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枯荣

周翡愕然道:“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段九娘天真无邪地眨眨眼:“我教你啊!”

没听说学功夫还得被定成木头人,周翡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饶是她懒得跟疯子计较,也不想睁眼看着疯子把她玩死,忙岔开话题道:“前辈不是说有专门克破雪刀的本事吗?叫我涨涨见识好不好?”

段九娘煞有介事地说道:“那都是招式,我枯荣手内功为基,锻体为辅,招式为次,刚入门的时候都得从基础打起。”

周翡一听,真是头皮都炸起来了——有道是东西吃下去就不好吐,经脉岔了气就不好顺,倘若任由这疯子在她身上瞎指乱点,以后闹不好在院里耍把式的还得再多一人。

她眼下真是宁可段疯婆子继续她的拆房大业,也不想领教她的一本正经。

周翡情急之下,无端多了几分胡说八道的急智,飞快地拍了个马屁道:“那个不急,我原来一直以为我家的破雪刀是世上最厉害的刀法,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什么能跟它相克,差点就坐井观天了……呃……前辈还是快给我见识一下吧。”

段九娘的心智时大时小、时老时少,这会她有点像小孩,听说周翡要见识自己的得意之作,三言两语就被哄得眉开眼笑,她一甩袖子解开周翡的穴道:“那你跟我来。”

段九娘十分没轻没重,周翡好不容易将一声呛咳忍了回去,气都没来得及顺过来,那段九娘又嫌她磨蹭,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连拉带拽地拎了出去,然后把长刀塞进她手里,又不知从哪捡来一根树枝,笑嘻嘻地对周翡说道:“来,来。”

周翡将长刀在自己手中掂了两下,虽然不怎么仇恨段九娘了,但眼下受制于她手,到底还有些不甘心,便说道:“前辈,九式的破雪刀,我有一大半都使得画虎类犬,倘若丢人现眼,是怪我自己学艺不精,可不是刀不好的缘故。”

段九娘不耐烦道:“你这小女孩子,一点年纪,也和李徵一样啰嗦!”

周翡长到这么大,被人嫌弃过脾气臭、嘴毒手黑,还从来没人说过她“啰嗦”,实在啼笑皆非。想不到她外公在世时惹的这朵烂桃花,好好地烂了这么多年都与世相安,倒是她自己机缘巧合,非得送上门来给人糊一脸。

啧,也是命。

“前辈请了。”周翡将手中长刀一抖,摒除了心头杂念,长刀在她手中卷起了一道旋风。

破雪刀前三式大开大合,乃是“劈山”“分海”“斩不周”。

周翡直接将“山海”两部分略过,使出了她在木小乔山谷里方才领悟的“不周风”一式,这是九式破雪刀中最快、最纷繁无常的一式,那刀光所到之处,能断鸣音、裂飞影。

同时,她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山谷一战中,冲霄子提点她的“蜉蝣阵”,灵机一动,便在走转腾挪中带了出来。

周翡这一点天赋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凡事不讲究路数、特别会抓大放小,看见别人功夫中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之处,有时候不知起了什么古怪的灵感,便能张冠李戴地用在别出。

“蜉蝣阵”相传能以一当万,“不周风”又最适合对抗群殴,两厢结合,便如虎添翼,周翡活生生地把“不周风”变成了“东南西北风”。

段九娘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周围好像围了七八个人,她不由得有些讶异,轻轻“咦”了一声,没料到周翡这么一个看起来中规中矩的人,居然有十分不规矩的一面。

像枯荣手那样的内家功夫,对上小辈是不必拿真刀真枪的,一根破败的树枝到了她手中,也能如神兵利器,两人电光石火间走了七八招,段九娘基本没有还手。

直到她看明白了周翡这别出心裁的路数,方才轻笑了一声道:“你瞧我的。”

她话音未落,周翡便觉得掌中刀好像给什么黏住了一样,对方似乎只是拿着那根小树杈在长刀身上随意点几下,周翡那原本来势汹汹的刀风顿时中断,再也找不到方才行云流水似的畅快感觉。

周翡急忙要撤手,然而她那刀锋一被迫减速,骤然被段九娘捉到形迹,一把抓在了手里。她只伸出了三根手指,便牢牢地夹住了周翡的刀面,虎口悬空,与森冷的铁刃之间有约莫一指宽,却是游刃有余,连油皮都没有破一层。

周翡倏地一惊,对上了段九娘的目光。

段九娘看着她,恶作剧似的悄悄笑,小声说道:“这个啊,就叫做‘捕风’。”

周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可能比旁人要迟钝一些,相较而言,领会刀剑的话比领会人话来得更清晰直白——先前听老仆妇唾沫横飞地讲那些个爱恨情仇,周翡基本都没什么触动,她站着听故事里的人来回作妖,一点也不腰疼。

直到她亲眼见了这一招,亲耳听了“捕风”二字。

周翡突然没来由地一阵难受,一瞬间就设身处地地明白了何为“去者不可留、而往事不可追”。

她愣了片刻,眼圈毫无预兆地红了。

段九娘吃了一惊,手足无措地收敛了得意洋洋的笑容,想了想,又欲盖弥彰地将手中的小木条背在身后,说道:“哎……你怎么这样,输了就哭啊?”

周翡深吸一口气,将眼泪硬憋了回去,皱着眉一低头道:“谁哭了?”

段九娘颇为孩子气地一弯腰,从下往上觑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有一次被四条恶犬追了好几十里地,给他们打得满地打滚,都还没哭呢。”

周翡哭笑不得,揉了揉眼,将长刀挂回刀鞘内,反身走到屋前,隔着窗户看了吴楚楚一眼,见她连日颠沛,头一次挨着枕头,睡得死死的,一点也没被惊动,便给她带上门,自己坐在了门口,段九娘也凑过去,坐在她旁边。

段九娘道:“我看你根骨一般,练破雪刀太吃力了。”

周翡心说,那也比李晟强,李晟都没捞着大当家传刀呢。

她便丝毫不当回事地说道:“吃力就慢慢练呗。”

段九娘正经八百地点点头,严肃地说道:“是这个道理,往后要好好用功才行。”

周翡自觉已经十分用功,便将自己在四十八寨洗墨江中练刀的事讲给她听。段九娘一听见“四十八寨”几个字,就十分专注,恨不能将周翡每个唾沫星子都拓印下来,暗自珍藏。

然而听完了这一段,她却又笑道:“你这叫什么用功?你爹那人婆婆妈妈,肯定最会纵着你们啦。”

她的记忆颠三倒四,这会好像又记串了辈分,拿周翡当了李徵的女儿,周翡只好给她纠正回来。

段九娘“哦”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进去,又说道:“我小时候刚开始练内功的时候,有师兄弟好几十人,头一年就死了一半,第二年又死了剩下的一多半,及至入门三年,连我在内,就剩下五个人啦,你知道为什么吗?”

周翡从来没听说过这么能死人的门派,忙震惊地摇摇头。

段九娘平平淡淡地说道:“因为我师父每个月过来传一次功,将一道真气打入我们体内,那个滋味你肯定不晓得,浑身的皮肉要跟骨头炸开一样,这种时候,你可万万不能晕过去,晕过去就会爆体而亡,得忍着刮骨之痛,一点一点将那股乱窜的真气强行收服,倘若不能收服,就得走火入魔、七窍流血而亡。等三年基础打完,后面就是锻体,锻体就更容易死啦。我师父常说,没断过的骨头都不结实,又过了两年,就只剩下我和师兄两人了!”

周翡毛骨悚然,感觉这门派不像教徒弟,像养蛊。

段九娘便怒其不争地看着她叹道:“你爹……”

“外公。”周翡又纠正了一遍。

段九娘吃力地琢磨了半晌,根本弄不清自己是在哪一段年月,愕然道:“什么?李瑾容那个小丫头何时有你这么大的闺女了?”

周翡听她这样糊涂,也就不怎么信她方才那一堆鬼话了,颇有耐心地重新将自己的家谱讲给她听……不过讲也没用,过了一会,她又变成“重孙女”了。

两人说的话,时而对得上,时而根本是鸡同鸭讲,然而说来也怪,白日里,周翡还恨不能将这疯婆子千刀万剐,这会她大半夜不睡觉,跟段九娘坐在一起,听她乱七八糟地讲陈年旧事,却又觉得又新鲜又亲切,一点也不嫌她脑子里是一锅熬了十多年的糊粥,一聊聊到了天亮。

周翡便对段九娘说道:“前辈,你不要在这鬼地方受他们的气了,跟我们回寨中吧。”

她的前半句话,段九娘有点没听懂,大概她的神魂颠倒在过去,也并没有觉出自己现在受了什么气。

后半句却懂了,段九娘面上先一喜,随即又一呆,这一呆就大有天长地久的意思,周翡等了半晌,不知自己哪个字说错了,便伸手拍了拍她的膝盖:“前辈?”

段九娘就跟诈尸似的,“腾”一下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去四十八寨做什么?守寡?”

这一瞬间,她好似终于掰扯清了自己在哪一时哪一刻,枯瘦的手一把抓住周翡的肩头。

周翡只觉得周身一麻,随即一股难以形容的古怪真气自上而下地流入她奇经八脉之间。

寻常内息都如水流,有的宁静些、有的暴虐些,可是这股内息却仿佛一柄剔骨钢刀,不由分说地从骨缝中穿入,横冲直撞,所到之处,便似乎给人剥皮抽筋似的。

段九娘就跟让鬼附了身一样,一扫方才的“天真活泼”,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周翡疼得吭不出声来,面无表情道:“枯荣手‘内外有别’,我练的是‘枯’,真气注入你体内,便会翻转成‘荣’,生生流转不息,你只要是能挺过去,就能练我师兄的功夫。‘枯荣手’中,枯手虽然更狠毒,但归根到底,荣手更厉害,只不过克化的时候吃的苦也更多些,当年所有练荣手的同门,一年之内就死得只剩我师兄一个人了……可惜我师父那混账一个人只肯传一门功夫,枯荣手相生相斥,我跟我师兄一枯一荣,没法互相传功。”

周翡耳畔“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她叨叨了些什么。

老仆妇听见动静,连忙从厢房中跑出来,见周翡脸上已经没了人色。

她的穴道只被段九娘封住了一瞬间,很快便被打进来的枯荣真气冲开了,周翡再也坐不住,从门槛上滚了下来,她手脚轻轻地抽动着,不知是微弱的挣扎,还是无法抑制的哆嗦。

老厨娘目瞪口呆道:“夫人,您做什么?”

好不容易睡了一宿好觉的吴楚楚才刚刚方才从美梦里醒来,未成想又生变故,简直要崩溃,一个平素笑不露齿的大小姐衣冠不整地跑到了院里,忙要伸手将周翡扶起来。

可是周翡身上的骨肉仿佛变质成了石头,又硬又冷又沉重,她徒劳地伸了两次手,竟不知该落在哪里,急得团团转。

段九娘神色冷漠,兀自在一边的树下盘膝坐下,她一会像老妖怪,一会像小女孩,可是这一坐,却又隐约有了些许宗师一般的渊岳之气……只是约莫不是太温和正派的“宗师”。

段九娘正色道:“自古以来,宗门林立,有些门派纵能因几个风流人物显赫一时,也终于有衰,后代传承便如那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你们可知为什么?”

在场三人,一个歇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一个只会绣花吟诗,还有一个毕生专注于扫帚与锅铲大业,并不关心其他俗事——没有一个能领会段宗师这番看遍今古英雄的高论。

苦无知己的段九娘只好寂寞地自说自话。

她说道:“你因何习武?学的什么刀枪剑戟?走的什么天地乾坤道?你们那些个迂腐的名门正派,只会教弟子‘习武是强身健体’,说什么‘将来要锄强扶弱’的废话,教出来的弟子也多半是给人‘锄’的废物!武学一道,就是挣你的小命,就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你要我死我偏不死’!没有这一层精气神,你和打把势卖艺的有什么区别?你翻的跟头还不见得有猴翻得爽利呢。”

周翡的指甲本来修得很短,这一阵子天天逃命,却是顾不上了,长出了一小截,狠狠地抠进院中青石的地面上,很快血肉模糊。

吴楚楚哭着恳求道:“夫人,她既然是李大侠的外孙女,不也相当于您的晚辈?倘若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的父母兄弟,岂不是要伤心死了?夫人您心里就不难过吗?李大侠要是泉下有知,又怎么忍心?”

段九娘被她这几句话说得愣了半晌。

吴楚楚见她神色松动,忙机灵地再接再厉道:“求您快救救阿翡呀!”

段九娘听了,摇头道:“那我救不了,枯荣真气已入她体内,拔是拔不出的,只能看她自己的。”

吴楚楚差点给她跪下,这不是管杀不管埋么?

段九娘说着说着,面色又不近人情了起来:“她要是真李家血脉,就不该连这一点苦头都吃不了,倘若真是这么废物,死在我手里,也比出门在外死在人家手里强!”

分享到:
赞(1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