开的黑衣人顿时围拢过来,护着他往来路撤去,而那寇丹一声长啸,几个鸣风楼的刺客各自施展轻功,好像几只大蜘蛛精,七手八脚地撑起了一张牵机丝织就的大网,挡住众人脚步。

张博林一挺长木仓,便要往那网上硬撞:“贱人,你哪里走!”

寇丹方才缝好的袖子用力一抖,袖中放出一团白烟,也不知有毒没毒,冲着张博林便涌了过来,张博林忙屏息后撤,就在这时,一柄长刀落到他面前,挑、拨、挡、撞几下,白烟里潜伏的细针通通被拦了下来,落在地上泛着幽蓝的光。

周翡道:“张师伯,小心点。”

张博林这才察觉到自己得意忘形,一时有些讪讪。

而就这么片刻的光景,谷天璇与寇丹两人已经撤出了数十丈,眼看要跃入洗墨江中,只留下一干没用的黑衣人和鸣风弟子断后,眼看已经追不上了。

分享到:
赞(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艾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脸啪啪的

    阿鲤2019/03/03 22:46: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