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开刃

王老夫人他们一路走过来,沿途都是无惊无险,偶尔有个把宵小尾随,邓甄随便点一两个弟子也就料理了。谁知靠近了岳阳,强盗们的胆子反而越发肥了。

这伙人好像一群百无聊赖的苍蝇,闻着点味就能叮上来——榨干的村寨是没有油水了,但王老夫人他们一行的车马却依然十分惹眼。

里正娘子随手捡起一根秃毛的扫把横在身前,她常年辛劳,想必挑水打柴、种地赶畜的内外活计全都一把抓,久而久之,磨砺得很是粗壮泼辣,见那两个蒙面劫匪,她情知躲不过去,也不肯示弱乞怜,“呸”了一口怒道:“就是剃羊毛、割野菜,也没有见天来的,你们人也杀了,钱也拿了,还他娘的想怎么样?”

周翡伸出去要拉她的手停在半空,眨巴了两下眼,总觉得这跟她想像得有点不一样。

那蒙面的强盗低笑了一声,刻意压着嗓子道:“割秃了一茬旧的,这不是又来一茬新的,这位娘子啊,你别欺负哥哥不识货,后院停的那些马匹匹膘肥体壮,比你金贵。今夜看来是吉星高照,合该我们发财,此事要给你们村记一功,日后再能将那些不长眼的过路羊诓来几群,咱们兄弟吃肉,也能管得了你们喝汤!”

里正娘子听他三言两语,居然把一干村民诬陷成与他们同流合污,顿时大怒,将腰一叉,她拿出了一身绝技,信口骂了个天昏地暗……以周翡初出茅庐的修为,堪堪也就能连蒙带猜地听懂一小半。

那蒙面强盗岂能容她这样放肆,其中一个提刀便要上前,就在这时,一条大黄狗猝不及防地从墙头上扑了下来,直扑向他的咽喉,也不知它什么时候潜伏在那的,一纵一扑,堪称狗中之王。

那蒙面人反应却奇快,电光石火间脚下一滑,来往已在两尺之外。大黄狗一下扑了个空,被那人一脚扫了出去。

村里穷,狗王也得跟着一天三顿地喝野菜粥,好威风的一条大狗,活活瘦成了一把排骨,它哀叫一声飞了出去,另一蒙面人手中寒光一闪,抽出一把剑来,当场便要将那狗头斩下来。

周翡一把抄起屋里的破碗掷了出去,裂口的破碗横着撞上了蒙面人的长剑,长剑猛烈的一哆嗦,顿时走偏,破碗“呛啷”一下落在,地上晃悠几下,愣是没碎。

随即,她一探身摸到枕侧藏在包裹里的长刀,迈步从屋里出来:“夜里打劫还蒙面,好像你们真要脸似的,脱裤子放屁么?”

周翡身上还裹着里正娘子胡乱盖的旧衣服,贴近了闻有股馊味,一张脸藏在阴影里看不见,下面却露出一角裙子。

拿剑的蒙面人眯了一下眼,不用细看也知道这姑娘肯定年纪不大,他似乎含着讥诮在周翡手中的长刀上扫了一圈,见那刀平平无奇,还颇新,便没将她放在眼里,只是低声笑道:“哦?有点功夫?”

周翡冷笑了一声,一句“宰了你炖汤是足够了”刚要掠过舌尖,一只鸡爪似的手便死死地按住了她。

王老夫人扶着门框从屋里出来,用拐杖重重地敲了一下地,一边咳嗽一边说道:“丫头啊,人在外面,头一件事,就是得学会和气,你得讲道理、守规矩,不要动不动热血上头,惹起祸端来。”

周翡满腹脱口而出的火气,被她一下按了回去,噎得差点咽气。

王老夫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周翡这才勉强想起李瑾容临走时候的吩咐,好不容易才按捺住,不甘不愿道:“是。”

王老夫人扶着她的手,拐杖敲敲打打地走到门口,迈门槛就迈了半天。然而那两个蒙面人对视一眼,反而有些戒备她。

这时,四下传来兵戈交叠与喊杀声,大概是邓甄等人已经与趁夜偷袭的这货强盗们动上了手。

王老夫人侧耳听了听,吃力地提着衣摆从台阶上下来,客客气气地说道:“二位侠士,我一个老太婆,家里无官无爵,又没房没地,不过带着几个子侄回乡等死,实在不是什么富贵人家,诸位权当是行行好,日做一善吧。不如这样,我身上有几件金器,尚且值些银两,跟着我入土也是可惜,二位侠士且拿去,当个酒钱也好。”

周翡:“……”

她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然而王老夫人已经哆哆嗦嗦地把头上的金钗摘下来了,塞到她手里道:“丫头,拿去给人家。”

周翡直挺挺地戳在那,一动不动。

王老夫人见支使不动她,便叹了口气,又回身递给里正娘子,絮絮叨叨地说道:“宠坏了,女娃子娇气得很,叫我宠坏了。”

老夫人的金钗在里正娘子手中一闪,周翡眉头倏地一皱,她注意到那钗尾上刻着一节竹子,心里瞬间明白过来——王老夫人怀疑这几个蒙面强盗和霍家堡有关系,用这隐晦的法子自报家门,想让他们心照不宣地退去。

可是明白归明白,周翡心里一时更不舒服了。四十八寨奉旨落草,尚且没干过劫掠百姓的事,霍家堡这武林正统倒是好大的脸!

她盯着那摇摇晃晃的小斑竹,心里打自己的主意:“就算他们撤走,我也非得追上去领教领教不可。”

一个蒙面匪上前一步,夺过里正娘子手中的金钗,低头看了一眼,目光似乎微微闪动,然后他与同伴对视一眼,说道:“人年纪大了些,总归是不愿意多生干戈的。”

王老夫人丝毫不以为忤的点头称是。

谁知那蒙面匪下一刻话音一转,便道:“既然您老人家这么通情达理,不如干脆将盘缠与车马也舍了给我们吧,哪处黄土不埋人呢,干什么非得回家乡?”

王老夫人微微闭了一下眼,仍是低声下气道:“老身奔波千里,就为了回乡见我那儿子一面,落叶归根,便没别的心愿了,车马实在给不得,求二位壮士垂怜。”

蒙面匪狞笑道:“那可由不得您老了!”

他话音未落,与那同伴两人默契地同时蹂身而上,一刀一剑配合极为默契,直扑向王老夫人。

这时,有一人呼啸而至,喝道:“你敢!”

来人正是李晟,短剑在掌中转了个圈,便挑向那拿剑的人,瞬息间过了七八招,而后两人同时退了一步,各自暗暗为对方身手吃了一惊。

周翡长刀未出鞘,打架的事不需要别人吩咐,已经横刀截住那使刀的蒙面人,两刀一上一下地相抵,那蒙面人料想她一个小女孩,内功想必也就练了一个瓶子底,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一刀下劈,狞笑着往下压周翡手中的刀,劲力吹开了她头上的破布,露出周翡的脸来,那蒙面人笑道:“哎哟,这里还有个……”

他话没说完,便被一道极亮的刀光晃了眼,那蒙面人下意识地往后一仰,只觉一股凉意擦着鼻尖而过,随即那长刀在空中不可思议地转了个角度,横切过来,分明是两刀,却快得仿佛并作了一起,当头砸下。蒙面人慌忙往后一躲,还没站稳,就觉得脚下厉风袭来,他一跃而起,再次躲开,然而不过转瞬,那刀光又闪电似的到了眼前。

蒙面匪被逼出了脾气,强提一口气横刀接招,大喝一声别住周翡手中窄背的长刀,谁知那窄背刀竟然去/势不减,只稍一停顿,蒙面人便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力量从不过四指宽的刀身上压了过来,睥睨无双地直取他前胸。

被一脚踢飞的大黄狗好不容易爬起来,呲牙咧嘴刚准备“汪”,就跟里正娘子一起惊呆了。

蒙面人大惊,脱口道:“破……”

王老夫人却忽然咳嗽了两声,也没有多大声音,却轻而易举地打断了那蒙面匪道破周翡的刀法。她扶着拐杖在刀剑起落的小院中说道:“丫头啊,方才婆婆告诉你,闯荡江湖要和气讲道理,还要守人家的规矩,可若是碰见不讲道理、不守规矩的人,那也没办法。”

里正娘子先前只当老太婆是普通的老太婆,见她想息事宁人,也很理解,此时见那王老夫人手下,连个小丫鬟都身怀绝技,她却还在絮叨什么“道理”“规矩”,活像个披坚执锐的受气包,顿时火冒三丈,就要开口理论:“你这……”

谁知王老夫人停顿了一下后,快断气似的接着说道:“唉,只好杀了。”

里正娘子:“……”

黄狗“呜”了一声,夹着尾巴站好了。

王老夫人早看出这两个少年名门之后,功夫自然是上乘——否则李瑾容也不会放心把他们放出来,可毕竟刚下山,没见过血,逞勇斗狠或许可以,一招定生死的时候却多有犹豫,方才周翡那一刀倘再上去一寸,那蒙面人早就血溅三尺了,根本不容他再蹦跶。

果然,老夫人话音刚落,与李晟缠斗的那蒙面人见势不妙,大喝一声,竟刺出了要同归于尽似的一剑,李晟本/能地退了,仅就半步,那蒙面人猛地从他身边冲了出去,纵身跃向屋顶,眼看要离开小院。

他前脚刚刚腾空,整个人便仿佛断了线的风筝,毫无意识地横飞了出去,一头撞上茅屋屋顶,缓缓地滑落——李晟抽了口气,只见那蒙面人背后插了一把巴掌长的小剑,露在外面的柄上刻着一截小竹。

二十年没重现过江湖的“潇/湘矢”。

王老夫人默默地收回手,捻了捻鬓角,神色不变,只说道:“阿翡!怎么还耽搁?走了贼人,这村里的人往后还有命在么?”

周翡听到后半句,脸色登时一变,窄背长刀忽然倒了个手,她骤然一改方才的大开大合,身形如鬼魅似的在原地旋了半圈,而后双手扣住刀柄,借着这绝佳的位置,全力将她在脑子里锤炼了一路破雪刀推了出去。

无坚不摧。

墙头碎瓦“啪”一下掉落,那蒙面人被她从下巴往上掀了盖,面纱飞到了一边,露出一张尚且难以置信的脸。

这是破雪刀重出江湖后,其刃下第一道亡魂。

分享到:
赞(14)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