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常

赵秋生的头皮都炸了起来,他虽然一直觉得周翡脾气臭欠管教,不太喜欢她,却也绝对不能让她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不然回头他怎么和李瑾容交代?

他心里大骂这些小青年不靠谱,一时顾不上张博林那老东西是占了上风还是处了下风,当即便要趋身上前,怎么也得在周翡之前拦住寇丹。

可无论是周翡还是寇丹,身法居然都比他想象得快得多。

寇丹也没想到居然是周翡这么个小丫头向她挑衅,她长眉一抬,打量着周翡的眼神带了些许讶异,手上却并不因为轻敌而客气。

寇丹整个人像流云飞絮一样轻飘飘地往后飘了几丈远,同时长指甲轻轻一捻,便将什么东西往周翡身上抖去。

那是寇丹成名之物,名为“烟雨浓”,是一种比头发丝还细的小针,几乎是看不见摸不着,防不胜防,能杀人于润物无声之间,鱼老便是死于这些貌不惊人的小针之下。

赵秋生没看见烟雨浓,却看清了寇丹的动作,一声惊骇的“小心”还没来得及出口,那两人已经在转瞬的光景中交了一回合的手,

只见周翡的望春山根本没有出鞘,长刀在空中划了一道堪称优雅的弧度,撞出了一片细碎的轻响,七八根牛毛似的小针纷纷抖落在地上。

赵秋生震惊地将滑出了两步的脚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盯着周翡的背影,心道:“这丫头的身手在哪里磨练得如此了得了?”

“周翡,”寇丹谨慎了起来,咬字极重地重复了一遍周翡的名字,仿佛第一次将她看在眼里一样,鸣风楼主将双手拢入袖中,低声道,“我倒是还没领教过破雪刀的厉害。”

周翡一声不吭地推开望春山——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比寇丹高明,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她对这个没怎么见过面的鸣风掌门的熟悉。

牵机乃是当年鸣风派的核心弟子倾尽心血一手打造的,那水中怪兽算是周翡半个师父,她在黑灯瞎火的洗墨江里泡了三年,即使蒙上眼、塞住耳,仅凭着无数次锤炼出的感觉,周翡都能躲开大部分的烟雨细针。

“望春山”是照着李徵的刀打的,对于周翡来说有点太长了,刀愈重,便显得人愈轻,两厢对照,有种奇异而庄重的不协调感,渊岳一般宁静而坚定地站在那里。

面对北斗双星的时候,她背后有个绝代高手段九娘,面对郑罗生的时候,纪云沉毕竟只是让她拖时间,并没有要求她真同青龙主拼个你死我活,面对杨瑾的时候,她三天没睡好觉,想的是背水一战——输了也只能接受,好歹她堂堂正正地应过战。

而此时,她站在这曾经闻名天下的刺客面前,周翡却心知肚明——她背后是命悬一线的四十八寨,没有段九娘支援,拖时间也等不来奇迹,而万一有差池,她恐怕就得交代在这。

寇丹不是她遇到的最厉害的敌人,却是第一个她明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却还得硬着头皮上、而且身后毫无退路的敌人。

“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方面要明察秋毫,要态度坚定。”谢允告诉她的最后一句话,“但是当你走到拔刀的那一步时,就闭嘴、闭眼,把你整个神魂都凝结在刀刃上。不要想输赢,也不要想结果。”

周翡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开始冒头的万千思绪拢成一把,强行压了下去,刀尖一转,指向寇丹。

鸣风楼的刺客可不会讲究长幼有序的那些虚礼,寇丹察觉到周翡整个人气质一变,当即便将她当成了眼前大敌,寇丹从长袖中摸出一条蝎尾一样的短钩,招呼都不打便蓦地上前。

她一身贴身短打扮,唯有袖子宽而长,像两条头重脚轻的蝶翼,一股冰冷的暗香顺着她的长袖扫过来,下一刻,周翡被她的烟雨浓包围了。

寇丹在绿树依然浓郁的深秋里洒了一把杏花雨——沾衣欲湿、无处不在——那些小针太密集了,以至于周翡身边竟升腾起一层细针凝成的“白雾”,被鸣风的针尖扫一下并不要命,要命的是针尖上见血封喉的毒。

这时,周翡突然动了。

以快制快,她毫不犹豫地选了“风”一式。

枯荣真气忽明忽暗地随着刀光游走,长刀背上被两人内力所激,黏了一圈牛毛细针,将那暗色的长刀裹得好一番火树银花。

这一瞬间,周翡仿佛回到了她浸泡三年的洗墨江。

牵机轰鸣,在她身边缠上无休无止的杀机,她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被鱼老逼着强行入定的“闭眼禅”,正心无旁骛,刀锋与牵机、与烟雨浓接触的每一个微妙的角度,都分毫不差地映在她心里。

突然之间,面前的是寇丹还是牵机都不重要了,周翡心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就在这时,只听“呛”一声,望春山撞上了寇丹手中的短钩,周翡手腕猛地一震,刀身上沾的细针“稀里哗啦”地掉了一片。

寇丹倏地一眯眼,短钩不偏不倚地卡在了望春山的刀背上,继而她低喝一声,力道顺着短钩传过来,将长刀卡了个纹丝不动。

与此同时,寇丹突然一张嘴,一支拇指大的吹箭冲着周翡的面门打了过来。

此时两人之间不过一刀的距离,倘若换成李瑾容或是赵秋生他们,大可以一掌拍过去,强行将自己的兵刃夺过来,可是寇丹同周翡之间几乎有一辈人的差距,哪怕鸣风刺客一脉多重奇技淫巧、硬功不那么扎实,那寇丹作为一派掌门,身上的功力也不是周翡能抗衡的。

此时,周翡要么被那吹箭钉个正着,要么只能被迫撒手弃刀。

而在“烟雨浓”的主人面前弃刀会是个什么下场,连李妍都知道,李妍吓得一时不知该冲谁呼救,周围一大堆师叔师伯的名字争先恐后地涌到嘴边,全都堵在了她的嗓子眼,她手脚冰冷,连“喵”都没喵出一声。

谢允的手缩进了袖子。

而就在这时,周翡忽然一压刀柄,倏地松了手。

望春山在方才两边角力中生生给压出了一个弧,周翡这边一松手,刀身顿时飞快地震颤起来,方才没有抖落的牛毛小针起雾似的迸溅了一片,寇丹不得不挥长袖挡在自己面前。

周翡给自己争取到了这一刹那,她险而又险地侧头躲过那支吹箭,随后探手一拉震颤不休的刀柄,猛地往前一送。

望春山从短钩中间穿了进去,刀尖在极小的活动空间内轻轻一摆,竟然又是“不周风”中的一招,受短钩所限,她的动作极轻微,却极精准——真好似一阵无孔不入的小风!

锋利的刀尖顿时豁开了寇丹的长袖,寇丹当时只觉得自己揽在怀里的是一条毒蛇,抓也不是,放也不是。

她恼怒之下,运力于掌,死命将周翡的长刀往下按去。

可这一掌既出,寇丹却没有感觉到周翡的反抗之力。

周翡方才那险恶的一招仿佛只是虚晃,她手中刀不着力地随着寇丹的力道沉了下去,叫这刺客头子重重的一脚踏了个空。

寇丹微妙地踉跄了一小步,短钩一颤,她心里暗叫一声“糟”,果然周翡见缝插针,那被卡在短钩中“身陷囹圄”的长刀立刻又由虚转实,自上而下的扫过了寇丹的脚背。

寇丹的绣鞋上绣着三朵并排绽放的黄花,周翡一刀下去,正好将三朵花心连成了一条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森然的刀锋从寇丹脚背上飞掠而过,她蓦地变了身法,后退半步,向周翡飞起一脚,绣鞋鞋尖上迸出一柄小刀,捅向周翡腰侧。

周翡一拧手腕,整个人连同望春山一起飞身而起,在短钩中间打了个旋——这是她第三招“风”。

寇丹动了腿,短钩上顿时有了微小的缝隙,周翡的长刀顷刻间脱困而出,随后她竟不停歇,行云流水一般垫步、转身,一刀自上而下、大开大合地劈了下来——好像小小的旋风瞬间成了斩断天河的利刃。

在场众人愣是都没看清她怎么变的招!

寇丹愣已经连退三步,狼狈地躲开,头上发髻被刀风所激,满头青丝顿时垂了一肩一背。

这几近神来一刀叫赵秋生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只看得眼花缭乱,当即真心诚意地叫了声“好刀”。

直到这时,周翡方才强行压下去的踟蹰与犹豫才化为乌有,她心里终于真正做到了只有刀。

这大半年一来,周翡虽然勤奋,虽然每天都有全新的感悟,但她和破雪刀之间,一直有一层模模糊糊,几次触碰到、却都未能捅破的膜。

而那层“窗户纸”终于在她退无可退的时候破开了。

“刀法一个套路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你既不是李前辈,也不是李大当家,你的刀落在哪一式呢?”

破雪最后三式,“无锋”、“无匹”与“无常”,李徵乃是南刀之集大成者,功力深厚,几乎到了“大巧若拙”、“利刃无锋”的地步,因此他的破雪刀是“无锋”。

李瑾容天纵奇才,少时轻狂任性,一朝生变,无数艰难险阻像四十八座甩不脱的高山一样,沉沉地压在她身上,无论她有多怕、多畏难、多想退却,都得咬着牙往前走,久而久之,她将自己磨砺得无坚不摧,因此她的破雪刀是“无匹”。

而周翡的破雪刀,却学得堪称仓促,李瑾容抱着“姑且教给你试试,实在学不会就拉倒”的心传了这一套刀法给她,她被无数前辈高人摇头,又在一次次被逼着赶鸭子上架的时候剑走偏锋,将破雪刀当成一支可以随便嫁接的花——枯荣真气、牵机剑意、断水缠丝……甚至坑蒙拐骗,逮哪插哪,逐渐磨练出了她自己的刀。

无常。

她的刀突然之间仿佛冷铁有了生魂,猛虎长出双翼。

而周翡像个踩着无数碎尸瓦砾、垫脚往墙外张望的孩子,在一圈险恶要命的“烟雨浓”里,她终于扒上了墙头的花窗,得以张望到墙外的天高地迥、漫漫无边。

不过哪怕她一瞬间越过了心里的十万大山,外人也看不出来。

在其他人眼里,周翡只是将手中一把望春山使出了叫人头晕目眩的花活,从烟雨浓中穿梭而过,片叶不沾身,还面无表情地打散了寇丹的发髻!

张博林分明已经被谷天璇逼得左支右绌,见此情景,却依然在百忙之中分出一丝幸灾乐祸的闲暇,笑道:“哈哈哈,该!”

然后乐极生悲,被谷天璇一剑刺破了左臂。

赵秋生先后经过了极端的忧心、惊骇、震撼后,此时又冒出一点不是滋味来,心里酸溜溜地想道:“他们李家人刀上的造诣倒真是一脉相承的得天独厚,哼!”

百般滋味陈杂,赵秋生总算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张恶犬”,提剑上前道:“姓张的,你还有脸笑!不就是区区一个北斗狗么?我来助你!”

场中形势骤变,周翡一人拖住寇丹,而随着赵秋生的加入,两大高手合力,来往几个回合,谷天璇的额角也见了汗。

四十八寨众人一拥而上,将来犯的黑衣人与叛乱的鸣风堵在中间。

就在这时,一颗信号弹突然从东边升起,炸亮了沉沉的天际。

谷天璇倏地退出战圈,低低地笑了起来。

分享到:
赞(12)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大当家的在回程路上,搞得赢的话这段就特别像林静恒拿杂牌军拖凯莱亲王等白银九。

    顾南风2019/07/11 10:30: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