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抬起巴掌就扇了过去

目标抓住了, 祝红设下的领域自动解除,满地的碎玻璃重新粘回了窗户上, 医院里依然是半夜三更巡夜的护士和来看急诊的病人, 浅眠的住院人士被惊醒了几个,出门看看没有异状,又回到了病房里。

门口的小贩已经收摊,偶尔还有几辆出租车经过, 显然没打算接活, 匆匆开过去了。

沈巍匆匆上楼,正好和下楼的楚恕之碰在了一起, 楚恕之恃才傲物, 对熟人尚好,对不熟的人很少单独上前搭话, 此时见了沈巍, 他却主动伸出手, 称赞说:“阵眼抓得真漂亮。”

沈巍冲他匆匆地点头致意, 脸色却比刚推进去的急性阑尾炎的病人还难看, 他拿出一个小药瓶, 简短地交代:“在这里面, 小心看管。”

然后就把小药瓶扔给了楚恕之, 回头一把拉住赵云澜的手:“你和我走, 我有话和你说。”

赵云澜屁颠屁颠地被拉走了。

沈巍一路把他推进了卫生间, 回手把门从里面锁住,在昏暗的灯光下死死地盯着他, 低声问:“方才那个,是不是阴兵斩。”

赵云澜:“嗯。”

沈巍:“是你?”

赵云澜坦然点头:“啊,对啊。”

沈巍听到这,二话没说,抬起巴掌就扇了过去。

……不过这巴掌来得气势汹汹,却到底没舍得落在赵云澜脸上,只在靠近他一只耳朵的地方,堪堪地停在了半空中。

赵云澜愣了一下,茫然地问:“沈巍?”

“别叫我!”沈巍让他气得脸色发白,停在半空中的手有点颤抖,好一会,才咬着牙说,“‘天地人神皆可杀’,令主可真是好大的本事、还狂的口气,你……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赵云澜极少见到沈巍动怒,何况是这么个气坏了的模样,赵云澜立刻心疼,赶紧攥住他冰凉的手:“是是,我错了,你愿意打我就打我,别生气别生气。”

沈巍一把甩开他:“谁和你嬉皮笑脸,你知不知道阴兵聚魂之术是绝对禁止的邪术?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邪术?三界还装得下你么?你这么无法无天,是不是要捅出天大的篓子来才算!你、你……”

他话音陡然止住,过了不知多久,才微微有些颤抖地问:“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

赵云澜一把伸手抱住他,轻轻地吻着他的头发:“我错了宝贝,对不起。”

他自以为认错态度良好,这句话却直接踩了雷,沈巍猛地推开他,一只手把他抵在门上,另一只手狠狠地揪住了他的领子:“别用你那套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的话糊弄我。”

赵云澜无奈地笑了笑:“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沈巍脸上的厉色在他的笑容里慢慢褪去了一些,片刻后,忍不住又柔和了一点……总有那么个混蛋,就算拿着杆子把天捅出个窟窿,他也是不忍过于苛责的。

过了好一会,沈巍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低低地说:“你就不能改改你的脾气吗?”

赵云澜认错态度良好,连忙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尽管他完全不觉得自己哪有问题,不过沈巍说错了,他就立刻不分青红皂白地认错。

沈巍垂下眼,捧起他有条刀伤的手,轻声问:“疼吗?”

赵云澜摇摇头。

“我……我方才太心急了些……”

“可你撞得我后背疼。”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你还冲我发脾气,对别人都客客气气,居然对我发脾气。”

他这样的脸色让沈巍心里一慌,愣是没听出他在故意撒娇来,沈巍迟疑了一下,不知所措地伸手捧住赵云澜的脸:“我……”

赵云澜继续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看着他。

沈巍:“我不是有意……”

他慌慌张张的一句话没说完,就见赵云澜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伺候大爷舒服了就原谅你。”

沈巍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脱口说:“成何体统!”

而后耳根发红,甩手就走。

可他走到了门口,一回头,却发现赵云澜没有跟上来,依然保持着那个靠墙的姿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沈巍的手已经搭上了门闩,迟疑良久,下一刻,他又大步走回去,扶住赵云澜的腰吻了下去。

……被他拿捏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好?

赵云澜的嘴唇有点肿,祝红一眼看见,就愤愤地扭过头去,心想,这个掉节操的死基佬,用不用这么欲求不满?

一行人从医院回到了光明路4号,楚恕之在审讯室外加持了天罗地网,黄纸符贴得跟经幡似的,这才锁上门,打开药瓶盖子,放出了里面关着的怨魂。

赵云澜搬了把椅子给沈巍坐,自己双手抱在胸前靠着墙站着,点了根烟,眼皮也不抬地懒洋洋地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之后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陈堂证供,想清楚了再开口。”

没有腿的怨魂被三道灵符锁在椅子上,阴沉沉地他起头来,声音沙哑地问:“陈堂证供?什么堂?什么供?”

“阎王殿,供你一生功德罪名,公正得很,少废话,问你什么你说什么!”林静被他追成了一只大壁虎,心里正气不顺——他这个人最精分的地方就在这里,在外面就是个假装忠厚老实的奸猾和尚,一进审讯室就化身咆哮林,好像不嚷嚷不能体现他的威武霸气。

怨魂冷笑一声。

楚恕之瞥了一眼郭长城,郭长城连忙坐直了,干咳一声,最后低头瞟了一眼写在手心里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抄”,像背书一样开口说:“姓、姓名,年龄,死亡时间,死亡原因。”

怨魂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成功地让郭长城打了个冷战。

楚恕之立刻抬手按在郭长城肩膀上,与此同时,那边林静用力一拍桌子,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快说!”

“……王向阳,六十二,去年腊月二十九死亡,车祸。”

郭长城小心地看了楚恕之一眼,楚恕之对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问,郭长城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抄,引得楚恕之也忍不住也跟着瞄了一眼,只见此人的手心上密密麻麻地写着:“2、哦,XXX(代入对方名字),你死亡原因既然是XXX(代入死亡原因),为什么要向无辜的人下手呢?”

然后他就听见郭长城磕磕巴巴地说:“哦,王向阳啊,你的死亡原因既然是腊月二十九……不,你的死亡原因是车祸,为什么要向无辜的人下手呢?”

楚恕之实在不好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下笑出来,只好回头对赵云澜说:“赵处,给我一根烟。”

借此遮挡了一下他过于诡异的表情。

“无辜?”王向阳脸上露出一个十分扭曲的笑容,像个精神病一样往前探了探身,“谁无辜?小崽子,你告诉我,谁无辜?他们无辜?你无辜?”

完了,怎么还带反问的?这句没有准备。

郭长城立刻一脸茫然,不知如何是好了。

楚恕之低下头,林静扭过脸,原本给他掠阵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逃避了。

沈巍却突然插嘴问:“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车祸吗?”

王向阳木然地转向他,沉默。

沈巍又问:“和中了你怨咒的人有什么关系?和你卖的橙子有什么关系吗?”

“我生前就是个卖橙子的,”王向阳良久才回答他,“住龙城郊区的农村,每天进水果到城里,推着小推车在路边卖,全家都靠这点生活来源过活,有个尿毒症的媳妇,她不能干活,还有个儿子,快三十了,娶不上媳妇,因为是农村户口,还我没钱在城里给他买房子。”

“既然你非要问,我可以说给你听听——我其实最喜欢春节前后那几天,那时候一般卖菜打工做小买卖的都回老家了,城里显得萧条很多,超市里人又多,有时候人们就愿意图省事,停在路边买我的东西,我也相应地比平时挣钱多,”王向阳在沈巍的目光下渐渐平静了下来,可是嘴角始终挂着讥诮的笑容,“腊月二十九,多好的日子。”

郭长城终于找到了一句他手心上有的,于是见缝插针地问:“你是因为家庭原因才仇视社会的吗?”

“仇视社会?”王向阳重复了一遍,摇摇头,“我不仇视社会,害我的人我都看见了,就那些,弄死他们我就走,你们愿意把我下油锅就下油锅,扔十八层地狱就扔十八层地狱,可是有一条,他们得跟我一起,我炸了油条,他们也得变成油条,我滚了钉床,他们也别想扎着手看着。”

他这话音平静,可听在人耳朵里,却是说不出来的怨毒。

这时,汪徵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身后还跟着她的万年跟屁虫桑赞。

汪徵把果盘递给赵云澜,又十分奇怪地看了沈巍一眼,不过她没多嘴,只是嘱咐楚恕之:“外面的符纸不用了以后都收走,别给保洁添麻烦。”

等两只后勤鬼走后,沈巍才继续问:“都有谁?”

“医院里的那仨人,还有其他好多——唔,倒是没人家开车的司机什么事。”王向阳几乎以一种置身事外般的口气说,“腊月二十九的时候可以放炮,有两个半大小子,一个个穿得人似的,好几千一件的羽绒服,不干人事。兜里装着鞭炮,逮着哪扔哪,家里大人也不管。他们往我的车下面扔,我多嘴,脑子冻坏了,没忍住,就说了他们两句。那俩小子给鼻子上脸,往我身上,脚底下扔炮,我追他们骂,一个小子就趁机溜到我身后,一抬手把我的车给掀了。橙子、苹果全滚出来了,大的小的,满地都是。”

他说到这里,低头看了一眼整整齐齐的果盘,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可惜他生前舍不得,死后却也吃不着了。

他眼睛里渐渐闪现出奇异的光:“那一车的水果,是我们一家过年的钱,我急了,赶紧去捡,可是捡起这个又掉了那个,正是大白天,路边有好多人经过,我跟他们说‘行行好,帮帮忙,’可是一个人捡起了我的橙子,看也没看我一眼,就剥开吃了,边吃边说‘你这东西都掉地上沾土了,谁买啊,还捡什么捡?’说完,他就又捡了一个苹果揣进兜里走了。”

王向阳说到这里,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个平静而释然的笑容,好像他说的话让他欣慰又喜悦似的:“好多人跟他一样,好多人,看见了,捡了就走,还有拿袋子装的。我说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要给钱,不能拿我的水果,他们一听给钱,就带着我的水果一哄而散,我去追,就被一个出租车当场撞死了。”

“那天下了大雪,路上的车刹不住,司机踩了刹车,车往旁边滑出了几米远,整个从我身上碾了过去,我的上半身跟着车轮往前滚,腿就留在了原地,临死的时候,脸上还撞了一个正好滚轮在我脸边的橙子,你们说,我死得冤不冤?”

没人说话。

王向阳又问:“我该不该报复?你们该不该抓我?就是到了阴间,阎王爷怎么判我合适?”

难怪每个受害者的因果线都那么浅——真正至他死亡的其实是开车的司机,可是司机偏偏才是和这事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人。

王向阳往后背椅子上一靠,这动作让没有腿的男人看起来分外可怖,他低低地笑出了声:“我活着的时候,还真不知道有你们这样专管这种事的人,你们既然肯伸手管不平事,为什么管我不管他们?算了吧,这世道,我看得透透的。”

郭长城情急之下一眼遛过了自己写下的最后一句提示“家人、朋友”,于是脱口说:“你就不替后辈儿孙想想吗?不给你的儿子、你孙子和你正在治病的媳妇积点德吗?”

王向阳漠然地说:“我儿子还没结婚,我没有孙子,再者他们娘儿两个都已经死了,我老王家断后了,给哪个狗娘养的积德?”

郭长城听见自己颤颤巍巍地问:“怎么死的……”

“我弄死的,我们家没有集中供暖,还在烧炉子,我晚上把炉子里的火扣住了,他们俩还睡着觉,就煤气中毒,全死了。”王向阳说到这,又补充了一句,“没痛苦。”

郭长城:“你……怎么能这样?”

王向阳坦然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笑了笑:“我觉得活着比死了痛苦,你觉得呢?”

分享到:
赞(531)

评论72

  • 您的称呼
  1. “可你撞得我后背疼。”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你还冲我发脾气,对别人都客客气气,居然对我发脾气。”

    大型真想现场,没眼看没眼看

    特别调查处熊孩子组组员2019/03/17 12:43:34回复
  2. 责怪又舍不得打;斥责又说不出狠话。失去记忆的那个最幸福。拥有记忆的最痛苦

    祝红2019/03/23 03:42:22回复
  3. 我遇到,我会管,不是说大话使小钱,就是看不得这样遭紧人的事!

    匿名2019/03/31 18:25:00回复
  4. 沈巍:赵云澜,你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
    赵云澜,你不知道生命有多贵重吗?
    赵云澜,你没事吧?
    赵云澜,赵云澜……赵云澜……

    匿名2019/04/19 17:59: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