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备战

周翡尚未成为一个英雄,已经先体会到了穷困潦倒的“末路”之悲,不过她这当事人都还没来得及表态,那位变脸如翻书的霓裳夫人却忽然莫名暴怒道:“放肆,你当我羽衣班随便欺负吗?”

行脚帮的领头人同时喝住那黑炭:“阿瑾,说得什么话!”

那杨瑾虽然明面上是“雇主”,但见他与行脚帮领头人说话的样子,似乎更像个十分相熟的后辈,他皱着眉,先用“关你鸟事”的眼神扫了霓裳夫人一眼,没开口反驳,看起来居然还有点委屈。

领头人顿了顿,冲霓裳夫人道:“少年人冲动,夫人勿怪。咱们岂敢在羽衣班造次?我想这位姑娘既然手持南刀,必然不凡,一诺未必千金,也肯定不会做出随便爽约之事,咱们大可以另约时间,另约地方,您看……三天之后如何?”

他说话十分狡猾,言语间仿佛周翡已经答应了跟杨瑾比武,谢允担心她被行脚帮的流氓绕进去,正待插话,周翡却先开了口。

周翡自从见过了仇天玑和青龙主,是不惮以恶意揣度一切陌生人的,她才没有山川剑那么宽广如海的好心胸。

她心里快速地权衡片刻,直接对比武的事避而不答,只说道:“四十八寨收留无数走投无路之人,为此,李家父子两代人搭了性命进去,留下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小遗孤——就是被你们扣下的人。你们一群自诩……”

周翡微微一顿,抬起下巴,目光在杨瑾和那一群行脚帮的人脸上扫过。

她刚开始说的话,本意是抬出四十八寨狐假虎威而已,谁知说到这里,她却不由得真情实感起来,十多年前,那个在她记忆里留下最初一抹血色的背影悠忽间在她眼前闪过,周翡心里那一点因名不副实和被迫装腔作势而产生的荒谬感,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悲愤冲开了。

“你们一群自诩身怀绝技、门路遍天下的英雄豪杰,居然为了这一点无冤无仇的名分之争,就出手扣下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周翡接着说道,“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今天的事我记住了。”

谢允暗自以哂,知道自己是多虑了。

和周翡相处时间长了,他总是忘了她在华容城中只身行走于两大北斗之间的丰功伟绩,总觉得她天真,也忘了天真未必是傻。

所谓“天真”,大概只不过是在狭窄背光的地下暗牢里,明明四面楚歌,明明听懂了“此地危险”,还是执意将一袋乱七八糟的药粉顺着墙上的小窟窿塞过来吧?

谢允适时地点点头,在旁边替周翡找补了一句,说道:“可不是,有羽衣班和老朽在,这故事还能连说再唱,今天这事她记住了,明天全天下都会知道——老板娘,你的姑娘们敢不敢开口,怕不怕‘朋友遍天下’的行脚帮杀人灭口啊?”

霓裳夫人闻言大笑道:“能听得懂我曲子的男人们十几二十年前就都死绝了,剩下的不过是些多张了一条腿的龌龊浊物,多说句话都嫌脏了舌头,老娘早就活腻了,有本事就拿着我的人头上北边去,伪帝脚下狗食盆子还空着俩呢!”

杨瑾好像不太会说话,一时有些无措。连行脚帮的人也十分意外——南刀是何许人也?少年人初初成名,生来是名门之后,手上刀法又厉,先前只是想着这位传说中的“南刀后人”可能跟杨瑾差不多是一路货色,有人约战,再稍微搓把小火,必定得愤然应邀,至于那李家的小姑娘,留她好吃好喝地住几天,再送走就是了。

不料对方全然没有一点应战的意思,还三言两语间让场面落到这么个地步,杨瑾和行脚帮的领头人一时间都有些骑虎难下——行脚帮一向消息灵通不输丐帮,大概怎么都想象不到,他们数月以来听得神乎其神的这位后起之秀全然是个“误会”。

周翡的情绪本来有些失控,不料猝不及防听了霓裳夫人一句绯色飘飘的话,她的悲愤顿时又烟消云散,心大地开起了小差。

“什么?”她诧异地想道,“十几二十年前就死光了……不,她有那么大年纪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好在旁边还有个靠谱的谢允,谢允丢下杨瑾不理,只问那行脚帮的领头人道:“阁下贵姓?”

领头人颇有些灰头土脸:“不敢,小人免贵姓徐。”

“徐舵主,”谢允点点头,“好,既然你说三天之内,那我们三天之内必须见到李姑娘好好的站在这,要不然……徐舵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看着办。”

杨瑾急了,冲周翡道:“你不敢应战吗?”

周翡飞快地把溜号儿的神智拖回来,超常发挥了一句:“就凭你办出来的事,人人得而诛之,应战?你配?”

霓裳夫人一摔袖子:“说得好,送客!”

说完,她伸手拉住周翡,手下几个女孩子上前,不由分说地便将徐舵主等人关在了门外。

被关在外面的人怎样就不知道了,反正经过这一场混乱,周翡他们从蹲在后院卖戏的穷酸变成了上座的客人。

霓裳夫人好像有千重面孔,刚开始一身风尘气,楚楚动人。

随后面向外敌,她能说翻脸就翻脸。

翻完脸,关门打量着周翡,她的桃花眼不四处乱飘了,纤纤玉指也不没完没了地搔首弄姿了,甚至勉力从一身上下找了几根尚且能撑得住门面的骨头,人都站直了几分。她好像个喜怒不定的女妖下凡,摇身一变,成了个宜室宜家的贤惠女子。

霓裳夫人用一种近乎慈祥的和颜悦色对周翡说道:“你是李家后人?弟子?”

周翡一点头,含糊地说道:“算是。”

“跟李大哥不太像,”霓裳夫人也没追问,看了看她,“我以为李大当家会选一个男孩……至少看起来壮实一点的传人。”

周翡想了想,低声道:“要都以‘天生’的资质为准,看着不行就觉得真不行,那世上的人大概都只能止步于学语学步了,毕竟刚生出来的小孩看起来都挺笨的——另外我也不是什么南刀传人,那都是以讹传讹的,我只不过才刚学了一点皮毛……”

她还没解释完,霓裳夫人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周翡愕然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哪里可笑。

“我刚还说一点都不像,谁知这会就说嘴打脸,你这神态真是跟他一模一样,”霓裳夫人笑道,“我刚认识李大哥的时候,也就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吧,还年轻得很呢,我们一大帮人机缘巧合结伴而行,问他是什么师承,他也不太提,就轻描淡写地跟人家说‘没什么师承,祖上传下来一套刀法,还没大练熟’,我还道这是哪来的乡巴佬,自家刀法没练熟就出来现世,谁知……哈哈,他头一回出手的时候,我们都快被吓死了。”

周翡干笑了一声。

李徵脾气温厚,虚怀若谷,他说“没练熟”,那必须是谦虚……别人居然当真了。

到了她这,破雪刀却是真的没练熟,这分明是没有一点水分的大实话,可愣是没人信!

天理何在?

谢允冲她挤挤眼,周翡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谢允见周翡一脸说不出口的郁闷,便很仗义地替她打断了霓裳夫人对锦瑟年华的追忆,并且只用了一句话。

他问道:“看来霓裳夫人和当年几大高手交情甚笃的事是真的了?”

此言一出,霓裳夫人就跟给按了什么开关似的,立刻就住了嘴。

她弯起来的嘴角还盛着笑意,眼神却已经暗含了警惕,冲谢允温声道:“我说了,一片金叶子不够,你那一袋都不够,千岁忧先生,没有筹码,你就别再刺探了,咱俩也算是旧相识,你该知道,世上没人能撬开我的嘴。”

谢允丝毫不以为忤,笑眯眯地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不吭声了。

霓裳夫人被他搅扰得谈兴全消,她神色冷淡地伸手拢了拢头发:“这几日你们就住在我这吧,省得那群耗子再去找麻烦。”

周翡忙道:“夫人,我们客栈里还有一位朋友。”

“无妨,找几个人去接来。”霓裳夫人厌倦地摆摆手,她的步履分明不徐不疾,说“无”的时候,才刚站起来,说到“来”字的时候,人已经出了前厅,衣摆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春风拂槛。”谢允面带赞叹地说道,“据说脱胎于舞步,这或许不是世上最快的身法,却肯定是最好看的,飘飘欲仙,时远时近,让人……”

他没说完,一转头,见周翡正有些疑惑地皱着眉,便笑道:“怎么?”

周翡其实也不知道怎么,相比起霓裳夫人对徐舵主等人明显的排斥和愤怒,她对谢允称得上是十分礼遇了,可是方才那三言两语之间,她却莫名从霓裳夫人轻轻柔柔的话音里嗅到了一股……比被行脚帮包围时还要浓重且深邃的杀机。

周翡迟疑道:“她……好像生气了?”

“没有。”谢允笑道,“只是我问了不该问的事,她想杀我而已。”

周翡:“……”

“怎么,你以为就你感觉得到吗?”谢允又端起茶来细品,没事人似的抿了两口,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刚才在后院喝的都是陈茶,这会才舍得给上点雨后新茶,这女人太小气了……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千岁忧这名字就是羽衣班□□的,我认识她不是一两天了,倘若只是嫌我给钱少,她早就拍桌子破口大骂了,哪有这么心平气和的态度?”

周翡眨眨眼,一时没听懂这句话。

谢允便给她细细地解释道:“假如有人来问你一件你死都不能说的事,你会怎样?勃然大怒,警告别人少打听吗?你不会的,你虽然最开始想这样,但冷静下来,你很快会尽最大可能平静下来,绝不刺激对方的好奇心,要是你城府够深,你甚至连一点震惊都不会表露出来,你会不断地用看似拙劣的手段吊胃口,让别人以为你只是骗好处,自己放弃,对不对?”

周翡:“那……”

“没什么,”谢允压低声音,“我问她,也只是试探她的态度而已。妹子啊,千万不要被那些‘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前辈们给惯坏了,你要知道,这江湖中的好多故事,不是你问了别人就会说的,你得学着从他们的喜怒哀乐……甚至隐瞒与算计的节奏里找出你想要的东西——好,这些废话就不说了,我知道你现在最想打听擎云沟的事。”

周翡迟疑了一下,心事重重地点点头,她虽然刚刚放了一番厥词,心里却没什么底。

这会坐下来,她忍不住想,话逼到这份上,那些人会不会干脆破罐子破摔,对李妍不利?

“行脚帮不敢。”谢允一眼就看出她心里的忧虑,不慌不忙地说道,“白先生既然跟了那一位,你就知道行脚帮虽属于黑道,但也是属于南边的黑道,他们这些人无孔不入,很不择手段,但大是大非上不会站错地方,这是规矩,跟人品什么的都没关系,倘若犯了这一条,往后他们仰仗的人路就走不通了,那个姓徐的又不傻,不会为这点小事自寻死路——何况擎云沟也不算什么歪门邪道。”

周翡问道:“擎云沟到底是什么?”

“是个三流门派,”谢允道,“你看杨瑾的面相和口音也大概猜得出,他不是中原人。擎云沟地处南疆,瘴气横行,草木丰沛,他们不以武功见长,神医倒是出了不少,人又称‘小药谷’……”

周翡奇道:“难道还有大药谷?”

“有过,”谢允简短地说道,“现在没了,灭门了——这个不重要,别打岔——一代一代的人,总会出怪胎,比如每隔几辈人就会出一个不爱治病救人,专门喜欢下毒杀人的,不过医毒不分家,这倒也不算太出圈。但是到了这一辈,擎云沟却有了一个出圈的大怪胎,我估计这个杨瑾也就是勉强分得清人参跟萝卜的水平,唯独醉心刀术,还颇有些天纵奇才的意思。他能混上家主,很可能是事先把同辈挨个揍了个遍。”

周翡没料到黑炭的身世这样曲折离奇,一时有点震惊。

“这个人早就开始四处挑战了,算是近几年群星黯淡的中原武林里难得的后起之秀。”谢允道,“我猜他是奔着南朝武林第一刀去的,突然让你横空出世截了胡,肯定不服气。他眼里只有刀,别的没什么恶名,至今没干过什么滥杀无辜的事。”

周翡黑着脸道:“我又不是故意出世的。”

谢允叹道:“唉,谁不是呢?哪个娘生娃的时候也没跟肚子商量过——总之你把心放下吧,你们寨里的人肯定没事,反正你又不想跟他一较高下,他要名,你认个输就没事了。”

周翡没吭声。

谢允等了一会,突然抬头道:“慢着,你不回真想应了他的约战吧?”

周翡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些犹豫:“你觉得我不该应?”

谢允谨慎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保证不打我,我就说实话。”

周翡:“……”

已经知道答案了。

“杨瑾的‘断雁十三刀’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吧,至少已经位列一流高手了,我听说前年崆峒掌门都输了他一招,你至少回去再练几年,才有跟现在这个杨瑾有一战之力。”谢允坦白道,“你还是听我的吧,要说在衡山冒险跟青龙主周旋是为了道义,那也便罢了。但这算什么?虚名如蜗角,连个屁也顶不起来,时间长了还得为其所累,争这个有什么必要?”

周翡底气颇为不足地点点头,这事她确实不占理——无谓的逞勇斗狠,还是在打不过人家的情况下,真是挺傻的。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最大的好处,就是哪怕她脾气再暴、性情再冲动,也不大容易像“睡凉炕的傻小子”一样火力旺,即便没有道理地热血上头,只要把道理给她讲明白,也很快能消下去,不会太难劝。

谢允察言观色,却觉得她虽然听进去了,但不知为什么,还是有点意难平,便问道:“到底怎么了?”

周翡微微露出一点难色,倘若事关她自己的名声,她倒不大在意,少年人是最丢得起面子的,反正不管外面吹的多厉害也是谣传,能有个机会戳破也挺好,还她一个“不入流”的本来面貌。

可是方才,她敏感地察觉到,徐舵主也好、杨瑾也好……甚至是霓裳夫人,他们对她的称呼,都是统一的“南刀”,甚至没人弄得清她姓周不姓李。

她不再是个出门找不着北的无名小卒,她被赶鸭子上架地当成了一个符号、一块名牌,头上顶着的名字不再是“周翡”,而是“李徵”。

“唔……没什么,我在想,一会得给楚楚写一张纸条,不然陌生人去找她,她不见得会跟着来。”

她一个两手空空,连把刀都没有的人,说出“想为了南刀应战”,恐怕得让人笑掉大牙吧?

分享到:
赞(9)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