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朱雀

周翡心里“咯噔”一声,差点直接把刀拔/出来。

然而下一刻,她耳根轻轻一动,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非常轻的衣服窸窣摩擦的声音——只有衣服迎风摆动的声音,来人脚步太轻了,要不是他不想掩盖行踪,周翡是察觉不到他存在的。

她本以为漫山的岗哨都和自己半斤八两,没想到角落里居然还藏着高手。

就在周翡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泄露形迹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要断气似的咳嗽声,按在她肩上的手随着主人这一阵咳嗽,不由自主地往下压了压,似乎是那人连站都站不稳,将她当成了一个人形的扶手。

周翡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去,只见这个最里面的黑牢里关着一个形销骨立的中年男子,他整个人方才藏在阴影下,又无声无息,乃至于她完全没察觉到这还有个活物。

这人两鬓斑白,身着布衣,肩背虽然不驼,但也不怎么直,一脸清苦落魄,像个人形的“穷”。他对周翡轻轻地摇摇头,没来得及说什么,随即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听得周翡胸口一阵发闷,差点要跟他一起喘不上气来。

不远处的人好像顿了顿,大概是不想靠近这个痨病鬼,他嫌弃又厌恶地低低“啧”了一声,转道往远处去了。

那中年人这才放开周翡,按着自己的胸口,靠在旁边休息,气息十分微弱。

周翡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走,小声说道:“多谢……前辈,你没事吧?”

中年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周翡对上他的目光,心里无来由地一惊,那是一双浑浊的、有些死气沉沉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叫人心头无端一紧。

那人淡淡地说道:“哪里来的小丫头,好大的胆子。”

四十八寨中,隐世高人无数,不少人像王老夫人一样,看起来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老翁老太,却说不定有一手神鬼莫测的功夫。周翡见识不多,出了门不知道柴米油盐是怎么卖的,唯独见过的高手多得数不过来。

可是那些寨中长辈们……包括李大当家在内,没有一个人像眼前的中年人一样,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压力——哪怕他看起来比周以棠还虚。

周翡不由得带了几分慎重,回道:“我家中有一兄长,独自外出的时候被他们捉去了,不得已来寻,打扰前辈了。”

中年人半合着眼,又道:“哦,师承何处?”

他这话可谓十分无礼,带着些许发号施令惯了的居高临下,态度却又十分的理所当然,让人觉得他好像天生就该这样说话一样。

周翡犹豫了一下,她不知眼前这人是什么来路,又深知自己没什么经验,恐怕给四十八寨找事。

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颇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慢气,然而涉及到家里,全身沉睡的谨慎小心便齐刷刷地苏醒了。

可惜周翡从小不会胡说八道,让她临时编一个,她也编不出来,便只好半藏半露道:“家里留着些祖上传下来的功夫,爹娘随便传,自己胡乱练,强身健体而已,我们家里人丁稀少,总共三口人并两个亲戚家的兄弟姊妹,谈不上正经门派。”

那中年人“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反正是对她失去了兴趣,摆摆手示意她可以滚蛋了。

周翡其实有点独,不太爱搭理陌生人,但见这人憔悴的样子,她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周以棠。

白天在地洞里,她听谢允三言两语便扫过千军万马,脸上虽然没露出什么,心里却不由得七上八下,一时担心她爹四处奔波没人照顾,一时又觉得他既然那么威风凛凛,名医与侍从一定多得很,走了这么多年,连一点音讯都没有传回过寨中,还能记得她们母女么?

她种种复杂的担心不由自主地移到面前的中年人身上,忍不住问道:“前辈是病了么?”

那中年人似乎没料到她主动跟自己搭话,微微愣了愣,才简短地说道:“一点旧伤。”

周翡“哦”了一声,每次她搜肠刮肚找不到什么话好说的时候,就恨不能有个李妍附体,她想了想,取了个馒头,从牢门的缝隙里递了进去。

中年人神色有几分奇异地打量着她。

“这是我从岗哨亭顺来的,”周翡解释道,“他们自己吃的,没毒。我看那些饮食里的药很伤人,前辈既然有伤,能少吃一点是一点吧。”

那中年人伸手接过,拿着还有些余温的馒头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好像这辈子没见过馒头长什么样似的,而后他也不道谢,只是淡淡地问道:“你方才说的兄长被他们关哪了?”

周翡茫然地摇摇头。

中年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你就敢乱闯?你可知此地主人是谁?”

谢允说是“一帮不太体面的江湖朋友”,他大概估计出自己说了她也不见得知道,于是略去了。

中年人道:“‘活人死人山’你总听过吧?”

他似乎有点不耐烦废话,本以为提点两句就够了,谁知周翡神色仿佛愈加茫然了。

中年人皱起眉来,冷冷地说道:“没断奶的小崽子怎么也出来四处走动,你家果然是没人了。”

周翡有点不悦,然而随即想起来,“家里人丁稀少”这话是她自己瞎说的,只好短暂地把火按回去,同时好奇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会说人话?

“活人死人山上无数妖魔古怪,上有四个主位,大言不惭,以四象冠名,是一群天下闻名的搅屎棍子,手段狠辣,喜怒无常,一度闹得腥风血雨,乃是臭名昭著的‘黑道’,后来那兄弟四人自己狗咬狗,闹了一场内讧,恰逢南北对峙,两头都想剿灭他们,这才分崩离析——其中朱雀一支落在了岳阳附近,这伙人无法无天的时候,结仇遍天下,如今龟缩此地,也知道不宜抛头露面,便各取所需地依附了霍家。”

周翡恍然大悟道:“哦。”

不过“哦”完了,她也只是大概明白了这帮蒙面人为什么干龌龊事这么得心应手,没有其他太多感触,毕竟她没亲眼见过这些“妖魔鬼怪”的真身,而且要说起“黑道”来,四十八寨这种“奉旨为匪”的,也白不到哪去。

中年人瞄了她一眼:“朱雀主名叫木小乔,当年因为一些小龃龉,独自一人上泰山,一炷香之内挑了泰山派三大长老,震断了掌门三根肋骨,在众目睽睽下一把破开掌门独子的胸口,抓出了一颗活蹦乱跳的心,掷在地上全身而去。”

周翡这回睁大了眼睛,泰山派她是知道的,四十八寨中的千钟一系便是从那边迁过来的,他们掌门极推崇泰山十八路“社稷掌法”,据说千钟的开山祖师就曾经是泰山弟子,后来将掌法融入长戟中,才自创了这一系。

中年人见这孤陋寡闻的小丫头总算被唬住了,这才有些尖酸地笑了一下:“总算说出了一个你知道的门派——晓得厉害就好,算你运气好,现在知道了,快滚吧。”

谁知“被唬住”的周翡心道:“原来这么厉害,那方才闹个天翻地覆的计划是行不通了,我还是得小心点,不如先悄悄地去搜寻解药,多放出点帮手来再说。”

她便对这中年人说道:“多谢前辈指点。”

说完,她轻巧地从石牢门口一跃而下,两三个起落就朝马圈后面的一排房屋去了。

那中年人猝然睁眼,见她居然丝毫不理会自己的劝告,面色阴郁地注视着周翡离开的方向,低声道:“找死。”

这时,一条影子从方才周翡站的地方“流”了下来,落在石牢门口,才看出这条“影子”竟然是个人,他裹着一身黑,贴在山岩石壁间,和真正的影子没有一点区别。

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地,等着那石牢中的中年人吩咐。

“没事。”中年人淡淡地说道,“一点小插曲,不影响,我只想知道,你确定朱雀今夜在此山中么?”

黑衣人张开嘴说了句什么,分明没有说出声音来,石牢里的中年人却好像“听”见了,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很好,不枉我久候,去吧,按原计划来。杀了木小乔,霍连涛不足挂齿。”

黑影一低头,似乎应了一声“是”,眨眼间便又化成了一道影,壁虎似的贴着山壁,已经攀上了数尺。

就在这时,石牢里的中年人却忽然又道:“慢着。”

黑影闻声,温驯地溜回牢门口,等着听吩咐。

只见那痨病鬼似的中年人掰了一块馒头,十分不信任地凑在鼻尖仔细闻了一遍,又抿了一点渣,反复确认确实没毒,才吃了一小口。他吃东西的样子极其严肃,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抉择。

好不容易把这一块馒头咽下去,中年人才低声说道:“方才那个小丫头,倘若见到了,且留她一命——见不到就算了,看她运气吧。”

周翡全然不知道平静的山谷中正酝酿着什么,她耐着性子小心地搜寻了小半个时辰,终于跟着几个杂役找到了后厨的地盘。知道了此地的凶险之后,她对后厨中看似普通的杂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使出浑身解数,跟上了一个矮墩墩的胖厨子。

那厨子大约是夜间饿了,想给自己做点宵夜,又不想给人看见,便斥退了小学徒与其他杂役,独自到来到伙房。

周翡不错眼珠地盯着他一呼一吸,一举一动,下意识地模仿着那厨子走路的节奏,就在那胖厨子推开伙房木门的一瞬间,周翡骤然发难,在他身体前倾,后背最放松的一瞬间,她毫不犹豫地出刀,只听“噗”一声,那胖厨子连吭都没吭一声,喉咙处已经多了个洞。

周翡:“……”

说好的妖魔鬼怪窝呢?

刚才那个病病歪歪的大伯是吓唬人玩的吗?

分享到:
赞(13)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总是不自觉的把周翡想成男的,哎呀呀

    争渡晚回舟2019/01/07 14:19:22回复
  2. 翡哥真帅!!!

    匿名2019/02/08 11:03:55回复
  3. 一楼我同感 一入腐门深似海

    巍澜2019/04/22 01:22:21回复
  4. 人好少啊……暖一下^_^

    羽若2019/07/19 19:43: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