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可以试试,我很温柔的

沈巍正在处理一棵白菜, 听见动静,偏头看了赵云澜一眼, 说:“这太乱, 别进来。”

赵云澜充耳不闻,循着声音、扶着墙小心地走进去,缓缓地伸出手,从后面抱住沈巍, 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 闭上眼睛。

他先是试着用自己的“目光”从案板上扫过,可大概那些菜都已经从根上拔下来、还被冰冻过的缘故, 赵云澜什么也没“看见”, 只是抽了抽鼻子,勉强闻到了一股不是很浓的菜汁味。

而后他低下头, 看见沈巍那黑得要命的身体上在被他抱住的一瞬间, 突然从心口的地方流出血一样嫣红的颜色, 像沸腾的岩浆, 顷刻就滚遍了沈巍全身, 在赵云澜一片漆黑的视线里, 勾勒出一个长身玉立的影子。

就像是……那个黑影忽然有了生命。

赵云澜目睹着这样的情景, 沉默了片刻, 而后他面不改色、半真半假地对沈巍抱怨说:“你在切什么?我不吃这个, 我要吃肉, 又不是兔子,我现在是伤残人士, 有要求改善伙食的权利。”

他听见沈巍纵容地低笑了一声,掀开一边小锅的锅盖,一股还没来得及飘出来的肉香散发出来,沈巍说:“准备了你喜欢的,什么都吃一点,不要挑食。”

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上如火的颜色慢慢地变浅,从飞快流动的鲜红变成了某种异常温暖的淡红——就像破晓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太阳的颜色。

沈巍任他抱着,没有甩开他,赵云澜就随着他的动作左摇右晃,听着菜刀一下一下切在案板上的声音,赵云澜有好一会没说话,他的眼珠黑沉沉的,垂下的时候不显得黯淡,只是有些说不出的深沉。

好半天,赵云澜突然凑上去,开口不着边际地问:“哎哎,你觉得我帅不帅?”

沈巍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继而无奈摇头:“你有点正经话没有?”

“哦,正经的。”赵云澜清了清嗓子,用广播新闻联播的字正腔圆一本正经地在沈巍耳边说,“沈巍同志,你觉得沐浴在和谐社会的春风中,站在你身边的这个思想上的巨人、工作中的先锋,他帅不帅?”

沈巍:“……”

沈巍无言以对了片刻,轻轻地笑了一下,垂下眼,认真地把菜切丝,这简简单单的事让他做得如同心无旁骛一般,他轻轻地说:“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我不在意。哪怕你五大三粗,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在我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赵云澜压着嗓子说:“真感人,下一秒你该和我求婚了。”

尽管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人,但毕竟是在厨房,不是耳鬓厮磨的地方,沈巍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用肩膀撞了赵云澜一下:“躲开,我要炒菜了,你去外面坐着,别捣乱。”

赵云澜顺从地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就碰到了洗手池那冰凉的金属池壁。

他忽然似有意似无意地说:“那你会骗我吗?”

背对着他的沈巍一顿。

赵云澜追问:“会吗?”

沈巍深吸一口气,依然是没回头,片刻后,才低低地说:“我不会骗你,也永远不会害你。”

赵云澜用天眼追逐着他的背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上的光在自己三言两语中渐渐黯淡下去,就像是一朵烧尽了的烟花,心里忽然一阵无来由的难过。

于是他点了点头:“嗯,好,那我相信你。”

沈巍猝然扭过头:“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相信吗?”

赵云澜蓦地一笑:“只要你说,我就信。”

他说完这句话,再也不忍心去“看”沈巍身上那些乍起乍落的光晕,赵云澜背过身去,假装方才的话都只是毫无意义的闲话,是转眼就能被抛在脑后的,他在厨房的储物格上一格一格地摸过去,嘀嘀咕咕地说:“我的牛肉干呢,我记得这有一包牛肉……”

然后他慌慌张张地碰倒了角落里的一根塑料扫把,一脚踩上去,险些五体投地。

沈巍正是满手的菜汁,怕抹他一身,只好伸长了胳膊,在半空中拦了一下,赵云澜就正好撞进了他怀里。

赵云澜的房子面积不大,厨房更小,一个人勉强合适,两个大男人进来,立刻显得转不开身,沈巍只好就着这个姿势,把双手绕到他身前,在水龙头下冲干净,下巴自然地靠在了赵云澜的肩上。

赵云澜突然不说话,也不动了。

沈巍洗干净了手,就这样保持着双手护在他身侧的姿势,把他往外推去:“有也早过期了,别找了,桌子底下有些点心,是我刚放进去的,你饿了先吃一点,别吃太多,饭马上就好。”

赵云澜垂下眼笑了一下:“饿疯了,但是不想吃饭。”

沈巍一愣:“嗯?那你想吃什么?”

赵云澜侧过头,摸到了沈巍的下巴,又顺着他的下颌骨摸到了耳朵,凑过去对着沈巍的耳朵轻轻地说:“我想吃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偏不倚,正好“看向”了沈巍的脸,赵云澜的眼窝很深,眼珠很黑,眼皮半垂下来的时候,睫毛的阴影打在高挺的鼻梁上——即使沈巍知道他什么也看不见,依然会有种“他的目光十分深情”的错觉。

沈巍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那样的眼神下战栗。

赵云澜笑着凑过去,嗅着沈巍头发间淡淡的洗发水味,在他的侧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紧张什么?其实你可以试试,我很温柔的。”

沈巍二话不说,把他丢在沙发上,跑了。

赵云澜伸长双腿,大爷一样地坐在沙发上,认为自己应该去预定两根红蜡烛,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床头一点,说不定只有洞房花烛的气氛,才能扒下某个食古不化的正人君子的衣服。

等真正夜深人静来临时,赵云澜心里七上八下地痒痒,偏偏沈巍怕他看不见烦闷,靠在床头上,拿着一本书给他念。

沈巍的声音温润柔和,有恰到好处的低沉,听得赵云澜在书香阵阵里非但没有受到文化的熏陶,反而越发想兽性大发。

就在他痛并快乐着时候,沈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念书的声音骤然停了下来,脸色意味不明地转向窗外,于此同时,旁边的赵云澜却毫无征兆地一把抱住他,往旁边一滚,压在他身上,俯下身在他耳边说:“别看,把灯关了。”

屋里的灯一下灭了。

赵云澜一伸手,直接探进了沈巍的衬衫里,他技巧高超地顺着沈巍的腰侧一路摸到了胸前,在他胸口处轻轻地拧了一下,一阵说不出的酥麻直冲头顶,沈巍几乎已经反应不过来他方才说了些什么,连忙手忙脚乱地一把按住赵云澜的手腕。

赵云澜低下头,在他的锁骨上轻轻地咬了一下,用一种异常油滑的口气说:“怎么才摸一下就硬了,那么想我?”

沈巍大窘,已经快要顾不得窗外有人这件事了。

就在这时,窗外的风声中混杂了一身不易察觉的梆子声,赵云澜在沈巍身上四处点火的手指飞快地画了“别动”两个字,然后一把拉过被子盖在沈巍身上,甚至遮住了他的脸。

赵云澜办坐在床边,衬衫的扣子一直开到了小腹,摇摇欲坠地挂在身上,嘴里却冷冷地说:“我要是一个人,大人什么时候过来都欢迎,可现在不止一个人,您贸然过来,可有点不速之客了吧?”

窗外传来一声轻咳:“判官听说令主眼睛受伤,派小人过来看看,有惊扰的地方,实在是……”

“判官?”赵云澜挑挑眉,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判官大人的消息可真快啊,我白天刚去了一趟医院,还没到三更呢,他已经把大人您派来了?我倒是没什么事,你回去跟他说,劳烦他想着了。”

窗外的人低低地称了声“是”,片刻,那股浓郁的阴气就消失不见了。

赵云澜在床上摸索,沈巍按住他的手腕:“是阴差?怎么……”

“傻帽儿,”赵云澜叹了口气,摸到了沈巍的头发,手指轻轻地捋了捋,低声说,“别人在变着法地算计你呢……‘沈巍’的事地府那头是有人知道的吧?”

沈巍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化身成凡人,在人间一蹲就是几十年,就为了偷窥别人这种事实在太有辱斯文,沈巍当然不会大张旗鼓地张扬出去,可是斩魂使逗留人间不是小事,十殿阎罗那里总要知会一声。

赵云澜皱着眉想了想,又不放心说:“以你的身份,本来不必和那边搅合,那边有那边的思量,这些人人鬼鬼的事,总归是各有各的算计,你……”

沈巍有些不确定地轻声问:“你……是在担心我吗?”

赵云澜话音顿住,而后他循声低下头:“你说呢?”

沈巍手掌紧了紧,忽然紧紧地一把抱住他,脸埋在他的后背颈窝良久良久。沈巍手劲很大,赵云澜有心想趁着气氛好,做点别的事,却发现自己完全挣脱不动。

沈巍只是占有欲十足地紧紧地搂着他,大有就这样一直抱到天亮的意思,赵云澜想了良久,没想出什么好对策,很快就倦了,只好这样一边心怀不轨,一边不甘心地睡着了,只觉得有生以来真是从没睡过这样窝囊的觉。

上火得他都快流鼻血了。

大概是沈巍的手压得太紧,让他有点不舒服的缘故,赵云澜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就隐约地做起梦来。

他梦见自己在一片云雾缭绕的地方转悠了半宿,满地都是残垣断壁,无数人冲着天的方向顶礼膜拜,他看了那些人一眼,继续往地下走去。

紧接着,就似乎在一片荒芜到了极致的地方,四面八方全都是黑暗,赵云澜莫名地心生烦闷,捻指做火,却还没来得及亮就灭了,有一个人在他耳边叹了口气:“我不过说说而已,你何必做到这种地步?”

难以形容那声音,似乎不是从耳朵里进去的,而是直接穿到了他心里,那句话像是一把冰锥,一下穿到了他的胸口上,冰凉地浇注进他心里,赵云澜狠狠地哆嗦了一下,清醒过来,天似乎已经亮了,沈巍不在旁边,大概出门买东西了。

睁开是黑,合上眼也是黑,赵云澜心悸如雷,在胸口蹦跳不休,肺里的空气都快给挤空了,手心更是一片冰凉。

那是……谁在说话?

赵云澜坐在床上,伸手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抹了一手指的冷汗,这种心中千头万绪,两眼一抹黑的状态,他真是连一秒钟也忍不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宣布一件事:

专注流窜于全国各地的苦逼作者又走上了流窜途中,且目前看来归期不定(应该不会很久><),存稿箱里只有四章(我只剩这么点了TAT),也就是说,如果我周四回不来的话,下周五开始面临断更……提前告诉诸位一声,但愿能回来~~

分享到:
赞(885)

评论81

  • 您的称呼
  1. 攻受分明

    匿名2019/07/19 18:15:10回复
  2. 瞎了,喜大普奔

    匿名2019/07/23 09:11:46回复
  3. 终于瞎了!๛ก(ー̀ωー́ก) 

    匿名2019/07/24 21:10:58回复
  4. 手劲儿大这一点也很符合白居呢。。

    匿名2019/07/30 13:36:37回复
  5. 澜澜想趁机做些什么,结果发现挣脱不开巍巍的手劲哈哈哈哈攻受分明哈哈哈

    巍澜可期2019/08/12 10:20:46回复
  6. 唔,还有人看镇魂嘛~?emmmm ,好扒,还是想要赵处在上呐~唔

    沈教授是受呐~~~2019/08/13 21:03:58回复
  7. 看到同一天的!(p≧w≦q)开心!!!

    一只会唱歌且开心到飞起的幽畜2019/08/26 11:08:39回复
  8. 尽然看到了同一天的耶!(p≧w≦q)(为什么我的评论发不出去,这都第N遍了[○・`Д´・ ○])

    一只会唱歌且开心到飞起的幽畜2019/08/26 11:26: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