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摘花

秀山堂在一片谷地,视野开阔,有前后两个院,显得十分气派。

前院人声喧闹,寨中人进进出出,都要在这登记名牌,一伙年轻弟子正要奉命出门办事,大概是难得捞着一个出去放风的机会,一个个美得屁颠屁颠的,那边登记,他们在这边“叽喳”乱叫地互相打闹,正在兴头上,迎面撞见李大当家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年轻弟子们当场吓成了一群小鸡仔,缩脖端肩地站成一排,战战兢兢地齐声问好。

李瑾容没有停留,径直带着周翡和李晟转到了后堂。

后堂的主管是个圆脸的中年汉子,名叫马吉利,人如其名,长得十分喜庆,一开口就让人觉得他要拜年。

马吉利带着个满头鹤发的老妇人早早迎出来等着,隔着老远便作揖道:“大当家好。”

“马兄,”李瑾容点了个头,随后又冲马吉利身后的老妇人说道,“叫老夫人久等了。”

那老妇人看着不像江湖人,像个小有积蓄的乡下老太,她手中提着把木头拐杖,远远地冲周翡他们笑,很是慈眉善目。

这老妇人姓王,原是四十八寨中“潇/湘”一派掌门人的未亡人,亡夫死后,因为门派内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后辈人,她便以老朽之身暂代一寨之主。

“不急不急,我也刚到,”王老夫人说道,她一开口,更像个乡下老太太了,“老啦,腿脚不灵便,我提前一点慢慢走过来,省得烦你们等……啊哟,瞧瞧,晟儿比你姑姑高一头了,真是个大小伙子!还有小阿翡,快来,扶我老婆子一把,有日子没上婆婆那玩了吧。”

周翡稀里糊涂地被她塞了几块糖,正好饿着,干脆很捧场地吃了,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来秀山堂做什么。

马吉利将他们引入后堂正院,只见那有一座高台,台上竖着四十八根拔地而起的大木头柱子,每根柱子下都站着一个人。

马吉利笑道:“这就是咱们后堂专门考校弟子的地方了,你们以前的师兄师姐们给这四十八根大柱子起了个名,叫做‘摘花台’。这四十八根立柱代表咱们四十八寨,每根木柱下都一个门派的守柱人,你们要在三炷香的时间内,尽量取到上面的纸窗花。”

马吉利伸手一指,周翡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见那些大木头柱子顶上有个小钩,勾着一片巴掌大的窗花,红纸裁就,有的是人相,有的是亭台楼阁,非常精巧。

马吉利接着道:“方法不限,十八般武艺都能用,哪怕你用三寸不烂之舌,能说动守柱的师兄给你让路也可以。三炷香内,能取下两张纸窗花,就算通过,自此可出师,但有一条——”

马总管笑容可掬地搓了搓手,好像还颇为不好意思似的:“这些纸窗花都是我闲来无事自己剪的,见笑,手艺不佳,纸也脆,一扯就坏,‘摘花’的时候千万小心,碰破了的可就不算数了。”

周翡抬头看了看那些活泼生动的纸窗花,感觉马总管真是干一行精一行的典范,她问道:“怎么能算是摘下来?是拿到手就算,还是要等到彻底下台才算?”

马吉利道:“阿翡心思真实缜密。”

周翡干笑了一声,她这点心眼,实在是被鱼老坑出来的。鱼老这辈子说话就没算过数,比如,说好了开牵机带六块落脚石,等她好不容易跳出这六块落脚石牵机线的范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转眼发现脚底下落脚石又动了——鱼老说了,虽然说好了开六块落脚石,可没说老是那六块不许换!

周翡往往无言以对,只好在洗墨江里被牵机到处追杀。

马吉利对她解释道:“不是拿到为准,也不是下台为准——以落地为准,你在上面的时候,守柱人可以和你争抢,等你落了地,守柱人便不能再动手,否则摘花台上的守柱人一拥而上怎么办?再者说,真让年轻一辈的小弟子赢过师兄师姐,未免太苛刻。”

李晟对着摘花台多看了几眼,问道:“马叔,那根空着的柱子可是我李家寨么?”

“不错,”马吉利道,“大当家这些年忙于寨中事务,没收过弟子,李家寨没有守柱人,因此那根柱子一直是空着的——哎,小子,拿到空柱上的纸花可不算。”

这时,李瑾容忽然开口道:“往日空着,今天既然我来了,四十八柱就能凑齐了。”

马总管和王老夫人都吃了一惊。

李瑾容随便从旁边的兵器架子上抓了一把重剑,单手拎起来掂了掂,缓步走到李家寨的立柱下面,旁边四十七个弟子顿时如临大敌,连腰都直了几分,齐刷刷地叮嘱周翡和李晟。

马总管嘴角抽了抽,感觉这俩孩子今天恐怕不顺利,连忙拍马屁道:“大当家说笑了,您往这一站,也就是让摘花台看着整齐罢了,别说是咱们寨里的小娃娃,就是北斗首座‘贪狼’亲至,敢上您那立柱吗?”

说完,他唯恐自己说得太隐晦,又忍不住提点周翡和李晟道:“四十八根柱子,取下两张纸花就可以了,四十八寨各有所长,咱们习武之人一招鲜便能吃遍天,也不用面面俱到,挑你擅长的就行——你们俩谁先来?”

周翡没吭声,李晟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吧。”

“应该,长幼有序,”马吉利喜气洋洋地应道,随后扬声道,“四十八寨子弟上摘花台,燃香——”

周翡揉了揉耳朵,总觉得马叔以前恐怕是个民间“大操”,朗朗一开口,下一句就能蹦出个“请新娘落轿”、“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之类的。

然而马叔没有嗷嗷红白喜事那些词,他看着走入摘花台的李晟,逐字逐句地念起了门规:“第一条,不得滥杀无辜,第二条,不得奸/淫掳掠……”

三十三条门规念罢,马吉利停顿了一下,又字正腔圆道:“我辈中人,无拘无束,不礼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遗臭万年无妨,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

周翡听得一愣,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马吉利,见他胖嘟嘟的小圆脸绷了起来,竟是说不出的庄重。

李晟谨慎地观察了一下摘花台上四十八根木柱的位置,然后身形一晃,直奔“千钟”那根木柱而去。李晟心思机巧多变,再花哨的小巧功夫,他看一遍就能明白个八/九不离十,正与讲究以力制巧的千钟相克。

守柱的弟子横过一戟要拦住他的去路,李晟身形陡然拔地三尺,穿花绕树似的绕着柱子盘旋而上,守柱的弟子正待要追,李晟却突然回身,抽出腰间两把短剑居高临下地一扑,使了个“泰山倾”,守柱的弟子反应不及,仰面将长戟上推硬扛,李晟双腿夹住木柱,灵狐似的一转身,剑戟相撞,反倒让他借力上窜,一把将上面的红纸窗花揭了下来。

李晟摘下第一张“花”,却不停留,也不下来,将那红纸窗花往袖中一揣,直接从千钟的木柱上一荡一扑,飞身上了旁边第二根木柱,那守柱人没料到他轻功这么好,再上去追已经失了先机,叫李晟轻飘飘地揭下了第二张。

马总管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对王老夫人道:“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利索的后生了,您猜猜他能揭几个?”

王老夫人笑道:“当年李二爷在三炷香之内,一口气揭了十二张纸窗花,我看这小子功夫扎实,还会连蒙再骗,得青出于蓝。”

马总管看了看旁边似乎若有所思的周翡,便忍不住逗她道:“阿翡能摘几张?”

周翡心不在焉道:“一张。”

马总管:“……姑娘,那你出不了师了,得回去再练几年。”

周翡茫然地看了他一眼,眨了两下眼才回过神来,随和地改口道:“哦,那就俩吧。”

马总管从未见过这么有追求的少年人,扯着嘴角干笑了半天,对着她这志向,实在是昧着良心也夸不出来,只好憋出一句:“不骄不躁,谦虚谨慎,很好。”

后面守柱的弟子渐渐也看明白了李晟的路数,除了刚开始两个被他弄得措手不及的守柱人,红纸窗花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取到的,然而李晟进退有度,难得不浮躁,一步一步走得十分沉稳,时不常地来个声东击西,及至三炷香快要烧尽,李晟已经摘下了十五张红纸窗花,最后止步于潇/湘派的木柱上,潇/湘派也用剑,剑法轻灵缥缈,守柱的弟子跟李晟颇有些异曲同工的意思,俩人赏心悦目地缠斗半晌,一不留神将红纸窗花扯坏了一个角。

这时,马总管扬声道:“香尽!”

李晟落了地,没有去数他的成果,先低头跟守柱人见礼:“多谢诸位师兄师姐手下留情。”

然后才回过头去,有些期待地去看李瑾容。

见李瑾容脸上露出了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冲他点了一下头,李晟才松了口气,取出他一路剥下来的红纸窗花送到马吉利面前,说道:“马叔请点一点,不知道有没有弄破的。”

李晟装大尾巴狼很有一套,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连个小破口都没有,马吉利眉开眼笑地将李晟从头发丝到脚趾甲夸奖了一通,又说道:“且先在旁边稍等片刻。”

李瑾容道:“周翡,到你了,过来。”

马吉利忙道:“稍候,稍候,容我把揭下来和撕破的纸花换上新的。”

李瑾容说道:“她不用,燃香。”

马吉利:“……”

周翡毫无异议,闻声便上前,随手往腰间一摸……摸了个空。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那把刀在洗墨江边的山崖上借给腿软的李妍当拐杖了,只好跟李瑾容一样,临时从旁边兵器架上挑了一把长度差不多的。

马吉利看得眼皮乱跳,忙叮嘱道:“不换就不换,你哥拿了十五张,坏了一张,还剩下三十二张,也够你用了,只是第一次出手要慎重,选好……”

他话没说完,便吓得没声了——好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片子,她直奔李瑾容去了!

场中除了李瑾容,全都给周翡惊呆了。李大当家却仿佛早料到有这么一出,面不改色地手腕一抖,掌中陈旧的重剑发出叹息似的低鸣,轻轻一划,摘花台上的石板巨响一声陡然掀起,要将周翡拍在三尺之外。

周翡不躲不闪,将手中刀一拔……秀山堂的破刀久无人用,锈住了,没拉动。

马总管快不忍心看了。

周翡“啧”了一声,干脆也不拔了,连着鞘使了一招大开大合的“挽山河”,硬是从纷飞的石板中开出了一条路,分毫不差地刚好够她本人通过。

这是她无数次钻牵机网的经验,李瑾容暗自叫了声好,脸上却不露出来,纵身追上,居高临下地一剑压下。

她本内功深厚,手握重剑更是如虎添翼,对着周翡,她这一剑竟也毫不收敛力道,整个摘花台都在震颤。

周翡只觉空中多出一座太行,轰然压顶。

王老夫人惊道:“大当家手下留情!”

分享到:
赞(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