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脱困

其实没人吓唬她,是周翡自己初出茅庐,弄不清自己的水平。

她年纪不大,哪怕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内功水平可能也就那样了,因此不耐久战是正常的,倘若对手人多或是恰好与她棋逢对手,她就会很被动。而破雪刀乃是李老寨主四十岁时修补完成的,他那时尚未老迈,经验与积累却已经极为深厚,正是一生中的巅峰,因此破雪刀极烈、极暴虐,周翡天生条件本不太好,九式破雪刀,她有一多半是难以施展的。

但这些都不代表她稀松平常。

就算是李晟,倘若不是他当时正心绪起伏,那两个蒙面人又卑鄙偷袭,也不会落到这些人手里。

习武不比读书——哪怕是读书,首先得交得起先生束脩、供得起四位文房,就算这都没有,“凿壁偷光”,起码要有个“壁”,有片瓦挡雨、一席容身之地才行,这在当今世道,就已经是比一半的人都优越的出身了。

习武要更苛刻一些,因为要有师父领进门。

贫家子弟倘若悟性绝佳,尚可在门口听院内书声,但习武之人,十八般兵器就算不会使,起码也要认得。

气门、经脉等,入门的时候都得有人手把手教,否则错认一点,走岔了气是轻的。不少功夫是师长言传身教的,压根没有一文半句留在纸面上,百部武学中不见得有一部能成为纸面上的典籍,而能成为典籍的,通常都是门派中出了一代宗师般的人物,这些人很少考虑小弟子的能力,整理出的典籍有不少佶屈聱牙,倘若没人细细讲解,一般读过两三年书就自以为不算睁眼瞎的人连字都认不全。

可是各大门派,哪个不是敝帚自珍?

大多数帮派的所谓“弟子”,其实入门以后都不过是由老弟子传一些粗浅末流的拳脚功夫,平时与普通杂役没什么区别,打起来都是人多势众的炮灰。

那厨子被她这全神贯注的一刀捅个对穿实在再正常也没有了。

周翡有那么一时片刻,几乎怀疑自己杀错了人,然而事已至此,就算真杀错了,她也不敢再耽搁了,她一弯腰将那厨子的尸体拖进伙房,又按着邓甄师兄他们的做法,生疏而细致地处理了地上的痕迹。

然后回身拴上伙房的门,沾着水缸里的水随便擦了擦手,把剩下的一个馒头拿出来,一边啃一边将伙房翻了个底朝天。

最后,周翡找到了一堆送饭的食盒,旁边有一个半人高的柜子。

食盒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红的,上面刻了个“赤”,一种是黑的,上面刻了个“玄”,虽然不知都是干什么用的,但大概是为了分开给看守和囚徒的伙食,柜子里有一堆药瓶,也不知都是干什么用的。

周翡对这些瓶瓶罐罐一窍不通,也不敢乱闻,干脆随手撕下一块桌布,两头一系,做了个网兜,一股脑地兜走了。

然后她没有立刻离开,原地逗留了片刻,思考自己是否还有遗漏。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尖锐的马嘶声混乱地响起来。周翡一惊,将窗户推开一条小缝,见不远处的马棚火光冲天,不知是谁又放火来又放马,简直跟她“英雄所干缺德事略同”,把她暂时搁置了的计划完美地执行了!

接着,喊杀声乍起,无数条黑影从四面八方落下来,顿时便如油入沸水,将整个山谷炸了个底朝天。

周翡真心实意地想看看这位不知名的“知己”是何方神圣,然而她想起谢允那句“不日必有是非”发生,还要她迅速离开的警告,便直觉这伙知己不是来救人的,恐怕她再看热闹下去,石牢里的小命们就危险了。

她立刻从伙房里溜了出来,将一个包裹的药瓶护好,反手抽出长刀,逆着人群冲了出去。

外面那叫一个乱,人咬人,狗咬狗,黑衣人与山谷中的岗哨们混战在一起,周翡刚一冲出去,便迎面碰上了几个山谷中的岗哨,她提刀的手腕一绷,正要对敌,那几个岗哨晕头转向中见她也没穿黑衣,居然熟视无睹地从她身边跑过去了!

周翡:“……”

不料她还没来得及偷着美,刚跑过去的岗哨又反应过来了,领头的一个猛地回过头来,跟周翡大眼瞪小眼片刻,“嗷”一声暴喝:“不对,你又是什么……”

有些人怎么就不能从一而终地傻到底呢?

对方“人”字未曾出口,周翡已经先下手为强了,她吃饱了,手中长刀顿时如吐信之蛇,转眼随着三声惨叫,她已经放倒了三个,径直冲到了那领头人面前,那领头人一声爆喝,双手泛起铁青的光,竟要用一双肉掌去接她的刀。

谁知周翡蓦地往上一蹿,居然虚晃一招,纵身越过那领头人头顶,翻身上了一颗大树,在树冠上轻轻借力,转眼人已在两丈之外,那领头人正要命人追击,身后突然响起凌厉的刀锋,几个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

周翡常年在黑灯瞎火的洗墨江中跟牵机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早已经炉火纯青,动手的时候便看见了逼近的黑衣人,当机立断撂下他们脱身而去。

此时,地下石牢中的谢允已经半睡半醒地养神良久,终于在压不住的喊杀声中睁开了眼睛,外面是什么场景他看不见,但听声音也大概能想象到。他扶着冰冷的石壁站起来,腿有些软,步伐却不着急,缓缓地踱步到墙上有孔洞的一侧,侧身靠在墙上,对隔壁的白骨低声道:“布衣荆钗盖不住倾城国色,吃斋念佛也藏不住野心昭昭。怎么总有人觉得自己能瞒天过海?霍连涛真是个棒槌啊。”

白骨默无声息。

谢允摇头一笑,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忧色,说道:“这祸端比我想象中来得还早,那小丫头也真会赶日子,你说她跑得掉吗?”

就在他身在囹圄,还替外面的人闲操心的时候,隔壁石室中突然一阵稀里哗啦的动静,上面一串砂石掉下来,蹦起来的石头子三蹦两蹦地砸了那白骨一个脑瓜崩,把那已然魂归故里的白骨兄砸得一歪脖,脑袋掉下来了。

“哎哟。”谢允十分心疼地看着那在地上滚了两圈的头颅,心道,“罪过罪过,又是谁这么毛手毛脚的?”

下一刻,一道人影蓦地从那窄小的缝隙中冲了进来,两步便带着一身烽火气落到了谢允面前,来人飞快地说道:“我都不认识,你快看看哪个是解药?”

谢允看清去而复返的周翡,蓦地变色,她手中竟然只剩了一把光杆刀,刀鞘不知落在了哪,不但跟人动过手,恐怕还是一路砍过来的,他难道敛去笑容,一时露出几分厉色:“我不是叫你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周翡从小被李瑾容凶到大,才不在乎他这点温柔的“厉色”:“别扯淡,外面打成一锅粥了,你少啰嗦两句,快点看。”

谢允被她噎得不轻,然而事已至此,废话无益,他只好挨个接过周翡从小孔里递过来的小瓶子:“避暑丹、穿肠散、金疮药粉、这还一瓶鹤顶红,这个是什么?春……嘶,你跑哪去了,怎么什么都拿?”

周翡莫名其妙地问道:“春什么?”

“抹春饼的酱……别瞎问。”谢允顺口胡诌,同时牙疼似的看了她一眼,接过了下一瓶,先是闻了一下,随后他“唔”了一声,又倒出一点尝了尝,先开始有一点淡淡的草药味,片刻之后,那点草药味陡然发难舌尖,排山倒海的辣味顺着舌尖经过他口中,瞬间淹没喉咙,冲向四肢百骸。

谢允一个没留神,咳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股辣味仿佛一排大浪,灭顶似的扫过他骨缝中缠绕的温柔散,一鞭子把他抽醒了,消失了不知多久的力气缓缓回归到他身体里,谢允挣扎着举起一只手,哑声对周翡道:“是……是这个。”

周翡眼睛一亮:“这就是解药的药膏吗?一次吃几勺?”

被辣得死去活来的谢允闻听这种“童言无忌”,差点给她跪下,忙道:“别别,抹一点在鼻下舌尖就行,按勺吃要出人命的……外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周翡三言两语把突如其来的黑衣人说给他听了,谢允越听越皱眉,说道:“不好,你从那边上去,跟我走。”

说着,他试着提了口气,直接顺着送饭时吊下来的那草绳飞身而上,虽然周身血脉还有些凝滞,但大体不是半瘫状态了,他从头上取下束发的簪,那东西非金非玉非木非骨,乃是少见的玄铁,头很尖,跟时下男子用的束发簪大有不同,也不知平时是干什么坏事用的,反正三下五除二就把上面的锁头给捅下来了。

周翡见状,不再耽搁,顺手捡起白骨脑袋放回原位,怎么下来的怎么上去了。

此时,整个山谷已经变成了一条火海。

分享到:
赞(14)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还把头颅放上去,真是个好孩子

    阿藏2018/12/28 10:23:56回复
  2. 被辣得死去活来的谢允闻听这种“童言无忌”,差点给她跪下,忙道:“别别,抹一点在鼻下舌尖就行,按勺吃要出人命的……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美美=霉霉2018/12/30 18:26:10回复
    • 抹春饼的酱啊哈哈哈

      陈栎媱2019/01/19 19:15:16回复
  3. 药绝对是风油精!

    匿名2019/02/12 13:10:58回复
    • 哇,好像真的是诶
      ”先开始有一点淡淡的草药味,片刻之后,那点草药味陡然发难舌尖,排山倒海的辣味顺着舌尖经过他口中,瞬间淹没喉咙,冲向四肢百骸。“

      匿名2019/02/13 15:06:37回复
  4. 恕我直言,在场的诸位都是吃过风油精的

    阿鲤2019/02/28 22:33:18回复
  5. 虎标万金油

    匿名2019/03/28 17:45:21回复
  6. 风油精能解毒,厉害,涨知识了

    牙疼2019/07/02 21:54: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