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南刀

周翡恍恍惚惚间觉得自己眼前似乎亮起一小坨光,接着,仿佛有热源靠近她的脸。

一个声音说道:“这丫头功夫很凑合,模样更凑合,我瞧她既不像李徵大哥,也不像我……莫非,是像她那个亲姥姥?”

周翡心道:“呸!”

可惜,她虽然有啐那人一脸的心,却没这个力。

周翡十岁出头的时候,李瑾容嫌她腿脚不稳,变着法地摔了她三个多月,摔完以后,寨中长辈等闲绊不倒她,方才却被那疯女人一只鸡爪子从房上拽下来直接抡在地上,可想那得是多大的力道。

她当时就觉得五脏六腑移了个位,半天没能说出话来,便已经是受了内伤,后来又被对方出言相激,怒极攻心,所以有这一口血。

不过也幸亏周翡没力气回答。

吴楚楚见那疯女人举着个十分简陋的小油灯,在光线昏暗的室内在周翡眼前晃来晃去,说到“像她那个亲姥姥”的时候,陡然目露凶光,看起来几乎就要将那带油的火按到周翡脸上,给她回炉重造一番。

这位前辈疯得十分随便,根本无迹可寻,吴楚楚生怕她说话说一半凶性大发,忙道:“女儿效父,女孩儿自然是长得像她爹爹的。”

疯女人听了,神色果然就柔和了下来,将手中的“凶器”也放在了一边,煞有介事地点头道:“倒是没见过姑爷,改天应该带来我瞧瞧。”

吴楚楚战战兢兢的不敢答音,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比之前跟周翡在小巷子里躲黑衣人时还要怕——毕竟那时候有周翡,现在却要她一个人应付这个厉害得要命的疯子。她不着痕迹地咽了几口口水,鼓足勇气问道:“夫人怎么称呼?”

疯女人十分端庄地坐在一边,伸手一下一下地拢着自己的鬓角,态度还算温和地说道:“我叫做段九娘,你又是谁?你爹娘呢?”

“我父母都……”吴楚楚以为自己惊惧交加之下,能太太平平地将“我父母都没了”这句话说出口,谁知压抑了多日的情绪却一点也不顾念主人的境遇,她把“都”字连说了两遍,被一片草席盖住的记忆却汹涌地将那许多生离死别一股脑地冲上来,吴楚楚后知后觉地才发现脸颊一片冰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如雨下。

“都死啦?”段九娘往前探了探身,手肘撑在膝盖上,少女似的托着腮,然而托的是一张皮肤松弛、嘴唇猩红的脸,便不让人觉得“娇俏”,只觉得有点可怖了。

吴楚楚泪流满面地盯着她的“血盆大口”,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段九娘眉目不惊地说道:“爹娘都死了有什么好哭的,天底下有几个爹娘都活着的?我爹娘都投胎两回了,兄弟姊妹一个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个情人,哎呀,也下了那黄泉去也——”

“哎呀”后面的一句话,是她捏着嗓子唱出来的,不是时下流行的词曲,听着像是某处乡间的小调。吴楚楚未防她好好说着话,居然又唱上了,一时目瞪口呆。只见那段九娘扭着水蛇腰站了起来,伸出尖尖的指甲,在昏迷不醒的周翡额头上轻轻一点,似嗔还笑道:“小冤家。”

说完,她哼哼唧唧地发出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念叨着“冤家长”、“冤家短”的,自行到院里耍把式去了。

吴楚楚:“……”

怎么一点预兆没有,又疯了呢?

周翡是在一阵女鬼似的笑声里醒过来的,她周身绷紧,猛地坐了起来,一睁眼就要杀人的目光又把吴楚楚吓了一跳,随后她又惊又喜道:“你醒了!”

周翡低头瞥见放在自己身边的长刀,冲她摆了一下手。

下一刻,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院里的老仆妇端着两个碗走了进来,径直放在周翡面前。

周翡戒备地盯着她。

仆妇将一双粗粝的手在身上抹了抹,有些拘谨地笑道:“这米粥我用小炉子热过,热的,可以入口,吃吧。”

周翡一动不动。

这五大三粗的仆妇大概常年跟疯子在一起待久了,倘不是遇见逼她叉腰骂大街的人,倒也有几分耐性,她拉过一个小板凳,在周翡对面坐下,说道:“我说这几日那些断子绝孙的狗腿子们怎么好心送了不少人食呢?敢情是托了李姑娘的福……”

周翡冷冷地打断她道:“我不姓李。”

仆妇一愣,继而又笑道:“对对,瞧我这脑子——呃……我家夫人啊,疯了可有十多年啦,说话做事颠三倒四、没轻没重,姑娘不要跟她计较才好。”

周翡:“恕我眼拙,没看出她哪疯来。”

老仆妇叹道:“她也不是完全没有神智,只是好一阵歹一阵的,有时候看着好好的,不定过一会想起什么来,就又魔障了。”

吴楚楚问道:“九娘她是生来如此吗?”

周翡听了,眉头稍稍一扬:“什么九娘?”

吴楚楚便说道:“她说她叫做段九娘。”

周翡觉得这名字十分耳熟,几乎就要呼之欲出似的,以她的孤陋寡闻,这种情况实在难得,可见“段九娘”肯定是个名宿。她仔细回忆了半晌,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蓦地坐正了,脱口道:“她就是段九娘?她怎么会是段九娘?”

这都是很早以前,李瑾容偶尔跟他们提起过的,李瑾容难得说起外面的江湖事,断然不会浪费口舌说些无名小卒,就连“北斗”,因为是北朝走狗,都没有被她提一提的资格。

而这些叫李大当家觉得“是个人物”的人名里,排出来便是“双刀分南北,一剑定山川,关西枯荣手,蓬莱有散仙”。

其中,“刀”分南北,南刀说的就是李家的破雪刀,李瑾容说,以她的本领,虽然学了破雪刀,却远远没资格领这个“南刀”的名号,现如今外面的人提起,也不过是看在四十八寨的面子上抬举她而已。而与“双刀、一剑、散仙”并称的“枯荣手”,其实是一对师兄妹,一“枯”一“荣”,那个“枯”就是段九娘,只是她后来销声匿迹,很多小辈人便都以为“枯荣手”只有一个人。

段九娘是十几年前失踪的,有人说她死了,也有人说她杀了什么要紧的人物,为了避祸退隐江湖了,甚至有谣言说她躲在四十八寨……当然周翡知道寨中没这个人。

可打死她也想不到,传说中的段九娘竟然在一个县官的后院里当小妾!

还是个备受冷落的疯小妾!

“不可能。”周翡的脸色重新冷了下来,“她是枯荣手?你怎么不说她是皇太后呢?”

老仆妇尚未来得及答话,便见那方才还在院子里的段九娘人影一闪,就到了门口,以周翡那洞察“牵机”的眼力,居然没看清她的身法。

周翡下意识地一摸,却没摸到她身边的长刀,原来就是这么眨眼的光景,段九娘已经站在了她面前,笑嘻嘻地举起她的刀,在掌中转了两圈,说道:“吃了饭再玩耍,乖。”

周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半是被恶心的,一半却是骇然。

她长到这么大,从未见过这样的身法、这样快的手,一时间真有几分惊疑不定的想道:“难道是真的?”

如果真是段九娘,周翡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还手之力的,这样的高手碾死她不比踩死一只蚂蚁费力到哪去,不会闲的没事在饮食里做手脚,她便端起粥碗,三下五除二地囫囵灌了下去,温热的米粥下肚,身上顿时暖和了起来,喝完把碗一放,正要道个谢,那段九娘却用刀把极快地在她身上点了几下。

周翡立刻全身僵直,一动不能动了。

段九娘疯疯癫癫地凑在她耳边说道:“不要乱跑啊,你瞧瞧,天都黑啦,小心外面有大灰狼叼了你去,啊呜!”

周翡:“……”

她真真切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 “七窍生烟”。

段九娘又去看吴楚楚,吴楚楚比较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双手捧着粥碗,一边小口小口地喝,一边十分乖巧地冲她笑,好歹没被一起定住。

疯婆子这才满意,张牙舞爪地“啊呜”“啊呜”叫了几声,冲双眼冒火的周翡做了个大鬼脸,跑到小角落里揽镜自照去了。吴楚楚看了周翡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段夫人,怎么才能不怕大灰狼呢?”

“那个简单,能从我手下走十招就行。”段九娘头也不回地说道,“只是你们不行的,我的功夫专克破雪刀……李大哥,你敢不敢同我比试比试?”

最后那一句,她微微抬起头,声音压得又轻又娇嫩,好像虚空中真有个“李大哥”一样,吴楚楚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惊疑不定地跟周翡对视了一眼。

那老仆妇便叹了口气,说道:“段夫人和李大侠是有渊源的,姑娘且听我细说。”

“那时候南朝尚未建成,旧皇族仓皇逃窜,故都里北斗横行,人心惶惶,我是一户清贵人家的丫头,我家老爷原先是翰林院学士,不肯给伪朝做事,便辞官闭门在家,谁知大少爷少不更事,跟一帮太学生闹事,给人五花大绑地押了去,逼着老爷出来受封。我家老爷为救独子,假意受封,暗中联系了一些朋友,想举家出逃。不料错信奸人,被人出卖,全家都丧了命,只有我机缘巧合之下,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小少爷逃了出来,沿途遭人截杀,段夫人正巧路过,一掌毙了那领头的,救下了我们主仆二人。”

老仆妇看了段九娘一眼,那疯婆子哼着歌梳头发,好似全然没听见。

“不料她打死的那人正是北斗‘文曲’的亲弟弟。段夫人天赋异禀,少年成名,多少有些恃才傲物,打死也就打死了,一点遮掩都不屑做,这边引来了祸端。北斗忌惮‘枯荣手’的名号,以为她故意挑衅新政,自然要除去她,一路惊心动魄,我们在平阳遭到了北斗‘廉贞’‘文曲’‘武曲’‘巨门’四人围攻。段夫人身受重伤,我本也以为性命交代了,只恨尚未来得及将小少爷托付出去。谁知就在这时,李大侠赶到了——原来是段夫人的师兄听闻师妹惹了事,自己又有个要紧事脱不开身,便辗转托了李大侠救助。李大侠真是义气,听了朋友一句话,便从蜀中不舍昼夜的赶了来,正好救下了我们。”

周翡虽然被段九娘制住穴道,不能说话,却不由睁大了眼睛。

“北斗”中的任何一个人对她来说,都像是无法逾越的大敌,她那未曾有幸一见的外祖父当年却能以一敌四,还能带着一帮老弱病残成功脱逃。

所以 “南刀”究竟有多厉害?她居然连想都想象不到,周翡周身的血都微微热了起来。

“李大侠一路护送我们南下,我将小少爷交给了老爷的一位故交抱养之后,便决心追随段夫人,做些端茶倒水的小事侍奉左右,以报大恩。据段夫人说,李大侠成名多年,便是她,也该叫一声‘前辈’的,可他待人却一点看不出武林名宿的傲气,细心得要命,也很会照顾人,他自嘲说是原配早逝,自己拉扯一双儿女的缘故,婆婆妈妈的毛病改不了。”

老仆妇叹了口气:“这样的男子,纵使年纪大一些……谁能不爱呢?”

段九娘头发也不梳了,痴痴地坐在墙角,不知想起了哪个虚空的陈年旧事。

吴楚楚忍不住问道:“那后来段夫人是怎么留在华容了呢?”

分享到:
赞(9)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