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下山

“都是我这老太婆那不成器的儿子,给大当家添麻烦了。”王老夫人颤颤巍巍地叹了口气,“去年三月,他和我说在寨中待得烦闷,想出去找点事做,正好当时寨中有位贵客,要派人去接,他便请缨去了,六月里说接到了人,十月最后一封信,说是已经到了洞庭的地界,能回来过年,之后便再无音讯。”

“老夫人不要再提‘麻烦’二字,晨飞本就是替我四十八寨办事。”李瑾容顿了顿,又补充道,“贵客乃是当年忠武将军吴费将军的家眷,忠武将军被贼人暗算后,夫人带着一子一女两个遗孤避走终南,去年因藏身之处被人泄露,不得已向我求援。我寨中派了十三人前往,都是好手。”

王老夫人低声道:“惭愧。”

“洞庭一带,匪盗横行,本不太好走,带着吴将军的家眷拖慢了行程也未可知,老夫人不必忧心,这会应该也不远了,您带人迎他们一段就是。” 李瑾容一摆手,又对周翡和李晟说道,“此行本不必带你们两个累赘,是我厚着脸皮求老夫人顺路带你二人出去长长见识,到了外面,凡事不可自作主张,敢给我惹事,当心自己的狗腿。多余的叮嘱我就不说了,另外老夫人年事已高,路上多长点眼力劲儿,别什么事都等人吩咐——我说你呢,周翡。”

周翡暗暗翻了个白眼,闷声应道:“是。”

李晟忙道:“姑姑放心。”

李瑾容脸色缓和了些,拧着眉想了想,明明有不少话想嘱咐,可是挨个扒拉了一番,又觉得哪句说出来都琐碎,没大必要,便对李晟说道:“晟儿替我送送王老夫人,阿翡留一会。”

等李晟领命扶着王老夫人走了,李瑾容才对周翡说道:“过来。”

周翡有些忐忑,眼巴巴地看了李晟他们的背影一眼,总觉得大当家单独留下她没什么好事——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想法是十分有根据的。

李瑾容把她带到了平时她和李晟李妍一起练功的小院里,从兵器架上取下了一把长刀,拿在手里看了看,对莫名其妙的周翡问道:“鸣风一派深居简出,极少与人来往,一年到头大门紧闭,据我所知,他们那边极少和别人切磋交流,何况鸣风并没有正经刀法,你从哪学的?”

周翡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因为鱼老也说过,她整天在牵机从中混,刀法里都沾了不少鸣风的邪气,看着“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没去过,他们那边不是不让进么?”周翡道,“都是跟牵机学的。”

李瑾容心里有些讶异,因为周翡并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的孩子,当年她跟着周以棠念书的时候,想往她脑子里塞点书本,活能要人老命,刚教会了,睡一觉撂爪就忘,可是在武学一道,她却有种奇异的天赋——她未必能完整地把自己看见过的招式记下来,却能挑出最关键的地方,往往能精准地得其中真味,回去又总能连猜带蒙地加上新的领悟,按着她自己的方式融会贯通……也不知是像谁。

李瑾容点点头,面上却没有什么赞许的意思,话音一转,又说道:“破雪刀一共九式,是你外公亲手修订,乃是极烈之刀,你们三个的资质或多或少都差了一点,我就一直没传——鱼老早年受过伤,又兼年纪大了,气力略亏了些,所以……”

她话没说完,一把抽出手中长刀,旋身以双手为撑,骤然发力。

那刀风“呜”一声尖啸,凄厉如塞北最暴虐的北风,欺风卷雪,扑面而来——正是周翡在摘花台上使过的那一招。

周翡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有种周身的血都被冻住了的错觉。

李瑾容一刀落下,方才缓缓说道:“真正的破雪,哪怕你手里只是个破铁片,也不会碎,因为它不是玉石俱焚的功夫。”

周翡脱口问道:“那是什么?”

李瑾容平静地说道:“是‘无坚不摧’。”

周翡睁大了眼睛。

“人上了年纪,凡事会想着留余地,因此你鱼太师叔的刀法中多有回转之处,破雪刀只得其形,未有其意,”李瑾容看了周翡一眼,又道,“而你,你心里明知道这一刀会断,却有恃无恐,因为知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只要拖延片刻就能拿到红纸窗花,你这不是破雪刀,是小聪明。”

李瑾容虽然说得不像什么好话,语气里却难得没带斥责——因为她从来认为小聪明也是聪明,不管怎么样,反正目的能达到,就说明管用。

“真等临到阵前,如果你未曾动手,心里就知道刀会碎,心里便不免会动摇,”李瑾容说道,“不用争辩,人都怕死,再轻的动摇也是动摇。”

周翡不解道:“可不管我怎么想,那刀也肯定会断啊。”

因为她就算再在洗墨江里泡三年,也是不可能胜过李瑾容的,这就好比蚂蚁哪怕学了世上最厉害的功夫,也打不过大象一样。不管相不相信,这就是事实,难不成破雪刀是一门教人不自量力的刀法?

李瑾容眉尖微微一动,好像看出了她心里的疑惑,忽然露出了一点吝啬的笑容。

她将长刀的刀尖轻轻地放在地上,说道:“你可知道世上有多少高手?”

周翡不知道这一问从何而来,脑子里不由自主地闪过好多寨中长辈告诉过她的江湖传说,什么“北斗七星”,各大门派,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斗……还有他们至今都是个传说的大当家。

周翡老老实实道:“很多。”

“不错,很多,”李瑾容道,“山外又有高山,永远没有人敢自称天下第一。但是你要知道,每一座高山都是爹娘生、肉骨做,都牙牙学语过,每个人的起/点都是从怎么站起来走路开始,谁也比你不多什么,沙烁的如今,就是高山的过去,你的如今,就是我们的过去。阿翡,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为何你不敢相信自己手中这把刀能无坚不摧?”

周翡愣住了。

李瑾容道:“你看好了,我只教一遍,要是以后再来问,我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闲功夫了。”

三天后,周翡和李晟收拾了简单的行囊里,在李妍水漫金山的十八里送别中,跟着王老夫人下了山。

临行,她回头看了一眼当年将她锁在门里的铁门,不知是不是这几年她又长了几寸的缘故,她总觉得那铁门好像没那么高了。

这一行能顺利么?

两三个月能回来么?

会遇到些什么……能不能听见她爹的消息?

周翡和李晟都是没进过城的乡巴佬,李晟那小子装得很目不斜视,其实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也老四处乱瞟,还得努力克制自己,以防露出看什么都新鲜的傻样来。

四十八寨外围二十里之内的村镇虽然还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但风物已经与寨中大大不同了。

寨中虽然也是人来人往,但都十分整肃,弟子们起居作息、一日三餐,都定时定点,哪像山下,什么人都有,男女老幼摩肩接踵,他们来的时候正好在赶集,人群熙熙攘攘,南腔北调,说什么话的都有,小贩们大声吆喝,泥猴似的小孩一帮一帮地从大人们脚底下钻过去,撞了人也不道歉,叽喳乱叫着又往远处跑去。

讨价还价的、争吵谈笑的、招揽生意的……到处都是人声。

周翡一路走过来,不知在东张西望的时候听了多少声“借过”,沿街小贩蛤/蟆群似的,七嘴八舌地冲她呱呱。

“姑娘快来看看我家的布比别家鲜亮不鲜亮?”

“姑娘买个镯子回去戴吗?”

“热腾腾的红糖烧饼,尝尝吗?不买没事,掰一块尝尝……”

周翡:“……”

她不知道这些小贩只是顺口招呼,只当别人在跟她说话,总觉得不好不理,可是抬头看见好几十张嘴开开闭闭,又理不过来,简直有些手足无措,幸亏王老夫人命人过来把她拉走了。

他们一行在镇上唯一一家当铺上落了脚,周翡这才知道,这当铺就是寨中平日里收送信的地方。

分享到:
赞(11)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蛤蟆群

    匿名2018/12/30 17:57:00回复
  2. “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为何你不敢相信自己手中这把刀能无坚不摧?”好耳熟啊这句话,镇魂中有?

    匿名2019/02/13 14:30:31回复
    • 不能是镇魂里吧,毕竟巍巍是鬼,但剧版里好像有六合之外存而不论

      匿名2019/06/20 20:19:36回复
  3. 忽然觉得【剑魂】这歌和这章很配

    匿名2019/06/20 20:18: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