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青龙

周翡不躲不闪地回视着那青年的目光,面无表情地把糖块嚼了。

马上那青年模样可谓是眉清目秀,只是眉目过分修长了些,眉梢收成细细的一线,几乎扫入鬓角,看着十分阴柔,他下巴微尖,薄嘴唇,加上一双好似带了毒的眼,看谁都像是跟人家有杀父夺妻之恨,是典型的“天庭不饱满、地阁不方圆”,仿佛照着民间相书上“刻薄寡恩”的那一页长的。

那青年人嚣张地喝骂道:“哪来的狗拿耗子?”

周翡本想回一句“我当是何方妖孽,原来耗子也能成精”,结果话涌到嘴边,没说出来——谢允那厮不知道买的什么破糖,把她的牙粘住了。

周翡刚刚路见不平、拔了筷子,实在不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去抠,只好颇为隐晦地瞪了谢允一眼,高深莫测地端起旁边的茶杯漱口。

谢允不明所以,还当她是经历了一番生死劫难后稳重了不少,心里叹道:“多少人七老八十了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她小小年纪,口舌之利都能忍住不逞,着实不容易。”

深切地误会了周翡的谢允笑眯眯地冲楼下拱手道:“这位兄台气度不凡,一手‘四冥鞭’使得出神入化,何必跟他一个眼瘸挡路的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此言一出,客栈中不少人脸色都不对了,顾不上瞧热闹,纷纷开始悄无声息地往旁边撤。

周翡一脑门雾水,便见谢允眼睛看着楼下,手指沾着水,在桌上写了“青龙”二字。她愣了愣——在山谷中,周翡偶遇沈天枢的时候,从对方嘴里听说过,活人死人山上有四个头头,分别以“四象”给自己脸上贴金,木小乔就是“朱雀”。

楼下这青年人应该不是“青龙主”,否则不会让她一根筷子打掉长鞭,但瞧他那神气的样子,想必在青龙座下也是个人物。

马上的青年眉头一皱,刚要开口,旁边他的同伴却缓缓伸出一只手,挡住了他。

那人缓缓摘下头上斗笠,露出一张老态龙钟的面孔,浑浊的目光在周翡身上打了个转,又落到谢允身上,沙哑地说道:“我家少爷脾气不好,赶路又急,多有得罪,给诸位赔不是了。”

那青年在旁边似乎老大不乐意,耷拉着脸,觑着老者只是冷笑。

三春客栈的掌柜的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从客栈中跑出来,双手将店小二从地上拎了起来,一揖到地道:“不敢不敢,挡了尊驾的路,真是对不住。”

一个老随从,一个胖掌柜,各自客气各自的,一个在马上,一个在地上,互相“对不住”了半晌,直到旁边青年人的马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那青年才冷冷地说道:“二位这堂还拜得完吗?”

掌柜的忙拎着自家小伙计让路,说道:“您请。”

那青年却看也不看他,翻身下了马,将马缰绳随意一扔,身后的老人双手接住,像个尽忠职守的家仆。

青年旁若无人地走进客栈中,先是指着二楼的周翡说道:“我对女人向来网开一面,算你运气好,待此间事了,下来给我磕个头,我便不与你计较了。”

周翡一脸惊奇,有点没明白,好不容易把那块糖漱下去了,忙问谢允道:“你看清楚了吗?方才究竟是我打了他,还是他打了我?”

谢允在桌上画下的“青龙”二字水迹未干,剩了寥寥数笔,组成了一个“月尤”,见她三言两语间,好似执意要打架,谢公子心道:“刚想说沉稳了不少,唉,真不禁夸。”

当下他也只好闭口不言,抓紧时间把剩下的面扒进肚子里,准备随时舍命……给君子加油助威。

白脸青年气得柳眉倒竖,颐指气使地对身边的老人说道:“给我把那臭丫头捉下来!”

老人迟疑了一下。

白脸青年便跳着脚道:“你去不去!”

那老人叹了口气,缓缓地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剑——普通的短剑或轻、或灵,乃是刺客的爱宠,那老人手上的短剑剑柄却十分厚重,手小的人恐怕都握不满一圈,上面活灵活现地雕着几条蟠龙,尾巴钉在剑柄上,张口欲嗜人似的。

谢允目光一扫,忽然说道:“九龙叟一双手上功夫天下无双,什么时候倒要对一位后辈言听计从了?”

那老者摇摇头道:“主上有命,不可违,这位公子、姑娘,得罪。”

那话音没落,佝偻的老头就好像自从平地拔起,转眼已经蹿上了二楼,短剑出鞘声如龙吟,直指周翡,这老头子断然不是什么善茬,上一句话还说得客客气气,下一刻手里短剑就如毒蛇出洞,根本不给人留反应的余地。

倘若周翡几个月以前遇见他,恐怕甫一照面就已经懵了。

然而见识了朱雀主、北斗甚至枯荣手,周翡就像是一棵给无数绝代高手揠起来的苗,跟四十八寨中那个不知世事的乡下丫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她当下躲也不躲,人依然坐在长板凳上,横刀架住短剑,一伸腿将对面谢允连人带长椅踹出了两丈有余,省的他碍事,随即手腕一翻,长刀“蹭”一下亮了相,贴着那老者的手肘,自下而上掀了上去。

谢允好整以暇地坐在数丈以外,干脆翘起了二郎腿,嘴里还不肯闲着:“留神他剑柄里的乾坤。”

刚说完,只见那“九龙叟”手腕“嘎啦”一声,拧成了一个颇为吓人的角度,“咻咻”的声音从张着大嘴的龙口中掠过,剑柄上两条小龙口中突然射出了巴掌长的小箭,一条射向周翡,一条射向那姓谢的支嘴驴。

谢允一看,这死老头好霸道,连看热闹的都打,猛地往旁边挪了半尺,险而又险地避开了那条短箭,椅子却失去了平衡,他直接坐在了地上。

谢允也不生气,干脆收起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盘膝往地上一坐,神神叨叨地说道:“老人家,凡事太尽,缘分必然早尽,您不劝劝自家人,反而听之任之,为虎作伥,实在有失高人风范。”

周翡脚尖一点,上了桌子,那小箭擦着她的鞋底钻进了木桌子里,一支不算,只听“笃笃”几声,接二连三的短箭冒出来。

蜉蝣阵可以延展天地,也可以在方寸间走转腾挪,周翡的身法叫人看得眼花缭乱,整个二楼顷刻间没了人。

这时,突然有人扬声道:“住手!”

那九龙叟听了这人出声,脸色倏地一变,顿时顾不上周翡,连楼梯都来不及下,双脚一跺,使了个破坏性极强的“千斤坠”,直接将二楼的木板踩碎,落到一楼,拦在那小白脸面前。

周翡心道:“你叫我住手我就住手,算哪根葱?”

她当即就要追上去,被不知什么时候爬起来的谢允一把拉住:“英雄等等,给人说两句话的功夫。”

只见一个三十七八的汉子缓缓从后厨走了出来,那人瘦高条,身上穿着围裙,两肘往下套着两个微微有些油渍的套袖,是个厨子打扮。他露在外面的脸和手都洗得很干净,却不知为什么,整个人依然显得十分落魄疲惫,一点精神都没有。

谢允小声道:“原来那酱不是老板娘酿的。”

周翡将长刀在他嘴前入鞘,示意他闭嘴。

只见那厨子冲掌柜的弯腰施礼道:“掌柜的,对不住,给您惹麻烦了。”

掌柜的摆了摆又白又胖的手掌,想说什么,又叹了口气。

厨子缓缓地将两臂上的套袖卷下来,放在一边,抬起眼,看了一眼被九龙叟护在身后的小白脸,说道:“阿沛,冤有头,债有主,不要连累不相干的人。”

那名叫做“阿沛”的小白听了,脸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哇,这么说你是出来还债的?”

厨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说。”

小白脸笑道:“这个容易,我不要你的命,你先当着我的面,剁下自己一只右手,再自断经脉,跪在地上给我磕上百八十个头,叫我穿个三刀六洞,咱们以往的恩怨就算了!”

他说到这,三春客栈外面突然冒出来一大帮人,每个人袖子上都绣了一条张嘴欲嗜人的恶龙,虎视眈眈地瞪着一双只有眼白的大眼睛。

客栈中其他人见来者不善,纷纷退至墙角,硬是腾出了中间一块空地。

周翡自从见识了木小乔的所作所为,对“活人死人山”实在没什么好印象,她觉得这小白脸沿街伤人不说,看起来还格外讨厌,连喘气的姿势都特别找揍。

李大当家说过,提刀不敢拔,不如给人家切瓜去——何况那九龙叟方才不由分说动手,也不算与她毫无瓜葛。

周翡这段时间本就心有郁结,干脆纵身落到楼下,将长刀往地上一戳。

厨子垂下眼,往前走了一步,那小白脸立刻退了一步,见状,那厨子笑了一下,停下脚步,轻声说道:“那倒也没什么,我同你回去,要杀要剐全看你,不要搅扰了人家。”

掌柜的忽然开口道:“慢,慢动手,诸位大爷,劳驾,您看,我这小店里就这么一个厨子,您将他领走了,我上哪去再找一个呢?”

他一边说,一边凑到那小白脸面前作揖。

小白脸冷笑一声,伸手便向他胸口:“我管你……”

周翡一根手指卡在了刀鞘上,正待出手,却见那面团似的掌柜伸手一带,便将那小白脸的胳膊别了过来,小白脸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了上去似的,往前踉跄几步,顷刻受制于人手。

掌柜的扣住他半个臂膀,不知使了什么手法,那小白脸疼得满头冷汗,而他居然也还算硬气,闷哼一声过后,愣是咬着牙没再吭声。

周翡没料到还有这种变故,一缩手,翘起来的刀鞘“啪嗒”一下落了回去。

谢允慢慢悠悠地在她耳边说道:“衡山脚下这三不管的鬼地方,什么牛鬼蛇神都有,你当光是嘴甜就能混下去吗?你瞧见那掌柜一双手了么?”

周翡摇摇头。

谢允见她一双眼睛睁得又圆又大,眼尾一小簇睫毛微微翘起,显得十分可爱,贱人之心便又蠢蠢欲动,故意吊着她的胃口,大尾巴狼似的说道:“说句好听的,我告诉你。”

周翡:“……”

她一提刀柄敲在谢允肋下:“说不说?”

谢允被她捅的一弯腰,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见周翡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忙道:“说说说,英雄省点力气——这小店不大,客人又多,平日里都是掌柜的当伙计、伙计当驴使,你瞧那掌柜的,好几次打烊清扫擦桌子之类的粗活都是自己动手干,干活的人掌心自然茧子罗茧子,你不觉得他那双手皮肉太细了吗?”

周翡还真没留意过,闻言一愣,仔细看过去,只见掌柜那双手洁白如羊脂,皮肉比吴楚楚还细,掐着那小白脸的脖子,手背上连一条青筋也看不见,依然是不温不火地笑道:“劳驾,劳驾,诸位堵着门,我这一大早没法做生意,求大爷们体谅体谅小人,给您作揖了。”

他说着,往下弯了弯腰,那小白脸随着他的动作脸都扭曲了,长得紫红,厨子面露不忍,上前一步,本想说什么,却又想起掌柜这是为自己出头,只好憋回去了。

九龙叟目光闪动了片刻,从怀中摸出一面小旗,一抬手插在门口。

谢允喃喃道:“大事不好。”

周翡没来得及问,便见那九龙叟突然出手,一把抓起了墙角一个住店的行商。那行商身边跟着好几个走镖的护卫,愣是谁都没来得及反应,眼睁睁地见他拎小鸡似的拿了自家主人,纷纷拿起兵刃,却谁也不敢先动。

厨子脸色一撂,沉声道:“你们做什么?”

九龙叟一脸无奈,叹道:“掌柜的真人不露相,一举捉了我家少主,老朽束手无策,抢不回人,若是讨要,掌柜的想必要提出老朽做不了主的事,要么是‘看护不力’,要么是‘办事不利’,二者择其一,老朽的罪名是必然落下了,依着我家主上的脾气,老命也是必然保不住了,那么令掌柜也便是老朽的杀身仇人了,我一个老废物,别的事办不成,只好先给自己报个仇,诸位掏钱住店,乃是跟我的仇人做生意,这样算来,连坐也没什么不妥当。”

他话没说完,双手已经骤然发力,那倒霉的过路行商吱都没吱一声,头一歪已经没了气。

九龙叟将尸体一扔:“青龙旗立在门口,此地便是只许进不许出,只留死人,不留活人,你们还等什么?”

客栈外面围的一大帮人闻言,立刻冲进了客栈,将这小小客栈连掌柜带住客一起围住。

周翡:“……”

住个店也能连坐,这他娘的招谁惹谁了?

分享到:
赞(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