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短兵

要是这会儿能有人出去看一眼,就会知道,天光已经大亮了。

密道中众人或紧张、或焦躁、或沉浸,心神紧绷得像拉紧的弓,居然谁都没有察觉到飞快奔涌过去的光阴。

假石墙破碎的一刹那,周翡没有从方才那种近乎玄妙的状态里出来,对她来说,周遭所有声音、变动,都层次分明起来,她手中的刀,面前的纪云沉,以及身后炸开的铜锣间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细线穿起来,周翡根本不必太费心思量,剑尖顺着那条线走就无比舒服。

不待最上面的石块落地,她已经旋身从崩开的碎石中逆流而上。

谢允的佩剑可能是从赵明琛那蹭来的,作为这穷酸身上唯一一件值钱的货,那用来装饰的佩剑并不只有剑鞘珠光宝气,出鞘时一声短促的尖啸,两侧血槽中有晦暗的流光闪过,几乎能吹毛断发。

耳室门口的通道只容得一人通过,走在先头推开石堆的人乃是个垫背,一声没吭,便被周翡一剑穿心,立毙当场。

宝剑切入骨肉中,好似薄刃入蜡,没有一点凝滞。周翡回手一带,将那尸体拉到身前,刚好卡住窄小的过道,也成了她的一面人形盾牌。

狭窄的密道中火把倏地一晃,幢幢的人影跟着抖动起来。

周翡借着敌人的光往前望去,剑尖轻轻地在古旧的墙面上擦了两下,出声道:“等你们一宿了。”

白衣的敲锣人与她隔尸相望,一时弄不清是自己比较鬼气森森,还是面前这突如其来的少女更可怖些,一时不知该进该退,僵在了那里。

这时,他身后有人沉声道:“退下。”

敲锣人低眉顺目地说道:“是。”

说完,他小心戒备地盯着周翡,弓着腰,将铜锣挡在身前,倒着退出窄小的过道,在拐角处冲外面的什么人深施一礼。

片刻后,顶着一张鱼脸的青龙主背负双手,缓缓走入窄道,他本来就长得不那么尽如人意,又身在幽暗的密室中,火光忽明忽灭,映得他一张独树一帜的面孔光影纷呈,越发骇人了。

也不见青龙主脚下有什么动作,他人影仿佛一闪,几个转瞬便到了周翡近前。

青龙主混到如今这地步,多少靠真才实学,多少靠卑鄙无耻,这不好说,但必属天下一流高手无疑。

他身材高大,丑得天赋异禀,从窄道中这么“呼啦”一下飘过来,带来的压迫感难以言喻,与青天白日下严重不少。

倘若周翡还有路可退,这会必然已经胆怯了。可她头天晚上被北刀不留情面地折磨了一宿,反复自我怀疑后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地步,这会反而“豁出去”了——别说来了个青龙主,就算来了个索命阎王,她也要将这条路拦定了。

“有些胆色。”青龙主没有急着动手,反而若有所思地盯着她一笑。

火光下看丑人,能丑得撕心裂肺,看美人,却是别有风华。

青龙主道:“我看你的刀法像蜀中一路,实在笨重得很,不适合美貌的小娘子——你是哪里人?”

周翡从看见他开始就在火冒三丈,听此人一开口,更是恨不能挖了这人的狗眼。

同时,她也明白了纪云沉的意思。

耳室前小小的窄道只能过一人,如果此时挡在这里的是芙蓉神掌花掌柜,像青龙主这等好色又怕死的货,便绝不会亲自上前。他手下那群敲锣人不见得有多厉害,却必定有不少阴损的招数——花掌柜很可能就是这么着的道儿。

唯有周翡这么一个少女孤零零地挡在这里,能让青龙主掉以轻心。

和坏人比武功,或许能拖上一阵子,比谁不要脸,他们就毫无胜算了。

周翡的手指在剑柄上摩挲了片刻,将怒火强行压下去,神色紧绷地问道:“花前辈呢?”

“谁?”青龙主眨眨眼,下一刻,他往后一仰,十分惺惺作态地笑道,“你说那皮薄馅大的胖子?哈哈,明知故问。”

周翡一不小心将剑柄上一颗镶得不结实的宝石抠了下来。

青龙主自我感觉良好地说道:“我方才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杀了你很可惜。这样吧,你要是愿意跟着我走,以前干了什么,在我这都一笔勾销,到我那里,吃香的喝辣的,出来进去,有人像狗一样伺候着你,你喜欢什么有什么,金玉珊瑚随便戴,不比现在这寒酸样强?”

周翡的目光落到她堵在过道里的尸体身上:“这也能一笔勾销?”

青龙主神色漠然,十分大方地一摆手:“这算什么,不值钱,要多少有多少,随便杀。”

周翡沉默了片刻,余光往耳室里扫了一眼,纪云沉似乎已经扎完了全部的针,不知谢允嘴里的“搜魂针”是个什么东西,总之眼下的北刀像个快要涅槃的刺猬,脸上时青时红,显然是到了紧要的关头,不知能变成个什么。

谢允在纪云沉身边,冲她摇了摇头。

倘若能换一个年纪大一些、经验丰富一些的女人在这,大概能有一千种花言巧语能拖住青龙主,可是脸嫩的少女是做不到的——脸不那么嫩的周翡更做不到,她必须得分出一多半的心神,才能小心翼翼地克制住自己快要从头顶往外冒的杀气,一时间便有些词穷。

青龙主却以为她这沉默是羞怯,越发蹬鼻子上脸地猥琐起来,往前一探手道:“这还有什么好想的,过来,告诉我你叫什么。”

谢允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青龙主动动嘴也就算了,这一动手,周翡脑子里那根岌岌可危的弦一下崩断了。

她一把揪起地上的尸体,往自己面前一挡,给青龙主摸了一手血,随后拔剑自下而上,一剑仿佛自无端处突出,毒蛇似的扑向青龙主的咽喉。

青龙主“啧”了一声,浑似不着力,往后平移半尺,竟用手去捉周翡的剑尖,还笑道:“我喜欢脾气暴的。”

他看似轻松不在意,其实用了暗劲,一掌挟着七八成的内力压下,想出其不意地一下制住周翡。

然而就在他手掌碰到那剑尖的时候,周翡手里的佩剑却十分狡黠地顺着他的力道而下,竟在分毫间滑了出去。

青龙主不由得有些惊诧,这女孩是将剑当成了长刀使,而刀法竟然还在他预料之上!

“断水缠丝……一日不见,有个自身难保的废物还临时教了你两招?”青龙主喃喃道,原来周翡方才一刺一躲,正合了断水缠丝的缠绵泥泞之意,只可惜并不纯熟。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她这两招是仓促间才学来的,即便她聪明绝顶,有过目不忘之能,使出来也到底生硬了。

青龙主笑道:“可惜。”

他话音未落,紧接着便运力于手臂,抬手架住周翡的剑,相接出“嘡啷”一声,周翡觉得自己砍中的是一根铁棒,而非血肉之躯,硬得要命,生生将她手中宝剑崩出了两寸,周翡好似猝不及防地踉跄了半步,青龙主趁机一手探出,抓向她领口。

周翡却顺势一转身,当当正正地将手中尸体塞进了青龙主怀里。

那尸体也是人高马大,一脸是血地往他的前主子身上一扑,亲亲热热地在青龙主脸上亲了一下。青龙主平白无故被一具尸体占了便宜,惊诧之余怒不可遏,一掌将那尸体拍进了窄道的土墙里,四下里活似地震一般,尘土扑簌簌地下落,周翡手中长剑行云流水似的转过了半圈,方才黏黏糊糊的剑式陡然一变,冲着青龙主当头砸下。

她方才两招竟然都是虚晃!

这一剑如苍龙入海,呼啸落下,随即,周翡只觉得一股大力顺着剑尖反弹了回来,端王爷这把宝剑指定比人金贵,这样硬撞,竟然也没碎,只是“嗡”一声尖鸣,剑尖震颤不休。

而与此同时,一缕头发从晦暗的密道中飘落——青龙主那跳大神的兜帽居然被她扯下来了,剑风还割断了他的头发!

周翡无数次在纪云沉手中一刀落败的时候,并非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招数中。

她虽然没有去学北刀,却在潜移默化中从纪云沉连绵不断的杀招里悟到了“连绵”二字。

周翡在山间小路上第一次与青龙主狭路相逢时,便隐隐发现九式破雪刀中相通相连之处,一宿专注于刀法,她突然领悟了原本隐约看见轮廓的东西——每一式刀法中都包含着好几招,没一刀里又有无数变化,只要稍作变通调整,立刻就能贴合成一个整体,这一点千变万化的变通之道,却恰好就是破雪刀“无常”一式。

一次出手惊艳四座,恐怕是运气,连续两招步步紧逼,那可能是状态,但周翡接二连三出人意料,及至这断发一刀,便足以叫青龙主正色下来了。

青龙主上一次与她交手的时候,周翡还是个只会连蒙带骗、虚晃一招逃跑的生手,此时却已经有了令人刮目相看之处。

青龙主目光阴沉地在狭窄的过道中注视着周翡,低声道:“我改主意了,小丫头,你这样的人,任谁见了都要毁掉,绝不能容你再练上十年八年的功夫。”

他叨叨到现在,只有这一句叫人听着最顺耳,周翡冷冷地笑道:“杀你,还用不着我十年八年。”

“猖狂太过!”青龙主爆喝一声,一双袖子突然鼓了起来,排山倒海似的一掌向周翡拍了过来。

周翡毫不犹豫地便提剑而上。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周翡是心里惦记着谢允他们,强令自己绝不能输、绝不能退,那么眼下在窄道与重压之下,青龙主便是逼出了她遇强则强的本性。

谢允道:“留神,他身上恐怕穿着贴身的护甲。”

周翡眼角瞥见青龙主鼓起的袖中银光一闪,心道:“怪不得砍不动,还以为他刀枪不入呢。”

青龙主冷笑一声,一掌已经送到周翡面前,周翡将剑鞘往前一送,“喀”地卡在青龙主手掌心,随后她面色一变——这声音不对!

青龙主的手指突然暴长了数寸,十指间居然伸出好几把长刀,一下越过周翡手中剑柄,勾住了她的小臂!周翡反应够快,然而撤手时到底来不及了,小臂上顿时多了几道深可见骨的血道子。

谢允好像自己被大鲶鱼挠了一把似的,眼角难以抑制地抽动了一下。

青龙主朗声大笑,追击而至,利刃划过耳边的声音简直让人战栗,而且时长时短,防不胜防,窄道中躲闪受限,周翡身上眨眼间便多了数道伤口,她好似已经无从招架,不住后退,转眼已经退至耳室门口,碍于身后还有人,却只好负隅顽抗。

谢允猛地扭头去看纪云沉。

纪云沉好像已经对外界失去了知觉,连气息都微弱得叫人听不见,脸上青红二色退却,竟浮起行将就木似的死灰来。

青龙主好像玩出了乐趣,避开了周翡身上要害,好似猫逗耗子似的欣赏她左支右绌的挣扎,时不常在她身上添几道伤口,继而一把抓向她胸口。

谢允找死似的冲了过去。

分享到:
赞(8)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火光下看丑人,能丑得撕心裂肺”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匿名2018/12/31 08:56:27回复
  2. “那尸体也是人高马大,一脸是血地往他的前主子身上一扑,亲亲热热地在青龙主脸上亲了一下。”

    匿名2018/12/31 08:58:41回复
  3. 谢允生气了
    他老婆被调戏了( ̄y▽ ̄)~*捂嘴偷笑

    匿名2019/04/05 09:02: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