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破阵

纪云沉说话有一点中气不足,语气却非常平静,好像旁边这些大侠与魔头们将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也动摇不了他这心如死灰的平静。

这位传说中的北刀传人说道:“破雪刀共九式,从前往后,分别是‘山’、‘海’、‘风’、‘破’、‘断’、‘斩’、‘无匹’、‘无常’、‘无锋’,我年幼的时候,有幸见过李前辈一面,以为他的刀,精华在‘无锋’,而破雪刀到了李大当家手上,我恰好也有幸见过一次,她的刀,精华在‘无匹’,小姑娘,你既不是李前辈,也不是李大当家,你的刀落在哪一式呢?”

周翡刚开始觉得这个人一点精气神都没有,连累了这么多人也没什么表示,便看他有点来气,不想听他唠叨,可后来也不知是怎么了,她居然莫名其妙地就听进去了,及至听到“无锋”“无匹”那一段,周翡便觉得好像有一根铁楔子凿开了她的脑壳,就算不是‘醍醐’灌顶,起码也能算是芝麻油灌顶。

她手上不由得顿了一下,险些被包围过来的青龙中堵在人群中。

周翡心道:“对啊,我外公没的时候,我娘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她那套破雪刀指不定学成了什么熊样呢,她说破雪刀就是‘无坚不摧’,到底是祖传的还是自己编的都不一定,我为什么就奉为圭臬了?”

周翡自从下山后,长得不光是心眼和见识。

曾经,她将李瑾容当成自己做梦都想超越的目标,一方面,周翡觉得李大当家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她能毫不费力地夺下她娘手里地长鞭,另一方面,周翡又隐隐地对李瑾容有种说不出的依赖——她潜意识里相信,哪怕天塌下来,只要李大当家还在,四十八寨就不会被埋在里面,因此她说的话一定是无可辩驳、无可争议的,她教的功夫一定是最权威的,周翡非常在意她的评价。

可是此时,好像都反过来了。

周翡亲眼见了人间无数她想都想不到的艰辛,亲身承担过一点……跟李瑾容当年比起来微不足道的责任和压力,才知道李大当家其人,确乎是了不起的。

反倒是李瑾容的功夫,虽然也属于一流,但这世上还有活人死人山的四大魔头、北斗贪狼甚至枯荣手这样的绝顶高手,李大当家也未必就能一枝独秀。

周翡心里冒出了这个念头,九式破雪刀原有的框架仿佛突然在她心里分崩离析,周翡想也不想,横出刀背,压住一个青龙众手中的兵刃,那人本能用力往上顶,周翡顺势就着刀锋滑了过去——像她无数次用一根柳条滑过牵机线一样!

滑到尽头,周翡手中刀锋陡然一立,“破”字诀已经蓄势待发,她面前的人来不及反应,已被那如毒蛇吐信似的刀捅了个对穿。

周翡一脚将那尸体从自己刀尖上踹了下去,随后伸手一抄,拎起尸体的领子,狠狠往前一撞,正要上前补阵的人顿时被撞飞了。

天下阵法,虽然千差万别,但有些道理是固定的,周翡虽然从未曾系统地学过,但对打架……特别是打群架一事天分极高,一套“蜉蝣”就已经足够给她如虎添翼了。

她撞开补阵人,不往前走,反而回退一步,手肘一吊,点在一个青龙教众的下巴上,那人仰面倒下,旁边的人忙要上前,一剑刺来,周翡用刀背一顶,顺着他的力道侧身掠出去,将密集的阵法豁开一条小口。

有五六个青龙教众见状,忙上前来截,周翡就像练了缩骨功一样,从他们之间的缝隙中极灵巧地钻了过去,像一把抓不住的流水,“水”流了一半,她手中刀却又骤然翻脸,周翡回手下劈,那一刀之果决狠辣真值得记下一笔,一个青龙教众难以当其锐,来不及回撤,后背上已经挨了一刀,他剧痛之下往前一扑,正好扑到几个同伴的兵刃上,当场成了一块被穿了好几根签子的腊肉。

整个翻山蹈海阵中立刻被周翡这一冲一豁,开出了一个窟窿。而她转眼已经到了门口。

这时,只听梁上谢允一声大叫道:“你的‘销骨散’呢?”

他话音没落,周翡已经会意地一扬袖子,堵在门口的一干青龙教众听了这等恐吓,预感到有种见血封喉的邪物,不由得集体往后退了一步。

周翡一刀将退的慢的人脚踝斩下,“哐”一下甩上了客栈的门,回手长刀横扫,逼退想要靠近门的青龙教众,接着又自己将客栈木门拉开,方才上了当的一帮傻帽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正要往门里撞,一下没刹住,当当怔怔地撞在了迎面一捧“不周风”上,血泼在门口,一下多了好几具尸体,成了天然的门挡。

谢允当即喝道:“都愣着干什么,阵已破,不足为惧,你们怎么还不反击?”

其实翻山蹈海阵没破,只是周翡方才一番速度太快,将整个阵给牵制住了,乍一看好多人站错了位,倘若真有人指挥得当,这阵眨眼就能归位,可惜九龙叟正跟胖掌柜斗得难舍难分,无暇他顾,谢允这一句妖言惑众当即落地生根,立竿见影地将青龙教的翻山蹈海阵给吓乱了。

客栈中原来没有招架之力的人一听,立刻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跟堵在门口的周翡两面夹击,这样一来,那阵法真是不破也不行了。

谢允抽时间冲周翡挤了挤眼,比了个大拇指——你有三尺青锋之利,我有三寸长舌之绝,天衣无缝,合作无间。

周翡心说:“呸。”

她扭过头去,懒得看这不要脸的东西手脚并用地扒在楼梯夹缝里散德行。

场中情形登时逆转,胖掌柜一声大喝,双手一合,那对又白又嫩的手掌生生将九龙叟的短剑扣在了掌中,竟有些刀枪不入的意思,然后他一脚横踢,正中九龙叟的侧腰,所谓“女怕打胃,男怕打腰”,九龙叟挨了个正着,横着便飞了出去,一头撞在木阶旁边的立柱上。

他倘若是个瓷人,此刻恐怕已经给踢碎了半边。

九龙叟抽着气无意中一抬头,正跟吊在半空中、藏在木阶夹缝里的谢允目光撞上。

谢允:“啊哟,大事不好,房子要倒!”

九龙叟一见这小白脸,恨得心肝一起抽起筋来,只恨不能把谢允碎尸万段剁馅喂狗,一剑向他刺去。

谢允就像一片纸,几乎不着力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脚尖刚一沾上地面便顺势滑开。

密封的客栈中好像无端卷来一阵秋风——谢公子就是那片随风而动的落叶。

“落叶”一边翩翩起舞,一边嘴上不歇气地说道:“大伯,柿子不能光找软的捏啊,多损您老人家的一世英名?”

他说话间已经飞身上了二楼,回头冲九龙叟呲牙一笑,又从九龙叟方才踩出来的洞口往下落去,只将九龙叟气得七窍生烟,想也不想便追了上去,不料那胖掌柜却正好在洞口底下等着,当即狞笑道:“你下来吧!”

九龙叟再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胖掌柜一把抓住他的小腿,直接将他拽下来抡在了地上。

此时,一干青龙教众没有了翻山蹈海阵,就仿佛一帮没脑袋的乌合之众,门口被周翡守得滴水不漏,里面的人已经给愤而反击的住客们杀了个七七八八。

胖掌柜便低笑了一声,冲那九龙叟道:“老哥,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说完,他大手一拧,便要将九龙叟的脚腕拧断。

可是就在这时,“咔”一声极轻的动静响起,客栈太嘈杂了,连胖掌柜自己都没听见,纪云沉和谢允却同时抬起头,异口同声道:“小心!”

那九龙叟的脚踝处竟然还有一处机簧,外力一拉一拧,一根巴掌长的小铁箭便直冲着胖掌柜的面门飞去,胖掌柜再要躲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大喝一声,将九龙叟一条腿生生撅折,然后抬手护在面门前,那小铁箭正戳入他掌心中。

胖掌柜那双刀枪不入的手边仿佛一把抓在了烈火上,一阵灼痛瞬间卷上全身,血流出来就是黑的——那铁箭上竟然有毒!

纪云沉的脸色陡然变了,蓦地站了起来,却见那胖掌柜满头冷汗地从旁边捡起一把不知谁掉落的板斧,大喝一声,将自己一只中箭的右手齐腕剁了下去。

纪云沉失声道:“花兄!”

从九龙叟暗算,到胖掌柜中箭断腕,统共不过一息的光景,谢允连眼都没来得及眨一下,已经呆了。

半晌,他才低声道:“花?难道是‘芙蓉神掌’花正隆?”

胖掌柜面色青白,人不由自主地哆嗦,两排牙不住地往一起撞,却还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还有人记得我这老东西,幸……幸甚。”

九龙叟一条腿畸形地垂在一边,差点疼晕过去,死狗似的在地上喘了片刻,浑浊的双眼中竟又清明起来,闻听“花正隆”三个字,他目光闪烁,一只手便要探入怀中。

忽然,他面前有雪亮的刀光一闪,九龙叟的瞳孔只来得及一缩,还没缩到位,本人已经成了个“无头叟”,大好头颅叽里咕噜地滚了出去。

不知什么时候赶到的周翡微微一错身,避开溅出老高的血迹,皱着眉扫了谢允和纪云沉一眼,真是不知道这俩嘴炮玩意到底有什么用。

方才被周翡一个人堵在客栈外面的青龙教众终于破开木门,还没来得及往里冲,就跟九龙叟单飞的脑袋打了个照面,跑在最前面的一个不留神,让门槛绊了个大马趴,然后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了起来,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有这么个带头的,门外的青龙教众顿时鸟兽散,转眼间跑了个干干净净,徒留一堆血迹,自三春客栈门口绵延到了长街上。

方才被打斗声惊动,纷纷闭门关窗的商贩与人家又重新把窗户支了起来,往来过客没事人似的重新走动,所有人似乎都习惯了这种场面,仿佛地面上那一滩不是人血,是狗屎——除了小心别踩一脚,再没有别的值得留意之处了。

胖掌柜花正隆踉跄着往旁边一座,纪云沉连忙上前帮他止血包扎。那角落里被点了穴的小白脸见众人都十分繁忙,没人搭理他,便自行冷笑一声道:“芙蓉神掌,南刀……哈哈,真不愧是北刀传人,哪怕成了个废人,也有一帮狗腿子上赶着保你……”

他话没说完,周翡已经一晃身就到了他面前,抬手便抽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倘若那小白脸的脖子再细一点,非得让她这一巴掌将脑袋周下来不可。那一边白白净净的脸顿时肿起老高,细条瓜子脸成了一枚倒放的橡子!

周翡不轻不重地说道:“再喷粪就割了你的舌头。”

谢允忙道:“不错,这位兄台还是赶紧闭嘴吧,她真干得出来!”

那小白脸狠狠地盯着周翡,目光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纪云沉替花掌柜止了血,叹了口气,回头冲周翡一揖到地,又抬头在客栈中环视一圈,冲众人说道:“纪某人连累诸位了,实在百死莫赎。”

小白脸冷笑,橡子脸妨碍发挥,笑得嘴有点歪,然而此人真是一条天生的贱骨头,拼着挨割舌之刑也要说话讨人嫌,仍不肯消停,说道:“你们扣下我无所谓,我不过是青龙主座下一条会摇尾巴的狗,可你们杀他的九龙叟、破他的翻山蹈海阵,公开打了他老人家的颜面,此事可就不能善了了,今日在这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了!”

纪云沉转过头来看着他,叹道:“阿沛,你现在这样,要是给你双亲见了,心里不知要怎么难受,别再糟践自己了。”

那小白脸听见“双亲”二字,简直要当场犯病,一张脸登时涨得通红,脖颈子上的青筋暴起好悬有一寸高,倘若不是穴道被制,大约能跳起来咬人,大声道:“你还有脸提我爹娘!你……”

他话音没说完,地面突然无端震了起来。

满大街支起的门窗就跟排练好了似的,齐刷刷地关了回去,方才还人来人往的街上眨眼就没了人。

分享到:
赞(9)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