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意外

“大人!”一个北斗黑衣人纵马而来,堪堪在沈天枢面前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口中说道,“童大人将那山谷搜遍,未能找到木小乔踪迹,遣我来问大人一声,下一步待要如何?”

沈天枢顿了顿,掀起眼皮说道:“即刻启程,与武曲组在岳阳汇合!”

旁边有一位贪狼组的黑衣人听了,忙小心翼翼地提道:“那仇大人那边……”

沈天枢瞥了他一眼,那黑衣人后背一凉,顿时不敢吭声了。

“大人?”沈天枢冷笑了一声,“沈某人与这等货色并称,也难怪是个天下闻名的猪狗不如。”

他一句话贬斥禄存,却连自己也没放过,旁边属下们听了一时不知怎么接话,可不能说“大人英明”吧?只好呆若木鸡地面面相觑。

沈天枢一眼扫过这些人唯唯诺诺、畏畏缩缩的模样,只觉得同僚都是王八蛋,属下一帮废物点心,自己不知为什么还要混在其中挨万人唾骂,一时真是好生憋屈,便一边抚胸咳嗽,一边大步流星地走了。

另一边,随着日照西偏,长街上,疯狂的人群终于宣泄够了,渐渐散去,地上只留下了一滩令人作呕的残渣,而天色却已经晦暗了下来。

两侧的黑衣人紧张戒备了一天,这会依然不敢散去,还在等仇天玑的命令。

仇天玑缓缓地抚摸着老鹰的脖子,面色阴晴不定,一个禄存组的黑衣人走过来,低声请示道:“大人?”

仇天玑其实跟沈天枢和童开阳不是一路,他是特地追着吴家人来的,刚开始听说吴家人暗中联系上了四十八寨,仇天玑还有点如临大敌——四十八寨群山林立,里面更是高手如云,这些年来,就像一只叫人无处下嘴的刺猬,人一旦遁入其中,再要挖出来可就难了。

可谁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布置下去,好不容易在客栈困住了“大鱼”,刚一动起手来,仇天玑就发现其中并无顶尖高手。为首的那青年怕是尚未满而立之年,不过就是个年长点的晚辈带着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崽子。

此时华容城内外戒备森严,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仇天玑料定了他要找的人仍隐蔽在此,这才想出这些阴损主意逼他们出来——但凡少年人,大多忍不了仇、忍不了污名、忍不了辱,谁知他在这将闹剧轰轰烈烈的演了一天,那隐蔽的人却连影子都没有,全然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好不尴尬。

“我还道李瑾容不知道有‘那东西’,方才派了几个小崽出来送菜,不料倒是小看她了,叫她在我眼皮底下玩了个金蝉脱壳。” 仇天玑沉吟片刻,认定了那暗中隐匿的人必是个“心机深沉、手段老辣”的高手,便冷笑了一声,缓缓说道,“我说不过是几个孤儿寡母,怎么请得动四十八寨当靠山,李瑾容那婆娘也真是无利不起早……只要这个人还在城中,咱们就有的机会,不妨,先撤。”

他一声令下,巡街与站岗的人留下,大部分禄存组的黑衣人们则跟着仇天玑撤走了,藏在人堆里的白先生总算松了口气——他方才就在想,万一谢允那不知从哪里结识的傻朋友从天而降,非得往人家刀口上撞,他肯定不能袖手旁观。可是自家三爷“一身是腿”的本领他是知道的,能跟他混在一起的,想必也不大可能是什么绝顶高手,白先生身在北斗重围中,自己杀出去已经难能可贵,再要兼顾这些人更是不可能的,十有八/九得将老命交代在这。

幸亏谢三爷说的那位“朋友”还没傻到家。

而谢允的心却缓缓地沉了下去。

白先生微微拉扯了他一下,用眼神请示。谢允沉默片刻,轻轻一点头,两人便同来时一样,一前一后地走了。

“不可能是周翡。”谢允先是冷静地心想,“周翡那个脾气,她不可能忍得下来。”

然后他又若有所思地往前走了几步,脚步蓦地停下了。

是了,北斗满城追捕的人既然不是周翡,那么她……方才应该就是在自己面前了。

那些烧焦的、蜷缩成一团的尸体,被无数人践踏过后,落成一堆残肢。

一瞬间好像有那么一根长针,在黄昏中险恶地露出头来,一下穿进了他的胸肺中,谢允呛咳几声,险些喘不上气来。

那个笑容不多,但一笑起来,修长的眼尾就会弯弯地翘起来,显得有几分促狭的小姑娘……

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交代重要”,在昏暗的石牢内将一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一股脑地塞过来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变成一团手脚不分的烂肉呢?

怎么能被那些仵作怠慢地用草席一裹,随手拉到郊外的乱葬岗一扔呢?

谢允好像一个反应迟钝的人,他盯着看着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琢磨北斗的诸多所作所为,直到这会,他才似乎是回过味来了——那些方才跟他共患过难、在野外幕天席地地聊天闲侃的人,一个都没了。

他一时有些恍惚起来,总觉得有个纤细的姑娘,懒洋洋地坐在他旁边,一张脸脏得花猫一样也不知道洗,还信誓旦旦地要给偷偷听歌伎唱曲的师兄告黑状……

白先生见他突然停下,不明所以,转头略带询问地看着他,便只见谢三公子顶着甲辰那张木讷的脸,直直地看着脚下三尺之处的地面,不知是入了神、还是跑了魂,然后突然魔障了似的,转身就走。

白先生吓了一跳,一把扣住他肩膀:“三……你干什么去?”

他是当世高手,一把扣住谢允肩头,谢允自然就寸步难行。

谢允被他一声断喝叫回了三魂七魄,瞳孔微微一缩。

对了,他要干什么去?收尸么?

不管是不是圈套,乱葬岗附近肯定有仇天玑的眼线,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他喉头微微动了两下,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谢允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转过头来,对白先生道:“没什么,走吧。”

白先生低声说道:“等这档子事过了,这些祸害都走了,咱们派几个人,去郊外将那些朋友们收殓了便是。”

谢允头也不回道:“早被野兽叼完了,不必了,多谢。”

白先生多年来见惯生死离合,义气尽到了,最多事后唏嘘几句,三五天一过,倘若无人提起,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众生都有一死,或是今天,或是明天,今天在别人的坟头上痛哭流涕,指不定明天自己连个坟头都没有,这都是寻常事……然而听了谢允这句话,他不知为什么,突然回头张望了一眼人群渐散之处,见官兵与仵作开始动手收拾残局,便无端品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凄凉。

这人命啊,被粟贱,比米贱,比布帛贱,比车马贱。

唯独比情义贵一点,也算可喜可贺。

周翡还不知道在敌我双方眼里,她已经成了个“老奸巨猾”的人物。

她能在一夜之间被逼着长出个心眼,却不可能睡一宿觉就七窍皆通。当听明白仇天玑要干什么的时候,她脑子里一根弦当即就断了,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想把仇天玑拖过来,一口一口干嚼了,当时便将一切都置之度外,要出门行凶。

吴楚楚端个大点的饭碗手都哆嗦,哪里拉得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翡纵身一跃,跳到窗外,吴楚楚惶急地追了过去,双手撑在窗棂上,玩命试了两遍,别说翻出去,她愣是没能把自己撑起来,又不敢在这地方大喊大叫,只能绝望地小声叫道:“阿翡!阿翡!”

周翡根本不听她的,不料就在这时,一团姹紫嫣红突然从天而降。

吴楚楚吓得“啊”一下失声叫出来,定睛一看,这院里的疯女人居然从房上“飘”了下来,落地不惊尘地挡在了周翡面前,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周翡眼底泛红,略一拱手道:“多谢前辈这几日收留,多有打扰,来日有命再报。”

说完,她不管不顾地上前一步,要从疯女人身边绕过去。

谁知那疯女人就像玩劫道游戏一样,周翡往左,她就往左,周翡往右,她也往右,挂满了彩绸的双手像一只扑棱棱的大蛾子,阴魂不散地挡在周翡面前。玩着玩着,她还玩出了趣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翡额角青筋暴跳,再也不想跟她废话,口中道声“得罪“,长刀不出鞘,直削向疯女人肩头,想逼她躲开。

谁知手腕当即一震,她的刀竟给人家一把抓在了手里。

疯女人:“嘿嘿嘿……”

周翡一把将长刀从刀鞘中拽了出来,翻手倒换到刀背一侧,用刀背横扫对方胸腹。疯女人“哎呀”一声,整个人往后一缩,周翡趁机蹿上房梁,谁知还不等她另辟蹊径逃走,脚腕便被一只爪子抓住了。

习武之人,第一基本功是下盘要稳,这是从小就开始练的。谁知被那骨瘦如柴的爪子一拽一拉,周翡便感觉一股大力袭来,使出“千斤坠”竟然一点用都没有,她整个人被这疯女人倒提着从房上给“抡了”下来!

吴楚楚尖叫道:“阿翡!”

院里的彪悍仆妇终于给她这一嗓子惊动了,扛着大扫帚便跑了出来:“什么人!”

仆妇三步并作两步赶来,低头一看,呆了。

周翡手中的刀摔在了两尺之外,她一只脚给女主人攥在手里,人拖在地上,差点摔晕了。

仆妇瞪大了眼睛:“啊哟,你们是什么人?”

周翡眼前发黑,实在说不出话来。

疯女人不笑了,面无表情地将周翡一拎,拖在地上拖回了院里。仆妇四下看了看,将摔在一边的长刀捡起来,跟回了院里,谨慎地将门插上。

疯女人将周翡拖到院里便松了手,周翡立刻下意识地将好不容易“要回来”的脚一缩,咬牙切齿地“喀拉”一声,合上了脱臼的脚腕,吴楚楚忙从藏身的小库房里跑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挡在周翡面前,矮身一福道:“这位夫人,我们不请自来,实在抱歉,我们没有恶意的,也没偷、偷东西,那、那个……”

疯女人不笑的时候,看着就跟正常人一模一样,只有那对漆黑的眼珠看着有些瘆人。她伸手捻了捻鬓角,看也不看吴楚楚,盯着周翡问道:“小丫头,破雪刀谁教你的?”

周翡狼狈地坐在地上,闻声一怔,飘走的理智渐渐回笼,她想了想,回道:“家传。”

疯女人“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么李徵是你什么人?”

“李徵”就是李瑾容之父,四十八寨的老寨主。

周翡:“是我外祖父。”

扛着扫帚的仆妇“呀”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周翡。

周翡奇怪地打量着面前这显得一点也不疯的女人,语气略微好了点,问道:“请问前辈是……”

疯女人微笑道:“我是你姥姥。”

周翡:“……”

她愣了片刻,登时大怒。她外祖母是生二舅的时候难产而殁,眼前这疯女人比李瑾容大不了几岁,分明是胡说八道,占她便宜也就算了,还一占要占两辈人的便宜,且对先人不敬!

周翡忍着脚腕疼一跃而起,冷冷地说道:“前辈,你要是再口出妄言,就算我打不过你,少不得也要领教一二了!”

疯女人闻言,受惊吓似的往后退了一步,竟如同小女孩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嘟起嘴道:“好凶,‘后姥姥’也是姥姥,怎么,你看我生得不如你前头那个亲姥姥美吗?”

周翡忍无可忍,一掌拍过去打断了这一串颠三倒四的“姥姥”。

那疯女人嘻嘻哈哈地笑着满院跑,好像跟她闹着玩似的。周翡手中没有刀,掌法却与她的刀一脉相承,又烈又快,然而她却仿佛拍打着一块浮在水里的冰,滑不留手,没有一掌能拍实。

周翡怒极,在空中一捞,一把扯住疯女人身上一根缎带,狠狠地一带,一掌斜落而下,竟是以掌为刀,掌落处“呜”一声响。

那疯女人笑道:“好刀!”

她游鱼似的侧身滑了一步,周翡一掌正落在她胸前另一条缎带上,那缎带竟好似活的一样,柔弱无骨地一沉一裹,将她整只手裹在其中,而后眼前一花,那疯女人脚下不知走了个什么诡异的步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周翡包成了一只五颜六色的大蚕茧。

周翡:“……”

吴楚楚已经吓呆了。

疯女人十分怜爱似的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可怜见的小宝贝。”

周翡挣了两下,连条缝也挣不开,她本就被仇天玑激得满腔愤懑,又叫这莫名其妙的疯女人三言两语逗得火冒三丈,心里悲愤交加,想道:“我不能出去杀了北斗给师兄报仇就算了,现在却连个疯子都奈何不了,任凭她口无遮拦,连先人都不得安宁……”

她太阳穴上好像有一根筋剧烈地跳着,跳得她半边脑袋针扎似的疼,周翡心头突然涌上一个念头:“倘若当时机缘巧合之下逃出来的是晨飞师兄……是随便一个师兄,哪会这样没用?”

她越想心口越堵,一时走火入魔似的愣怔原地。随即喉头一甜,竟生生把自己逼出了一口血来。

分享到:
赞(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