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打赌

周翡一脚踹在门上,连门轴再门扉一起携手完蛋,一声巨响,尘土飞扬。

李晟正在院中练剑,闻声回过头来,见门口飞来横债,他并不怎么意外,动作微微一顿后,他慢吞吞地归剑入鞘,明知故问道:“阿翡,你这是做什么?”

天下伪君子都长什么样,周翡未曾见识过,但以其贫瘠的想象力,脑子里浮现出的都是大一圈的李晟形象。单是看着他那张脸,周翡胸口就蹿起一腔火烧火燎的怒气。

她其实颇为伶牙俐齿,只不过打算动手的时候绝不多费口舌,窄背刀在掌中打了个挺,她连招呼也不打,便直接冲着李晟当头削了下去。

李晟早预备着她要出手,当下横剑扛住了她下劈的一刀,便觉得手腕狠狠地一震,他不敢大意,两人刀剑都没出鞘,眨眼间已经走了七八招,随后周翡蓦地上前一步,窄背刀拦腰扫了过来,李晟瞳孔一缩——她竟以长刀做矛,也使了一招“撞南山”。

这“千钟回响,万山轰鸣”的一招,本是宗师气度,只不过弟子们功力不够,总显得有点笨重,因此比武时才能被李晟轻飘飘地揭过,可不知是不是周翡以利刃代长矛的缘故,这一招到了她手中,莫名地多了种怒斩苍山的森然戾气。

那含在鞘中的长刀裹挟着劲风而来,一瞬间李晟竟有些畏惧,愣是没敢故技重施。

就在他硬着头皮想硬扛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住手!”

接着,一个物件横空砸了过来。

窄背刀倏地停在半空,周翡用刀尖轻轻一挑,便将那东西挂住了——那是个小女孩用的荷包,锦缎上绣着几只憨态可掬的翠鸟,荷包去势太猛,还摔出了几块桂花糖来。

李晟回过神来,那瞬间的畏惧未散,他心口尚在狂跳,难以言喻的难堪却已经升起来。他伸手将周翡刀尖上挂的荷包捏下来,回手丢到来人怀里,没好气地说道:“你来捣什么乱?”

一个穿着桃红衣裙的小女孩三步并两步地跑到他们俩中间,大声道:“你们不要打架!”

这女孩名叫李妍,是李晟的亲妹妹,比他们俩小两岁,长着小鹅蛋脸、大眼睛,十分灵秀,只可惜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是个没心没肺小东西。芳龄十一岁的脑子只长了蚕豆大,里面就装着俩见解——阿翡说得都对,阿翡喜欢什么我喜欢什么……练功除外。

周翡和李晟都跟她没什么话好说,也懒得带她玩,无奈李二小姐自己生而多情,左边崇拜表姐,右边牵挂亲哥,时常沉醉在不知该偏向哪边的自我纠结中,难舍难分地在其中消磨了大半的儿童光阴。

周翡面沉似水道:“一边去。”

李妍炸开两条胳膊,哭丧着脸挡在周翡面前,细声细气地说道:“阿翡姐,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我哥动手好不好?”

周翡怒道:“你的面子值几个钱?走开!”

李晟目光阴郁,一字一顿地说道:“李妍,这没你的事。”

李妍不依不饶地伸手拉周翡的袖子:“别……”

周翡最烦这种黏黏糊糊的做派,当即暴躁道:“松手!”

她抬手一摔,不自觉地带了些劲力,两人虽然只差两岁,但正是长得快的年纪,周翡几乎比这表妹高了大半头,李妍平日练功又稀松二五眼,被她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屁股蹲。

李妍难以置信地在地上坐了片刻,“嗷”一嗓子哭了。

这一嗓子成功地搅合了那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李晟缓缓地收回掌中剑,皱了皱眉,周翡则有点无措地在旁边站了一会,他们俩对视了一眼,又同时不怎么友好地移开视线。

然后周翡叹了口气,弯下腰冲李妍伸出一只手。

“我不是故意推你的。”周翡顿了顿,又泄气地说道,“那个……那什么,姐不对,行了吧?来,起来。”

李妍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鼻涕眼泪沾了一巴掌,湿乎乎粘哒哒地就抓住了周翡的手掌,沾了个结实。

周翡额角的青筋跳了两下,差点又把她甩开,就听李妍抽抽噎噎道:“我怕大姑姑打你,特意去找了姑父来……你、你还推我!你不识好人心!”

周翡被李妍用“秘密武器”糊了一手心,把李晟穿成人肉串的杀心都溺毙在了一把鼻涕里,她干脆蹲在一边,百无聊赖地听李妍“嘤嘤”哭着控诉自己,同时散漫地分出一半心思,认为李妍也有自己的可取之处——连李瑾容那只母老虎在她面前,都和蔼得像个活菩萨,李妍这样的人不用多,有百八十个就够,哪里打起来了,就把“表妹团”往两军阵前一撒,想必天下太平也不远了。

一个小小的念头从她心里升起,周翡心想:“我学她一点不成么?”

继而她双目无神地盯着李妍看了一会,想象了一下自己坐在地上抱着个荷包嗷嗷哭的情景,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感觉李瑾容恐怕会找根狼牙棒给她治治脑子。

李晟站在一边,在李妍的哭声里轻轻活动着自己震得发麻的手腕,神色晦涩难辨。

去年冬天,他练剑遇到些瓶颈,便四处散心,走到后山时,正好远远地看见陪着病中的周以棠出来散步的李瑾容,李晟本想追上去问候一声,不料意外听见顺风传来的几句话。

李瑾容颇为发愁地对周以棠说道:“……这孩子资质不算上佳,那倒也没什么,慢慢来就是,可我怕他毁就毁在心思重、杂念太多上,又不知怎么跟他说……”

周以棠回了句什么,李晟没听,这随风飘来的只言片语好像一根钢钉,毫不留情地戳进了他心口。

李瑾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李晟却知道她说的必定是自己,因为在她身边长大的总共就只有三个人,倘若周翡练功时胆敢分心,早就挨揍了,大姑姑不会在背后发愁“不知怎么说”,而李妍是个年幼无知的二百五,跟“心思重”八竿子也打不着。

最打击李晟的并不是李瑾容担心的“毁在杂念多”,而是那句“资质不算上佳”,他从小自诩天之骄子,抓尖好强,恨不能人人说他好,人人挑不出他一点毛病,哪承受得起“资质不好”这样的评价?

李晟忘了自己那天是怎么跑开的,想来幸亏那天后山风大,各处岗哨的人又都在,李瑾容才没注意他的存在。

从那以后,“资质不好”简直成了李晟的噩梦,隔三差五到他脑子里串个门,嘲讽一通,弄得他本就激烈的好胜心几乎要炸开了。

李晟想,他资质不好,周翡资质很好么?

他非要胜过周翡不可。

可是他挑衅也好,挤兑也好,周翡大不了就是不搭理他,从不跟他发生冲突。

平时互相拆招,她也都十分点到为止,他要是故意逼迫,她就老老实实地往旁边一退,简直是看不起他。

久而久之,周翡的避退几乎把这一点胜负心弄成了李晟的执念。

这回他也是故意激怒周翡的。

李晟一抬手把李妍拎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弹了弹她身上的土,将他那副伪君子的面孔重新扣在脖子上,垂下来一个标准的似笑非笑递给周翡:“所以你今天这么大的火气,是怪我没去帮你请姑父来吗?阿翡,不是大哥不给你说情,你淘气也太出圈,先生讲书也是为你好,再说他老人家说得有什么错?女孩子就是应该安安分分的,整天喊打喊杀的做什么?你出身四十八寨,就算将来嫁人了,有我在,谁还敢欺负你么?”

周翡缓缓地站起来,挑起一边的眉,她那眉形规整得很,天生像精心修剪过的,笔直地斜斜飞入鬓角,她微微冷笑了一下:“这话你怎么不去跟大当家说?让她也安安分分地在屋里绣花算了,我是很赞同的。”

李晟不慌不忙道:“四十八寨以我李家寨为首,大姑姑毕竟姓李,当年寨中无人,我爹年幼,是以她临危受命……只是这些事劳动不到‘周’姑娘头上吧。”

周翡当即回道:“多谢体恤,也不劳废物费心。”

她无意中一句吵嘴的话,却正好点中了李晟的心病,少年城府还不够深,李晟脸色蓦地一沉:“周翡,你说谁?”

周翡感觉今天恐怕是打不起来了,因此将窄背刀为背后一挂,干脆地逞起口舌之快:“我说猪说狗说耗子,谁来领说的就是谁,怎么,大表哥还要为畜生打抱不平么?”

李晟握着剑的手紧了又松,良久,他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既然你自负本领,敢不敢与我比试一回?”

周翡讥诮地看了他一眼:“现在不敢了,你妹要是去告状,大当家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

“她不会,”李晟在李妍要开口抗议之前,便又抢先说道,“我要渡洗墨江,你敢不敢去?”

分享到:
赞(8)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李晟这名字有点耳熟→_→

    陈栎媱2019/01/18 23:08:37回复