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雏凤

后山的钟声一声高过一声,在沉睡的群山中震荡不已,一直传到山下平静的镇上,大群的飞鸟呼啸而过,架在山间的四十八寨三刻之内灯火通明,远看,就像一条惊醒的巨龙。

洗墨江上,无数影子一般的黑衣人正密密麻麻地往岸上爬,岸上的岗哨居高临下,本该占尽优势,领头的总哨虽然疑惑牵机为什么停了,却依然能有条不紊地组织反抗,同时先后派了两拨人马去通知留守的长老堂。

就在这时,有弟子跑来大声禀报道:“总哨,咱们增援到了,是鸣风的人,想必是听说了牵机来的异常。”

他话音刚落,幽灵似的刺客们已经赶到了岸边。

四十八寨硬生生地在南北之间开出了这么一个孤岛,并肩数十年,身后是不穿铠甲的,刺客们抵达时,从总哨到防卫的弟子没有一个有防备,洗墨江边坚固的防线一瞬间就淹没在猝不及防的震惊里。

洗墨江边一乱,长老堂立刻一片混乱。

眼下到底是外敌来犯,还是内鬼作妖?

传话的一时说不清楚,而此时此刻,外敌是谁居然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真有内鬼的话,内鬼是谁?这深更半夜里谁是可以信任的?

如果祸起于肖墙之下,谁能保证这些杂乱无章的消息和报信人说的是真的?

周翡他们赶到的时候,长老堂中正吵作一团,每个人都忙着自证,在这么个十分敏感的点上,好像一个多余的眼神都让人觉得别人在怀疑自己,而最糟糕的是,由于李瑾容不在,留守长老们没事的时候纵然能相互制衡,眼下出了事,却是谁也不服谁。

固若金汤的四十八寨好像一块从中间裂开的石头,原来有多硬,那裂痕就来得多么不可阻挡。

周翡深吸一口气,而后倒提望春山,将长刀柄往前一送,直接把长老堂那受潮烂木头做的门闩捅了个窟窿。

随后她将望春山往肩上一靠,双臂抱在胸前,沉沉的目光扫过突然之间鸦雀无声的长老堂,就那么站在门口,既没有进去,也没吭声——没办法,不是每个长辈都像王老夫人一样喜欢孩子,长老堂中的好多人跟做弟子时候的周翡都没什么交集。周翡原来又有点“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意思,见了面,她勉强能把叔伯大爷叫清楚就已经不错了,至于此人究竟是何门何派、脾气秉性如何,乍一问她,还真有点想不起来。

好在,身边跟了个顺风耳“李大状”。

李妍趁着周翡和震惊的长老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飞快地凑到她耳边,指点江山道:“左边第一个跳到桌子上骂街跳脚的张伯伯你肯定认识,我就不多说了。”

她说的人是千钟掌门张博林,因为千钟派的功夫颇为横冲直撞,因此人送绰号“野狗派”,张博林的外号又叫张恶犬,是个闻名四十八寨的大炮仗,张口骂街、闭嘴动手——不过由于野狗派“拍砖碎大石”的功夫,千钟里全是赤膊嗷嗷叫的大小伙子,常年阴阳不调,女孩子是个稀罕物件,所以平日里对周翡李妍他们女孩,张博林的态度会温和很多,时常像鬼上身一样和蔼客气。

“坐在中间面色铁青的那位,是‘赤岩’的掌门赵秋生赵大叔,是个讨厌的老古板,有一次听见你跟姑姑顶嘴,他就跟别人说,你要是他家姑娘,豁出去打死再重新生一个,也得把这一身胆敢冲老子娘嚷嚷的臭毛病扳过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告刁状!

周翡暗暗白了她一眼,示意李妍长话短说,不必那么“敬业”。

李妍翻了个白眼,又说道:“最右边的那位出身‘风雷枪’,林浩……就算咱们师兄吧,估计你不熟,前一阵子大当家刚把咱家总防务交给他,是咱们这一辈人里第一个当上长老的。”

林浩约莫二十七八,自然不是什么小孩,只不过跟各派这些胡子老长的掌门与长老一比,这子弟辈的年轻人便显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了,偏偏洗墨江这时候出事,他一个总领防务的长老第一个难逃问责。

这会指定是又焦虑又尴尬,被张博林和赵秋生两人逼问,林浩眉宇间隐隐还能看见些许恼怒之色。

周翡觉得耳畔能听见自己心狂跳的声音,刚开始剧烈得近乎聒噪,而随着她站定在门口,目光缓缓扫过长老堂里的人,周翡开始暗暗对自己说道:“我做我该做的,我娘能办到的事,我也可以。”

李瑾容对她说过:“沙砾的如今,就是高山的过去,你的如今,就是我们的过去。”

周翡将这句话在心里反复重温了三遍,心跳奇迹般地缓缓慢下来了,她掌心的冷汗飞快消退,乱哄哄的脑子降了温,渐渐的,居然迷雾散尽,剩下了一片有条有理的澄澈。

李妍临时抱佛脚似的给她点出了谁是谁,剩下的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周翡微微垂下目光,将望春山拎在手里,抬脚进了长老堂,冲面前目瞪口呆的三个人一抱拳道:“张师伯、赵师叔,林师兄。”

“周翡?”赵秋生平时看家她就皱眉,这会当然也不例外,他目光一扫,见身后马吉利等人,立刻便将周翡李妍视为乱上添乱的小崽子。

赵秋生越过周翡,直接对马吉利发了问:“马兄,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带李妍那孩子去金陵了吗?怎么一个没送走,还领回来一个?怎么还有生人?”

马吉利正要回话,却见谢允隐晦地冲他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倘若这第一句话是马吉利替周翡说的,那她在这几个老头子眼里“小累赘、小跟班”的形象就算坐实了。

马吉利犹犹豫豫地哽了一下。

周翡却眼皮也不抬地走进长老堂,开口说道:“事出有因,一言难尽,赵师叔,鸣风叛乱,眼下寨中最外层的岗哨都遭了不测,洗墨江已经炸了锅,你是现在想让我跟你解释李妍为什么没在金陵吗?”

她这话说得可谓无礼,可是语气与态度实在太平铺直叙、太理所当然,没有一点晚辈向长辈挑衅反叛的意思,把赵秋生堵得一愣:“……不,等等,你刚才说连进出最外面的岗哨都……你怎么知道是鸣风叛乱?”

那四十八寨岂不是要四面漏风了?

周翡抬头看了他一眼,手指轻轻蹭了一下望春山的刀柄。

此时,众人都看见了她的手,那雪白的拇指内侧有一层薄茧,指尖沾了尚且新鲜的血迹。

周翡面无表情地微一歪头:“因为杀人者人恒杀之,我亲眼所见,亲手所杀——林师兄,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整理第二批巡山岗哨,立刻替空缺岗哨,分批派人增援洗墨江了?牵机很可能已经被人关上了,外敌从洗墨江两岸爬上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吧?”

赵秋生看着周翡,就好像看见个豁牙漏齿的小崽穿上大人的衣服,拖着长尾巴四处颐指气使一样,觉得荒谬至极,简直不可理喻:“你这小丫头片子你……”

就在他一句“捣什么乱”尚未出口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林浩突然走到外间,口中吹了一声尖锐的长哨,几个手下人转眼落在长老堂院里,身体力行地打断了赵秋生的厥词。

林浩能做到总防务的长老,当然不缺心眼,遇到事该怎么办,他也用不着别人指导——只要这些倚老卖老的老头子们能让他放手去做事,而不是非得在这节骨眼上拍着桌子让他给个说法。

林浩自然不打算听周翡指挥,但她来得太巧,三言两语正好解了他的尴尬和困境。

别管真的假的,反正她三言两语间指名道姓地说明了叛乱者谁,等于将他头上的黑锅推走了大半,林浩就坡下驴,越过吹胡子瞪眼的赵秋生和张博林,连下了三道命令,追加岗哨,组织人手前往洗墨江,这才对周翡说道:“来不来得及,就要看来者本领多大了。”

周翡将望春山微微推开一点,又“呛啷”一下合上,一字一顿道:“好啊,要是来不及,就让他们把命留在这里吧。”

这是来路上谢允教她的第一条原则——这寨中的长老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像对付杨瑾一样故弄玄虚、增加神秘感非但不会奏效,反而会让他们越发觉得她不靠谱,因此一定要少问、少说、少解释,说话的时候要用板上钉钉一样的力度,“只有你自己对自己的话先深信不疑,才能试着打动别人”。

周翡似有意似无意地扫了谢允一眼,正好对上他的目光,谢允冲她微微一点头。

“拿下最开始的态度之后,不要一味步步紧逼,得张弛有度,你毕竟是晚辈,是来解决问题不是来闹场的。”

周翡将手指在刀柄上用力卡了几下,缓和了神色,低眉顺目地歉然道:“侄女方才失礼了,实在是一进门就遭自己人伏击,这才没了分寸,诸位叔伯见谅。”

张博林张了张嘴,眉毛竖起来又躺回去,终于没说出什么斥责的话来,只是无奈地摆了一下手。

周翡看了赵秋生一眼,弯着腰没动。

她头发有些乱,一侧鬓角的长发明显是利器割断,位置十分凶险,上去一分就是脸,下去一分就到了咽喉,说不定是毫无防备的时候被人当头一击所至。赵秋生觉得周翡平日里一点也不讨人喜欢,见了面永远一声硬邦邦的“师叔”,便没别的话了,此时见她一身恭敬有礼的狼狈,却突然之间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讨人嫌的小丫头片子懂事了似的。

赵秋生终于还是哼了一声:“罢了。”

说完,他越过林浩,直接以大长老的姿态吩咐道:“去洗墨江,我倒要看看,那些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勾结了一群什么妖魔鬼怪!”

林浩年轻,对此自然不好说什么,张博林却不吃赵秋生那套,听得此人又越俎代庖,当场气成了一个葫芦,喷了一口粗气。

周翡随风摇舵,虽然没吭声,却没急着跟上赵秋生,反而将询问的眼神投向张博林。

这是谢允教她的第三句话——到了长老堂,要是他们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团结一致,那你也不必吭声了,长老们意见统一,就算是你娘也得好好掂量,何况是你,但你娘既然留下长老堂理事,而不是托付给某个特定的人,就肯定有让他们相互制衡的意思在里头,你推开长老堂的门,最好看见他们吵得脸红脖粗,那才能有你说话做事的余地,怎么把握这个平衡是关键。

张博林碰到她的目光,心里郁结的那口气这才有了个出口,瞪着赵秋生的背影心道:“让你得意,别人可都看着呢,人家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谁靠得住。”

于是张恶犬带着几分矜持的得意冲周翡一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去洗墨江。”

长老堂短暂地统一了意见,林浩略舒了口气,四十八寨备用的岗哨立刻各自就位,各门派的人马汇聚往洗墨江——火把夜行,长龙似的。

周翡目光扫过,见往日里混在一起的不分彼此的各大门派之间突然有了微小的缝隙,居然是按着门派各自成队的,好像一泼平湖突然支出无数支流,渐渐泾渭分明起来。

她不想这么敏感,却依然注意到了,神色不免一黯。

一直跟在她旁边沉默不语的谢允突然抓住她的手,谢允掌心冰冷,周翡微微一激灵。

只见他面朝前,好似根本没在看她,和掌心一样欠了温度的手指温和又不由分说的将周翡略微松弛的手紧紧地按在了望春山的长柄上。

还没完——

周翡知道他的意思,还没完,剩下没来得及出口的话,要用破雪刀去说。

就在这时,刀枪鸣声四起,开路的一批增援已经和外敌动起手来,周翡一眼看见远处熟悉的黑衣人,心里微微一沉——是北斗。

分享到:
赞(7)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