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卖戏

“假如你说话靠谱……”

马车辘辘地往前滚着,拉车的马屁颠屁颠地迈着四方步,周翡把谢允独霸的车夫宝座抢走了一半,手里无意识地玩着一根马鞭,全无心欣赏沿途灵山秀水,面色有些凝重。

谢允抗议道:“我说话本来就靠谱,你见过几个人能像我一样,满天下的大事小情都如数家珍的?”

耳朵长嘴碎有什么好骄傲的?

周翡没心情跟他打嘴皮子官司,摆摆手,简单粗暴地说道:“按着你那个‘层次’的说法,我顶多是个二流货色。”

谢允哼了一声,接道:“状态好的时候能算。”

周翡翻了个白眼:“你听见那说书的把我说成什么了?”

谢允摇头晃脑道:“连跳两级,技压顶尖高手,直接奔着一代宗师去了——别的宗师不值一提,个个胡子一把孩子一帮,在青春貌美这点上就远不及你,听得我都快给你跪下了,大侠,小的以后不干别的了,专门给你赶车行吗?你打算什么时候上天把玉帝那老儿捅下来?”

吴楚楚莫名其妙地掀开车帘,探出头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呃……不对,你们俩又开始说话了?”

谢允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们在说一代名侠‘周断刀’的故事。”

周翡:“……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

“不信,”谢允有恃无恐道,“把我踹下去,周大侠能把马车赶到南疆去。”

周翡:“……”

谢允仍不肯见好就收,没完没了道:“就你这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侠’啊,到时候弄不好真得去要饭。对了,大侠,你会唱‘数来宝’吗?要不然我临时教你几句?”

周翡忍无可忍,一脚扫了出去,谢允就好像一片灵巧的树叶,轻轻地“飘”了出去,在半空中打了个惊险又好看的把式,风度翩翩地掠上了车顶,好整以暇地往下一坐。

吴楚楚下意识地伸手盖住自己的脑袋——怕他老人家将车顶坐塌了。

周翡重重地在马身上抽了一鞭,也不知她是赶得不得法,还是拉车的驽马屁股上有老茧三尺厚,怎么也不肯再加速,那马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扭了扭,依然是不紧不慢地往前溜达。

周翡怒道:“这其实是踩了高跷的驴吧。”

她听了歌女那段耸人听闻的“武林轶事”,足有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一会梦见北斗四圣凑了一圈太极八卦来围攻她,一会梦见她娘拿腰粗的鞭子把她当陀螺抽,抽得她足足踮着脚转了好几百圈,第二天睁眼醒了还在头晕眼花。

可是这么没烟儿的谣言究竟是怎么传出来的?

周翡忽然皱皱眉,想出了一种可能性,问车顶的谢允道:“你说会不会是沈天枢在背后阴我?”

“怎么阴?”谢允的声音从车顶上传来,“昭告天下,说自己败在了一个黄毛丫头手上?”

周翡:“……”

也对,沈天枢他们那帮成名已久的大坏蛋,干不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再说大动干戈地对付她一个无名小卒,也实在没什么必要。

谢允又慢吞吞地说道:“你不经常在江湖上跑,可能不太清楚,大家伙对北斗积怨很久啦,每隔十天半月,就有一条贪狼星被个什么野孩子打得满地爬的谣言,连沈天枢自己都计较不过来了,一般不会有人当真。”

周翡奇怪道:“谁闲得没事编这种谣言,有意思吗?”

“有啊,”谢允十分逍遥地晃荡着两条长腿,“所有人都在泥沼里愤世嫉俗的时候,总是希望能有个英雄横空出世的。不过呢……你的情况特殊一点,巧就巧在青龙主真死了。”

三春客栈旁边鱼龙混杂,谁也不知道窗户缝后面有多少个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周翡在三春客栈跟九龙叟大打出手确实闹了好大动静。

后来在衡山,除了他们仨和殷沛,其他人都死在密道里了——殷沛连自己姓殷都不想承认,想来也不会大庭广众之下造谣或者澄清什么。

反正破雪刀真的在三春客栈出没过,没多久青龙主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从局外人的角度一想,好像还真有点像真的。

华容的事想必大抵是道听途说,三春客栈的事却能以讹传讹。

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人,真敢单挑青龙主,赢了人头后飘然而去……那她挫败沈天枢的事听起来顿时显得真了不少。

周翡干巴巴地说道:“我娘肯定会打死我的。”

谢允从车顶上探出一个头来:“你还有心事想你娘?唉,真是不谙世事。阿翡,我劝你啊,从现在开始夹起尾巴做人,能不动手尽量别跟人动手,在回蜀中之前也尽量装死,让他们传去,只要你不露面,不闯新祸,他们过一阵子就忘了。”

周翡想得比较简单,她倒不是怕别的,主要李瑾容都一直说自己没得到破雪刀的真传,她自己不过学了一点皮毛,就整天让人“传人传人”的叫,感觉还不够给祖宗抹黑的,因此当时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谢允的话。

可能是前一段时间过得太惊心动魄,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简直堪称太平。

谢允写完了他那出荒谬的新戏,周翡则终于把马车赶顺溜了,吴楚楚也越来越没有大家小姐的矜持。

不知是不是突然有了来自外界的压力,周翡好像是个临时抱佛脚的学童,每天胆战心惊地担心别人揪住她“考试”,只有抓紧一切时间,不分昼夜地磨练起她的破雪刀来。

连吃饭的时候她都不闲着,周翡时常吃着吃着眼睛就直了,一眨不眨地盯着筷子尖。

谢允将筷子伸过去,十分手欠地在她眼前晃了晃:“哎……”

周翡想也不想,手腕一翻,便以木筷为刀,一招“分海”敲了过去,谢允的筷子应声而折。

谢允:“……”

吴楚楚只好忍无可忍地出面调停:“食不言寝不语,打架也不行!”

当然,周翡也没有太过躲躲藏藏,毕竟,没人猜得到所谓的“南刀传人”长成这样,在一路上越发千奇百怪的江湖谣言中,周翡的形象已经从一位“五大三粗扛大刀的女侠”,变成了“青面獠牙一掌拍死熊的大妖怪”。

一路平平安安地到了邵阳,谢允的“寒鸦声”正式完稿,三人也便安顿下来。

傍晚时分,谢允动手给自己改头换面一番,他给自己贴了两撇小胡子,还不知怎么涂涂抹抹了几下,在脸上弄了几道皱纹,一转身,他就从一个翩翩风度的公子哥打扮成了一个满口“呜呼哀哉”的中年书生,惟妙惟肖,几乎是大变活人。

谢允酸唧唧地整了整自己的领子:“现在老朽就是‘千岁忧’了,怎么样?”

周翡如实评价道:“你要是往小碟子里一躺,吃饺子的时候可以直接蘸。”

谢允拿扇子在她头顶一拍:“丫头无礼,怎么跟老爷说话呢?”

周翡伸手拨开他的狗爪。

她也不是头一回给人装丫头,在王老夫人身边的时候还能蹭马车坐。可是老夫人身边带个小丫头正常,一个浑身上下写满了“大爷文章天下第一”的酸爷们儿身边也带个小丫头……那不是老不正经吗?

谢允听闻她的顾虑,十分震惊地问道:“你居然以为千岁忧是个正经人,你怎么想的?天下久试不第的书生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要是不写淫/词艳曲,怎么从中脱颖而出?”

周翡:“……”

谢允挤眉弄眼地冲她招招手,说道:“我卖戏去,吴小姐是大家闺秀,我带在身边觉得多有不便,你呢,怎么样,敢不敢跟我长长见识?”

周翡觉得不太好,即使她手中刀上已经沾过不少血,依然觉得跟一个写淫/词艳曲的男人混在一起不是什么长脸的事。

谢允:“去不去?不去我可走了。”

周翡只矜持了片刻,二话没说就跟上了。

谢允似乎对邵阳十分熟悉——他好像到哪都“宾至如归”似的,沿途指点风物,侃侃而谈,周翡都怀疑他是编的。

见他又驾轻就熟地钻进一条让人眼花缭乱的小巷子,周翡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熟?”

谢允一本正经地回道:“我在这要过饭。”

周翡:“你……啥?”

“我小时候,老师嫌我太娇气,功夫也不肯好好教我,让我分文没有的出去要三年饭,还答应只要我三年以后没饿死,他就教我一套保命的功夫。我呢,在丐帮混过,混得不太好,丐帮虽然自称是白道,但是这帮花子里有好多不是东西的滚刀肉,大乞丐欺负小乞丐蔚然成风,很不友爱,我只好愤然叛出,剃了头去当了和尚,和尚有真有假,人品普遍比花子好一点,有些秃头还真能念几句经,会念经的要饭就轻松多了,特别是我还十分英俊潇洒……”

周翡当他放屁,木着脸,压低声音问道:“令师没被诛九族啊?”

谢允顶着中年书生那张老脸,得意洋洋地哈哈一笑,将折扇打开忽闪了几下,叹道:“你自己非要问,说了又不信……唉,女人。”

“女人怎么了?”小巷子一头,突然打开一扇窗户,一个女人冒出头来,她探出半身来,托着下巴,居高临下地睨了谢允一眼。

那女人长得说不上多端正,然而眉目修长,半睁不睁的眼角好像挂着一条小小的钩子,神情倦怠,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她素白的鹅蛋脸上突然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千岁忧先生,几年不见了,风流依旧。”

谢允冲她一拱手:“老板娘,几年不见了,被你颠过去的众生怕是站不起来啦。”

“老板娘”听了这番油腔滑调,非但没生气,反而有点得意,冲他一勾手指道:“带好东西了吗?带了就上来,没带就滚,老娘不招待你这种穷酸。”

谢允哈哈一笑,回头冲周翡招招手,小声道:“这是金主,卖了钱给你买把好刀,一会好好说话,别捅娄子。”

除了四十八寨的长辈,周翡见过岳阳外的粗野村妇,见过吴家的夫人和千金,见过疯疯癫癫的段九娘……可是这个“老板娘”跟她们每个人都不一样——她的骨头看起来轻飘飘的,柔软得好像怎么折都可以。

周翡这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还不知什么叫做“风尘气”。

小巷尽头有一扇很窄的门,一看就不是正门。楼上的老板娘亲自下来给他们开了门:“进来……咦?”

她忽然看见了谢允身后的周翡,睁着一双桃花眼有些惊奇地打量了周翡片刻,掩口笑道:“哪拐来的小美人?”

谢允面不改色地掰道:“我闺女,叫谢红玉。”

周翡:“……”

有个人是不是活腻了!

老板娘眯起眼,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明显不信,但也没多问。

她懒洋洋地迈开步子,将两人带了进去,后院不算大,但四下开满了花,墙边堆满了花架子,乍一看姹紫嫣红的,中间还有个秋千,旁边的小桌上放着琴,一股幽香无处不在,不知是从哪传出来的,周翡应接不暇地悄悄四处打量,只觉得其中说不出的别致。

老板娘伸出涂满蔻丹的手,冲谢允一摊:“拿来吧。”

谢允从怀中摸出他那卷装订好了的“寒鸦声”递过去,还不误回手在周翡面前打了个指响,以防她东张西望一脚踏进人家鱼池里。

老板娘捧了他的本子,施施然走到秋千前坐下,指着石桌石凳对谢允他们说道:“二位坐。”

说话间,好几个穿红戴绿的美貌少女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端茶倒水之余还不忘跟谢允“先生长先生短”地贫上几句——有一个还伸手捏了周翡的脸。

周翡:“……”

她老老实实在旁边坐着也能被殃及池鱼!

这些姑娘看起来和谢允颇为熟稔,不知为什么,对他却并不放肆,反而有些拘谨的恭敬。

老板娘没多久就翻完了,随即她若有所思片刻,抬头看了看谢允。

谢允:“怎么?”

“你确定要给我这本?”老板娘问道,“总觉着你是拿了别人的血泪出来卖笑。”

“是卖唱,啧,我卖艺不卖身,说那么难听。”谢允轻描淡写地纠正道,“血泪这东西,自己吃也是恶心,讲给别人听也是不合时宜,我借来换点路费,岂不物尽其用?”

老板娘目光一转,“噗嗤”一笑,说道:“行吧,我收了,老规矩。”

她话音刚落,就有个少女端着个托盘过来,递上一个锦囊。

谢允接过来垫了垫,连看都没看,便收入怀中:“就知道老板娘痛快……其实这回还有另一件事相求。”

老板娘竖起一根手指。

谢允从善如流地从那锦囊里拈了一片金叶子送还回去。

周翡看明白了,她觉得谢允卖戏根本不是为了路费,是为了买消息。

老板娘大大地翻了个白眼,一把夺过来,冷笑道:“拿老娘的钱打发老娘,真有你的,有话说,有屁放!”

谢允道:“我想问老板娘一个消息,十二重臣护送当今南下时,几个文官舍命也不够,因此路上必有高人护送,当时除了殷闻岚,随行之人中是否还有齐门,是否还有那么一两个……不在正道上的朋友?”

老板娘一愣,将金叶子缓缓推回给谢允,说道:“我不知道,就算知道,这消息也不是一片金叶子买得下来的。”

谢允目光一闪:“我可以交换……”

他话没说完,一个脚步有些慌张的少女快步走进后院,趴在老板娘耳边低声说话。

周翡五感灵敏,听见那少女说的是:“夫人,一帮‘行脚帮’的‘五子’不知干什么,来了不少人,前后门都有。”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