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情之所至,想讨一个肌肤相亲的吻

龙城的群妖夜宴, 定在了阴历的腊月二十八,这年没有年三十, 就是除夕前的最后一天。

赵云澜一清早就收到了妖市的帖子, 是一只麻雀送到他窗口的。

他的办公室被保洁打扫得窗明几净,一侧是巨大的朝阳落地窗,拉开窗帘,冬日的阳光就成片地进来, 空调开得很足, 人在里面可以穿衬衫度日,养着两株翠绿欲滴的水观音, 门口还有一缸悠闲自得的银龙鱼。

音响里放着一首舒缓的古琴曲, 宽敞的办公室里,两个人各自占了一边——沈巍来给办公室里的植物浇了水, 就拿了本书坐在一边看, 暂时充当了他的助理, 赵云澜让他帮忙调好了一碗朱砂, 摸出厚厚一打没来得及用的黄纸符, 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画符, 一开始经常就废了, 慢慢地他开始习惯, 反而从打发时间变成了一种平心静气的放松方式, 平安辟邪的符咒在他桌角上摆了一排。

隔着老远, 都能感觉到纸符上面温暖而充沛的力量,他平时最不耐烦这种东西, 然而不知为什么,和沈巍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受对方影响,心会沉下来很多。

祝红敲门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相得益彰又互不相扰的两个人,她的脚步明显地在门口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走进去就是多余的,实在没意思。

她暗暗咬咬嘴唇,冷冷淡淡地冲沈巍点了个头,然后对赵云澜说:“我要出去一趟,年终奖下来了,我得替汪徵去趟银行。”

穷鬼赵云澜一听这话,立刻就有精神了,忙不迭地点了头:“嗯嗯,行,去吧。”

祝红又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表格:“还有,这是咱们部门今年年夜饭的预算支出,除了食品以外,一些祭祀用品得提前采购,我给你念念,没问题你签字,我去向财务申请借钱。”

祝红一项一项地念,赵云澜坐在那听,两人快速核对完,赵云澜接过来在她手指的位置签字,祝红说完公事,这才看了沈巍一眼,有些吞吞吐吐地问:“今年……今年你还和我们一起守夜吗?”

赵云澜头也没抬:“啊,不然呢?”

祝红方才面露喜色,下一刻,她却听见赵云澜又说:“不单我来,我还要携带家属呢,是吧老婆?”

也不知道是被他整天撩闲撩拨习惯了,还是因为祝红在场的缘故,沈巍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近乎打情骂俏地低声斥责了一句:“去你的。”

祝红的脸一瞬间又沉了下去,过了一会,她闷闷地说:“哦,那没事我走了。”

“哎,等等。”赵云澜叫住她,把桌上写好的平安咒收拾好,又拉开抽屉,从里面摸出厚厚一打之前画的,递给祝红,“古董街那头有个小店,在最里面那棵大槐树后面,也没有门牌,就一个老头看门,你敲门进去,替我把这个给看店的老头看看,价格老规矩,他都知道,不过告诉他一声,我这是摸瞎画的,让他仔细检查一下,要是有瑕疵,给他打个折也行。”

祝红接过来,顺手揣在羽绒服兜里,诧异地问:“你居然卖纸符?”

赵云澜笑了笑:“我得养家么,总得有点别的进项,刚买的房子,现在急需弄点外快来装修。”

祝红听也没听完,二话没说,转身就走了。

她其实本来还想问问,晚上去妖市要不要自己陪着他,可是眼下看来是不需要的了。

处长办公室的门被重重地带上,沈巍从古书里抬起头:“她对你是不是……”

“嗯。”赵云澜铺开一张新的黄纸,一边用手指在上面量,一边说,“我以前没注意到,现在既然知道了,最好还是趁早断了她的念想。”

沈巍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赵云澜无声地笑了笑,“办公室恋情有什么前途?再说人妖殊途,没事往一块瞎搅合什么。”

他是说者无心,沈巍却是听者有意,沉默了片刻,沈巍说:“那你我……难道不算是人鬼殊途?”

“嗯?”赵云澜伸手沾满朱砂,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纠正,脱口说,“你怎么一样?我那么喜欢你。”

他这句话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举重若轻到仿佛不是一句哄人高兴的甜言蜜语,而仅仅是……在全世界都布满大雪的冬天里,坐在温暖的室内,捧茶闻香时那么只言片语的闲话。

赵云澜压着纸符一角的手突然被人握住,他笔尖一顿,符咒上灵力顿时泄了,一张纸符就这么废了。

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他的沈巍双手撑在椅子把手上,两条胳膊把赵云澜圈在了其中,他甚至屏住呼吸,近乎是虔诚地贴近了对方,闭上眼睛,睫毛细微地颤动着,而后小心翼翼地吻了他的鼻尖,好一会,才敢缓缓地往下移动,一点一点试探着,落到了赵云澜微微干涩的嘴唇上。

那么和缓,那么温柔,哪怕他轻轻撬开赵云澜的嘴唇探进去,也让人感觉到他并不是想做些什么。

只是情之所至,想要讨一个肌肤相亲的吻而已。

那种感觉对沈巍而言就像是某种致命的毒·药,努力挣扎过了,却依然难以抗拒,反而越陷越深。

就在这时,有人不敲门就闯了进来,在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之后,那货又低骂了一声,默默地退了出去。

沈巍骤然被门声惊动,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掩饰什么似的干咳了一声。

门口的大庆欲盖弥彰地用猫爪在外面挠了挠,拖着长音大声问:“领导?领导同志你在吗?忙着呢吗?”

赵云澜臭着脸:“滚进来!”

大庆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看了沈巍一眼,它觉得很新奇——它还从没在赵云澜身边见过这样含蓄而且容易害羞的人类,有那么一瞬间,大庆神奇地认为,沈巍的表情简直像是扫黄打非新闻里,那些刚被人民警察铐起来的卖/淫/女。

他尴尬得不行,脸都快红到了脖子上。

这样看起来,还真是有那么点人面桃花画中人的感觉,难怪让大流氓锲而不舍地追了大半年,至今没吃到嘴里,大庆以一只猫的眼光默默地对沈巍评头论足了一番。

然后它翘起尾巴,幸灾乐祸地想:再好看大流氓也看不见。

大流氓不耐烦地说:“给你两分钟的时间做自我陈述,敢废话一句,扒皮做围脖没商量!”

黑猫蹲在他的办公桌上:“我给花妖一族写过信了,你也应该收到请柬了吧?妖族你的熟人不少,晚上黄昏过后,有人在古董街西口等着你,直接过去就行,别忘了带礼。”

它说到这,看了沈巍一眼:“沈老师知道规矩的吧?”

沈巍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他的。”

大庆就放心了——它始终认为,人类要知道害臊才有底线,要有底线才靠得住,沈老师看起来靠谱多了。

赵云澜正打算发逐客令,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漫不经心地摸到自己的手机,嘀咕了一声“谁呀”,就接了起来。大庆蹲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瞥见了来电显示上的“太后”二字,立刻精神抖擞,挺直了腰杆,等着看赵云澜的笑话。

只见赵云澜先是人五人六地说:“你好,特别调查处赵云……”

然后他的声音就骤然终止,整个人好像弱气成了一只猫,用一种又文静又乖巧的声音,几乎是点头哈腰地说:“哎哎,刚才没看见,我错了妈。”

赵云澜原本大马金刀地坐在他的转椅上,自以为十分威武霸气,结果一接电话,他就自动缩成了一个球,摇头摆尾活像个古时候跟在皇上身后的小太监,大庆无声地笑倒在了办公桌上。

“没有,我真没敢忘。”赵云澜说,“我今天晚上确实有事,真的……哎,你别问了,工作上的事——不,我什么时候出去鬼混过?大冷天的我上哪混去?”

沈巍站在一边,听着他与电话那头的人亲昵透着撒娇的交谈,眼神不由自主地黯了黯,这时,沈巍再清晰也没有地意识到,赵云澜是个有父有母、有血有肉的人,在红尘中有无数条牵扯,和自己到底是不一样的。

鉴于赵云澜认为这通电话比较破坏自己英俊的形象,他于是扶着桌子站起来,走到了里屋。

大庆舔了舔爪子,跟沈巍大眼瞪小眼了片刻,这才开口问:“你是人吗?”

沈巍:“……”

大庆忙解释:“哦,我没骂你,我就是字面意思,字面意思你懂吧?就是……就是你是人还是别的,嗯……别的那种,什么什么的,你懂?”

这问题戳到了沈巍的痛处,他沉默了一会,摇摇头。

谁知大庆却好像松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不是人就好,不是人……嗯,那小兔崽子虽然看起来很贱,但其实还是不错的,他很喜欢你,别辜负他。”

沈巍用一种很轻、但几乎一字一顿的声音说:“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大庆盯着他的眼睛,感觉到了这男人漆黑的眼睛里那份厚重到无法言说的真意,它已经有很多年没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这样的真,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住了。

这时,赵云澜接完电话出来,大庆回过神来,蹿到了他脚底下,绕着他的腿转圈:“老太太怎么说?我要吃她做的干煸小黄鱼!”

“吃个屁,滚开,别绊我。”赵云澜伸脚拨开它。

大庆不依不饶,伸出双爪死死地勾住了他的裤子,随着他的动作,圆球一样的身体在空中一甩一甩,中气十足地冲着他嚷嚷:“我要吃干、煸、小、黄、鱼!”

“带你去,带你去行了吧?猫祖宗。”赵云澜弯下腰,捉着大庆的后颈把它拎起来扔在一边,又顺手揍了它的屁股一下,“初一晚上我带你去,我妈的原话是,那猫都活了那么多年了,估计也快差不多了,让我对你好一点。”

大庆:“……”

赵云澜转向沈巍:“我刚才跟她说让她多准备一个人的饭,你怎么样?有别的安排吗?要不要跟我回家?”

沈巍当场呆住了,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我就不了,大过年的,我一个外人怎么好……”

“外人?”赵云澜一挑眉,毫不讲究地开口说:“怎么,你打算对我始乱终弃吗?”

沈巍:“……”

大庆默默地摇摇头,从门缝里溜了出去,又伸出后腿,灵巧地把门带上了,它认为屋里有一个人的节操让狗吃了。

且不说赵云澜是怎么将流氓进行到底的,反正傍晚的时候他们俩出发去妖市之前,沈巍好歹是点头了。

两人一路把车开到了古董街后面,赵云澜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拐杖,沈巍匀出一只手扶着他,另一只手上拎了一个大漆盒,这里面总共有四层,第一层是山中灵芝玉露,第二层是古物金玉法器,第三层是海底宝珠龙须,第四层是泉下乌金黑铁,连成一排,拎在手里起码有数百斤的重量。

古董街没有西口,它的最西端是一条封死的路,几个店家早早地打烊关门,只有大槐树上挂着一盏红纸糊的灯笼,在斑驳的墙上打下一片圆润的光晕。

两人走到灯下,只见眼前虚影一闪,一辆马车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只有车,却没有马,一“人”从车上下来,这人很高,身材挺拔修长,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的长袍,脖子上却顶着一张狐狸脸,远远看去就像是带了一个毛茸茸的面具。

狐狸双手拢在袖子里,细长的眼睛贼溜溜地在沈巍手上的盒子上转了一圈,然后一躬身:“贵客光临,这边请。”

分享到:
赞(563)

评论95

  • 您的称呼
  1. 大庆好可爱

    匿名2019/02/19 23:30:23回复
  2. 你是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面2019/02/23 20:53:20回复
  3. emmm

    我不能算是GAY只是你恰好是个蓝孩纸

    传销头头沈面2019/02/26 00:42:30回复
    • 谁又能控制的住情之所至呢,我喜欢你,只不过我们是同一个性别而已,没有什么奇怪的。

      匿名2019/04/02 16:13:06回复
  4. 也不知道是被他整天撩闲撩拨习惯 了,还是因为祝红在场的缘故,沈巍 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地笑了 笑,近乎打情骂俏地低声斥责了一 句:“去你的。”
    如果很大反应沈老师会不会把爹妈骂进去,诶!等等,别打我!

    沈岁岁2019/02/27 21:05:28回复
  5. 大庆像是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别人了一样

    匿名2019/03/14 12:49:03回复
    • +1

      匿名2019/03/17 20:00:25回复
  6. 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匿名2019/03/15 08:12:58回复
  7. ヾ(≧O≦)〃嗷~忠犬巍

    见忧2019/03/15 14:35:30回复
  8. 大庆神奇地认为,沈巍的表情简直像是扫黄打非新闻里,那些刚被人民警察铐起来的卖/淫/女。
    大庆你的思想有点危险

    居劳斯的后槽牙2019/03/17 12:53:59回复
  9. 门口的大庆欲盖弥彰地用猫爪在外面挠了挠,拖着长音大声问:“领导?领导同志你在吗?忙着呢吗?”

    大庆不依不饶,伸出双爪死死地勾住了他的裤子,随着他的动作,圆球一样的身体在空中一甩一甩,中气十足地冲着他嚷嚷:“我要吃干、煸、小、黄、鱼!”

    谁不想养一只又可爱又有“眼力见”的大庆呢

    特别调查处熊孩子组组员2019/03/17 17:28:26回复
  10. 大庆再一次成为真相帝,面对巍巍,澜澜确实不可能有节操可言

    甚嚣尘上2019/03/23 00:03:17回复
  11. 这一章甜到齁啊!!!

    阿白2019/04/03 14:26:03回复
  12. 画面感真强!P神文笔厉害

    祝红2019/04/03 16:42:50回复
  13. 电视剧里斩魂使的权力和地位明显被缩水了,谁敢直呼斩魂使大名啊(除了小澜孩)迎春一个小花妖一口一个黑袍,听得我牙痒痒

    匿名2019/04/05 16:49:35回复
  14. 本章心动点:“相得益彰又互不相扰的两个人”,“去你的”,“你怎么一样?我那么喜欢你”,“只是情之所至,想要讨一个肌肤相亲的吻而已”,“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本章笑点:大庆………还有那句“怎么,你打算对我始乱终弃吗?”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09 22:10:46回复
  15. 大庆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看了沈巍一眼,它觉得很新奇——它还从没在赵云澜身边见过这样含蓄而且容易害羞的人类,有那么一瞬间,大庆神奇地认为,沈巍的表情简直像是扫黄打非新闻里,那些刚被人民警察铐起来的卖/淫/女。
    哈哈卖淫女 大庆你太操蛋了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3 10:11:02回复
  16. 也不知道是被他整天撩闲撩拨习惯了,还是因为祝红在场的缘故,沈巍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近乎打情骂俏地低声斥责了一句:“去你的。
    哟哟哟,沈美人这是吃醋了!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6 05:33:47回复
  17. 去你的。哈哈哈,沈美人故意的。

    匿名2019/04/19 15:43: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