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沈巍僵立了几秒钟, 缓缓地伸出手,在艳阳高照采光良好的正午, 拿到赵云澜眼前晃了晃。

赵云澜眼神有一点不易察觉的迷茫和散乱, 对他的动作毫无反应,沈巍的心沉了下去。

他这一不出声,赵云澜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下意识地做了个偏头侧耳的动作:“沈巍?”

赵云澜皱起眉, 忽然一伸手, 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沈巍在他面前晃的手,就好像预料到了对方会做这个动作一样, 沈巍的手像瓷器一样冰凉, 赵云澜沉默了片刻,“哦……那就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眼睛看不见, 赵云澜的目光就找不到地方落, 漫无边际地四处飘散, 显得异常迷茫, 沈巍倏地掐紧了拳头, 极力压住了自己的声音:“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一路上赵云澜显得异常沉默, 几乎连一句话也没说,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有下车走路的时候, 偶尔会露出一点茫然神色。

常人骤然失去视力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走路的时候他几乎不知道该抬哪只脚,总是忍不住去扶他抓得住的一切东西——即使沈巍拉着他的手。

他甚至有时会弄不清沈巍在引着他往哪个方向走, 特别是在拐弯的时候。

视力不好的人通常其他感官会相应敏锐,但那是建立在长期的习惯和无意识的锻炼的基础上,突然失去视力的人反而会比平时更迟钝一些,他会不由自主地过分注意自己听见的东西,并且在没有视力配合的情况下,一时很难判断自己听见的各种声音都代表了什么,又因为平衡感受到影响,他连别人往哪个方向拉他都要反应好半天。

不知是鬼面下手太重,还是他身上有伤,沈巍觉得他的脸色异常的苍白。赵云澜似乎对突然看不见了这件事非常淡定,既没有惊慌,也没有什么抱怨,只是木着脸没什么表情,眉头不易察觉地皱着。

其实沈巍知道,平时赵云澜也会有这样的表情,但是一旦发现有人在看他,他就会立刻变脸……现在他是不知道别人看不看他了。

沈巍的脸色倏地阴沉了下去,眉宇间的煞气几乎外露,手下扶着他的动作却愈加轻柔。

医护人员几乎是战战兢兢地从他手里接过了赵云澜,总觉得后面那个戴眼镜一副斯文模样的男人,是电影里那种吃斋念佛、手起刀落的低调黑社会分子。

赵云澜的眼睛不出意料地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外伤,更没有病变,可他就是看不见——医生也很奇怪,折腾了他大半天以后,医生甚至隐晦地表明,也许短暂的失明是心因性的,建议他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等他们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赵云澜终于像只生命力顽强的蟑螂一样,以让人惊诧的速度适应了他的盲人生活。

赵云澜在走出医院的时候伸手抓了一下,开口说:“天黑了吧。”

沈巍就怕他不吭声,有心想引他多说一些,忙问:“你怎么知道?”

赵云澜说:“感觉空气变湿了一点,也凉了,应该是太阳下山了。”

沈巍拉开车门,一只手扶住他,另一只手抬起来挡住车顶,以防他撞到头,又弯下腰替他系好安全带,起身时,一偏头,正好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沈巍问:“你笑什么?”

赵云澜:“我就是想,有一天我要是老了变傻了,你还肯这么照顾我,万一我连人也不认识了,开口就叫你爹怎么办?”

沈巍:“……”

尽管乐于在赵云澜脸上多看见一些笑容,但沈巍有时候还是难以理解他诡异的自娱自乐精神。

赵云澜脑补了一会,居然乐出声来,伸手毫无目的地在空中摸索了一下,沈巍坐在驾驶座上,拉住了他的手,赵云澜就摇晃了他一下:“哎,我要叫你爹你可不许答应啊,不许欺负我傻就占我便宜。”

沈巍无奈:“你要是傻了就好了。”

“什么?”赵云澜故作大惊失色,一把握住自己的领子,“你想把我怎么样?关起来玩强制禁断爱吗?”

沈巍眨眨眼睛,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还是居然忍不住顺着他这话想象了一下。

只听赵云澜猥琐地笑了几声,继续说:“其实我认为这个可以有。”

沈巍:“……”

等车开始启动,才内向了半天的赵云澜就憋不住了,开始表演他的弱智儿童欢乐多。

他摸到了调整椅子的地方,一会把椅背躺下去,一会又直起来,一会往前一会往后,像个刚出生的傻猴子一样在车里到处摸,还偶尔对沈巍发表一下建议,“哎你别说,看不见也挺好玩的,市中心有个黑暗体验馆,门票四十,我这回省四十块钱。”

沈巍应了一声,勉强地跟着他牵扯了一下嘴角,一点也不能理解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沈巍在赵云澜家楼下停车,交代了好一会不让他乱动,结果刚停好车,一回头,发现赵云澜自己上了马路牙子,正踩高跷一样地摸瞎练习走直线。

直线挺稳当,只是他正稳稳当当地冲着一根路灯杆子撞过去。

……这熊汉子都快玩脱了。

沈巍赶在他把自己撞晕之前冲过去,拦腰抱起了赵云澜,把他拎了下来,赵云澜的肋骨正好卡在他肩膀上。

大概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忽悠一下腾空而起非常带感,沈巍把他放在地上时,赵云澜居然还愉快地吹了声口哨。

“我发现我平衡感还行,现在都会走直线。”赵云澜说,随后他的声音转低,“没准我还能……”

能什么,沈巍没听见,只是看见他似乎是轻轻地笑了一下。

沈巍拍拍他的胳膊,弯下腰:“前面有点台阶,不好走,我背你上去。”

赵云澜站在旁边笑而不语。

沈巍回过头,温声问:“怎么了?上来。”

赵云澜摸到了他的手,轻轻地攥了攥,然后抬起来,低头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下:“我哪舍得让你背,这么沉,压坏了怎么办?”

沈巍:“……”

他大概还没弄明白,头天晚上是谁把他抱回来的。

赵云澜说完这句话,就慢慢地往前走去,要不是他在台阶下轻轻地伸出脚踢了一下,沈巍几乎以为他恢复视力了。

只见他挺胸抬头毫无障碍地上楼,每一步的距离都基本是一样的,一路走到了电梯门口,在按键上摸了摸,按下,这才半侧过身,等沈巍。

沈巍特意放重了脚步声:“你怎么知道电梯在这里?”

赵云澜大言不惭地说:“像我这么明察秋毫的人,自己住的地方能不清楚吗?楼梯有多少层,从楼道口走到电梯总共是几步,不用眼睛看我也都知道。”

沈巍知道他在胡扯,还楼梯有几步——他要是不通过一通乱翻,连自己的茶杯和拖鞋在哪都找不着。

肯定是下午带他下楼的时候,他自己默默记住的。

大概是性格使然,无论出了什么事,赵云澜都会给人一种“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感觉,有时候即使别人心里知道这确实是件大事,也会情不自禁地被他的态度影响。

他就是这么个死要面子的人。

赵云澜打开门刚往里迈步,就听见脚底下传来一个声音:“敢落下你的臭脚丫子踩到大爷的尾巴,你就死定了。”

“大庆?”

赵云澜弯下腰,摸了摸,大庆立刻察觉到不对,顺着他的胳膊爬了上去,站在他的肩膀上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问:“你眼睛怎么了?”

赵云澜一边摸索着往屋里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技能被冻结了。”

沈巍一把拉住他:“小心。”

赵云澜险些撞上门框。

大庆吃了一惊,三两下从他身上蹿下来,蹦上沙发:“怎么回事!”

随即它有意无意地看了沈巍一眼,大有质问的意思——沈巍既然已经和他们去过光明路4号了,大庆索性也不掩盖它是一只会说话的猫这个事实。

沈巍立刻说:“是我不好。”

赵云澜啼笑皆非:“什么玩意就又是你不好了?”

他一伸手摸了个空,大庆看了看他悬在半空中的手,只好臭着脸、眯着眼,用猫脸生生拗出一个“大爷看你可怜给你面子”的表情,歪头把脑袋侧过去,在他手心里蹭了蹭。

赵云澜笑起来,意味不明地说:“别着急,祸兮福之所倚也说不定呢。”

他说完,摸索着在沙发上坐下,从兜里摸出根烟来,大模大样地冲大庆一伸手:“我看不见,给我点上!”

大庆:“……”

过了一会,它默默地把自己卷成个毛团,背过身去,不理他。

沈巍拢过他的手,“咔哒”一声点燃了他的烟,又把烟灰缸推到他手边。

“昨天晚上我遇见一个小乌鸦精,”赵云澜想了想,简要把头天晚上的事挑挑拣拣地说了,然后生搬硬套地说,“他还跟我说了什么……嗯,什么西海的什么地方,北海又什么的地方,离岸多远多远,后面没听太明白,大概是在说一座山。”

大庆愣了一下,沈巍却是先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沉:“不提这个,你的眼睛是怎么伤的?”

“别提了。”赵云澜挥挥手,描述了一下最后倒霉催的经历,并充分地表示了自己对铃铛这种东西的憎恶之情。

大庆突然站了起来:“什么样的铃铛?”

“在我这。”沈巍说着把手伸进兜里,摸出了一个蒙尘的小金铃,“你说的是不是这个?”

大庆瞳孔皱缩,不等赵云澜回答,就骤然插嘴问:“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

沈巍看了赵云澜一眼,顿了顿,而后晦涩不明地说:“是……昨天晚上把你送回来的那个人交给我的。”

大庆围着沈巍的手转了几圈,愣愣地盯着那小铃铛看了片刻,忽然低声说:“那是我的。”

“那是我的……第一个主人,”大庆看了赵云澜一眼,“亲手戴在我脖子上的,百年前,因为一些意外,我把它弄丢了。”

赵云澜伸手:“给我看看。”

沈巍一缩手:“你恐怕暂时还拿不起来。”

被他提起了头天晚上黑历史的赵云澜郁闷地吐出口烟圈,拿不动自己养的猫的猫铃铛之类的事……听起来有多出息啊!

这时,大庆低下头,从沈巍手上叼走了铃铛,忽然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从他的窗口跳下去了。

以它心宽体胖的状态,真的很少显得这样心事重重。

赵云澜侧耳听了听:“大庆?”

“走了。”沈巍关好窗,弯下腰,缓缓地抚上他的眼角,“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赵云澜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其实也不用那么着急。”

沈巍直觉他下面没好话,果然,瞎了也不能让他消停一时片刻的赵云澜猥琐地说:“可是我看不见,很不方便的,晚上你能不能帮我洗澡?”

沈巍摔开他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自己屁/股上的咸猪手。

一声不吭地转身进了厨房。

赵云澜收起笑容,闭上眼睛,仰面靠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在一片黑暗里,竟然感觉到了难得的宁静,他几乎有些享受这一刻,随着他越来越放松,赵云澜忽然觉得眼前似乎隐隐有一些奇怪的影子。

他猛地睁开眼,依然什么都看不见,那些影子又没了。

赵云澜定下心神,重新闭上眼,数着呼吸抱守元一,片刻后,那影子又出现了,他看见自己左手边有一团绿色的东西,身上发出幽幽的光辉,十分浅淡,但流动间有种异常的美……形状看起来有点眼熟。

赵云澜过了一会才想起来,那是窗台的方向,窗台上刚放了一盆朋友送的植物。

这是……天眼。

原来双眉之间的天眼并不是依托于视力的。

赵云澜凝神于双眉间,只见四周越来越清晰,他“看见”的东西越来越多,先是窗台上的花,沙发上的猫毛,后来他书架上一些上了年头的古书……以及墙上挂着的一副传说中大价钱淘来的古画。

但是沙发、茶几床之类毫无灵气的东西,他是依然看不见的。

赵云澜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只见有一团白光在他身上流动,右肩上有一团流光溢彩的光球,左肩上则空空如也。

那种光很眼熟……他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赵云澜突然站起来,膝盖重重地在茶几上磕了一下,可他没顾上,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厨房。

他听见切菜的声音,却看不大清楚沈巍,对方与黑暗融为一体,甚至更黑一些……唯有脖子上挂着的小坠子里,关着一团与自己右肩上的光球如出一辙的火。

分享到:
赞(731)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车呢,劳资要上车
    (*°ω°*)ノ”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镇魂女姑2018/08/03 22:21:44回复
    • 只有在75章才有肉

      匿名2018/08/09 09:24:56回复
      • 蟹蟹提醒啊哈哈哈 直接跳去75

        侑黎2018/08/18 01:07:40回复
      • 哈哈哈哈

        黑袍哥哥2018/08/19 15:59:47回复
        • 我是看完75章又返回来看的。

          匿名2018/08/26 18:08:05回复
        • 多谢啊!!!!

          迟早都要挂2019/02/23 01:50:24回复
  2. 太棒了,猫铃铛都拎不起来

    有出息的赵云澜2018/09/01 08:30:27回复
  3. 禁断爱什么的,太刺激了

    居居2018/09/30 21:54:40回复
  4. 谁看了75章,顺便给我讲下情况

    暴膏2018/10/05 13:02:49回复
  5. 沈巍无奈:“你要是傻了就好了。”

    “什么?”赵云澜故作大惊失色,一把握住自己的领子,“你想把我怎么样?关起来玩强制禁断爱吗?”
    。。。鄙人表示墙裂想看_(°ω°」∠)_

    匿名2018/10/10 12:59:13回复
  6. 医护人员几乎是战战兢兢地从他手里接过了赵云澜,总觉得后面那个戴眼镜一副斯文模样的男人,是电影里那种吃斋念佛、手起刀落的低调黑社会分子。

    匿名2018/11/16 02:11:24回复
    • 匿名2018/11/22 10:39:50回复
    • 写的真好……逗死……不过话说刚出生的死猴子

      匿名2019/01/12 18:06:44回复
      • 啊不对傻猴子

        匿名2019/01/12 18:07:03回复
  7. 左肩魂火正式登场

    巍巍迷妹2019/01/13 18:15:58回复
  8. 沈巍的脸色倏地阴沉了下去,眉宇间的煞气几乎外露,手下扶着他的动作却愈加轻柔。
    这么甜的吗

    弱智儿童欢乐多2019/01/24 10:38:49回复
  9. 居然说巍巍像黑社会分子。。。。噗哈哈哈/表示想笑/

    沈巍他隔壁邻居♀我叫团子2019/01/30 19:46:37回复
  10. 我说过……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现在,既然你说了……那我也就记下了,若当来世,我定不会再放开你,若你不愿,那……
    关起来……

    沈巍2019/02/02 22:36:53回复
  11. 为什么我妈瞎了你们这么开心呢

    大庆2019/02/08 02:05:13回复
  12. 弱智儿童欢乐多

    我的天

    白墨2019/02/09 00:30:00回复
  13. 沈巍直觉他下面没好话,果然,瞎了也不能让他消停一时片刻的赵云澜猥琐地说:“可是我看不见,很不方便的,晚上你能不能帮我洗澡?”

    沈巍摔开他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自己屁/股上的咸猪手。
    噗哈哈哈澜澜好样的!

    巍澜一辈子❤2019/02/10 14:06:47回复
  14. 弱智儿童欢乐多……………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3 22:49:54回复
  15. 他大概还没弄明白,头天晚上是谁把他抱回来的
    噗哈哈哈哈哈,笑死

    居劳斯的后槽牙2019/03/17 12:19:30回复
  16. 就这斯文黑社会分子外表和有禁断爱思想的情况来看,病娇巍巍妥妥的

    甚嚣尘上2019/03/22 19:52:47回复
  17. 因为怕压坏了巍巍所以……只能在下面?哈哈哈哈哈哈哈

    巍巍是澜澜的大宝贝2019/03/26 19:54:06回复
  18. 名场面!魂火出来了

    祝红2019/04/02 16:49:19回复
  19. 为什么赵云澜拿不起铃铛??

    匿名2019/04/16 19:32:33回复
    • 因为铃铛里封着昆仑的一半元神,小澜澜一介凡人当然拿不动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30 13:17:49回复
  20. 沈巍知道他在胡扯,还楼梯有几步——他要是不通过一通乱翻,连自己的茶杯和拖鞋在哪都找不着。
    沈教授学会吐槽了……….

    快乐的小青筋2019/05/31 11:19:52回复
    • 像赵云澜这样的智障儿童我看也就沈巍能忍,唉,心疼巍巍

      我的续命大宝贝朱一龙啊!2019/07/18 19:14:00回复
  21. 去看了第七十五章,其实也没很肉啊,一笔带过

    匿名2019/06/18 22:01:56回复
  22. p大的书 就算是肉 也是肉沫沫!!!

    居老师在我床上2019/07/13 12:27:44回复
  23. 这熊汉子都快玩脱了。

    匿名2019/07/13 21:59:47回复
  24. 啊,开天眼要看到斩魂使不断被吞没的功德……每次看到都要心痛会

    毛猴追突厥2019/07/14 22:27:01回复
  25. 直线挺稳当,只是他正稳稳当当地冲着⼀根路灯杆⼦撞过去。——小心杆(肝)

    忘机的无羡2019/07/15 22:27:07回复
  26. 弱智儿童欢乐多哈哈哈哈

    毛猴吃芒果2019/07/26 08:24:19回复
  27. 六刷留爪

    心如止水2019/07/27 23:29:30回复
  28. 大庆好可爱啊!猫脸居然还有“大爷看你可怜,给你面子”的表情!

    巍澜澜2019/08/07 18:51:36回复
  29. 拿不动自己养的猫的猫铃铛之类的事……听起来有多出息啊!
    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8/15 09:00:56回复
  30. 下一章的标题!!!!可是你们说75章才有车,所以下一章的标题是假的对不对 ̄へ ̄

    一只会唱歌的幽畜2019/08/26 11:00: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