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夜话

周翡被巨响震得差点把心肺一起吐出去,耳畔嗡嗡作响,一时什么都听不见。

有些身体弱些的干脆趴下起不来了,谢允喊了两声,发现自己都听不见自己说什么,只好忍着难受匆匆打手势,逼着他们爬也得爬起来,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帮人九死一生,都知道厉害——那木小乔大概是仇家满天下,既然早有准备,不可能没有后招,而沈天枢和童开阳那两人可谓是“祸害遗千年”,当年连梁绍那个狠角色都没能把他们俩干掉,不太可能真被一把大火烧成糊家雀,再逗留下去,搞不好一会又撞见那几尊不分青红皂白的杀神。

他们好不容易逃出了山谷,无论如何不能在这掉以轻心。

能留在谢允身边的,基本都是那时候没走,跟着出来救人的,因此这会不用吩咐,便各自背扶起一干老弱病残,连夜急奔出约莫有二十多里,谢允终于松口让他们休息。

一时间,谁也顾不上形象,这群南来北往的英雄好汉们各自筋疲力尽地横在地上,只恨不能长在土里生根发芽,躺个地老天荒,再也不动弹。

夜空尚未被启明惊扰,漫天星河如锦。

众人面面相觑了片刻,想起那一山谷的好人坏人、英雄枭雄,弄不好都熟了,到头来,居然只有他们这几个人机缘巧合地逃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谁先笑出声来的,那笑声瘟疫似的传开,不过片刻,众人都疯了,有大笑的,有垂泪的,有依然茫然回不过神来的。

周翡靠着一棵大树坐在地上,脑子里还乱着套,耳边还有刀剑与爆炸声的幻听,脑子里一会是黑压压的北斗夜行人,一会是满山谷的火光与血,一会那蜉蝣阵法又在她脑子里自动推演,忙得不可开交,心口还在狂跳,只觉得下山来这几个月,仿佛已经比她的一生都要长了。

谢允见众人要疯,连忙收拾起神智,开口指挥道:“那边有水声,里头必有鱼,诸位先中毒又劳累,大概十分疲惫,我看不如先原地休整一宿,明日启程,一天之内赶得到华容,也好落脚联系家人朋友。”

众人死里逃生,草根树皮都啃得下去,哪还有意见,几个缓过一口气的汉子自发站起来,分头去抓鱼打猎,几个火堆很快升起来,在石牢中关久了,幕天席地也有种自由自在的快活,显得弥足珍贵了。

那老道士笑呵呵地率先自报家门:“贫道出身‘齐门’,道号冲霄子,今日幸甚,与诸位多了一回同生共死的缘分。”

除了一眼看破他来历的谢允,众人都是一震。

当今,“齐门”与“全真”、“武当”“青云”齐名,并称四大观。

其中,齐门中人深居简出,又精通阵法,从来狡兔三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除了掌门的道号有些名气外,其他人基本就是个传说,一辈子也不见得见过一个活的齐门中人,尤其“冲”字是跟现任齐门掌门一辈的。

当下便有人问道:“道长是怎么落到那魔头手里的?”

冲霄子摆手道:“都是我派跟活人死人山多年的旧恩怨了,惭愧,也是贫道学艺不精,才不留神着了那人家的道儿。”

朱雀主叛出活人死人山之后没多久,就找到了这地方,重新给自己炮制出了一个魔窟,他们这群人还不是同时被捉去的,各有各的一言难尽。

木小乔似乎有饲养俘虏的爱好,根据他那连马都抢的穷凶极恶劲头,扣下这许多人肯定不白扣,指不定找谁勒索去了。

相比起来,四十八寨这种自己租地种田,没事跟山下老百姓做买卖的“黑道”当得简直是不称职。

冲霄子叹道:“那朱雀主声名狼藉,全然不讲规矩道义,虽然可恶,扣下我等这么长时间,倒也未曾不由分说地全杀干净,反而是北斗那两位大人,做事忒是狠毒。”

老道士内蕴颇丰,出身清正,说话很有修养,提起一干生死相斗的仇人,也不出恶语,旁边有那莽撞人却不干了,嚷嚷道:“道长客气什么,什么‘两位大人’,分明是老王八养的两条狗!”

冲霄子笑了一下,没跟着逞口舌之利,对谢允和周翡抱拳道:“还得多谢这两位小友高义,不知二位师承何处?”

有他开头,众人立刻纷纷附和着围了上来。

周翡三天没合眼,正有点打瞌睡,忽然被这么一大堆人七嘴八舌地围上来,手里还不知被谁塞了一条刚烤好的鱼,活生生的吓醒过来了。

有人唾沫横飞地替她吹牛道:“这姑娘小小年纪,真是使的一手好刀,我可瞧见了,她‘刷刷刷’这么起落几次,就逼退了那北斗大狼狗!”

周翡:“……”

她连大狼狗的毛都没摸到一根,还喂了人家一个馒头吃。

晨飞师兄上前替她解围,自报了家门,又一抬手在周翡头顶上按了一按,说道:“这是我寨中的小师妹,往日里虽然尽是调皮捣蛋,难为她也能干点正事。”

“四十八寨”在外面可是大大的有名,晨飞师兄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便好似炸了锅,一时间“久仰”之声此起彼伏,夸什么的都有。

有人十分激动地问道:“可是‘破雪刀’么?”

周翡确实用过一点破雪刀,然而自认功夫很不到家,她亲眼见识了这群大侠们造谣传谣的能耐,唯恐隔日传出“某月某日,破雪刀东挑贪狼西砍武曲”的胡说八道,忙不迭地否认道:“不是不是,我资质不好,破雪刀大当家不肯传。”

好在她是个小姑娘,大侠们也不好意思总缠着她说话,都去“围攻”谢允了。哪怕他自称自己只是个铸剑的买卖人,因为雇主托他铸剑给霍堡主当贺寿礼,给的订金又高才亲自跑一趟——但愣是没人信。

周翡松了口气,默不作声地藏进寨中师兄们中间,小声交待自己因为什么跟王老夫人下山,李晟怎么被掳走,她又怎么追来的事说了。眼下晨飞师兄找到了,第二天一早怎么走,先联系谁,如何与王老夫人汇合等等杂事,就全交给他了,周翡只要跟着走就是了,她便放宽了心,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地听起各路豪杰们吹牛来。

听着听着,周翡就有些走神,她以前心心念念地想胜过李瑾容,这会,突然又生出了一个新的念头——二十年前,提起四十八寨,大家提的都是她外公的名字,现在,报出四十八寨的名头,大家说的都是“李大当家”的破雪刀,那……什么时候提起四十八寨,他们都会想起“周翡”呢?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自我审视,觉得异想天开不说,“周翡”这俩字天下皆知的想法也有点耻,于是又丢在一边了。

吴小姐在水塘旁边将自己的手脸细细洗干净了,又把周翡给他们送药时候用的那块手帕洗了一遍,仔细晾在旁边一根小树枝上,四下都是一帮散发着难以言喻味道的大老爷们儿,她别无选择,只好坐在周翡旁边。

周翡看了她一眼,把没啃过的半条鱼撕下来分给她,随口问道:“你叫什么?”

小姐的闺名通常是不好叫别人知道的,周翡一个从小殴打先生的货也不知避讳,大喇喇地就当着一帮人问出来了,好在她是个姑娘,不然指定得让人当登徒子。

吴小姐目光扫过周围一圈陌生男子,四十八寨的都识相地背过脸去,假装没听见,她脸一红,蚊子似的对周翡小声道:“我叫做楚楚。”

周翡点点头:“我娘说你爹是个大大的英雄,你到了我家,就不用怕那些坏人了。”

话音一顿,她想起热热闹闹的四十八寨,忽然就忍不住细细对吴小姐描述起来,周翡不曾见识过金陵十里歌声的盛景,也不曾见识过北朝旧都的威严庄重,是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心里觉得四十八寨是天下最繁华、最好的地方。

吴楚楚也没笑话她,反而听得有些惆怅,人间再繁华,跟她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她背井离乡,往后要靠别人的庇护而活,天下所有有家、有可怀念之处的人,她都羡慕,细声细气地问周翡道:“到了四十八寨,我……我也能习武么?”

周翡一顿。

吴楚楚神色又黯淡了下去:“怕是不行吧,我听说习武的人,练的都是童子功,我可能……”

“有什么不行,”周翡道,“你可能不如有些从小开始学的人厉害,但好歹比你现在厉害啊,回去找……”

她本想说“找我娘”,后来想起,李大当家日理万机,未必有功夫,便话音一转道:“找我家王婆婆,她脾气好得很,又慈祥,肯定愿意教你的。”

晨飞师兄笑道:“你可真行,还给我老娘安排了个活计。”

吴楚楚面露喜色,正要说什么,忽然神色有些局促起来,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周翡抬头一看,原来是谢允不知何时摆脱了众人,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只是见她在跟吴小姐说话,便没过来打扰,双手抱在胸前,笑盈盈地在几步以外等着。

 

分享到:
赞(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