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放开,别用你的脏手碰他

赵云澜凉凉地说:“传说开场白太长的反派会被一枪打死的, 你信不信?”

林间从四面八方响起了窸窣声,好像无数细碎的脚步走在其中, 赵云澜按着了打火机, 豆大的火苗被他高高地举起,照出一片小小的光晕。

突然,他猛一回头,一个矮小的影子从他身后一闪而过, 直直地飘到了半空, 瞬间就不在了原地,只留下长长的、像蜘蛛网一样的衣摆, 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地划过。

发出一阵如同报丧鸟夜啼的笑声。

赵云澜在原地静立了片刻, 那东西就像也同样忌惮他一样,一直试探着绕着他神出鬼没地飘来飘去, 只是每次都不近他的身。

突然, 一根长鞭挟着劲风卷出, 从一个极刁钻的角度, 一下拦腰把那东西捆住了, 赵云澜一抖手腕, 辫梢重重地往下一坠, 只听那东西发出一声憋在嗓子眼里的尖叫, 他定睛一看, 一个一米出头的“人”被惯在了地上。

那“人”也看不清楚男女, 只是满脸的褶子,鼻子极突出, 几乎占了大半张脸去,把其他五官都挤得没了地方呆,乍一看,就像一只不祥的大鸟,一双豆大的眼睛里浑浊一片,几乎瞧不见眼白,看人的时候阴森森的,忽地一笑,就露出一口里出外进、参差不齐的大黄牙。

赵云澜半蹲下来,手肘撑在膝盖上,与这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不客气地开口问:“哎,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阴阴地盯着他,开口用锯子一样的嗓音说:“小子不要不知天高地厚。”

“哟,”赵云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那您倒是给说说,是多高多厚啊?”

他伸手摸出烟盒,手腕一抖就叼了一根在嘴里,打火机在手指间灵活地翻了几个跟头,把火打出了花来,“嘎达”一声点着了,带着轻微薄荷味道的烟味熏得那人往后一仰,呼哧呼哧地咳嗽起来。

赵云澜拎着镇魂鞭的另一端,也不给他松绑,问:“方才叫卖的人是你?”

那人冷哼一声:“不错,你有什么要卖?”

赵云澜不理会,眯起眼睛问:“这么说,功德笔确实在你手里?”

那人不说话,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毒蛇一样地盯着赵云澜。

赵云澜弹了弹烟灰,一把拎起了这小个子的领子,直接把他拽到了半空平视:“我就不信,四圣器还拔出萝卜带出泥了,谁派你来的?又谁让你以假功德笔为幌子把我引来的?”

那人脸上露出一个险恶的笑容,看起来更像一只大鸟了,他沙沙地说:“你惹不起的人。”

赵云澜听了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斜斜地叼着烟头,懒洋洋地说:“我惹不起的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老婆,你觉得就凭你,能符合他们俩谁的审美观?”

他说到这,没等对方反应,一松手把手里的人扔在了地方,伸脚狠狠地踩在那矮个身上,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凉凉地说:“老子快没耐心了,别等我脾气上来了弄死你,快说!”

被他踩在脚下的人听了这话,却突然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沙哑地开口问:“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万里。又有弱水周回绕匝……排阊阖,沦天门,何等的威风气魄,你还记得吗?”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这话你该找我老婆说,我从小语文就不及格。”

那人嘿嘿地冷笑起来,艰难地挪动畸形的胳膊,探进怀中,取出一个小金铃:“那这个东西,你也不记得了么?”

赵云澜一看见铃铛就起鸡皮疙瘩,铃铛通灵,大凡有招魂聚灵的作用,他左肩少一魂火,本来三魂七魄就不如其他人稳固,因此毫不迟疑,一脚踩碎了对方的胳膊,弯腰去捡那小金铃。

谁知他的手碰到了,却无论怎样也拿不起来,那指甲盖大的小铃铛简直像是有千斤重,坠得他手腕生疼,愣是一毫米都拎不起。

矮子忽然大笑:“堂堂……拿不起一个铃铛,哈哈哈哈哈,世上还有比正更荒谬的事么?”

这时,一股妖风骤然吹起,矮子挂在断肢上的铃铛忽然极轻极轻地响了一下,赵云澜的神经立即绷紧了,镇魂鞭回手甩了出去,将一团巨大的鬼火卷飞,鬼火落在一棵树的树梢上,合抱粗的大树的树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槁焦黑了下去,不过眨眼的工夫,就成了一棵被吸干了的枯木。

随即,大团大团的鬼火随风而来,赵云澜三鞭出手时,人已经退到了二十米以外。

他觉得自己这年关到头,简直除了情场得意之外,什么场都倒霉,穷得叮当响就算了,执法途中碰到的各种扰乱社会治安人士居然一个比一个开挂。

山间的坟包里伸出白骨的爪子,从地底往上爬,方才被他踩在脚下的矮子飘飘悠悠地升上半空,身后是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一般密密麻麻的鬼火,悬在那矮子断了的手指上的小金铃随着风轻轻地摇摆,发出几不可闻的叮当声,就像是唤起了整个山间的阴气,大团大团的白雾从冬天休眠的树顶端冒出来,它们随后彻底枯死,树上做窝的乌鸦“嘎”一声长鸣,冲向深不见底的夜空,月色不知何时,变得血红血红。

赵云澜知道,这天晚上恐怕是不能善了了。

他捻灭烟头,一边往林子边缘跑,一边说:“哎,别不分青红皂白地上来就打嘛,你还没说把我引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赵云澜这会儿出来维护治安追求和平了,也不知道是谁一脚刚踩烂别人的胳膊。

“应该不会那么无聊只是想找我打一架吧?”赵云澜说,“我这人老坐办公室,平时不锻炼身体,打架肯定不行的,我们可以寻求文明一点的解决方法,你觉得呢?”

矮子看着他只是冷笑。

赵云澜被一个鬼火追的双手攀上了一棵大树的树枝,迅捷地把自己吊了上去,凌空翻了个跟头落下来,正好是个转过身的动作,他单膝跪地缓冲了一下,面向着那矮子问:“生死动骨,驱使鬼火——你是鬼修,还是地仙?据我所知,鬼修唯恐和活人打交道,以免坏了他们纯阴之体,或者让他们想起自己活着时候的故事,无端生出心魔,那这位大人,难道是在地府任职的某位同人?只是不知道在哪个部门高就?”

这回矮子愣了一下,随后矢口否认:“地府算什么东西,我还不屑和他们来往!”

“啊,”赵云澜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是妖族吧,哪一族?”

矮子自知失言,紧紧地闭上了嘴。

赵云澜眼珠一转,脸上酒窝隐隐闪现:“不说我也知道,看你这长相,是‘闻亡者音’的黑羽鸦族对不对?只是我回头一定要好好问问妖族长老,我与妖族向来关系不错,虽然不至于称兄道弟,但是见面至少也客客气气,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矮子知道自己不能再任凭他猜测下去,忽然剧烈晃动开手里的金铃,就在这时,赵云澜笑了起来,将背在身后的双手伸出来。

他不知什么时候弄破了自己的手指,用血迹在两道黄纸符之间画了一个复杂的图案,正好一张一半,两张一对,就合在了一起。

两张纸符已经悄无声息地烧了大半,一道指天,一道指地。

赵云澜蓦地一松手,炸雷凭空而起,火龙就地而生,天雷勾动地火,整个野坟坡瞬间给烫成了一片焦黑,无数鬼火被悄无声息地卷进其中,一丝动静也没有,就被吞噬了进去,大火燎着了那鸦族矮子的衣摆,可是其貌不扬的妖族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其中。

他身形细小,那一瞬,丑陋的脸上竟有凛然。

赵云澜与他的目光对上,不禁愣了愣。

然而他只能引动天雷催动地火,想控制或者让它们停下来,早就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赵云澜伸出手去,仿佛是想拉对方一把,又或者是想说什么。

可这时,烈火中的矮子忽然顶着一张半人不鸟的脸,身上幻化出乌黑的鸦羽,干瘪畸形的翅膀张开,羽毛顷刻被燎着,负在身后,就像一对烤过了火的奥尔良烤翅,难看得可怜。

矮子仰天长啸,突然在烈火中化成了一团黑雾,纵身没入金铃里。

金铃周遭的火光猛地变了颜色,仿佛是十万束强光凝在了一处,赵云澜匆忙闭眼,却已经来不及了,眼部传来剧痛,他手臂撑在面前,在什么也看不清的情况下飞快地往后退去,而后追魂一般的铃声传来,像是根锥子,钉进了他的耳朵。

恍惚间,他仿佛听见山崩的声音,通天的巨柱从中间折断,嶙峋的巨石自高处滚下来,绵延不断,轰隆作响,就如同连天也一起塌了。

赵云澜感觉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那人不知在旁边偷看他们鹬蚌相争了多久,这时候出来渔翁得利,伸手去抓他的肩膀。

赵云澜忍着几乎叫他站不稳的晕眩,斜跨出一步,镇魂鞭回手往那人身上抽去,然而他几乎看不见也听不见,一鞭抽到哪也不清楚,只听一声轻响,随后鞭梢处一股大力传来,好像要把他拉过去。

赵云澜毫不心疼他的鞭子,立刻撒手,反应不可谓不快。

然而这时,一只手鬼魅一般地抚上了他的后颈,一番趁火打劫做得炉火纯青,随后,那人接住了彻底晕过去的赵云澜。

鬼面巨大的袍袖落在了地面的余火中,气势汹汹的火一下灭了,连带着雷声也跟着平息了下来。

他似乎毫不费力,一只手就抱起了赵云澜,又弯腰捡起了那金箍棒一样重的小铃铛,用两只手指捏了,拿到眼前端详了片刻,忽地嗤笑一声,拢在袖子里,转身往外走去。

沈巍在公寓里扑了个空,立刻赶往光明路4号,却发现所有的灯都灭了,只有一众鬼魂还在一丝不苟地考勤。沈巍心急如焚,转身在院子里接连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镇定下来,强行静了心,掐算起他的踪迹来。

随后他就惊讶地发现,赵云澜正在往这边来。

他半夜不睡觉去了哪里,又跑到特别调查处来干什么?

沈巍猝然回头,却发现半空中高高悬着一个眼熟的人。

温文尔雅的沈老师一瞬间变了脸色。

鬼面淡定地看着指着自己下巴的斩魂刀,没有半点惧意,反而低头耐心地整理了一下赵云澜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轻笑了一声:“见了你就百般讨好地跟着,赶都赶不走,见了我就先让我吃了一鞭,你说他可有多偏心。”

沈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放开,别用你的脏手碰他。”

“脏手?”鬼面轻轻地一笑,“难道你就很干净?”

沈巍脸色一寒。

鬼面轻笑了一声,抬手将赵云澜抛了出去,沈巍连忙撤刀,免得伤到他,伸手把人稳稳地接住了。

“那边压根没拿你当过自己人,可我却不一样,”鬼面耐心地说,“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到底谁对你好一点,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这样自毁,到底值不值。”

他说到这里,目光又在赵云澜身上落了一下:“你是什么人?想要谁没有?就算是……用得着这样患得患失、求而不得么?连我都可怜你。”

沈巍冷冷地说:“不劳你记挂。”

鬼面脸上的面具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好啊,那你可别后悔。”

说完,鬼面一转身,宽大的斗篷卷起高高的尾,转身就消失在了夜空里。

沈巍立刻带着赵云澜回到了他的公寓里。赵云澜的外伤似乎都不严重,只是小磕小碰,后颈倒是红了一小片,大概是被人一掌切晕的,除此以外,沈巍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只好坐立不安地在他床头,等着他自己醒过来。

赵云澜这一觉足足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期间他的电话几次三番地响个没完,床上的人愣是没有一丝动静。

直到日头已经升上了正南,他的手指才突然动了一下,已经开始焦躁的沈巍见状,立刻攥住他的手,轻轻地摇了一下,有些紧张地说:“云澜?”

赵云澜没来得及睁开眼,已经先低头捂住了脖子:“我操,哪个王八蛋干的……”

见他还有心思骂街,沈巍的心先放下了一半,然而随后就听见赵云澜鼻音浓重地叫了他一声。

沈巍忙问:“嗯,怎么?”

赵云澜好像还有点迷糊,他莫名其妙地问:“几点了,你怎么这时候还没睡?没睡为什么不开灯?”

 

作者有话要说:

注:“西海之……回绕匝”出自《海内十洲记》

“排阊阖,沦天门”出自《淮南子》

分享到:
赞(378)

评论57

  • 您的称呼
  1. 赵云澜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

    哈哈哈哈哈哈2018/08/06 21:21:12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09 09:20:42回复
    • 剧里那一集标题是赵云澜看不见了看见了看不见了看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匿名2018/09/16 03:16:39回复
  2. 巍巍该心疼了

    匿名2018/08/10 16:47:22回复
  3. 赵云澜终于看不见啦,阿拉啦啦啦啦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18 14:05:59回复
    • 太皮了啊

      匿名2018/08/29 00:46:16回复
  4. 你们是魔鬼吗(笑哭)

    沈巍2018/08/19 17:40:44回复
  5. 面面要对你云澜嫂子好点

    匿名2018/08/19 19:30:18回复
    • 你们是魔鬼吗

      匿名2018/08/20 01:53:51回复
  6. 赵云澜看不见啦~看不见啦~~️️️

    匿名2018/08/20 16:27:15回复
  7. 终于瞎了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0 19:13:23回复
  8. 都这么可怕的吗

    匿名2018/08/22 22:12:22回复
  9. 阔怕

    匿名2018/08/24 07:36:39回复
  10. 赵云澜瞎了

    居老师家的小可爱2018/08/27 01:00:28回复
  11. 剧版是为什么瞎来着

    匿名2018/08/27 10:29:08回复
    • 用长生晷和面面对峙时被黑能量所伤

      匿名2018/08/27 14:52:20回复
  12. 云澜~

    匿名2018/08/27 14:50:31回复
  13. 我靠评论是魔鬼吗

    匿名2018/08/27 23:42:24回复
  14. 你们都是魔鬼啊,太皮了啊

    匿名2018/08/29 00:47:33回复
  15. 喜大普奔!!!wuli小澜孩终于瞎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9 13:16:27回复
    • 你们这群幽畜……

      陈栎媱2019/01/12 17:57:27回复
  16. 赵处瞎了233
    我是幽畜嘛

    大居居呀2018/08/29 18:31:56回复
  17. 你们是魔鬼吗

    镇魂女孩2018/08/29 19:38:59回复
  18. 评论都是魔鬼啊!

    嗷嗷嗷~2018/08/30 16:24:46回复
  19. 刀削面警告

    面面错了!下次还敢!2018/08/31 18:27:11回复
  20. 赵云澜看不见了看见了看不见了看见了

    标题君是真皮2018/09/01 01:23:20回复
  21. 力挽狂澜

    匿名2018/09/03 21:12:01回复
  22.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这话你该找我老婆说,我从小语文就不及格

    匿名2018/09/11 15:46:43回复
  23. 你们是魔鬼吗

    阔哒哒2018/09/15 18:33:26回复
  24. 赵云澜终于瞎了

    白宇朱一龙2018/10/01 10:18:33回复
  25. 你们都是魔鬼嘛

    秋居北2018/10/03 21:15:21回复
  26. 楼上的都是幽畜吗

    匿名2018/10/04 14:35:46回复
    • 同一天的小伙伴!!!

      江厌离2018/10/04 15:40:16回复
  27. 怎么了?唉

    睨mi闹鬼2018/10/05 12:46:01回复
  28. 我惹不起的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老婆,你觉得就凭你,能符合他们俩谁的审美观?哈哈哈哈还有那句 我老婆 叫的真甜

    匿名2018/10/10 11:10:49回复
  29.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不见了看不见了看不见了

    匿名2018/10/21 15:23:19回复
  30. 赵云澜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15 13:36:52回复
  31. 为什么赵云澜瞎了我怎么高兴(终于瞎了)

    匿名2018/11/15 17:21:22回复
  32. “我惹不起的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老婆,你觉得就凭你,能符合他们俩谁的审美观?”

    澜澜错了,澜澜下次还敢2018/11/22 18:10:24回复
  33. 一口一个老婆叫的好不顺嘴

    匿名2018/12/02 09:30:15回复
  34. 面面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把赵云澜送到沈巍面前。 我还是不太懂

    匿名2018/12/27 20:13:31回复
  35. 我惹不起的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老婆,你觉得就凭你,能符合他们俩谁的审美观?

    匿名2019/01/05 14:33:16回复
  36. 让你傻大胆不听巍巍的话,瞎了吧。

    匿名2019/01/07 06:53:22回复
  37. 反派死于话多

    我是反派我最六2019/01/16 20:41:42回复
  38. 反派死于话多

    我是反派2019/01/16 20:42:32回复
  39. 终于瞎了!好开心!

    匿名2019/01/17 13:36:54回复
    • 你是幽畜吗?

      匿名2019/01/21 12:20:07回复
  40. 澜澜好可怜

    匿名2019/01/25 13:32:19回复
  41. 莫名想起剧版那浪到飞起的标题(ಡωಡ) N刷

    居北2019/01/27 17:18:47回复
  42. 你惹不起的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儿……呸!女婿!

    priest2019/02/02 22:15:29回复
  43. ……叫老公!

    沈巍2019/02/02 22:17:25回复
  44. 瞎了,终于瞎了

    匿名2019/02/06 09:34:34回复
  45. 原谅我看到 奥尔良烤翅 时笑了(也饿了)

    白墨2019/02/09 00:25:49回复
  46. 噢!面面!妈妈不允许你欺负你云澜嫂子!

    巍澜一辈子❤2019/02/10 13:55:56回复
  47. 终于看不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盲人摸猴2019/02/19 19:15:28回复
  48. 终于看不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iahia’

    盲人摸猴2019/02/19 19:15:55回复
  49. 小澜孩终于瞎了么啊哈哈哈哈

    赵云澜看不见了看见了看不见了看见了2019/02/20 00:03:3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