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心意

至此, 林静才明白,王向阳的怨念为什么不受超度——他一生没有做过恶, 却是劳苦半辈子, 末了又落了这么个荒谬又可悲的下场。

一个人要是恨到了极致,心里是容不下任何柔软的感情的,因此他亲手斩断自己和人世间的一切牵挂,以后, 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唤起他一丝一毫的留恋和好意了。

也许如果他还活着, 若干年以后,时间与经历会冲淡他心里的仇恨, 让他安然地度过这道坎, 可他已经死了。

命都没了,他再没有别的可得, 也再没有别的可失, 灵魂永远被卡在葬身车轮下的那一刻, 已经入了魔障。

赵云澜皱了皱眉, 觉得这件事很难办——在路边捡了几个水果, 揣在兜里, 难道就该死吗?哪怕是偷人钱包的, 被逮住了也顶多是个进看守所的罪名, 总不能就地枪毙, 显然是不至于要命的吧?

可因为这些人贪小便宜, 就这么把一个好端端地期待着回家过年的老实男人害死了,他难道不该恨吗?难道不该报仇吗?放在谁身上, 谁能一笑泯恩仇、释怀去投胎?

这好像也是有道理的。

于是长袖善舞的赵云澜很快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打算先把王向阳遣送回地府,按旧例,王向阳可以在十殿阎罗处伸冤,伸完,如果阎王们也一致认为他报仇是有道理的,就会发给他一张通行证,到时候他在人间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愿意找谁报仇就找谁报仇,跟镇魂令是没关系了,捅出什么事来,责任自然由是那边承担。

谁知他刚要开口说出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沈巍却忽然插了一句。

沈巍缓缓地说:“不问自取者为贼,不论拿的是真金白银,还是几个果子,这都没什么不一样的。更不用提因为这事还误伤了别人的命,我觉得确实应该和‘谋财害命’同罪,所以你的仇报得有道理。”

他这话已经出口,赵云澜根本来不及制止,一口气哽在油滑惯了的赵处喉咙里,险些噎他个半死。

沈巍这话音刚落,王向阳就发现一直隐隐地束缚着他的那股力量消失了。

别人可能不明白,但赵云澜心知肚明,尽管那人是以沈巍的身份出现,但毕竟是斩魂使本尊,自古先有斩不平事的斩魂刀,随后才有十殿阎王面前论功过。

也就是说,斩魂使的权限是相当高的,他下的判决,就是阎王殿也改不了,现在沈巍在审讯室里金口玉言地说了这番话,等于直接把“通行证”授予了王向阳。

“不过冤冤相报,肯定是没完没了,要是你就这么放了他们,说不定若干年后恶果自己也会报到他们头上……也或者他们活得不够长,会报到轮回之后。但你原本只是凡人魂魄,因为怨气太过而走火入魔,杀妻灭子这种事丧尽天良的事也做了,现在就算放任你去报仇,这件事之后,你也可能会被收监到地狱十八层里,这样伤敌一万,自损八千,你也没有怨言吗?”

除了知道内情的赵云澜,王向阳比这屋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先认识到了沈巍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注意打量了沈巍一番,正色点头,干脆利落地说:“没有。”

沈巍回头,假惺惺地问赵云澜:“你看,然后怎么处理?”

你三下五除二都处理完了,还问个屁……赵云澜瞪了他一眼,随后轻咳一声,还是得开口替他遮掩过去,于是从兜里摸出一张镇魂令,拍到审讯桌上,推到了王向阳面前:“先在这等着,破晓之前会有阴差来接你,你把这个拿给他看,让他带着你去阎罗面前讨一张通行证。”

王向阳动了动嘴唇,好一会,才慢慢地前倾身体,双手捧起了镇魂令。

“最后提醒你一声,”赵云澜例行公事地说,“他说的没错,你拿了通行证,确实解了一时仇恨,但事后必然遭到数倍的刑罚,动手之前可要想清楚了。”

王向阳怔怔地看了看手里的镇魂令,随后摇了摇头:“这就不用嘱咐了,我已经杀了十多个人,早就回不了头了。”

说到这,他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死都死了,竟然还有讲理的地方,算我谢谢你们。”

在场的人听见他的话脸色同时一变,祝红立刻问:“等等,你说你已经杀了十多个人?也是用同一种方法吗?人是都已经死了吗?”

王向阳:“当然死了,还是不得好死的死法,死后也永世不得超生。”

祝红惊疑不定地看了赵云澜一眼——由于人口越来越多,环境越来越嘈杂,厉鬼在人间作祟,非法杀人,一个两个,他们感觉不到很正常,但是一旦数量大了,积累的恶行多了,别说是镇魂令,就是在同城的一些稍有修行的民间流派,也能感觉到冲天的黑气。

可是没有,至今,要不是王向阳主动交代,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手下已经有十多条亡魂——包括沈巍!

沈巍立刻就想起了“功德笔”,他问:“你有没有用某种方法……改过身上的功德?”

“改过。”王向阳直言不讳地承认了,“那时候我才毒死了自己的老婆儿子,正打算向第一个猎物下手,有一个人跟我说,要和我做一笔生意。”

“什么生意?”

“他说我这样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很快就会惊动人间的执法者,于是卖给我一个符咒,说事挂在脖子上,你们就感应不到我,不过被我杀了的人的魂魄他要带走,”王向阳痛快地说,“我一想,那些东西我留着也没用,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没什么好让别人图谋的,就答应了,结果他真没骗我,果然就没有人管我——那些人大多以为自己得了怪病,进医院治不好死的,谁知道还真有人能因为吃坏了肚子报警的。”

赵云澜追问:“你看见符上写了什么或者画了什么吗?”

“看见了。”王向阳说,“写了我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先用黑笔写的,后来又拿朱砂描了一回,把那几个字外面圈上了红圈。”

他说着,抬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拎出一个折成了八角形的小小的黄纸符:“就这个,给你们看看也行。”

楚恕之接过来打开,里面果然有一行画了红圈的字,可还没等他看清楚,那黄纸符就自燃成了一摊小小的灰烬。

只是匆匆忙忙的一眼,沈巍很难判断上面的笔迹是出自于什么人手里,但听王向阳的描述,八/九不离十,恐怕就是功德笔,黑笔记过,红笔记功,一左一右,管你是大善大恶,还是大奸大忠,只要这么一笔勾上去,一切都能一笔勾销。

传说功德笔的笔杆是用一种在黄泉里长出来树的树根削成,那木头质地坚硬无比,钢刀难断,树却长得无枝无叶、无花无果,不知为什么,被人称为“功德古木”,从上古留下来的名字,至今已经不可考。

但沈巍想,说不定这名字正是用这未生已死的树来讽刺三界的所谓善恶功德——为功德而积善,为报应而避恶,功德既生,则本心已死,纯善已死。

赵云澜问:“那人长什么样,你从什么地方看见的?”

这问题让王向阳愣了一下:“长得……挺普通的吧,奇怪,你一说我倒是想不起来了,在……”

他的话音顿住,忽然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似乎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实在是不记得了,不过应该在我家附近,我家住在城西二十里的西梅村,你们想找的话可以去那看看。”

沈巍站了起来,对他一点头:“多谢。”

王向阳平静地说:“该是我谢谢你们,我杀人索命都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也没什么不能说,想知道什么,尽管来问我。”

沈巍与赵云澜交换了个眼神,率先走出了审讯室。

赵云澜拍了拍林静的肩膀,低声说:“叫阴差来一次,把事说明白了,那边会知道怎么办的。”

说完,他跟了出去。

沈巍在楼道尽头等他,赵云澜一路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回手关上门,这才问:“怎么?你觉得是‘那个’功德笔?”

沈巍皱皱眉:“我不能完全确定,但是可能性很大,就算是假的,造假的人一定对四圣了如指掌。”

“唔。”赵云澜摸了摸下巴。

“怎么了?”沈巍问。

赵云澜刚要说话,突然,一只傀儡骨架的影子从赵云澜办公室外的窗口一闪,赵云澜走过去拉开窗户,把傀儡放进来。

傀儡先是低下他的头骨,冲赵云澜姿势怪异地弯了弯腰,然后走到沈巍身边,化成了一张信纸,飘飘悠悠地落到了沈巍手里。

赵云澜眯了眯眼,站在窗口,抬头望了一眼渺茫的夜色,总觉得冥冥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片刻后,他挂上窗帘,讥诮地一笑,转过身来,又成了那个“有条件要装逼,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装逼”的二货。

正好沈巍看完了信,皱起了眉。

赵云澜问:“你有事?”

“急事,我得走一趟。”沈巍在两步间从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学老师,化成了满身寒气裹着黑袍的斩魂使,一边急急忙忙地往窗外走,一边没忘了嘱咐赵云澜,“他说的西梅村你绝对不能一个人去,无论怎么样,等我回来。”

赵云澜没有搭腔。

沈巍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那男人懒洋洋地靠在墙上,半真半假地抱怨说:“真要命,好不容易大人松了口,我还以为今天晚上好歹能占点便宜呢,欲/求不满,再加上孤枕难眠,唉,明天准得带着俩黑眼圈来上班。”

沈巍发现自己跟他说正经事就是个错误,于是一言不发地大步从他的窗户穿过,闪身进了一团黑雾,顷刻不见了踪影。

赵云澜靠在窗口,摸出一根烟,一动不动,静静地享用完,估摸着沈巍早就走远了,这才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把裤腿下藏的枪里装足了弹药,又紧了紧身上的短刀,把装黄纸符的夹子拿了出来,清理了一半丢在桌子上,只带走了与攻击和护身有关的。

“不去?”赵云澜嗤笑一声,“不去不是辜负了别人特意把你引走的一番心意?”

随后,赵云澜披上外衣,拎着他的手提包,就像正常下班一样,跟同事们打了招呼,不慌不忙地往外走去,他调整好车上的导航,出城往西梅村开去。

半夜交通状况良好,赵云澜用了不到两个钟头的时间就到了王向阳所说的西梅村,这地方和龙城郊区的其他村子并没有一点区别,已经十分安静,间或能听见几声狗叫。

他开着车绕着村子转了一圈,终于在村西口处,发现了一群合抱粗的大槐树。

赵云澜停好车下来,绕着大槐树走了几圈,在这些大树中间发现了一点端倪——当年妖族大劫的时候也用过同样的把戏,将槐树种出北斗的形状,勺中聚阴,勺子柄往西伸展,取义沟通阴阳,阴气聚集到一定的程度,就能找到阵眼入口。

而巧合得很,这大槐树对面的山上,正好就是一片野坟头。

山坡荒寒,坟包遍地。

分享到:
赞(755)

评论63

  • 您的称呼
  1. 啧啧,澜澜不听话,澜澜要瞎了嘿嘿

    染柒2019/08/20 10:00:04回复
  2. 等等……澜澜都要瞎了评论区还这么欢乐……大家都是幽畜嘛……

    匿名2019/08/20 10:18: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