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诀别

空中传来一声尖唳,像是猛禽。

谢允骤然抽了口气,倏地抬头,见几只猎鹰呼啸着盘旋而至。

北斗“禄存星”仇天玑,好熬鹰,出入必有猛禽随行。

等等,他们奔着霍家堡去岳阳容易理解,为什么会到华容来?冲谁来的?

不待他多想,北斗的黑衣人们已经旋风似的现身,所到之处宛如乌鸦开会,黑压压的一大片,往一处汇聚。

这时,有人带着哭腔嘶声大叫道:“失火!失火啦!”

谢允一转头,见一处升起浓烟,哭号喊声叫人不忍卒听,他愣怔了片刻,蓦地反应过来——那是他们客栈的方向!

谢允狂奔起来,满街都是四散奔逃的人群,他艰难地逆着人流往前冲。

不过是转眼间,客栈已经烧起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北斗黑衣人,每个黑衣人手中都握着一把小弩,上面装的不是寻常的箭矢,而是一根木管。

一匹马不管不顾地往外跑了出来,刹那间,六七条木管对准了它,同时发出毒蛇似的黑水,那水溅在地上“嘶拉”一声,将泥土地面烧出一大块灰斑,跑动中的马哀哀地一声嘶鸣,身上同时有多个地方皮开肉绽,三步之内跪在了地上,抽搐两下,竟不动了!

谢允被互相推搡的老百姓们挤在中间,气都快喘不过来,一脑门热汗。

这时,几只猎鹰盘旋而落,一个身穿漆黑大氅的男人落在街角,他伸出胳膊,接住自己一只爱宠,轻轻地抚摸着那鹰的脑袋。

这人长着鹰钩鼻子,一张脸冷肃得叫人望而生畏,目光往人群中一扫,他低低地开口道:“闲杂人等,不要碍事。”

话音未落,他蓦地一甩袖子,一股大力仿佛排山倒海似的扑面而来,将挤成一团的人们一股脑地往外推去,好几个人当场站不住撞在墙上,立刻便头破血流,不知是死是活。

而别人好歹还都是往外逃,只有谢允要往里走,他正好当胸撞上那人掌风,身边都是人,根本没地方躲闪,谢允眼前当即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周翡陪着吴小姐在医馆,这医馆地处偏僻,好不容易才找到,里面只有一个老大夫,老眼昏花,说一个字要拖半柱香的光景,在那絮絮叨叨了半天“通则不痛”。开药方的时候,可算要了他老人家的老命了,恨不能把脑袋埋进纸里。

周翡在旁边等得脚都站麻了,见他终于写完了,当场大大地松了口气:“我去抓……”

她话没说完,耳根一动,听见了尖利的鹰唳。

周翡往外扫了一眼,疑惑地问道:“老先生,你们这平时还有大老鹰吗?”

老大夫颤颤巍巍道:“不曾有。”

周翡将药方折起来揣进袖中,一把推开窗户,只听见不远处传来杂乱的人声,而后竟有股火油的味道。

周翡:“我出去看看。”

吴楚楚早成了惊弓之鸟,不敢一个人待着,不由分说地也跟了上去。

忽然,周翡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吴楚楚拉进了旁边一条小巷中。

吴楚楚:“怎……”

周翡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噤声。

她脸色实在太难看了,吴楚楚后背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一动不敢动地缩在周翡身边。片刻后,只见两个人缓缓往这边走来,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痨病鬼似的,面色蜡黄,一只手一直抚在胸口,不时停下来咳嗽几声。

正是沈天枢!

沈天枢旁边还跟着个人,腰弯得比那痨病鬼更甚,满面堆笑,又讨好又畏惧地跟他说着什么。

周翡的目光几乎要将那人钉在地上——这瘦小的中年男子,竟然是她方才见过的四十八寨暗桩!

那人特意拜会了吴夫人一家,吴楚楚自然也认得,她手脚本就冰凉,这会更是整个人如堕冰窟,剧烈地哆嗦了起来。

周翡心中惊骇比她只多不少,然而身边有个人要照顾,逼得她不得不镇定。

那小个子男人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往四下东张西望了一下。

周翡一把捂住吴楚楚的嘴,紧紧地按住她,将她往小巷深处拖了几步。

四十八寨发生过三寨主叛乱的事,那时候周翡还小,除了她二舅那刻骨铭心的一个后背,其他事都记得不清楚了。

这会,她脑子里一时乱成了一锅粥,被这一口突如其来的背叛噎得咽不下也吐不出。

那两人走远,吴楚楚无助地抓住周翡的手:“周姑娘……”

她的手太凉了,像一块冰坨,顷刻将周翡沸腾的脑浆熄成了一把灰,她拼尽全力定了定神,低声道:“没事,不用怕,跟着我,晨、晨飞师兄向来都……还有谢允……”

周翡几乎语无伦次起来,她闭了嘴,在自己舌尖上轻轻一咬,拉起吴楚楚,避开大路,一头钻进小巷里。

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

那谢霉霉不是说遭遇木小乔这样举世罕见的大魔头一次,回去能走三年的好运么?

这连三天都没有呢!

她们俩从客栈走到医馆足足用了一刻的功夫,回去却简直如转瞬,周翡带着吴楚楚几乎是飞檐走壁。

然而即便这样,随着她们靠近客栈,还是看见了冲天的黑烟,周翡的心从无限高处开始往下沉。

及至亲眼看见一片火海,周翡再自欺欺人,也说不出“没事”两个字了。

吴楚楚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被周翡生生捂了回去,她情急之下没控制好手劲,吴楚楚又太过激动,竟被她捂晕过去了。

那女孩苍白而冰冷的身体压在她的肩上,周翡突出的肩胛骨抵在身后青苔暗生的墙上,从躲藏的缝隙中,她看见外面群鸦呼啸、猎鹰横行,而视野所及之处,尽是一片红,热浪扑打在她脸上……

那火不知烧了多久,方才人来人往的街道早已空空如也,只剩下焦灰与血迹狼藉满地。

端着猎鹰的男子一仰下巴,黑衣人们训练有素地分成两批,一批依然拿着毒水戒备,另一批提着兵刃闯进已经一片废墟的客栈中搜寻。

一具一具尸体从里面抬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摆在空荡荡的街上,有些是完整的,有些身首分离——想必是客栈中人遭到突袭,先是拼死反抗,死伤了一些人,然后实在无处突围,只好退回客栈,将门封住……

吴楚楚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眼泪打湿了周翡一条袖子。

穿大氅的男人将猎鹰放飞,负手而立,朗声道:“诸位乡亲听好,近日不大太平,有些匪人假充商队,混入城中,欲图不轨,幸有良民机警,看出不对,即时报官,现匪人已伏诛!为防有漏网之鱼,请诸位乡亲夜间闭户,不要随便收容陌生来客……”

这时,一个黑衣人点清了地上的尸首,上前一步,与那穿大氅的人说了句什么。

那男人冷笑一声:“哦,真让我说中了,还真有漏网之鱼?”

周翡一把拽起吴楚楚,低声道:“快走!”

分享到:
赞(9)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走好。

    匿名2019/02/09 18:07:55回复
  2. 张师兄死了吗(ó﹏ò。)

    长庚心肝2019/04/09 18:20: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